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动

犹浅° 10-08 705 0

王者荣耀

双兰|OOC

“木兰。”一声压抑的低吼在大殿回响,啪塔啪塔是眼泪掉下,兰陵王怀里拥着是木兰的重剑,是那个女子神采飞扬,自信的说“剑在,人在。”


“小骗子。”

——————

“兰陵王。”平静里含着波涛汹涌,兰陵王愣愣抬头,不由恍惚,眼泪夺眶而出,嘴里叫的是“木兰?”起身跌跌撞撞直奔过去,那人也是张开怀抱,偏生在触到时破碎不见“木兰?木兰....木兰!!!!!”整个大殿回响的木兰二字,也似在哀叹佳人不在。

“你要好好的,好好地。”

“兰陵王,给我打起精神来!”

“看看你这样!真是的!”


相思苦,刻骨铭心情不古。

————

百里玄策舒口气,伸了个懒腰,脸上挂着“不良少年就是我”的表情,百里守约笑着摇摇头,摸了摸自家淘气弟弟的脑袋“守好长城,回家给你做牛排。”

闻言百里玄策挺直腰板,昂首挺胸,有气势的大声说“保卫长城!保卫我的家!保护我方守约大哥哥!”

“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哎。”

凯匆匆跑来,擦去头上汗,一口气说完一句话“百里外黄沙扬起,掩去了视线,恐是魔种突袭。”

百里守约脸一沉,松开百里玄策,抚弄了一下自己的狙击枪“木兰知道吗?”凯懊恼的向长城不远处望去“她已经冲过去了!”“莽撞!”百里守约咬牙切齿,对着凯开口“我在西北方向准备狙击,你照顾玄策。”百里玄策微一皱眉,没说什么,跟着凯下去了,在黑暗里嘀咕一句“怕是去看兰陵王的吧。”

凯回过头,一只手紧紧握住佩剑“你说什么?”玄策摆摆手“没,没说什么。”


百里外黄沙弥漫,天气恶劣,黑云压城,一时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狂风怒吼,满天黄沙沙石狂舞在苍穹, 百里守约站在长城十里外准备战斗,这时忍不住皱紧眉,几许黄沙没入眼里,百里守约赶紧闭眼,用力咳了几下“呼,这天气真是说变就变,木兰。”


花木兰急奔在荒漠中,一双眼快睁不开也阻挡不住她的步伐,其实很简单,兰陵王,是目标。快了,很快了。眼前出现魔种,丑陋的面貌狰狞的笑着,举起武器冲花木兰劈来,花木兰后空翻躲过,从后背取下重剑,舞了个剑花,刹那间几个魔种倒下,后面魔种犹豫着,迟迟不上前,那只是开头,如果招式出来,还会有几个存活,现在是生死问题,谁都不敢赌,谁都怕死。


花木兰自信的抬起下巴,将重剑收回来,清丽的嗓音让魔种几个心颤“兰陵王。”大群魔种蠢蠢欲动,最前头几个不明所以,靠近花木兰欲乘不备袭击,用着沙哑难听的声音说着“你想干什么?——”话没说完,一股钝痛袭来,愣愣低头看向腰间,那早已与下半身分离,只不过不会流血,几块肉分离,于是看起来十分恐怖恶心,不止它一个,前一排都如此,下一秒没回过神齐齐倒下,死不瞑目。他们后背是一名男子,一头银白嚣张的长发,花木兰恨得牙痒痒,又是一双含着事不关己的意思的淡青凤眼,在看到花木兰瞪着他时眼里又含着笑意,眼睛下是青色镶钻面盔,至于嘴角勾没勾起,那就不知道了,倒是听到他开口,那嗓音十分好听“木兰。”

“呕,你恶心到我了”

“噗嗤。你不辞辛苦跑几百里找我是干什么呢?”

“我.....”

“哦我知道了是想我了对不对?”

“呕。”


一番调笑下来,兰陵王心情愉悦,突然后方传来炸裂声,伴随着魔种沙哑难听嘶吼的惨叫声,兰陵王急急转过头,眸子里不再是空无一物,里面映着的是烽火连天,硬是渲染半边天,火光里噗呲燃烧着魔种的血肉,哦,没有血,油桶不知被谁点着,烧起了金黄的火,这十里内充满了嘶喊吼叫,让人心惊胆战。


百里守约看着不妙,跑回长城,却只来得及通知凯一人,便急急往火光处奔去,披肩被风扬起,百里玄策躲在暗处静静听完,丢出锁链勾住树枝不停穿梭紧跟着百里守约。


战斗开始,却不是长城守卫队和魔种,而是双兰与孙悟空,兰陵王与花木兰对视一眼,齐齐向孙悟空攻去,齐齐被孙悟空一棒打死——咳严肃点,这都是不存在的。


孙悟空将金箍棒转一圈朝花木兰打去,兰陵王从他右侧伸手阻挡,花木兰乘机将轻剑丢出,砍断了孙悟空的右臂,孙悟空嘶吼一声,金身回复,爆发力震飞兰陵王


“高长恭!”

“emm。”

花木兰抽出重剑,往孙悟空一斩,剑气波涛汹涌朝孙悟空涌去,生生震出一口血

“啐,俺老孙。”孙悟空恨恨一瞪眼,手中的金箍棒转了一圈变小,孙悟空往后退三步,消失在火光处。花木兰还没来得及舒一口气,兰陵王挣扎着坐起,只来得及看着魔种骚动,发狂,齐齐向花木兰涌去,没有招式,伤害却不小,花木兰一套下来,还有大批魔种,戚戚然看向兰陵王“看来你准备很久啊。”

兰陵王没来得及应话,眼睁睁看着花木兰被一箭穿心,不,不对,魔种不会射箭。


兰陵王慌了神,跌跌撞撞朝花木兰跑去,接住她倒下的身子,伤口在不断流血,兰陵王终是做不到平静,手尖颤抖的触了触,花木兰笑了笑“怎么的,嫌弃了啊。”兰陵王没应话,眼神涣散,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花木兰的腮帮上,才想起去捂,兰陵王愣愣伸手捂住那汩汩流血的伤口,花木兰皱紧眉“莫不是傻了?嘶——”

魔种没有停下来,又是一箭,十分有气势,兰陵王没有反应过来,怀里的人早已挡下,当即喷出一口血,兰陵王终是崩溃,呜咽着,双眼周围通红,花木兰又皱眉,气喘的伸手兰陵王赶紧捉住,花木兰手抚上兰陵王的脸颊上


“一...一个大男人.....当着,咳!当着女人的面.....哭.....面,面子呢?....别,别难过.....你就当.....”越说气越喘,到后面直接没声了,兰陵王怔怔的低头,呜咽开口“什么?想说什么?。”

“说...说...”花木兰眸子里的神采褪去,指尖一点一点逝去温度直至冰凉,那双好看的眼睛,再也无神,再也不能自信的说“剑在,人在。”

“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啊!”兰陵王大力摇着花木兰冰凉的身体,眼泪随着吼叫一滴一滴落下,滴在佳人没有血色的脸上,竟生生变成佳人在哭泣。


风还是很大,呼啸着,给这里添上凄凉的感觉,百里守约站在几米外静静看着,狙击枪一手拿着,另一只手握成拳,唇瓣抿成一条线,静静看着,百里玄策站在他身旁,说着“情劫啊。”


情劫啊,是万丈深渊,过得去,抬头就是暖阳春草,过不去。。。


魔种不歇,一波一波涌上来,百里守约平静的举起狙击枪,一枪,两人。


百里玄策掩护百里守约,锁链丢出,刺穿魔种的胸膛,在看着他们倒下,由始至终,没有表情。在这场纷争中,兰陵王抱着花木兰在中央,直至周围魔种统统倒下,才抱起花木兰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每一步都轻轻的,像下一秒会不稳摔倒,实际也如此,还是苦苦支撑的抱着花木兰,百里兄弟在远处静静看着,玄策还是急性子叫出来“兰陵王!你带着队长去哪?!”

兰陵王没有回答,百里玄策前进几步,锁链欲出,才听到他说


“带她回去。”

“凭什么?!”

兰陵王顿住,是啊,凭什么他带,他没资格带,低头看看她,嘴角一丝血迹低头蹭去,又蹭蹭冰冷的脸“我怎么会嫌你呢。”


“凭什么?凭你们打不过我。”


百里玄策气的眼一瞪,前进几步被守约拦住,没说什么,扭头就走,不管守约,玄策走后,守约温润的嗓音说出“好好的。”


兰陵王心一颤


“好好地,兰陵王!好好地!!”

——————

兰陵王造的华美宫殿无人知晓,这里却埋葬这众人知晓的女将军花木兰,重剑被人每日擦拭几年未生锈,却因为主人不在早已失去光泽,兰陵王看了几分钟,转身走了。

“兰陵王!高长恭!看看我!”是女子娇嗔的声音,秀发随风扬起,卸去笨重的盔甲,兰陵王回头,笑了一声“看着你,木兰。”

“高长恭,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好不好啊?”女子娇憨的模样印在兰陵王的脑海,于是笑着说“好,一直一直。”


若是梦,愿意一辈子不醒,一辈子在一起。

分享

收藏9

喜爱4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