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华】恨不逢君未亡时

儒履薄冰 10-06 505 0

PS:首先打一个广告,冰块的书友群:208576654,群内会有不定时福利,群主为作者,给撩给勾搭,谢谢。

  这次的反派大BOSS将由从书友群中抽中的幸运者……圈名……漩涡鸣人来担任。

  以下为正文部分……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喂,言和,你说这地方……不会真的有鬼吧。”远处的黑鸦飞快的掠起,吓得洛天依迅速躲到了乐正绫的怀里,警惕的望着四周。

  “说……说不准,”言和望着这四下无人的寂野,偶尔飞起的夜行鸟类更是让人惊恐,她已经有一些后悔来这里了,“老君山这地方……真挺邪乎的。”

  “你们别说了……冷死了……”乐正绫紧紧的吧洛天依抱在怀里,几人靠拢了起来。

  “喂……”星尘怯生生的说到,“你们说的那个山洞……到底还有多远啊……”

  “不知道,应该快……谁!谁在那里!”心华的身后猛地一道黑影闪过。

  “出来!”乐正绫大吼一声,黑影窜进了一棵树的背后。

  乐正绫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军用92式手枪,僵硬的打开报险,一步一颤的走了过去。

  “诶诶诶,姐姐好说,把枪放下。”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男孩从树的背后走了出来,大家看到是活人之后都长出了一口气。“我是山上的村民,不小心走迷路了,别开枪。”

  “你是谁?天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出来玩?”言和警惕的说到。

  “我叫万江山,是出来砍柴的。”男孩笑了笑。

  “哦?”言和显然不会这么简单放过来历不明的他,挑了挑眉毛说道,“那你的柴刀和柴篓呢?”

  “额……刚刚山上刮风,柴篓被吹跑了,柴刀在这里。”他讪讪的从背后取出一把大约一三尺半长的宽背刀。

  “这刀足足120多公分,起码20斤,砍起来蛮费力气的吧……”言和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心华打断了。

  “别吵了,他也蛮可怜的,言和你就别针对他了。”说完,男孩给了心华一个感谢的眼神。

  言和不说话了嘟着嘴跑到了队伍的尾巴,整支队伍慢慢的走着。

  “诶,江山?你知不知道这老君山上有没有一个叫做狐尾洞的地方啊?”乐正绫像想起了什么对万江山说道。

  万江山的脸色变了。

  “如果你们来老君山……是为了去狐尾洞的话,我劝你们还是离开吧。”他背着刀继续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那里不是人去的地方。”

  “诶,这么说你知道在哪里了?”

  “呵,”本就乌云密布的天上霎时间划过一道闪电,万江山侧过脸冷冷地说道,“我有说过要带你们去狐尾洞么。”

  在雷光下他的侧眼中满是冷酷与寒意,仿佛下一秒背后的大刀便会出鞘一般。

  “我去,你硬气了是吧!”乐正绫走了过去狠狠的砸了一下他的脑袋,弄的他直喊痛,“刚刚是谁一口一个姐姐姐姐的?”

  “诶哟,姐姐我错了。”万江山一副苦瓜脸的捂着自己的脑瓜,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被一个一米六几的女孩打的确也蛮滑稽的,丝毫不见刚刚的杀气。

  “哦,那你说说为什么不能去狐尾洞?”心华拽着他的耳朵问道。

  “额,路有点远,我忘了怎么走。”万江山回了一个讪笑,但是几女都很清楚,这绝对是骗人的。

  “你再敢说一句假话我敢保证阿绫一定会把扳机扣下去呢!”洛天依也是补刀道。

  万江山回头看了看别在乐正绫腰带上的手枪,扳机边上分分明明的一个“safe”标志,根本就是没开保险嘛!

  “亏的是你们遇上了我,”万江山小声四下看了看说道,“这世道命如草菅,要是遇上从南边流窜的毒贩或者北边的偷猎者打狼的,你们死都不晓得怎么死的。”

  “切,说的你见过似的。”言和是不吐槽不会死星人。

  “呵。”万江山笑了笑,不在说话,倒是星尘一直在好奇的问东问西。

  “你们如果真的要去狐尾洞……我可以答应你们,”万江山沉吟了一会,“但是,记住了,不该看的别看,不该动的别动,别怪我没说过。”

  “是是是,都听你的……”

  几女没有想到的是,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你们小心一点,这里的水很深的。”万江山带着几人险而又险地通过了一段石头栈道,两边不是深潭便是石壁,只能一个一个握着手一点一点的过去。

  握着万江山的手,心华感到很奇怪,他的手冰冷,但是干燥的快要裂开似的。

  “喏,这里就是了。”万江山指着面前的一个石窟说到,“行了行了,看也看了,快点回去吧,这大晚上的。”

  “诶,都来了,不进去怎么行呢。”乐正绫推着万江山进了石窟,几人都坏笑着跟在后面。

  “好……好像少掉一个人……”星尘警觉的发现。

  众人四下核对了人数,一、二、三、四……真的少掉了一个……

  “天依……不见了?”乐正绫不可置信的说到,“刚刚过栈道的时候我还握着她的手啊?”

  “额?你握着的是我的手啊?”言和也感到一阵心惊胆战,“你前面呢?”

  “是……是星尘。”乐正绫也赶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一个大活人就在所有人面前消失了?

  言和拿过乐正绫的手枪对准了万江山。

  “说,你把天依弄到哪里去了?”

  “这……你不能怀疑江山啊,他一直走在最前面啊?”心华又站了出来。

  “那你再看看他的脚下。”言和冷笑道。

  所有人见了,都露出了如若有鬼的神色。

  那片积水的洼地,已经不知怎的干燥的像龟壳一样开裂,更可怕的是……那片土地上,顺着手电的灯光……根本就没有影子……

  万江山没有影子……换而言之,他根本是不是人!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万江山冷冷的说道。

  “你别废话,到底在哪里!这次是真的上膛了!”

  “李烈阳,你给我出来!”万江山的面色变了变,对着无人的石窟说到。

  “你干嘛!”众人不太理解万江山到底在干些什么。

  “呵呵,他怕不是要叫来他的同伙,给我们来一个团灭。”言和冷笑道。

  “他要杀你们还等的到现在么。”心华有些觉得言和太过紧张了。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不是……这……”心华也觉得有些火药味。

  “嘿嘿嘿,大活人诶,多少人没碰见了……我的好弟弟,你今天可真让老哥哥我开心了。”一个黑头发的男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我警告你,”万江山把刀拔了出来,“如果你敢动她们一根汗毛,我让你永远出不了这个山洞。”

  “呵呵,你可别忘了,咱们俩可是双生旱魃。”李烈阳怪笑着说道,“旱魃,天地至邪之物所到之地寸草不生。如果你杀了我,你也会死,再说,你根本打不过我的,所以乖乖把人交过来吧。”

  “如果我说不呢?”万江山挑了挑眉毛,却是小声对心华嘱咐道,“过一会开打,你带她们立刻离开,我打不过他。”

  “呵呵,这可是你逼我的。”李烈阳脸上的笑意冷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怨毒,“我们俩从小到大,连死都死一块了,全村的人都死了,只有变得更强,我才能去报仇!”

  “但你不能对这些无辜的人下手。”万江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得了吧你,别假惺惺的了,你我皆非活人了,还虚伪个什么劲。”

  “这是我的底线。”

  “你就不想报仇,不想更强?”

  “……”万江山不得不说,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你先把人放了,三十三个人命我来帮你杀。”

  “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么,”李烈阳的表情忽然狰狞了起来,“在村子里,你永远是最好的那一个,我永远只能做你的陪衬!读书、下棋、泡妞,你样样是第一名,我呢!从屠村的那一天开始,你我的命运就绑在一块了,别在那里惺惺作态了!!!”

  “你……”万江山欲言又止,拔刀出鞘,“你把人放了吧,我不知道你心里的感觉,但是她们是无辜的。”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李烈阳一步一步逼近,“无辜?她们是无辜的,那我李家三百多名妻儿老小又算是什么?”

  “你们一个个都逼我,用亲情,友情,人性!既然这样,那我就杀了她们好了!”

  “我的好弟弟,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此仇不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到底是这个世界错了,还是我错了?”

  看着愈发狂躁的李烈阳,万江山叹了口气悄悄对身后的几女说到,“他已经疯了,你那个同伴的位置我已经找到了,就在狐尾洞的另一头,走洞外的小路大概几百米的样子,我数三个数。”

  “你到底让不让!”李烈阳又向前走了几步。

  “一。”万江山淡淡的说道。

  接着,他拔刀而立,摆出了进攻的起手式。

  “二。”

  李烈阳怪啸一声,直直地冲了过来。

  “跑!”万江山持刀迎了上去,几女在他的喝声中,也醒悟了过来,向后逃脱而去。

  “你会后悔的。”李烈阳有双手接住了寒光闪闪的刀刃,咬牙切齿的说道,“放弃吧,你根本打不赢的。”

  “呵呵。”万江山冷笑了几声,“我自然是知道根本赢不了你,但是……我至少可以自杀!”

  双生旱魃,一魃死则两魃灭。

  道门中人将用一种元神出窍,接着发出威力巨大但是使用后便会灰飞烟灭的自杀式攻击的方法谓之——兵解!

  “兵——解!”万江山似乎用尽了他毕生的气力,如释重负的说道,“哥哥,放下执念吧……大家也不会希望你这样的。”

  “叛徒!你怎么又资格谈论他们!”李烈阳怒目圆睁,仿佛对万江山兵解自杀有着深深的不解、愤怒,和不甘……

  “呵呵,不管怎样……阴间再见啦。”

  “你……”

  洞外……

  “轰——!!!”一阵巨响传来,碎石如同瀑布一般倾盆而下,被爆炸冲起的烟尘没有来得及覆盖整个山头便被冲击波吹散,灼热的温度烫的空间都要扭曲,在初升的太阳边映得一片触目惊心的血红。

  “咳咳,天依、阿绫、言和!”被冲击波撞晕的心华悠悠的从石块堆里醒了过来,对着被灰尘和碎石埋葬的山坡声嘶力竭的喊道,“星尘!”

  她在山坡的地平线边看到两个背扶着的身影向她走来,正是星尘和躲过一劫的洛天依。

  “大家都没事吧。”阿绫也从灰堆里站了起来。

  “呸呸呸,差点要了我的命……我去!他还没死!”言和像见了鬼……不对,这样的表达不太恰当,因为那本来就是鬼。

  “我活不了多久了……”此时的万江山失去了一条手臂,刀也不知丢在了哪里,身影隐隐约约,像是下一秒便会消散似的。

  “谢谢你,”他看向心华,“知道么,在我原来的村子里,有一个女孩,她和你长得很像,她是我的妹妹……”

  “我之前曾经找到过一个半导体收音机,但是坏了,她就和我一起在那里蹲了一个下午……就是只能听到沙沙声,我们也很满足了,直到……”万江山的表情变得柔和了不少,但是……这个被炸飞半个身躯却依然能面不改色的汉子……此刻却有一些泪眼蹒跚。

  他此时更像一个不愿低头,不会委曲求全,被生活割去了棱角却悲哀着骄傲着的连泪都不敢流下的孤独灵魂。

  “真的……好想……再看你一眼……”他伸出了仅剩的那只左手,想去拂去心华不知何时溢出眼眶的眼泪,但是在还没能碰到她的面庞,便像飞灰一般消逝在空气中,埋葬在这片土地里。

  他最后的笑,估计她们这辈子都可能不会释怀。

  恨不逢君……未……亡……时!


分享

收藏6

喜爱1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