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偶师•杀戮》

假面の君子 2017-10-03 1269 0

原创

悬疑

《人偶师•杀戮》

-楔子-

“我有个弟弟,他最喜欢的就是布娃娃”

上卷•弟弟

“哥哥,哥哥!你做的布娃娃好好看啊!”艾兰把玩着手上精美的娃娃,高兴地对我说。

我没有说话,只是带着笑意望着他,眼里满是宠溺。

“可是,哥哥”艾兰放下娃娃,撅着嘴,带着有些失望的语气对我说。“我喜欢女娃娃,不喜欢男娃娃”

“是吗?那我今天晚上再帮你做一个漂亮的男娃娃,好不好?”我微笑着说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他高兴极了,在床上跳来跳去,手舞足蹈。

“咚~~”,我看了看钟,已经晚上十点了。

“好了,现在是睡觉的时间了。”我轻轻抱起艾兰,让他平躺在床上,然后为他盖好被子,并在额头上深深吻了一下。最后关上了大灯。

“明天,小艾兰就能看到娃娃了哦”临走时,我这样说道。

离开房间,我脸上温柔地表情慢慢融化,变得冷漠而不屑。

我叫艾德尔,父母是小镇上有名望的贵族。在我十二岁时,父母去世,给我留下了这栋别墅和制作布娃娃的产业,以及,我年仅6岁的弟弟,艾兰。我花了很多的时间,来提高产业的发展,我受尽了人们的冷眼和嘲讽,但,经过长达三年的努力,我成为了镇上数一数二的富商。

我们和很多“娃娃”生活在一起。当然,所有的“娃娃”都是我在闲暇时间里制作的。有些,是捡来的,我会为他们清洗身体,并用彩色的丝线修修补补残缺的地方,然后再补补妆,做一件漂亮的新衣服,这样,一个新的娃娃就诞生了。这些娃娃,一部分是用来销售的,另一部分是用来给艾兰娱乐用的。

我平常的工作,就是签签文件,制作新的布娃娃,大部分的时间用来陪艾兰,他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除了我,没有人知道我在那三年里的压力有多大,而且是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而言。今年,我才十五岁。

我没有什么朋友,有的也只是生意上的伙伴而已,弟弟和娃娃,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穿过大厅,回到我的卧室兼工作室。关上门,确保锁好后,才悠闲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休息好一会,我才慢慢站起来,来到工作台旁,从架子上精心挑选下一个被清洗干净的娃娃,打开针线盒,用不同颜色的丝线小心翼翼地缝制着。她们是我的孩子,我要好好地爱护她们。

几个小时后,我捧着制作好的娃娃,用怜爱的目光盯着。我可爱的小女孩,有着一头波浪状的金黄色长发,显得阴暗了的深蓝色的眼睛灵动俏媚,身着一件洛丽塔式的粉色洋装,配着白色的蕾丝边和圆领处淡粉色的大大的蝴蝶结,更透露出甜美可爱的迷人气息。我又用口红给她的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并沾上了有些卷翘的假睫毛。这才满意下来。

她真想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不,她就是公主!

艾兰一定会喜欢的,我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中卷•交易

-首语-

“我和她达成了交易,只为制作更漂亮的娃娃”

不出我所料,艾兰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娃娃,整天抱着她,无论是吃饭,看书,还是睡觉。

一天中午,我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阅读资料。这时,老管家弗雷特敲了几下门,走了进来。

弗雷特是我们家的老管家了,父亲在世时,他就担任着这个职位。他办事可靠,又对我们家族忠心耿耿,以至于到退休的年龄,我也没舍得让他去养老。

“少爷”弗雷特向我鞠了一躬。“安娜小姐邀请您今晚到她家去参加晚宴”他停顿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信封。“这是邀请函”

安娜是我一位生意伙伴的女儿,全名安娜•格鲁斯金。长得很漂亮,算得上标准的美人。我们是在她父亲和我谈生意时遇见的。她也很喜欢布娃娃,我了,平常也会送几个精致的娃娃给她。渐渐的,就相互有些了解了。

我起身接过去,熟练地打开,默读着:

August 3,1918,巴黎,法国

亲爱的艾德尔:

许久不见,今天晚上在我家将举行一场慈善晚宴,希望你能参加,谢谢!

时间:7:15 P.M

地点:拉维列特街13活动:慈善晚宴 你的朋友:安娜

我读完信,没有说话。忽然看到信的背后隐约有淡黑色的字迹。我翻过信,只见上面潦草地写着一句话:

晚宴上有你喜欢的东西,请一定要来哦

有我感兴趣的东西?这个丫头最近说话是越来越神秘了。我看了看墙上的日常表,今天晚上也没有什么特殊活动,既然她说有我感兴趣的东西,那我便去瞧瞧吧。

现在才十二点,离晚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叫弗雷特先离开,坐在沙发上,望着旁边架子上各式各样,精美的娃娃。

难道,是指这个?

忽然,艾兰抱着娃娃,没有敲门,跑了进来。他看上去很焦急,我瞧了瞧他怀里的布娃娃,她的双臂不知何去何从,成了“断臂维纳斯”。

“哥哥!哥哥!奥莉兹的两只手断了!你快帮我看看她!”他喊道。

奥莉兹就是我做的那个金发娃娃。这个名字是艾兰自己取的,他总喜欢给娃娃取名字。

“好了,好了,我一定会把她修好的。”我摸了摸艾兰的头,笑着说。“不过,今天晚上哥哥要出去,所以不能陪你玩了。我叫爱丽姐姐陪你,好不好?”

爱丽是我家的一个女仆,长得很漂亮,性格也很温柔。

“不行,不行!我不要丽莎陪我,我就要你陪我!今天晚上你哪也不许走”艾兰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腿。

“艾兰乖,你都已经9岁了,要是再这么小孩子气,我以后就不陪你玩,不给你做漂亮的娃娃了”我装作生气的样子,说。

艾兰抬头看看我,嘴嘟嘟的。他犹豫了好一会,才慢慢地说:“好吧。不过,你明天晚上要陪我玩到十点半”

我不禁笑出声来。“好,好。只要我的小艾兰高兴,玩到十一点都行”

“真的?那你明天陪我玩到十一点,不许说谎哦”艾兰的笑意早已写满了整个脸。

“当然。”我信誓坦坦地说。我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已经十二点二十了。“好了,好了,现在是睡午觉的时间了,快去睡午觉吧,哥哥还要工作呢”我劝道。

“恩,那哥哥再见。记得一定要早点回来哦”艾兰抱了我一下,便有些不舍的出去了。

我现在已无心阅读资料了,我叫人拿来一条毯子,躺在沙发上,盖上毯子,睡着了。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六点。

六点,我回到卧室,从衣柜里拿出灰色的西装,穿上。又简单梳了一下头发,喷上一些香水。

站在镜子前,我望着镜子前的自己:乌黑色整齐的头发中夹杂着写苍白的发丝,深褐色的眼眸闪烁着寒光,给人增添了一份冷漠。睫毛轻轻颤动着,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嘴角轻泯,似乎在嘲讽这个世界的不公。灰色的西装更给予了与年龄不符合的成熟与稳重。

呵,看来,曾经那个天真活泼的少年,是永不存在了吧。

我叫弗雷特早早帮我准备好马车,六点一刻时,我就坐上马车走了,疾驰的马车渐行渐远,最后只留下一抹尘埃。

到达安娜家时,才六点半,晚宴还未开始,大厅里只有忙碌的仆人和放在餐桌上的美食。

“艾德!(为艾德尔的昵称)”是一声清脆的女声。

我回过头,只见安娜穿着华丽的舞裙朝我奔来。她今年十五岁,跟我一样大。

“你今天还是这么早就到了啊!离晚宴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呢”安娜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笑着说。

“习惯而已”我淡然地说道

“别这么冷漠嘛!你今天怎么又穿了灰色西服,穿鲜艳点不好吗?你还真是奇怪呐”她埋怨道。忽然,她的手捧着我的脸,嬉笑着说:“现在是黄昏哦,看看你的黑眼圈,又熬夜了吧?”

我往后退了一步,与安娜保持一小段距离。“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能更好的做事情”

“你总是这么说,真是的。好了,好了,说点正事吧,后面的那段话你也看到了吧,因为在今天的舞会上,丽莎小姐会来的。”

她对我说道

“丽莎小姐?”

“丽莎小姐全名为丽莎•Shaw,是一个年轻的玩具店老板,她店里制作的娃娃十分漂亮精致,很受小孩子们和一些成人的喜爱呢”

我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丽莎小姐的玩具店最近缺一个制作娃娃的设计师,所以我想请你去试试”安娜对我说。

“我不喜欢给别人做事”我皱了皱眉头。

安娜噘了噘嘴,不高兴地说道:“你这样子,难怪没人跟你做朋友”她楞了一下,又笑着说:“不过,丽莎小姐应该会喜欢你的,而且,你的愿望也会实现的!”说完,她便跑走去迎接客人去了。

我看了看钟,已经六点五十了,已经有客人来了。

晚宴很快就开始了,乐队正奏着优雅的乐曲,音乐声充满了整个大厅。蓝色的精致的吊灯,微微颤动着的流苏配着富丽堂皇的大厅,给人一种迷幻的感觉。身着华服的女人在绅士老爷们的邀请下,纷纷进入舞池,跳起了华尔兹。

我迷茫在舞池中,不知去处,我很讨厌这种感觉,比起热闹繁忙的晚宴舞会,我更喜欢安静到吓人的空间。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舞会,即使是生意伙伴或名流贵族的邀请,我都会一一委婉拒绝,以至于小镇上的所有人都把我误认成一个怪人。

不过,这没关系,我不喜欢交际,除了工作以外。

这时,安娜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个高个子的年轻女人,她穿着一件棕色的西装,头上戴着一顶同衣服一样颜色的礼帽。且面色苍白,但嘴唇的颜色十分鲜红。

“哈哈,你在人群中太特别了,一眼就能看到你”安娜嬉笑道。“对了,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起的丽莎小姐呢”说完,退后一步,让出位置来。

“很高兴见到你,艾德尔少爷”她微微鞠躬,说。

“我也是”我细细打量着这个在我眼中既神秘又奇怪的女人。

她慢慢起身,盯着我的眼睛,带着一种猫在捕捉猎物时那种贪婪和阴森的神情。“安娜小姐带我看了您做的娃娃,确实精美的吓人呀,正巧我的店里缺一位设计师,所以我希望您能帮我做一些,当然,我也会付给你报酬”她特意加重了“报酬”这个词。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我在心里默默揣测着,脸上迟疑的表情也渐渐显露出来了。

见我这副表情,她的嘴角一扬,仿佛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您如果不放心,明天大可可以去我的店里看一看,毕竟做生意嘛,总要是有诚意的”

我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安娜见了,对我笑了笑,便领着那个叫丽莎的女人走了。我依旧站在那儿,沉思着。直到晚宴结束。

回到住宅时,已是九点多了,我让人安适好马车,便进了屋。我走进去,看见爱丽正在打扫客厅。我今天特地吩咐爱丽早点安抚艾兰睡着,如果他还醒着的话,一定会吵着闹着要我陪他玩的。

我上了楼, 来到艾兰的房间门口,轻轻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进去。艾兰已经熟睡了,我替他盖好被子,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忽然,梦中的艾兰因为某个秘密的心思露出了笑容,这引发了我的一个反应式的微笑。

“你真完美,像一个王子,不,就是一个王子”我喃喃地说道。用迷恋的眼神盯着他。

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的。

下卷•杀戮

-首语-

“你会成为下一个‘玛丽•肖’吗?我期待你的蜕变”

第二天清晨,我跟随着安娜和丽莎•Shaw来到了昨天她说道的那个玩具店。

玩具店看上去很古老,是由白桦木建成的,门口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

我缓缓走进去,发现里面布置的十分干净明亮。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淡黄色的墙纸,圆形的拱窗和便于观景的凹窗。白色的架子上,摆着许多不同的娃娃。

“怎么样?我的娃娃还算不错吧”她说道

“恩……说实话吧”安娜停顿了一下。“我觉得还是艾德做的好一点呢”

“这也是我请你们来的原因”她转过身子,对我说:“艾德尔少爷,我希望你能来我的店里设计娃娃”

“当然,您可以先到我的办公室来谈论一下报酬的问题”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安娜微笑着朝我点点头,我便跟着那个女人,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她的办公室里也放了一排的布娃娃,但是比之前店里的精致多了,这些,应该是她的收藏吧。

她请我坐下,并倒了一杯咖啡给我。我紧紧地盯着她,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艾德尔少爷,不必那么紧张呀。只要你帮我设计娃娃,我便可以满足你杀死你弟弟的愿望。这不是一举两得吗?”她带着讽刺的笑容对我说。

我深吸一口气,镇定地说:“你知道,我可以摧毁遗嘱的”

“不要妄图骗我哦,小少爷”她继续说。“据我所知,您的父亲留下了两份遗嘱,一份在你哪,一份在你的管家弗雷特那。您大可以摧毁在您身边的那一份,但是,弗雷特的那一份,您想得到应该会很困难的。毕竟您的大管家可是一个非常公正和对您父亲忠心耿耿的人。”她喝了口咖啡,又说道:“如果您不帮我,结果您应该是知道的。您的弟弟在十二岁那年将按照遗嘱上的决定继承家业,而您呢,呵,结果应该会很惨吧”

她在威胁我,但是,在这种时候,必须要冷静。

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沉思了好一阵子,才淡淡地回答:“我答应你”

“艾德尔少爷真是一个明理的人”她得意地笑了一下。说完她拉开柜子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玻璃瓶,玻璃瓶里放着许多五颜六色的圆形药丸。

“这是我花了大价钱,从一个异域商人那买到的药丸,吃下一颗便足以致死,而且,它方便的地方在于,它会让医生误诊成肺炎那种绝症,所以,除了你,没有人会知道他的真正死因是什么。且,它的味道尝起来是甜的,跟普通的糖果一样”说着,她把瓶子递给了我。

我接过瓶子,沉默了一会,才说:“我有一个要求,他的尸体任我处置”

“当然”她爽快的答应了。“不过,我倒很期待,你会把他做成什么样子呢”

我有些迷茫的回到住宅,外套的夹层里装着那宝贵的药丸。

“哥哥!”我刚进家门,艾兰便一下子抱住了我。

我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怎么这么兴奋啊”

“当然是想你了呀!”艾兰高兴地说。

“真是的,我们不是天天见面吗?怎么还想我呀”我笑了,带着点惭愧。

艾兰朝我做了一个鬼脸,蹦蹦跳跳地拉着我去他房间。

“哥哥,什么叫做遗嘱啊”他忽然问道。

我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住了,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假装漫不经心地回答:“遗嘱就是继承人死后对自己财产的安置”

艾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后又说:“今天弗雷特爷爷给我看了一张纸,说是父亲的遗嘱,等我到十二岁的时候,我将要去继承家业

我的心一下子冻结住了,原本脸上的笑容也渐渐被冷漠代替。

啊啊,当初真的应该也把他做成娃娃的,这个厌烦的家伙。我在心里暗骂一声。

来到艾兰的房间,我轻轻关上了门。从夹层里拿出了被玻璃瓶装着的药丸。

“艾兰,这是安娜姐姐送给你的糖果哦”我带着一种劝导的语气说着,就像毒蛇诱惑夏娃亚当吃树上的苹果一样。

艾兰心动了,小孩子对五颜六色的糖果是没有抵抗力的。艾兰拿过瓶子,打开瓶盖,从里面挑选了一颗蓝色的药丸,在我的注视下吃了下去。

蓝色,美丽,文静,安详与纯洁。

他也会变成这样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看着他开始头昏,逐渐迷离,昏倒在地,到最后没有呼吸。人的生命,就是这么的简单。

我不慌不忙地藏好药瓶,随后又装作慌忙的样子,叫人过来,后来医生来了,他们诊断以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准确地说出了“肺炎”。我为艾兰举行了盛大的葬礼,但在夜晚,又悄悄地把尸体偷走,带回了我的卧室。

我把他抱到工作台上,柔柔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进来,照在他的脸上,诡谲又神圣。

我拿出丝线和针,小心翼翼地缝制着,一线、两线、三线….针线刺入皮肤,有血流出,很快,血就盛满了工作台。

早点过几天再做就好了,这样,清理起来就不会太麻烦。

我皱了皱眉,把他抱下去,认真清理起流下的血,等干净后,再把尸体抱上来,缝制。

就这样,缝制,清理,缝制,清理………直到他的血放干,或者我缝制完成。

天明时,我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工作台上那个完美的艺术品艾兰现在是我的了,并且,不会对我有任何的威胁。

我笑了笑,如以前那般温柔。我用湿布擦净手上残留的血迹,然后把“艾兰”抱起,依靠在沙发旁。我在他的全身都做了“手术”,别人都会认为这只是一个娃娃,而不是一个人。

现在,该要处理一下那只烦人的老鼠了。

我挑选了一个制作精美的娃娃。步行到丽莎•Show的店里,她正在向一对家人介绍娃娃,看到我来了,她找来副手招待客人,并和我去了她的办公室,

“事情很成功,不是吗?”她笑着问我。

我没有回答,拿出带着的布娃娃,递给她。

“很漂亮的娃娃,还有,合作愉快”她说

“当然”我淡淡地回答。“毕竟,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个娃娃,也是最后一个”

疑惑的表情出现在她那张精致的如娃娃一般的脸上。就在这时,一群警察冲了进来,他们身穿制服,手里拿着枪,黑黝黝的枪口齐齐指向坐在我对面的那个女人。

“丽莎•Show!我们在你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五十个由人做成的布娃娃,怀疑你曾杀害五十人性命,请跟我们走一趟!”

她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过来,愤怒的神情在她的脸上浮现出来。“不!人不是我杀的!是他,是他杀的!”她的手指向了我,大声喊道。

警察并没有理会这些辩解,一下子扣住了她,并把其带走。

我以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这场闹剧,直到一位探员走了过来。

“艾德尔少爷,非常感谢你的合作,我们当地警局会很感激你的”他严肃地对我说。

“不,不用。协助警方抓住犯人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云淡风轻地说道。

他朝我敬了一个礼,便走了。我目送着他远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这是一个欲望的社会,这里开满了罪恶之花。我将和我的布娃娃永远生活在一起,直到死亡。

My name is Adler.This is my strog.

Will you be my next heir?

【完】

【备注:第一次更这么多字的小说啊,本来想分上下期的,但是嫌麻烦,所以就一次性更下来了哈,希望大家喜欢这次的中篇小说,嘻嘻】


分享

收藏19

喜爱97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