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烛

疾舍° 10-07 2205 0

哑舍

虐文

“人生究竟有多长?”

“人生就在你我之间。”

· 一 ·

老板推开玉屏风,进入了那极深的甬道之中。身后的萧容跟在老板的身后,看着老板将木门轻轻地推开,一股异香涌入鼻翼之间。老板进了屋子,萧容也跟着进去,发现里面仅有一支点燃的红烛。底部缺了一块,烛光也有些暗淡。

“这人鱼烛燃烧了九百多年,没有多长时间了。我把她给你,千万不要把她给吹灭了。”

萧容并未将老板的话放在心上,指腹轻轻的触碰那火舌。火舌仿佛也害羞,往后躲了躲。许是觉得好玩,手掌握着火焰,无情的面舔他的手心。但是他却没有感受到疼痛,反而有阵阵暖意。

“知道了。”口头上说着知道了,但是心神却都跑到那人鱼烛之上。

老板叹了口气,赤龙服上深红色的龙仿佛动了动身子,狰狞着爪牙。对着老板的脖子,好像要吃掉老板似的。

-

当烛再次醒来,看到有人将她笼罩,记忆一下子跑到了小和尚那里。惊恐的摆了摆身子,想要减小火焰。可是终究是徒劳一场。

颠簸一路,光明再次到来的时候,烛发现她不在原来的地方。再看想那人,猛地撞进一双澄净明澈的瞳孔之中,心神一震,心头欣喜。

她猛地变出身子,看着面前的萧容,展颜一笑,“小和尚。”

那人却恍若未闻,只是静静地盯着烛光。在那里痴痴的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烛无奈一笑,用手轻轻的晃动,准备敲着那人的头颅。却发现那人已经不再发呆,反而一脸惊恐地盯着烛,食指颤颤巍巍的指着烛,唇色发白,面色也惨白。

“小和尚?”

“你,你……”

烛褪去了面上的笑意,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萧容,心头苦涩难耐。

“你并非是他。”烛苦笑一声,又化为一缕烛烟,异香扑鼻,却也慢慢的消散了。

萧容一时没有缓过神,只是诧异地盯着人鱼烛。半晌默不作声。

窗外一个老僧人经过,看到这一幕,心神一荡,双腿不受控制的站在原地。身旁的门开了,也打开了尘封记忆的大门。愈行愈远,只听远处传来一声,“人生,究竟……有多长?”

望着蓝天白云,那双浑浊的双眼变得清明,充满了爱恋。布满皱纹的脸上,惨白的唇瓣掀起,“人生,就在……你我之间。”

今生我为萧念烛。

-

· 二 ·

老板未曾想过他也会寻错人家。再一看,大概和那人有些许关联。当时行事匆忙,并未细看,也是混淆了。微微叹一口气,两盏长信宫灯微微摇晃,仿佛也在嘲笑老板的错误。

“你家可是有什么长辈?”

萧容想了想,“有两个爷爷,可惜二爷爷去当和尚了。”

“那……他叫什么?”老板眉心一动。

“萧念烛。”

人鱼烛的焰火晃动一下,一滴红色的蜡泪挂在火焰旁,迟迟不肯下去。赤龙也微微的扭动着身躯,却无人发现。

-

可是,等到人鱼烛再次见到那记忆中的小和尚的时候,萧念烛已经油尽灯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

“小和尚,人生……究竟有多长?”烛还是那个貌美的女人,依旧有着一双媚而细长的眼睛。

萧念烛展颜一笑,但是却难看至极。伸手轻轻抚上虚空,仿佛真的抚摸着她的脸。

“人生……就在……你我之间。”语罢,他的手轻轻缓缓地放到身侧,仿佛怕那烛光熄灭。缓缓地合上眼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你的模样,前世今生铭记于心,不敢忘记。

烛惨然一笑,眼中噙着泪水。晶莹的蜡泪终是顺着烛身,缓缓的落地,掀起尘土阵阵。却又凝成了一朵血色花瓣。烛光熄灭,尘封了往昔。

生不能同裘,死同穴。

-

人生究竟有多长?

若是眉眼你我,仅在几息之间。

分享

收藏14

喜爱11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