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境四方》双明教

TenEight, 10-06 755 0

剑网3

耽美|正剧|ooc

最近在听的《国境四方》/设定抖M喵弟/S喵哥/关于禁锢与被禁锢/小车/图源百度

-

我愿生而彷徨 我愿生而动荡 我愿生而你便是我的王

我对你臣服或仰望 亲吻你靴上的金色徽章

我捧着孤勇一腔 饰演你隐秘而危险的欲望

我等待着 被你禁锢永恒的饲养

-

陆羽在襁褓中就遇见了陆凌。

-

二人的姨娘抱着怀中婴孩在园里散步时撞见,又是同门,二人一见如故。

打听到怀中婴孩也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陆凌生于寅时,陆羽生于丑时,便也就这么草率地结为兄弟。陆凌兄,陆羽弟。

-

那日结拜后,莲花坞里竟开出了朵罕见并蒂莲,那花色极其艳丽,长势竟是比其他莲花喜人的多。这事儿传到门主那儿,他老人家也欣喜地很,当下就给俩粉雕玉琢的娃娃亲自题字。

-

陆凌要结实多,仅是冷着面孔不苟言笑,凛然之气打娘胎而来,字擎宇;相比之下,陆羽要弱气的多。但陆羽这娃娃确实好看,将娘亲的妖异模样与父亲的西域风情融的淋漓尽致。异瞳里有种蛊惑人心的摄取力,不认生,见着他就咯咯笑。这一笑笑的他老人家心都要化了,这娃娃圆了他想要个孙女的梦,便给他题了早已盘算好的字,怀柔。

-

陆凌面冷,平日不苟言笑,练功倒是勤得很,明里暗里也是被一群豆蔻姑娘爱慕着。

陆羽绝色,偏生又爱笑,门里老小都疼他。也便是体弱吧,练功这事陆羽不善,倒是和长歌门的小弟子学了一手青玉流琴。也算是应了并蒂莲的样子,陆凌一得闲,陆羽便黏得紧,旁人皆打趣儿陆凌拐了个小媳妇。陆凌不置评价,陆羽倒是乐呵呵笑得开心。

-

大了些,也是及庚之时。陆凌的武功是越发精湛,双刀凌厉,赤金瞳里满是锋芒。

陆羽最爱跟在陆凌身后看他练功,然后挑个地儿坐下给他弹琴,偶尔弹些清心咒,清去那些烦人杂音。

-

陆羽说,凌哥哥他是我的偶像,羽儿体弱,无法练功,也仅是这一把青玉流琴弹得甚好,虽造不成什么大用处,但总能跟在哥哥后面,替他疗伤。这样最好,可以一直陪着哥哥啦。

陆凌虽说抗拒,长久也习惯了。时光流逝,愈来愈大,陆凌总觉得陆羽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感情,也不多想,继续练他的功。习惯了陆羽在他练功时弹清心咒,若是哪日他不在,只觉得浑身烦躁。

-

虚拟世界的版图总在扩张 你是铩羽而归的勇将

带着夜风的冰凉 利爪撕扯开我狡诈的伪装

你踏过泥沼 与草木洪荒

那时震彻的心脏 叫嚣着被征服也能同你站成一方

-

陆凌有些时日没见陆羽了,也只是当他出去玩乐,并不作多想。再见他时,竟觉得有些陌生,也觉不出是个什么道理来。

陆羽还是那么跟在他背后,没心没肺对他呵呵笑。

陆羽不再多想,继续进行着他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

-

陆羽好像成熟了很多。

以前的陆羽总是傻乎乎的,对谁都是掏心掏肺,干净地像块水晶。

现在的陆羽也是傻乎乎的,对人还是那张似八月艳阳天般的灿烂笑颜。但很多时候陆凌见他,他都在一个人静默着,漫无目的地抚琴。

陆羽是不爱练功的,却开始练功了。他身子弱,举着武器没多久就气喘吁吁。陆凌看着有些疼惜,也只当他是发愤图强,不去打扰,让他独自练功罢。

-

陆凌终于发现是哪里变了。

往日的陆羽望向他,眼神里都带着光,晶莹剔透的,瞳孔总是围着他转。

现在的陆羽总在躲闪,偶尔四目相对,眼神里好像有一层浓厚的阴影。

陆凌迟钝,悟不出这抹光亮是为何。

-

世上所有情绪于我都无关痛痒

只被你掌控的颤栗触碰 终没顶将我裹挟进缚网

我竟期盼被吞食被你仔细品尝

唇舌擦过我带伤的肩膀 吻过我滚烫的胸膛

-

门派擂台赛,陆凌夺冠。

庆功宴上,陆羽喝了很多酒。

平日里他不爱喝酒,陆凌有时好奇,问他,小羽,为何你不爱喝酒?

他回,酒烈,我是向来受不住的,倒是清淡些好。

偶尔见他喝酒,也只是喝一小蛊陈年酿的花酿或果酒,也要兑口水醒一醒。

-

这日陆羽喝了很多,全是烈酒。

陆凌本是没发现的,天热屋闷,他觉得热,便出去吹会儿凉风。却见到亭里卧着个人儿,穿着红线金丝绣的衣裳,这般艳丽的衣裳,向来是陆羽喜欢的。

趁着夜色深,陆凌轻声走上前。

陆羽是醉的烂了,几个空坛丢落在脚边。被陆凌冰凉的手一激,迷迷糊糊睁开眼,也不知认没认出是陆凌,也就一个虎抱勾上了陆凌的脖子,蹭着他的脸如猫儿撒娇。

-

陆凌的心有些动摇,垂在两边的手犹豫许久揽上了陆羽比女子还要细上几分的腰肢。

想到这厮怕是连眼前人是谁都不知,醉的这般糊涂。有些气极,对他说,小羽,你可知我是谁?

陆羽愣神片刻,接着抱得更紧,撒娇道,是哥哥,羽儿怎会不知道嗳。

陆凌心里一颤,也是控制不住,一个打横抱起,心里有些惊诧,陆羽竟这般轻,像是羽毛般。

陆羽半敞衣襟,不知是酒劲上来了,直喊热。小脸醉的通红,酒气扑鼻,直往陆凌身上贴,许是他身上凉,当成解热的东西了吧。

陆凌吞咽口水,心里一根名为理智的线蹦断了。

-

我也有滥情状 我也有不可讲 我也有最讽刺回忆的墙

我决绝到曾想把世上 所有爱字谏言全都烧光

而你大概与我相仿 爱才能如此肆虐膨胀

我是你的 只是你的爱与恨同党

-

迷蒙之间,陆羽想到很多。

想到他那日离开时发生的事。

藏剑二少,陆羽在那日门派会聚时见了他一眼,也便是移不开眼了。

与生俱来的贵族之气,星眸剑眉,更多的是因为他对其他人的照顾,关怀备至。这种感觉,像凌哥哥对他的一样。可是自己和凌哥哥是兄弟,即使再喜欢,也无济于事。

-

那日之后,他便背着陆凌去了藏剑山庄。

有意无意地在二少边上弹琴起舞,打听到几日后他要生辰,就拿攒了许久的钱买了自认为很好的礼物。

他生辰之时,陆羽偷偷去了。可去了那里,也是拿不出手了。

他在礼物中藏了一条情书,匆忙塞进礼物堆里,也就灰头土脑地离开了。

-

听到二少邀请自己去见他,陆羽特意打扮了许久。

二少对他说,你喜欢我?

陆羽也是懵懂,也就愣愣地点点头。

哧。二少冷声嗤笑,你莫不知我平生最恨明教。

那日大战,我藏剑之所以死伤惨重,便是因为出了个明教叛军。可笑吗?仅是因为那明教喜欢敌军的将领,就可以不顾这么多兄弟。

我知道我话说的有些重,但此生,我与明教势不两立。你也是男子吧?有龙阳之好的人,我是不喜的。

你可以回了,断了念想吧。

-

陆羽走在路上,有些茫然。

原来喜欢一个人,还要考虑这么多。

那他,还是不要喜欢人了,会被讨厌的吧。

那哥哥,也是吧。

-

你在终止彷徨 你在结束动荡 你成为垂衣驭八荒的王

你低下头与我相望 将金色徽章戴在我肩膀

你眼中分明蛰藏 锁死我危险却迷人的欲望

一口吞下 世上没有得不到疯狂

-

陆羽是从惊吓中醒来的,出了一身冷汗。

睁开眼,看见陆凌就躺在身边。两人身上皆是赤裸,自己身上更是红斑点点。

饶是再无知,也明白这些欢爱之事。

陆羽觉得自己是疯了,与兄长行这种苟且之事,第一感觉竟不是羞愧,倒是快意得很。

他颤栗起来,将自己埋在被子里。

-

小羽,你在害怕些什么。陆凌问他。

陆羽沉默,泪水打湿一片绒被。

陆凌将陆羽从被子里拉起,强迫直视他的眼睛。他对他说,小羽,我想我该重新审视感情了。

陆羽不语,眼神在躲闪。

讨厌了吧,是在讨厌了吧。哥哥那么优秀,怎么能喜欢上男子。

陆羽几乎是哭着喊出这句话的。

陆凌突然笑了,对他说。小羽,若是讨厌,昨夜的一切我都能当没发生。

陆羽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变态,明明那么想点头,却无法抗拒地摇了摇脑袋。

如果错过了这一次,他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我想我是喜欢你的,小羽。陆凌第一次讲情话。

并非兄弟之情。

陆羽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笑着笑着就答应了。

他说,我也喜欢你。

并非兄弟之情。

-

后来陆凌与陆羽在一起了。

有时也有流言蜚语,不过也无关紧要了。

藏剑二少在一夜间被人打成重伤,凶手没查出来,成为江湖闲谈。

不过陆羽知道,那天哥哥回来时,也是带着一身伤的。

分享

收藏8

喜爱3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