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芳华·完结篇

|小兜 10-07 280 0

VOCALOID心华

虐文|OOC

01

心家有一女,无名,字华。与一子有约,及事变。

冰凉的簪子慢慢地一遍又一遍反复地划过雪白如雪的细颈,只是力度不曾加深过一分,雪颈只是留下微红的痕迹。

如同那记忆里的少年,那英姿与言语在她的脑海里不断反复出现,如同那颈上的红痕不疼不痛却酥痒啃食着心里的角角落落。

“心华!等我踏平着敌蛮,我定娶你入府,当我定远大将军的名正言顺的女人!”

他的话还在耳边响起,他嘴角抿起的自信与傲气还在她的梅红色里盘旋,她的瞳仁里有关于他的记忆。

“我会回来娶你的。”

“嘶——”簪子的尖端又一遍划过雪颈只是在那句脑海里忽然响起的誓言下,手顿了几分力度,顿时血珠漫出,

如泪坠落,沾染了雪纺的衣。

她伸手抹过颈间的血痕,轻呵一声,似讽似笑般。

“小姐!”推门而入的贴身丫鬟看着小姐的举动飞快的跑过来夺过她的簪子,吼道:

“小姐你不可以做傻事!”言语间,丫鬟的双眸里浸满了珠泪,却愣是强忍着不落下。

“没事……”她拾过丝绢,抹过颈间的血痕。

一息间,心家老爷、夫人也便进了房内。

“心华,断了这缘吧。那小子不值得不值得!”心老爷在夫人的搀扶下,对着双眸失神的女儿道,

“背叛家国的人,没资格得到我的女儿!心华!心华醒醒。他日另择良婿,也得个好去处,不值得为这般的浪子失了年华!”

“心华这些年许你这么多次的任性,终归要听回爹的话,莫失了年华光阴,误了自己啊!”

心老爷的话如同锤子一般敲打着她的心,脆弱的心。如同玻璃般。会碎如星辰的星。

16岁的她等了10年,在京城的闺院里听着边塞上他定远大将军的风光伟绩和传说。

世人都在说,国有定远大将军,国昌盛世。

而这个被国人们传说赞颂的男人,说——会回来娶她。

但是,定远大将军被俘、叛国得敌蛮封赏平国候的消息传回京城的时候,她失声,闷是吐了口血。

她看着丫鬟还回来的簪子,簪子上的粉色珠石在闺房昏暗的光下,淡淡得发着光,她淡淡地说:

“爹……可是……他说会回来娶我的。”

心老爷看着执迷不悟的女儿一口气硬是吐不出来咽不回去,脸色变得恐怖,吼道:

“那你倒是问问那小子为何叛的国为何封的平国候,再者为何弃的你!心华!你倒是问啊!说个明白啊”

她回答不了,纤细的食指将鬓间的紫色的发丝轻轻绕到耳后……

“让女儿静些时候吧,爹,女儿不会想不开的。都退下去吧……”她朝着心老爷挥挥手,道,

“女儿,甚是乏了,想休息了。”

盛世繁华,敌蛮战火染边疆,定远将军说逃就逃说叛便叛,策马一去不复返,三军将士葬崖角。

许下心意的女子在京城闺院等着她的郎,不等她的郎叛世不归。

为何叛了国为何封的候,再者为何弃的她。

她不明白,她想明白。

“亲口问他。我想知道他到底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

她匕首一挥,及腰如瀑的蓝紫色长发刹那间散落雪貂地毯之上,将簪子放如怀中,一袭男装着身。

“我就想到他面前问问,就问问……”

“为什么还不来娶我!”

02

世说,荀牙子有两个徒弟,一个是被封为定远大将军后来又被敌蛮分封为定国大将军的无耻之徒,而另外一个则是替师傅收拾这无耻之徒而上战场分封为第二个,定远大将军的化十。

  “什么狗屁定远大将军!”穿着厚重的盔甲的小兵说道,“本大爷心里的定远大将军,只有一个,还不是这,白净过头的小白脸瞧他那小身板不知道这战场的风怎么就没把他给吹走了。”

  “行了吧,瞧你个臭嘴,人家小将军可是实打实的将军。难道你就没看见这一年来他的功绩吗?不比以前那个定远将军来的差。”另外一个小兵推了这小脾气的兵,说道,“再说你还帮着那个叛国在那敌蛮享尽荣华富贵,却没带上兄弟的那个人说话?!你还没有想开吗?他就是为了荣华富贵抛弃我们的。他心里只有金钱没有大义没有国!”

  “你胡说!再怎么样大将军就是大将军管你什么?反正我就是不想要承认这个小白脸当我们的大将军!”小兵一年来都不愿意往日与我们朝夕相伴,带着兄弟俩快日子和酒肉战场热血一片的男人为了荣华富贵通敌叛国!

  “不管怎么样,化十将军天就要上战场和你那个定远大将军决一死战了,到了关键时刻,你可别跟我们那个人一样叛国通敌!到时候别人说我们俩是兄弟。就算我们是同胞,人他妈也给我杀。”

  ……

  “你还没有忘记我吧,继续听了那么多关于你的。我依旧不是滋味。”

  心华躺在在枝头丫听着这耳边不断传来的争吵,微微挽过自己额角的碎发,下意识的想要拂过自己的蓝紫色长发,却忽然间意识到那长发早已被那时候心灰意冷的自己,一刀去掉。和木兰从军一般,她带着师傅给她的名义,心华即是心化十,从了这边塞的军,自此,她化十的名号开始在敌蛮的军营里传出,她的功绩也传入京城,但是没有人在等她的消息。

  她女扮男装从军的那一刻开始,始终没有忘记她要来的目的——她要问他:为什么还不来娶我!

  这个信念日夜记得在心华的脑海里不断的重现。她不断地问自己,最后那个答案是我最想要的吗?

  “明天就是我们要对战那个叛徒的日子。化十将军,我们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最好能够将那叛徒一并击毙!”副将在一旁用着粗狂的声音对着心华说道。

  “哦……”心华大梦初醒般,看着大家才知道原来是在开着应对明日战事的最后一次战略会议,“不必如此麻烦,如旧便好!”

  会议算是结束了,副将拍了心华肩膀,笑道:“化十将军的计谋果然了得,明日必能将那狗贼打的落花流水。定能报我们的仇恨!杀他们的威风!”

  “不敢当,不敢当,这些计谋都要仰仗着你们的配合呀!”心华有些心疼自己的肩膀,随后便推开了副将的手。

  “哎呀,都是男人吗?不要老介意这些,这些的。搂搂抱抱,亲亲爱爱一心情才会好嘛!话说化十将军就跟人家包的小白脸一样,怎么就都要有大将军的英雄气概和气度,知道吗?”

  “哦,是吗?副将那你想尝试一下大将军的气度吗?”心华没有给副将一个思考的机会,一个过肩摔便将副将扔出了军营帐篷,惹得其他将领们哈哈哈大笑。

  “别呀,你怎么还不长见识啊!将军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少跟将军搂搂抱抱,卿卿我了!挨的摔还不够多啊!”

  一年有余,在军营里,她小心翼翼地保密着自己的女儿身份,只有做到冲锋将军的职位才能够有机会去找到那个人,哪怕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能见上一面也好,没有认出来也罢,好似那句话说不说的出口得不得到回应也不重要了。从军这么久,心华也开始意识到为什么他那么久都不来京城看她,不来问问她过得怎么样.

  敌蛮施虐无道,将军十载不得还。更何况,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呢。

  “路有遥遥无期,佳人闺中居,待君逾期,三月樱花开了,君不知踪兮,佳人随兮。”

  “呜呜——”军营的号角响起,战争开始了,将军策马而上,冲锋在狼烟四起的战场上,那抹紫色像魔鬼的步伐,一般横掠了战场,所过之地,都是遍野的敌蛮之兵。

  “化十将军厉害!”敌蛮的将军头目挥舞的长矛,笑道,“小小年纪竟能如此上得了战场。那与之前的定远将军也是不分上下。”

  “束手就擒吧!贼目!”心华一身银紫色的铠甲,英姿飒爽!完全不输于眼前的这个敌蛮将军!

  “言和别闹了,快点拿下这小毛头!”敌蛮头目背后赶上了一个穿着软甲女子,蓝色的长发在头甲下如瀑而下,煞是美丽而不失英气!

  “知道了,天依你这小鬼头,谁让你上来了!”敌蛮头目长矛一挥,随后一挑,将心华的攻势化解了几分,又拉出了一个安全距离。

  “果然是名不禁撞的大将军!说了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毛头罢了!看本将军三招两式,便把你拿下。”言和将军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如三月阳光明媚。

  “区区敌蛮!何惧!”心华这声音里有些不倔,力量上的悬殊和体格上的差距明显地让她和言和这个年轻的对手有了明显的胜负之分!

  “你输了……”话音刚落,心华渐渐低迷的双眸和摔下马时的天旋地转——难道……我还没有见到他便要牺牲了吗……

  重重的盔甲,狠狠的砸在地上。扬起了一层灰,兵荒马乱期间她被人捞起,耳边响起敌蛮他们欢呼的声音——“夺走了将军我敌蛮胜矣!”。

  马蹄不断的奔跑着,震荡之间,那怀里的簪子落下,沉寂在了沙场之上。

  输了,国输了,输了将军输了城,就怕到最后像去年那样再来一个叛国的将军。

   03

  “心华你拿好这个,这可是让我们的定情信物,你知道吧,这个是我娘最亲爱的东西,你可不要乱丢啦。”年少时他稚嫩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

  “那你……那你……你娘亲不会怪你吗?姨姨可凶了,我可不敢去惹她!”

  “怕什么?我被她打多了,皮厚着呢。”

  “嗯,那好吧要是你被姨姨打哭了那就过来我这吧,我安慰你!”

  “怎么可能,我可是要当大将军的人怎么会在你们女孩子的怀里哭哭啼啼的!”

  “大将军啊……”

  “对!大将军以后要是我当了大将军,你就是我的老婆。就是大将军夫人知道!所以呀,你要收好这定情信物,知道吗?”

  “好好好,我等你等你做到大将军,我就是将军夫人。我要买好多糖,好多糖……”

  “这么多糖!就不怕你吃痛牙吗?哎呀,不对,不是这一个。难道你当我的将军大夫人就是为了糖吗?心华你就不能有点志气吗?”

  “志气是什么?能吃吗?”

  “气死我了……”

  少年的声音越飘越远渐渐的,再也听不到了。身体上的痛感越来越明显。沉重感特别的清楚——敌蛮军营!

  “嘶—”心华猛得睁开粉色眸子,是在一顶帐篷内,没有人!也没有没人处理她身上的伤口。

  “这帐篷的风格不是我国的……被俘虏了啊……”心华有些可笑自己。揉揉了自己的蓝紫色的发,才发觉连上面的尘土都没有人帮她清理下。

  “这敌蛮待遇还真不是一般的差。”心华吐槽,习惯性地往怀里想拿出那簪子……

  不见了!

  “肯定是在战场上丢了!”

  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痕,一股脑的只想冲回那战场,她的簪子!她的定情信物!她的信仰啊!

  “喔,小毛头,恢复得倒是快呀。”言和穿着水蓝色的长衫,倒是有几分文人墨客的气息。

  “闭嘴!你俘虏,我要杀便杀,要杀便杀!不必在这里惺惺作假!把东西还给我!快点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杀你。”

  言和有些受惊,啪的一声将扇子拢上,说道:“小毛头,你出言怎么就这么粗鲁,还有没有一点小小的斯文啊!什么东西!本将,没有没有!来人,把他压下去,好好在收监几天!”

  “放开我,放开我买没有拿那东西那就让我回到战场上!我拿它!我拿回来。”心华一脚踢翻了拦住她的士兵,想要翻出军营,却不想……伤势太重,一头便载进了地里。

  “来人给他找个军医治一下吧。怎么说也是个定远大将军。可不能让他们这么没价值,就死掉了。今年来的大将军怎么都这么菜鸡呀。不经打咯,不经打咯!”

  “很重要混蛋,放开我我要去找回来,放开我。”心华依旧不死心地喊着。

  

  “你叫化十?!是那个新来的大将军?”

  “是。”

  “你被俘虏了?”

  “……”

  “那天你那么着急的想去找什么来着?连命都不要了?你可知不知道你这条命是我救来的。想怎么报答我,你就说吧。或许我这个定国侯会稀罕呢?”

  “闭嘴!你这个叛国离道的人……”终于见到你了!

  “不要和我说话。”请和我在说的一些话吧。心华……那个等你归京的女孩。

  “呦呦呦,口气还真大别忘了,你可是被俘虏的。”

  少年少年,你的脸庞,我依旧记得你温柔的声音,我依然还记得他在我的脑海里,重复着当年的誓言,我还记得。你的誓言还记得吗?只是岁月会改变一个人的志愿吗?

  那时候说好的让我当将军大夫人还算数吗?算数的话,为什么你还不来娶她呀?你知道她都等不到你归京的日子了吗?所以她到你的面前来了。你还认得出她吗?

  “你还知道有个叫心华的姑娘吗?”

  “不记得了打了那么多年的仗该忘的忘了,该记得的还是忘了。”

  “哦,是吗……”

  “你与我,师出同门,不会不知道师傅历来的做风的,你是来杀我的对吧!”少年现在她面前,三言两语便将心华二字略过不带一丝感情,却论回了师道!

  “是,师傅让我来杀了你叛国离道的家伙。”

  “忘了和你说这唤心华姑娘,如果我归去,便和她成亲,圆她大将军夫人的梦。”心华看着转身要离开的少年,冷不丁的说道。

  只见少年背影微微一颤,却没有让感觉到,回头笑笑道:“那就要恭喜师弟了,不过师兄在这敌蛮过的尚好,便不归去贺喜,与你打搅了!这簪子算是我送师弟的贺礼吧!”

  伸手接过那簪子——是她的!那定情之物!

  “你当真忘了她吗……”心华捂着那簪子,苦笑道。

  “忘了就是忘了,很多事记得太多,也是无用功的。”少年走了除了空气间带进来的冷雪,她感觉不到有人来过,她也感觉不到她的心是否还在跳动……

   04

  “娘亲,你的簪子,我送给你未来的儿媳妇了!开心吗?”

  “臭小子,拿你娘的宝贝簪子换你小娘子欢心!这么小小年纪就懂得讨女孩子开心。长大了还得了!”

  “娘亲疼疼疼,耳朵!放手放手我以后可是要当大将军的人怎么可以随便让你这女人捏我耳朵!”

  “好一个大将军这么小小年纪就敢在这里吹!别人家的母亲教出来的大将军个个都是精英无比,我怕,我怕我教出了油嘴滑舌的!”

  “娘亲,息怒息怒!我发誓今生今世只爱心华一个人。不会油嘴滑舌的,不会油嘴滑舌的!”

  “小小年纪,不要这么随便瞎发誓知道吗?心华这小孩也好,就是贪吃了点,不过当老婆还是可以的!”

  “我就说嘛,娘亲你一定会同意的。”

  “儿子喜欢女孩子要经得起动荡,也要经得起岁月。不要随随便便一个簪子就骗得人家女孩子一辈子的。等你以后长大了,娘亲的十二步摇就送你给你当娉礼了。好好对待心华这姑娘,这是个好女孩…”

  “爱卿,这个任务十分的重要或许你就不可以回来了,说吧,有什么没有完成的愿望。朕看能不能帮你实现。”

  “不必了,皇上臣一定会完成任务回来的,请到时候,皇上为我指婚便好。”

  “好!好!好一个美人在闺中等,将军驰沙场!朕等爱卿归来!”

  ……

  蛰伏多时,只是有时候他会想,京城里的那个女孩还记不记得他,他当了大将军也当了叛国的小人,贪吃的她会不会就这么离开我舍义就去。

  心华,等我回去,等我娶你归家当大将军夫人,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糖……多到你吃不完……

  “将军有十余年不还,佳人待不及,赴战场,寻郎还不得啊——不得啊。”

  国纪210年,冬,敌蛮投降求和。

  前定远大将军舍生屈志蛰伏敌营,道破敌蛮诡计,为国获得有利条件。

  惜,少年英勇而天妒,享年二十未娶。

  “知道你有危险的那一刻。我还是……不忍心你受到伤害……”少年在心华的怀里,背后的雪山上已经炸开了,滚滚雪球不断冲进山下的敌蛮军营之中,

  他负重伤。

  “不要走不要这样子,可以就回来了,可以就回来了。你不要说你不要说!”

  “其实我很早就跟秘密想对你说了……”

  “其实心华……我并没有忘记你。很对不起,没有让你当成大将军夫人。”

  “我知道,不然你不会来救我的。”心华抱着他渐渐失去温度的身子,泪下不止,“求你,不要离开我,当不成将军夫人,那我就不要,只要你回来就好了,只要你回来。好嘛!”

  “娘亲说的对,我用一个簪子骗了一个女孩子的一辈子。报应来了,我要为这个女孩子。承担些什么……”

  “心华……”

   05番外篇

  “哎哎哎——为什么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名字!”杀青的时候,名义上的男主角定远大将军忽然间喊道,“我叫什么名字啊!”

  一边的言和和洛天依笑道,“现在才知道啊,好笨呐!定远大将军!”

  心华现在舞台上唱完了主题曲,下台看着言和和洛天依们一起打趣道她的搭档,看着搭档的样子,她也凑过去说道:“我也好像不知道你没有名字耶!”

  不理搭档的咆哮,心华对着言和和洛天依说道:“多谢前辈能够参演我们的新人作品「一芳世华」,多亏了前辈的捧场才能完成这个故事!”

  “剧情不说,但是心华小妹妹你的歌声真的很好哦!加油!以后v界也会有你的一片天地的!加油!”

  “对,我和言和会为你打call的哦!!!有机会就合作吧!小心华!”

  “谢谢前辈,会努力的!”

请多多指教!我的名字叫做心华!


分享

收藏1

喜爱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