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愁晓梦

朔恭 09-20 3710 0

魔道祖师

双道长

朝露未曦,霡霂细雨淅沥而降。山间晓雾将歇,淡墨青晕。
晓星尘一袭素白道袍不染纤尘,背负霜华,臂挽拂尘,孑身独行于山水之间。清风拂面,墨发亦飘然与之曼舞相扣。
山依水傍,鸟啼悠荡。
云游至此,循小径漫步,视野倏然开阔,遥见垂柳湖畔旁,静立一玄衣道友,身形修长,孤高凌骜。
“……子琛?”即使相隔些许距离,晓星尘也当即认出了宋岚。他看到挚友时略诧异,自拜别师门始,自己便凭心游逛,不想竟在此偶遇宋岚。
“等你许久,茶楼小叙。”宋岚颔首示意,似早就料到他来,对晓星尘回应一笑,拂尘甩过,缓步靠近与其并肩同行,引人沿石块堆砌而成的路向湖心走去。
晓星尘原本并未发现,湖间竟还有处小榭,像凭空出现似的。烟雾缭绕泗溢散开,雅致楼阁近在眼前。
一时惊讶,晓星尘揣着疑惑,不知不觉跟随宋岚登上楼阁,室内亦是庄重古朴,檀木窗棂雕花精致,薄纱妙曼轻曳隔出空间,金镂香炉中溢出丝缕青烟。
二人相视而坐,宋岚捻起手边茶盏递给晓星尘,香气弥漫。是刚泡好的新茶,还泛着热气。
“多谢。”晓星尘扶袖接过,贴近鼻翼感受香气扑面,沁人心脾。
宋岚二指轻捻茶盏,缓缓开口道:“如今你离弃师门,可悔?”
闻言,晓星尘手上动作止住,杯盏停滞在唇边。“……既做了,便不该悔。”
也不能悔。
宋岚赞许地颔首:“星尘。当初你我曾立誓,一同济世,扶弱救危惩魔除奸,可还记得?”
“自然,我便是因此下山。”他眸中似有星光闪烁。“今世道多有不公,修仙者借灵力以欺凡俗,平庸者凭家世得以居高位…”
“使有志者不能成事,勤学者无以晋身。无道,不公。”
“何以济?”
“当——另立门派。”宋岚悠悠说道。
晓星尘轻笑,抬手举杯与视线平齐:“子琛,你可愿,与我共创一个不以世族为优的门派!”
宋岚似早预料到,亦举杯视之而敬:“甚妙。”
晓星尘嘴角扬笑望着他,宋岚冷峻面上亦有了一抹柔和。
二人志同道合,笑之晏晏,欲举杯相碰以开怀畅饮。忽手中被茶温热的玉杯如白骨碾碎般化作粉末散逝,茶水化作鲜血洒在晓星尘指间。
大骇。
晓星尘瞪大眼眸,指间温热犹存,却渗着诡谲。抬首环顾,只见周围曼妙素纱正历业火焚烧,火舌吞噬无情,登时火光四起,残垣败壁,空气中血腥尸气弥漫。
晓星尘镇定起身,发现身边景物幻化出熟悉场景,此生不能忘怀的场景——红月高悬,夜风习习掺着血气,白雪观内尸横满地。顿时头痛欲裂。下意识寻找挚友,竟又不敢真的见到,记忆中此时的…他。
却不如愿。
只见站在晓星尘面前的宋岚正痛苦地佝偻身躯,双手虚捂眼眸,仍无呻吟意。透过指间缝隙清晰可见他眼眶紫红,黑色血迹挂在眼角。他的无言惹晓星尘心中一沉。
这是晓星尘最不愿见的他——因自己之过被那魔头屠观又毒瞎了眼的他。
“白雪观中,可还剩下什么人。”宋岚嘶哑着嗓音低沉问道。语气肯定,哪里是在问!
晓星尘心中一沉,果然,再熟悉不过的,无数次噩梦惊醒时的情景。“……子琛。”他颤巍巍地探手张掌欲抚,试图挽留最后一丝温存,果不其然,如预料地被一股力量无情推开。
“罢,罢了。剩我一人也好……也好。”宋岚轻哼一声,摇摇头,几近绝望。
“……”晓星尘思绪纷乱,不知该安慰些什么,仍如当初一般不知所措,终如骨鲠扼喉,难发一言。畏惧着,奎恨自责。
原来即使再经历一次,也是什么都说不出口……说些什么?定当为君报仇,薛洋,必诛之?
说不出口的。
恩怨何时可止?只能痛心白雪观中数条性命和挚友的一双皓眸。既然是自己只过,只好由自己来偿。撕心裂肺的内疚愧意,如万蚁啃噬心头,痛苦难耐。
晓星尘觉眼前一黑,混沌迷茫。呼吸急促,额上豆大汗珠滑落,搔得痒意。背部细汗浸透寝衣。

才察觉是梦。

梦魇困顿。

耳畔犹清晰缭绕着那句“你我从此,不必再见。”音色清冷,听不出情绪,最令晓星尘寒心。
晓星尘扶额缓缓掀起被子坐起,冷空气刺激着体肤,意识逐渐清晰。眼前还是一片漆黑,脑仁嗡嗡作响。他徒劳地抱头捂住耳朵,却挡不住心底的声音。
一时间双目刺痛,似有液体凝聚于眼眶中缓缓溢出,顺着面颊滑落。晓星尘摸索着探抹,指尖轻捏搓捻,感到液体粘稠腻滑,悠悠长叹。
房门吱哑一声被推开,薛洋正端着盛温水的木桶抬脚踏进,见晓星尘情绪低落地坐在床上,立刻露出半截虎牙笑吟吟地轻快说道:“道长醒了?”
晓星尘听到是在义城路旁救的那孩子的声音,连忙包袖揩拭脸颊血污,故作平静:“嗯……小友倒是起得早。”
“嗤,起得早有什么用,凭白受一肚子气!”
“怎么了?”晓星尘问。
薛洋好似没看到晓星尘血淋淋的空洞双目一般,依旧漫不经心地说:“道长,你评评理。我无心绊了那小瞎子一脚,害她丢了糖,我本好心想还她颗,她却把头一甩说再不理我。”又啐骂了几句,难听至极。
晓星尘微怔,有些恍惚。宽大衣袖遮住紧攥的拳,随即平复思绪,缓缓开口,发现自己喉中干涩。
“许是阿箐气急……她不是有意为之。”
薛洋不答,自顾自拾了条方巾投入水中浸湿,撸起袖子又投了几遍,捞起来拧干。
屋内静得只能听到水声敲洒。
晓星尘没等到薛洋回复,以为是自己回答惹其不满。轻咳一声,欲调笑以缓和气氛:“你真会不小心绊了人家?”

回答他的只有愈来愈清晰的脚步声,薛洋勾唇对着晓星尘浅笑,一把拉起晓星尘正握拳的手,拿湿帕轻碰他手背。晓星尘略显慌张,似乎思绪被人察觉,面上透着羞红,满是不好意思。

正当他犹豫着不知如何是好时,耳畔处传来轻柔低声言语。

“擦擦吧。”

“……多谢。”



分享

收藏5

喜爱3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