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似初逢

棲梦 09-11 3775 0

魔道祖师

忘羡

皆似初逢


这个是按照上一篇《霁雪同归》的设定接着写的,不过拖了好久好久。现在终于完结了!
------------------------------------------------------------------------------------
成美五年,一件震天动地的消息传入义都:死去十三年的夷陵王魏无羡回来了!

夷陵王魏无羡原是云梦王江澄的兄弟,与江澄并称为云梦双杰,可十三年前,异族侵犯,魏无羡只身一人前往夷陵,凭一己之力死守夷陵三天,直到援军赶来,便不知所踪。大部分人都认为他死了。于是皇帝为了纪念他的功劳,封他为夷陵王。

至于,他到底是怎么死而复生的,这个,额……暂时还没人关注,大家都还没从他活过来的震惊里回过神呢。管他怎么复活的,反正真相说出来也不一定有人信,直接瞎编好了。于是抱着这样不负责任的态度,大家踏上了猜测真相之旅。

版本一:夷陵王魏无羡经过当年那场大战后,太累了。于是他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睡?觉去了,睡了十三年一直未被找到。后来他醒了,就自己出来了,然后就被人找到了。

版本二:夷陵王魏无羡本来死了,但是他的魂没散,于是就四处飘荡。飘啊飘,最后飘累了,飘回来了,就这样活过来了。

版本三:夷陵王魏无羡当初只是昏迷了,并没有死,由于他感到了云梦王江澄不断在的寻找他,他就醒了。

还有n个版本,都是诸如此类。

但,真相其实是魏无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而复生的。当年,他记得自己迷迷糊糊打了好久,最后变成机械地挥舞着随便,脑中只有一个“杀”字。然后就迷迷糊糊地昏过去了。这一昏就是十三年。咳,真的是这样。因为记忆在那场大战中有些受损,他根本不记得那场大战的前后始末。反正,他就这样活过来了。

当大家终于八卦完“夷陵王复活”,大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八卦,是谁找到了醒来的夷陵王?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十三年,按理说,应该没几个人还能认得夷陵王。于是大家开始了人肉搜索。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个人还真被找到了。据一个匿名人士透露,在夷陵王复活的前几天,他看到了含光君在夷陵附近出现过。人们沸腾了。含光君去找夷陵王?他俩年少时是出了名的不对付,名副其实的“欢喜冤家”啊。他们竟然……!大家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了!

而不管外界如何八卦,此时夷陵王魏无羡正在调戏被外界传闻“高冷”的含光君。

“蓝湛,快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

“蓝二哥哥?含光君?蓝湛?”

“……”

“蓝二哥哥,理理我嘛。”

这些话说完后,魏无羡的正经形象已经完全崩坏了,但他完全不在意。一心一意地撩拨蓝忘机,想让他和自己说话。当蓝忘机最后终于忍受不了耳旁的阔噪声,说了一句“闭嘴。”留下在风中凌乱的魏无羡大步向前走。魏无羡的确是懵了,从来遵循礼数的蓝忘机竟然说了“闭嘴”?这个世界玄幻了吧。以前自己无论多么吵,蓝忘机都不会理他。愣了几秒后,回过神的魏无羡立刻跟上蓝忘机。“蓝二哥哥,等等我啊。”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就这样消失在路的尽头。

于是在之后的几个星期,在夷陵通往云梦的路上,经常有人兴奋地跑来,在街上大喊:“我看见含光君和夷陵王了!”然后一堆人停下手中的事,围上去听那人讲述自己看到的景象。但在这样的事情发生无数遍时,甚至有大多数人都亲眼看见过两人时,也就见怪不怪,都去干自己的事了。

在这几个星期里,魏无羡一直在坚持不懈地调戏蓝忘机。

“蓝湛,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魏无羡骑在一头名叫“小苹果”的驴上问蓝忘机。这是他在路上看到的一头驴,魏无羡只用了一个苹果就收服了它。

“……”蓝忘机一如既往地沉默。其实这是魏无羡一直想知道的一个问题。可惜,他已经问了无数遍,蓝忘机就是不告诉他。

“蓝二哥哥,你怎么跟我走了一路,难道你也去云梦?”

“不是。”蓝忘机终于回答了。

“那你为何又跟着我?”

“……”

“你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

“没有。”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回答我?心虚了?”

“……”

魏无羡的问题蓝忘机经常不回答,魏无羡已经习惯了。不过仔细想想,蓝忘机不仅找到了他,还送他回云梦,怎么说也是要感谢他的。魏无羡也没多想,随口就是一句“蓝湛,谢谢你啊。”蓝忘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白了他一眼,转身往回走。

“喂喂,含光君,你往哪走啊?”蓝忘机看都不看他。魏无羡没阻拦,他不知道蓝忘机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总之,含光君的心思你别猜,猜不到的。

魏无羡最终还是一个人回了莲花坞。直到他踏上通往莲花坞的船,他才回过神来。他回家了,回到了他从小长大的地方,那里有他的兄弟江澄,还有师姐江厌离。这些都是他在世上最亲近的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嗯,还是原来莲花坞,这几年都没怎么变。魏无羡想到。只不过不知道大家都怎么样了。

当船靠了岸,魏无羡下了船,看到一群人站在莲花坞门口,为首之人正是江澄。江澄一如十三年前,还是一身紫衣。只不过褪去了当初的狂傲,多了几分沉稳。也对,江澄已经继承云梦王府了,自然不能像当年一样随意。魏无羡这样想着,脸上却装出一副轻佻的神色。“哟,大家站在门口都在干什么啊,迎接我的?看来我面子真大啊。”

江澄无视他的话,走上前,往他胸口打了一拳。“十三年了,你还知道回来。”这句话说完,江澄的眼眶有点泛红。然后立刻把头撇到一边,小声的说:“欢迎回来。”魏无羡忍住了想哭的冲动,笑着问江澄“你这几年有没有想我?”江澄立刻回答:“没有!”魏无羡正经道:“嗯,我就知道你想我了。”江澄反驳,“鬼才想你。”正当他们幼稚地争论想不想这个问题时,一艘船已经到了莲花坞,正在靠岸。

从穿上走下一个紫衣妇人,赫然就是江厌离。后面还跟着一个少年,眉间点血,衣上牡丹。魏无羡猜那就是师姐和金子轩那厮的孩子了,不过看他一脸的骄傲,八成是学的金子轩。欸,这孩子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他爹。正在魏无羡胡思乱想时,一个声音把他拉了回来。“是阿羡吗?”温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魏无羡忍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师姐……”魏无羡看向江厌离,发现她竟然是哭了,顾不得自己脸上的泪水,忙上前去安慰江厌离。“师姐,是我。我回来了。”江澄看到自己姐姐哭了,也立马上前去安慰。唯独留下后面的金凌。

金凌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岸边,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他默默地观察那个穿黑衣的,据说是他的大舅舅的男人。看起来还行吧,金凌想到。没想到魏无羡此时却向他走来。“这是,如兰吧。”魏无羡说道。金凌满脸黑线,他一直对自己的字不满,可娘亲一直不让他改,说是他舅舅起的,看来就是这个人的手笔了。于是金凌黑着脸说:“当初你起个好点的字会死吗?”魏无羡笑笑,“你可以让你的二舅舅起啊。”金凌想到了“小爱、妃妃、茉莉”等名字,默默地闭了嘴。

一行人就这样被拥簇地进了莲花坞。一切都如十三年前一样,江厌离温柔地笑着,魏无羡有事没事就找江澄喝酒,顺便吐槽酒没有天子笑好喝。偶尔还会把江澄气得跳脚。不过江澄已经继承了云梦王府,每天都有事要忙。魏无羡闲来无事,就在莲花坞里划划船,射射箭。有时联合江澄一起跟金凌抢江厌离做的莲藕排骨汤。一般金凌喝到汤时,排骨已经没有了。毕竟金凌经验少嘛。

时间就这样幸福而悠闲地过去。一晃便是好几月,金凌和江厌离在金子轩的不断催促下,不久前还是回了兰陵金鳞台。于是云梦王府只剩了云梦双杰两只单身狗。

一天早上,江澄收到了手下的报告,义都传来消息说,要求四大王府各自的主事人亲自前往义都,但却没有任何解释。江澄的眉头微微蹙起,这皇帝又想搞事情了?这是魏无羡恰好进来,看着江澄一脸不爽的表情,大大咧咧地问:“又怎么了?”江澄便告诉了他。魏无羡道:“那就去呗,磨叽个什么?”江澄道:“云梦事情多,走不开。”魏无羡就笑道:“看你这么忙,我就大发善心帮你跑一趟,到时记得三叩九拜来感谢我。”“滚。”江澄的怒吼传遍了整个莲花坞。

魏无羡说走就走,当天下午就独自出发。一路上骑着小苹果,慢慢悠悠的,倒也悠闲。可惜刚出云梦,他就碰到了一个人——含光君蓝湛。蓝湛一直跟着他走,让魏无羡十分不自在。当蓝湛跟了魏无羡一个早上后,魏无羡终于忍不住了。“含光君,你跟着我到底干什么?”蓝忘机这次竟然回答了他。“去义都。”魏无羡撇撇嘴,“那也没必要这样寸步不离地跟着吧。”蓝忘机答道:“看着你。”这次魏无羡没有再问什么,默默向前走了。难道是自己小时候给蓝湛印象太坏了,于是他这样对待自己?魏无羡想到。小时候魏无羡曾与江澄一同去姑苏求学,恰巧与蓝忘机是同窗。而魏无羡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便千方百计地去逗好学生蓝忘机。可惜,无果。回来,魏无羡回了云梦,就没怎么见蓝忘机了。

傍晚,他们抵达一个小镇,为了省钱,魏无羡决定和蓝忘机睡一间房。反正两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避讳的。晚上,魏无羡要了两坛天子笑,一个人喝了起来。过了半晌,魏无羡觉得一个人喝酒没意思,就招呼蓝忘机来喝酒。魏无羡给蓝忘机倒了一杯,蓝忘机也没拒绝,就这样喝下去了。魏无羡又喝了几杯,再去看蓝忘机时,蓝忘机已经趴倒在桌上了。魏无羡在心里暗暗吐槽蓝忘机的酒量,却也没去管他,直到自己把两坛天子笑喝完,魏无羡才去准备叫醒蓝忘机。当他正准备开口喊蓝忘机的时候,蓝忘机自己睁开了眼睛。魏无羡惊道:“你居然醒了,也好,你刚刚喝醉了,去床上睡会儿吧。”蓝忘机道:“我、没、醉。”魏无羡觉得蓝忘机有点不对劲,“你真的醉了,我扶你去床上躺着吧。”魏无羡说完便去拉蓝忘机。蓝忘机却突然顺势站起,把魏无羡抱在怀里。魏无羡去推蓝忘机,却不知怎的推不开,他只得叫道:“蓝湛,你真的醉了,快放开我!”“不。”蓝忘机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魏无羡无法,只能由着蓝忘机,并且暗暗发誓以后绝不能让蓝忘机喝酒。正当魏无羡想七想八的时候,蓝忘机突然一字一句地道:“你特别好,我喜欢你。”这句话瞬间把魏无羡雷得外焦里嫩,如果他没听错的话,刚刚蓝忘机是在向他表白?

蓝忘机表白之后似乎满足了,打横抱起魏无羡,把他平放到床上,熄了灯,随后自己也躺了上去。过了半晌,魏无羡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确认蓝忘机是真正睡着了,才松了一口气。蓝忘机这是怎么了?魏无羡百思不得其解。

彻夜不眠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魏无羡顶着两个黑眼圈。而早上起床后,蓝忘机似乎也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魏无羡见他丝毫没提及昨夜的事,便也闭口不谈。之后二人就开始他们长达两个月的旅程。

二个月后,义都。金凌惊奇地叫道:“大舅舅,你怎么和含光君一起来了?”魏无羡笑笑,“路上碰到了,顺便结个伴。对了,如兰,你怎么来了?”金凌被戳到了痛处,没好气地说道:“都跟你说了不要喊‘如兰’,我怎么来的关你什么事?”魏无羡理所当然地道:“当然与我有关,我是你舅舅嘛。”金凌沉默,他能够不要这个给他起字“如兰”的舅舅吗?

最后到的聂怀桑一脸惊叹地道:“含光君、夷陵王、兰陵世子,原来你们都到了啊。明天大家一起进宫吧。”蓝忘机沉默,魏无羡却是答道:“好啊。聂二,几年不见,你倒是没怎么变嘛。”聂怀桑傻笑起来,“嘿嘿,不敢当,不敢当。”金凌道:“那就这样定了,大舅舅、含光君,我先走了。”说完就匆匆离开。看到金凌离开,聂怀桑便也告辞。留下蓝忘机和魏无羡两个人在房间里。他俩也没干什么,梳洗后就各自歇息去了。

第二天早上,四个人就进了宫。其实从这次进宫就可以看出,四大王府并不怎么看得起皇室。明明是要求主事人亲自前来,可四大王府的主事人都没有前来。这对皇室来讲并不是什么好事。

皇帝坐在大殿的龙椅上,看着四人,对金光瑶点了点头。于是金光瑶和善地开口道:“这次请四位前来,是有要事相商。四大王府存在已久,世代荣耀,却是靠着祖上的功劳。皇上与我思量已久,准备重新分封。希望四大王府可以交出王印。”

金凌第一个开口:“小叔叔,四大王府的世代荣耀并不是靠着祖上有功劳就可以保持的。我们也做出了很多努力,为什么要收走王印,我不会同意的。”聂怀桑在一旁附和,“兰陵世子说得有道理。”金光瑶笑道:“那你们就不叫吧。”随即拍了拍手,立即出来了几队侍卫将他们团团围住。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终于发了话,“交王印还是留在这里,你们自己选。”

金凌急了,“小叔叔,你怎么能这样。”金光瑶却是一如既往地笑着,“金凌,要知道,有时候要成功,就要用一些方法,这只是方法之一罢了。”魏无羡从被侍卫围住起就开始观察,此时,他拔出随便道:“王印我们是不会交的,要打就打吧。”说完就向包围最脆弱的那个方向冲去。蓝忘机看到魏无羡准备一战,便也拔出避尘,跟了上去。金凌则早是提起父亲交给他的岁华,冲向前去。聂怀桑本来不想打,但看到大家如此,也只能跟上去。瞬时间,兵器交击声充斥了整个大殿。皇帝坐在龙椅上,冷眼看着这一切,而金光瑶正站在他旁边笑着。

侍卫源源不断的进入大殿,中间的四人始终突围不出去,渐渐有些疲惫。最先支持不住的是聂怀桑,他大叫着,“我快撑不住了,这样下去不行,快想个办法啊!”金凌也说道:“大舅舅,含光君,快点啊,人越来越多了。”

魏无羡却仿佛听不到一般,自顾自的杀着靠近的人。事实上,他的脑袋已经模糊了,眼中一片血色,这样的场景貌似在哪发生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魏无羡的头很疼,像是要炸开一般。随着“啊”的一声,魏无羡突然丢掉随便,痛苦地抱着头蹲在地上。周围的人一看他这样,立刻围上来,想要杀了他。金凌惊叫道:“大舅舅!”可蓝忘机更快,在金凌喊时,便已经到了魏无羡前方,替他挡下接下来的攻击。

此时的魏无羡脑疼欲裂,仿佛有很多东西闪过,但他一点也抓不住。最终他看到记忆里仿佛有支笛子,喃喃道:“笛子吗?”便从怀里掏出一支黑色笛子,上面系着一块带红穗子的黑玉。当魏无羡开始吹奏时,周围的侍卫开始慢慢地抱着头倒下,最后,连金光瑶和皇帝的头都开始疼,没有功夫去管那四人。蓝忘机一把背起因为吹奏笛子而昏迷的魏无羡,带着金凌和聂怀桑离开了大殿。

蓝忘机很快背着魏无羡出了义都,在义都附近找了个旅店住下。到了第二天傍晚,魏无羡才醒过来。他一睁开眼,便看见蓝忘机坐在床边,盯着他看。他坐起来,突然对蓝忘机说:“我记起来了,当年,你也在夷陵,对不对?当年大家都说夷陵王一人独自对抗异族,其实你也在,是我们一起守住的夷陵。可……你怎么不说呢?”

蓝忘机没回答,却抱住了魏无羡。“对不起,”他说道,“是我当时离开了,才弄得你离开了这么多年。”魏无羡笑笑,“那些都过去了,况且我自己都不是记得很清楚。而且,”他拿出那支笛子,“我还得到了这个。”

蓝忘机依旧不能释怀,“要不是我离开,你不会这个样子。”魏无羡笑道,“那你就补偿我吧。”蓝忘机问:“如何补偿?”魏无羡变得郑重起来,“陪我……一生。”蓝忘机却忽然笑了,在魏无羡看呆的时候,答了个“好。”

成美五年末,夷陵王魏无羡持先朝遗物,攻破义都,左相金光瑶与皇帝薛洋不知所终。夷陵王顺势即位,改年号为忘羡,封温氏于岐山,封云梦王为左相,即离去。

魏无羡骑在小苹果上,对着走在前面的蓝忘机说道:“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跑了。哈哈哈,好想看到江澄的表情啊。”

忽然间魏无羡仿佛想到了什么,他道:“蓝湛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蓝忘机问道:“为何?”

魏无羡厚着脸皮道:“赏个脸,牵一牵嘛。”

“……好”




分享

收藏1

喜爱2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