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祖】我喜欢你,你呢?

木星沉坠 2017-08-03 1.1万 0

凹凸世界

甜文|刀片

观看说明

.雷祖向

.有刀有糖

.很长,四千字,请耐心看

.文笔渣

.玻璃心,daolao请轻喷

.GO↓

-------------------------------------------------------------

Part 1

“祖玛!祖玛等等我!”

雷德向着前方的蒙特祖玛与嘉德罗斯追上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嘉德罗斯,祖玛紧随其后,接着便是追赶过来的雷德。

“祖玛祖玛!”雷德笑着跑到祖玛的身边,拿出一条由一个个小小的绿琥珀珠子穿成的手链,“你看,我送给你的

祖玛没有回答他,目光也始终没有从前面移开。雷德循着她的目光望去,是走在最前面的嘉德罗斯。

而嘉德罗斯忽然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格瑞和金。

雷德忽然就有点失落,低下头去不再作声。

Part2

嘉德罗斯,圣空星禁忌研究的产物,仿造"神"制造出来的"完美存在",圣空星王的王位继承人。虽然只有九岁,可是,163cm的身高,超强的、以至于轻松排在凹凸大赛第一名的实力,目空一切的傲慢性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九岁的孩子。

或许他本来就不算是个孩子。

蒙特祖玛,印加王族的末裔。学习"王之典范"为名跟随在嘉德罗斯身边,时刻密切注意着嘉德罗斯的一举一动。蒙特祖玛,也是他雷德喜欢的人。

雷德从来都很清楚地知道,祖玛喜欢的是嘉德罗斯。

即便如此,他还是想离她更近一些。

Part3

“小心!”

“祖玛!”

前面一声是祖玛的呼声,后面一声是雷德的呼声。

此刻的嘉德罗斯武器损坏,要赤手空拳对付包围在他们周边的一群戴着面具的白衣人,恐怕有点困难。

那是鬼天盟的人。

一个白衣人扛起手中的大刀,向着嘉德罗斯劈来一道剑气。

祖玛一个身影闪过去,替嘉德罗斯挡下了那道剑气。

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两声惊呼。

祖玛的背上裂开了一道伤痕,不断有血丝从里面渗出来。

“祖玛!”雷德急忙一个箭步冲过来,扶住祖玛。祖玛慢慢的站起来,轻轻地推开了雷德。“这点伤,没什么大事。”

这点伤对她来说确实不算什么,治疗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雷德的手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中。他低下头去,放下了手。

武器受损的嘉德罗斯实力仍然不逊。他和雷德配合,不,应该说是雷德配合着他,将那群白衣人打跑了。

有个白衣人似乎还不怎么甘心,伸手朝着雷德劈了一道剑气。雷德轻松地避开了,可是在他口袋里的那条绿琥珀手链却掉了出来。

剑气正好命中手链。

啪啦啪啦。将珠子穿起来的那条白细线被割断了,绿琥珀珠子散落了一地。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背后站着的祖玛,便很快地转回头去。“走吧。”

没有任何问候,没有任何关心。

可祖玛还是跟了上去。雷德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草地上的那些珠子,心头忽的一酸。

算了,就让它们在这里好了。

雷德回过身,飞快地跟上祖玛。

Part4

“你知道吗?蒙特祖玛前几天受的那道剑气可是有毒的。”

“接着毒素会随着她的伤口慢慢延伸开来,延伸到身体里的每一个器官,直至心脏。”

“到那时便是她的死期。”

“想要解药吗?来找我吧。”

雷德自从昨天拿到这封信后就开始不安起来。

信末的落款人一栏,明明白白的写着“鬼狐天冲”四个字。

祖玛回来疗过伤以后就一直在静养,这几天看起来好多了,并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

那么要去吗?

为了以防万一,雷德还是决定去鬼天盟一趟。

“你来啦。”鬼狐仍旧穿着那件黑袍,带着白色的面具,坐在桌子后看着雷德。

“解药呢?”雷德丝毫不啰嗦,一上来就说明来意。

鬼狐站了起来。“你若想要解药,先去和龙息打一架吧。”

龙息,最强的魔兽之一。

“你怎么会……”

“先别管我怎么猎获它的。”鬼狐向雷德走去,“你要和它缠斗上一天一夜不死。”

雷德应了下来。

一天后,满身伤痕的雷德从鬼天盟的斗兽场内走出来。“解药!”

“不错啊。”鬼狐好像是在笑,“不过解药还不能给你。”

“小人……”

“我不算是小人。”鬼狐抬起起手来,看着自己的手。

“凹凸大赛上的小人多的是,而这凹凸大赛,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走过深渊隧道,我马上就把解药给你。”

深渊隧道里面遍布机关,随便走一步都能触发机关。

雷德咬了咬牙,仍旧应了下来。

走在深渊隧道内,机关已经不知被触发了多少次,刀剑掠过雷德的身体,瞬间留下一道冒出血来的口子。

雷德觉得自己似乎快要撑不下去了。他缓慢的走着,每走一步都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抬起脚似乎都变得异常沉重。

“祖玛……”他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尽管她听不到。

一把利刃迎面而来,径直朝着雷德劈过来。

雷德蒙在眼上的眼罩。裂成两半,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他有两只很漂亮的金色瞳仁。

可是现在这双眼睛被剑气所伤,失去了光芒。

雷德硬撑着继续走下去。

嘉德罗斯永远不会为祖玛去做这种事情。可是雷德一定会。

Part5

“真是勇气可嘉。”当鬼狐看着深渊隧道出口处已经成了一个血人的雷德,似乎很是惊讶的抬起手来拍了几下。

鬼狐此刻的表情,或许是惊叹,或许是讽刺,可面具挡住了他的脸,让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雷德的眼睛被剑气伤了,眼前的世界是一片模糊。他对着那个黑色人影,还是那句话:“解药!”

“竟然能为蒙特祖玛做到这个地步……”鬼狐遵守承诺将解药递给雷德,“可惜她从来不会好好地看你一眼呢。”

雷德不理会他,径直离开了鬼天盟。

他踉踉跄跄的走在路上。身上的伤口还在冒着血,他关心的却从来不是这些。

祖玛的目光永远只会追随着那个名为嘉德罗斯的人。而相比嘉德罗斯来说,雷德对祖玛来说,根本就是举足轻重的一个人。

爱情是这世间最剧的毒药。若没有初见,便不会有一眼万年。尝遍嫉妒,爱慕,不甘,雷德这一生已无法痊愈。

哪怕蒙特祖玛永远不会知道。

Part6

雷德跌跌撞撞地走了回来。伤口处仍然渗着血,一点一滴,滴在地上,随着他的移动形成一条血路。

他恍惚间好像看到了祖玛。

眼前是一个模糊的人影,可雷德认得出来,那是祖玛。

“你去哪里了?”语气中带着的似乎是责备,却丝毫没有关心之意。

雷德心里的那团火苗,也仿佛被浇了一盆水般,瞬间黯淡下去,一点,一点的熄灭。

他手中握着解药,什么也没说。

下一秒,他一言不发的一把抱住祖玛。

怀中的人似乎颤了一下,随即没有再动,乖得像只兔子。

是梦吗?

雷德的意识正在一点一点地模糊,可他仍旧不死心的紧紧抱住祖玛。

是梦的话,不要让我醒过来啊……

他的最后一点意识也被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疲倦所吞噬。

祖玛……祖玛?

你能爱我吗?

一点,一点点就好。

Part7

祖玛坐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雷德。

他安静的睡着,连呼吸都轻轻的,睡颜十分柔和。但他的身上却缠着一层一层厚厚的白色绷带。

祖玛摘下了帽子,露出来的是一双平静得没有一点波澜的碧蓝色眼瞳。可是隐藏在这双海一般的眼眸下的,是久久无法平静的波澜。

自己果然还是对这小子动心了吗。祖玛低下头去,帮雷德撩开脸边的头发。

她本以为她不会喜欢上雷德的。

她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应该是嘉德罗斯。虽然一开始她喜欢的也确实是嘉德罗斯。可是,他就像高高在上的王,似乎连正眼都没有好好看过祖玛一眼。

他只把她当作随从,当做部下。

而眼前的雷德呢。

同为嘉德罗斯的随从,雷德总是想方设法和她说话,引起她的注意,总是在她需要帮助时第一时间冲过来,总是那么关心她,总是“祖玛祖玛”地喊着她。

一开始她还觉得他很烦,她喜欢的是嘉德罗斯啊。无论雷德怎么想引起她的注意,她都是冷漠以待,她觉得这样可以让他主动知难而退。可他却是越挫越勇。

渐渐地她也就习惯了,习惯了雷德的存在,习惯了雷德关心她,习惯了雷德叫她的名字。

可是有一天他不见了。

她到处找都没找到他。

她莫名的开始慌了,开始不安了。

直到雷德像个血人一样重新出现在她眼前。他身上遍布伤口,腥红的血从伤口处缓缓流出。他的衣服残破了,眼罩不见了,留下来的是一双好看的金色瞳仁。

可是那双眼睛里却黯淡无光。

重新看到雷德,她惊讶于雷德的样子,也放下了心中浓得化不开的担心。

她有些紧张,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雷德说。于是便有了那句带着满满责备的话。

她心疼他的样子。

在雷德拥住她时,她先是惊讶地颤了一下,随即便乖乖待在他怀里。

直到雷德抱着她的手力度渐渐松下去。她歪头看过去,雷德趴在她的肩上,睡得像个孩子。

她突然露出了温和的笑颜。

“呃……”雷德揉着发痛的额头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医院消毒水独有的味道穿过每一寸空气钻进他的鼻子里。他歪了歪头,正好看见坐在床边的祖玛。

“你醒啦。”祖玛看到雷德醒来,温声说道。“我帮你倒杯水。”

雷德看着祖玛的举动,有点不明所以地摸了摸头。难道我还在做梦?他想到这,举起手来狠狠地扯了扯自己的脸。

不是做梦。雷德感受着从脸上传来的真实的痛感,痴痴地看着祖玛的背影。

祖玛捧着水杯,走过来递给雷德。

“祖玛!!”雷德突然开心起来,欢脱的凑过来想要抱住祖玛,却被祖玛用手掌抵住头,无法前进。雷德这时候才注意到,祖玛没有戴帽子,一双碧蓝的眼瞳暴露在空气中,像是稀世珍宝被发掘出来,公众于世一般。

“诶?祖玛你的帽子呢?”

“先别管这个。”祖玛碧蓝色的眼睛仿佛一片海,深不见底,“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会满身伤回来?你的眼罩呢?你带回来的这瓶东西是什么?”

雷德缩回手来,乖巧的坐在床上,把事情如实都讲了一遍。

“……”祖玛无奈地看着眼前乖巧的雷德。平常看起来很不正经的雷德,竟然会为了她而跑去找鬼狐要解药,而且还为了解药弄了一身伤?

“啊,对了祖玛!”雷德在身上找了找,却没有找到他想找的那串绿琥珀手链。

他忽然想起来,那次被鬼天盟的人围攻的时候,手链不小心被弄坏了。如果还在的话,手链应该是掉在那片草地上。

但是已经过了有一段时间了,手链可能早就不见了。

“对不起祖玛……我把要送你的手链弄不见了.

祖玛忽然伸出握紧的手来,缓缓地摊开手掌。

“你是说这个?”

祖玛的手心里,是一堆绿琥珀珠子以及一根断掉的白线。

雷德惊喜的跳起来:“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去找你的时候在草地上看见的。”祖玛将珠子紧紧握在手中。那时她一眼便认出来了,那是雷德要送她的手链。

她才会细心地将珠子一颗一颗地捡起来,拿回来收着。

雷德的金色瞳仁经过治疗已经好了。他看着眼前祖玛清晰的面容,忽然温柔地笑了,一把将祖玛拥入怀中。

祖玛没有再说什么,任凭他就这样抱着她。

“我喜欢你,”雷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带有独特的魅力,寸寸蕴绕在她耳边,“你呢?”

祖玛笑了。

“恩,我也是。”


分享

收藏70

喜爱31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