与君同·上

鸩xd 07-10 6540 0

剑网3

甜文

  万花×纯阳 温柔护妻花×重情坚强咩 小甜饼一个

  上

  今年初春的第一场雨洗涤了整个万花谷,空气中透着新翻泥土的腥味,带着冽冬遗留的寒气,摧开了万花谷第一簇春花。

  残留着细雪的谷中小径迎来了个风骨凛然的白衣道子。

  年轻的道子手持青竹杖,步态如常的走在前去万花谷的路上,其骨铮铮,气息吐纳平缓,可见是个纯阳宫的得道之人,再看那道子模样,俊眼修眉,端的是个好相貌,可惜双眼蒙尘,竟是个瞽者。

  阿碧一眼就看到那缓步而来的白衣道子,忙放下手中的药杵,掸了掸袖子便迎了上去。

  “道长今日前来相必又是来找元师兄的吧?”

  白衣道子听到熟悉的女声,不由舒眉带笑,道:“自是如此,不知你元师兄可曾回这万花谷”

  阿碧咬了咬唇,皱眉道“这......道长,实不相瞒,自从一年前元师兄出谷后,阿碧就未曾见过元师兄回谷。”

  道子脸上不禁显出失望的神色,顿了一会儿,道:“既然如此,那贫道就不叨扰阿碧姑娘了,改日若是有你元师兄的消息,还请务必知会我。”

  “这是自然。”

  白衣道子听到阿碧的允诺,点点头,执着青竹杖沿原路缓缓前行。

  阿碧看着道子的身影渐渐消失,不由的叹了口气。

  着世上重情之人皆是受苦繁多啊。

  ——————————————————

  扬州城

  谢望舒执青竹杖走在路边,面色平静无波,实际上心不在焉。

  昨日他又去了一趟万花谷,那个人还是没回来。

  离那个人离开已经一年了,他每隔几天都会去一趟万花谷,可得到的结果总是令他失望,他和那个人也是在初春相见的,那时自己被恶人谷追杀,满身狼狈,加之眼盲渐渐力不从心,幸得被那人所救,而与那人结交,成为肝胆相照的挚友......

  想到这儿,谢望舒不禁笑出声。

  “道长小心!”

  一道剑气冲着谢望舒凌风而去,谢望舒连忙回神躲闪,还没动身就被人揽腰带离,谢望舒一愣,这人给他的感觉好熟悉,像是......

  “道长你没事吧”关切的声音打断了谢望舒的思绪,谢望舒忙道:“多谢兄台相救,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在下姓姜,单名一个晏字”这人的声音低哑却清晰,说不上来的好听,可却不是谢望舒期望的声音。

  不是他。

  谢望舒敛眼,心底嗤笑自己真是魇住了,谁都认为是他。

  定下心神,发现姜晏依旧揽着他的腰,皱了皱眉,道:“还请阁下放开手。”

  姜晏闻言,讪笑着松开手,只是瞧着居然还有几分依依不舍的意味。

  “在下告辞”谢望舒点点头,就要离开。

  却不料那姜晏拦住了他。

  “道长要去何处,说不定在下与道长同路呢。”

  谢望舒要去一趟唐家堡,打探那个人的消息,多一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蜀中。”

  “正巧,在下也要去一趟,道长一个人前去也不安全,在下想与道长同行,如何?”

  谢望舒不知姜晏是真与他同路还是另有目的,自己离开纯阳宫后一直是独自一人,除了那个人,就没有和别人有什么交集,此人接近他没什么好处,自己也孑然一身,孤孤单单一条命,不怕他人来取。

  想到这儿,谢望舒便对姜晏放下几分戒心,答应了。

  ——————————————————————————

  蜀中

  姜晏一路上待在谢望舒身边,为其开路,扶持。

  姜晏是个健谈的人,谢望舒在与他通路的第一天就知道了,但是姜晏虽然话多,却不令人厌烦,似乎很会察言观色,每句话都拿捏的恰到好处。谢望舒早就将名字告诉他,但并没有将此次前去蜀中的目的告诉姜晏,他也从没问过,似乎对自己抱有十二分的信任。

  谢望舒曾试探性的问姜晏的身份和过往,但都被他轻而易举的越过,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叫姜晏,字子恒,家住岭南,其余的一概不知。

  谢望舒其实不知道姜晏那他在等他答复是否同行的时候,紧张的手心都是汗。

  又是一日路程,望着愈来愈暗的天色,谢望舒和晏姜寻了一家客栈。

  “店家,麻烦准备一间上房。”谢望舒还没开口,姜晏就先向掌柜订了间上房。

  谢望舒皱眉,两人随身的银钱足够,姜晏只订一间房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他不喜欢与外人太过亲近。

  姜晏像是看出来谢望舒的疑惑,连忙解释道:“你我二人既是同行,理应互相照顾,况且道长你行动不便,还是有人随身陪伴才好。”

  谢望舒听了没有反驳,算是默认。

  掌柜将门牌递给姜晏,店小二便领着二人往楼上去。

  姜晏在上楼时都拉着谢望舒的手,谢望舒愣了,任由姜晏扶着他上楼,耳边时不时传来提醒小心台阶的声音。

  姜晏握着谢望舒微凉的手,而且对方还没反对。

  姜晏心里......

  一阵窃喜。

  几日的路程,谢望舒对姜晏已经放下了戒心,面对姜晏的嘘寒问暖,心里更是升腾起暖流,但姜晏给予他的那股熟悉的感觉,一直挥之不去。

  天色已是全黑,谢望舒坐在桌前独自一人出神,昏黄的烛光为初春寒凉的屋子染上些温暖。

  姜晏方才说要去取个东西,很快就回来。

  谢望舒没问是什么,姜晏这些天对自己的好自己都记着,潜意识中,觉得姜晏不会害他。

  “道长久等了。”

  谢望舒回神,听到了衣袖摩挲的声音,还有什么重物落桌的一声闷响。

  随后,谢望舒闻到了清冽的酒香。

  “道长可愿与在下共饮几杯?”姜晏含笑的声音在谢望舒耳旁响起,谢望舒才发现姜晏离他如此之近。

  一抹薄红爬上耳根,谢望舒摸了摸耳朵,有些懵。

  姜晏轻笑,突然拦腰抱起谢望舒,道:“不过不是在这儿。”

  谢望舒没有拒绝,他以前也曾和那个人一同喝过酒。

  姜晏带着谢望舒去了屋顶。

  虽然春寒,但是街道上却是灯火通明,雕栏画栋,布纱起伏,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姜晏和谢望舒挨着坐在屋顶上。

  那坛酒并不很烈,但也不低。

  谢望舒其实很少饮酒,喝酒的时候大都和那个人待一起,所以他的酒量不怎么好。

  他看不见,姜晏便在他身旁给他描述这夜晚风景。

  谢望舒想着以前与那人一同饮酒的时光,不知不觉那坛酒有大半都入了他口,谢望舒本就无焦距的眼神更是迷茫,身体也软了下来。

  谢望舒没注意到姜晏已经没有再讲了,反而一直盯着他看,目光温柔,就像,

  那个人。

  谢望舒已经醉得将头靠在姜晏肩上,姜晏目光扫过他微红的脸颊,犹如细雪中绽出的梅花,在明明灭灭的灯火中显出几分旖旎。

  姜晏将醉得一塌糊涂的谢望舒整个揽在怀里,将身上的鹤麾盖到谢望舒身上,静静的看着他。

  姜晏伸手,轻轻的扫过怀中人的眉眼,脸颊,略显苍白的嘴唇,随后,将自己的脸蹭上对方的额头,温柔万分。

  模糊的月色将天空渲染出一块灰白,鼓乐和灯火渐渐平息,天地间,寂静一片。

  许久

  黑夜中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呢喃。

  “阿玉......”

  ————————————————————

  翌日

  谢望舒骑在马上,还有些恍惚。

  昨日他似乎喝得有点多,醉得不省人事,连昨晚怎么回房的都不记得了,今天早晨居然是在姜晏怀中清醒的,自己仅着亵衣,头枕在对方胸口,而且姜晏竟然,竟然还没穿衣服,对方胸膛的温度直烧得自己脸颊发热,耳根滚烫。

  而今天姜晏却好像没事儿人似的依旧黏在自己身边,这让谢道长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姜晏很愉悦。

  经过几天的路程,谢望舒和姜晏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蜀中。

  刚到蜀中,谢望舒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唐家堡,那个人消失了一年多,谢望舒找了他很久,未果,最后不得不求助唐门。

  谢望舒与唐门中人没什么交情,这让谢望舒有些头疼。

  姜晏看着谢望舒沉思的模样,突然道:“道长可是有什么难处,不妨说来与在下听听,说不定在下有解决的法子。”

  谢望舒心下诧异,但还是将自己所烦之事讲与姜晏听。

  姜晏听后挑了挑眉,笑道:“哦?是这样啊,那道长这回与我同行可是没错了。”

  “何出此言?”

  “在下有一位朋友就是这唐门弟子,相必朋友所求他会帮忙的。”

  这姜晏究竟是何许人,居然还和唐门扯上了关系。

  谢望舒心下疑惑,却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帮助。

  未完待续

分享

收藏0

喜爱49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