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春风[狄芳]

王者荣耀

玻璃渣

*有私设,双重人格,不喜勿点。

*OOC.

*写的乱七八糟,望见谅。


===========================================


雪花从昏暗天穹坠下,在空中旋转飞舞。它们飘摇如柳絮,转眼就将地面覆盖。寒风吹过刮起片雪雾,朦胧了远处建筑的形貌。


大雪纷飞。


这是入冬后,长安城的第一场雪。


府院内的那棵松树的树梢上积了一小堆雪。有只小松鼠掠过,那团雪就扑簌簌落下来,砸到了正坐在树下专心致志堆雪人的小狐狸头上。


“哇啊——!”


李元芳被吓了一跳,一下子跳起来又往后跃去了半米远,险些把刚安好的雪人脑袋掀翻。他抖了抖那双绒耳,叉着腰抬起了头,对着蹲在树杈上一脸无辜捧着松果的那只小松鼠恶狠狠道。


“喂喂喂!你是故意的吧!”


作为回答,松鼠同样恶狠狠的把吃剩下的松果壳丢到李元芳身上,吱喳一声就钻回树间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小狐狸站在原地气得跺脚却又无可奈何。


“这是怎么了?”


狄仁杰坐在茶室里离多远就瞧见他这副糗样,忍了笑起身披了件大氅下到庭院走到李元芳旁边把他头上的雪团拍掉。看小狐狸鼻尖冻的发红,紧了紧他颈间大红色的围巾,又把大氅解下来弯下身裹到他身上。


“走吧,回去烤烤火。等会雪停了再来玩。”


两人远去,只留下一大一小两个并未成型的雪人静静站在树下望着他们的背影。


--------------------------------------------------------


炉内木炭燃烧噼啪作响,火星跃动消逝于半空中。


李元芳坐在火炉边上烤火,手上还捧了个梨子慢慢啃着。狄仁杰在旁边批改公文,不时拿起笔在上面画圈标注几句。一时间屋内只剩下木炭灼烧噼啪声与书本翻页声响。屋外的雪还在下,却有了变小的趋势。


忽闻急促脚步声。小狐狸耳朵尖,听见声音远远传来就趴在门口探头探脑。狄仁杰听到他弄出的动静,抬眼看去却见管家匆忙跑来。由于廊上是由光滑的木板铺成,管家还险些滑了个跟头。


“不,不好了狄大人!”


狄仁杰一颗心沉了下去,面色未改压了声冷冷道。


“何事如此惊慌!”


管家知道自己失了礼仪,此时却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跪下匆匆行了一礼,颤抖了声线道。


“…上边发了逮捕令,说李大人和魔种杀人案有关联,要将李大人收押…”

“官兵已经在府门外边守着了。”


向来冷静自持的治安官手上一抖,一滴浓墨顺着狼毫笔尖坠到折本上,溅开点点墨迹。他将笔放到笔架上,猛然起身。因为站起来的动作太过迅速,差点碰翻了桌子。


“这,这怎么可能会是我做的?!狄大人,这…”


李元芳闻言一愣,他撑着火炉边沿站起身求助般望向狄仁杰,眉头蹙起一双澄黄眸子写满了惊疑。


“……”


不待狄仁杰作答,便有身穿薄甲的士兵闯进庭院远远站定。领头的那人狄仁杰跟李元芳两人都认得,刑部的王侍郎。能让他亲自来,估计不是什么小事了。


“烦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一对手铐铐在了李元芳纤细的腕上。因为重量不轻,所以他只能将双手垂在身前。被押走时他回过头去看怔愣在原地的狄仁杰,长睫颤了颤,又转回头去。


“…我信你。”


小狐狸听见这句话脚步一顿,他点了点头,而后继续向外走去。


“嗯。”


--------------------------------------------------------


阴暗,潮湿。


空气中泛着糜烂与腐尸的恶味,钻进鼻间令人作呕。刑讯室内传来犯人被殴打的惨叫声,尖利刺耳。有些熬不住严刑的,让人活活打死后就扔进监狱后的那个巨大的尸人坑去,任凭乌鸦野狗啃食尸体。


李元芳抱膝锁在角落里,冷风从墙砖缝隙里刺进来,打透了他身上单薄的囚服。身下稻草也阻挡不了源自地底浮上的寒意,冰冷入骨。


被抓进来有多长时间了?


他抬起头望向墙上的铁窗,一轮明月被云遮着若隐若现。入狱后也无心观察日月变化,就这样不知过了几日。刑讯室的门被拉开,接下来便是锁链在地上拖擦的声响。


“这些魔种,真是晦气。”

“行了行了,赶紧把这玩意儿扔了,回去喝酒。”


李元芳抬起头看向牢门外,有两个狱卒拖着一具死尸向外走去。那具尸体血肉模糊,双耳也被残忍的割掉了。唯一能识出他是个人的地方,也许只有身后的那条短短兽尾了。


他不忍再看,连忙偏过头去。


魔种…魔种!凭什么魔种就要受到歧视?!


世间对魔种人人喊打,连这长安城,也无法待下去了吗。


…这个冬天,真难熬啊。


“嘻,李大人。”


阴阳怪气的声音从门边传来,李元芳往那边瞥了一眼。只见狱头取了钥匙解开牢门的锁,拉开门让身边那两个狱卒进去把李元芳“请”出来。


“这可是密探大人,你们可小心着点。”


狱卒一左一右架住了李元芳的双臂,拉扯着让他站起。小狐狸蹙了蹙眉,用力甩开狱卒的手咧出了尖牙。因为几日不曾进水,他声音有些沙哑,可语气却是有力的。


“滚!我自己会走!”


李元芳又瞪了刚才拉他的那两人,拖着沉重的手铐脚镣自己一步步走向外去。


烛光昏黄,勉强照亮了前进的路。


会死吗。


--------------------------------------------------------


在大理寺时,李元芳偶尔也会与狄仁杰一齐进大理寺的刑讯室。自然也是懂得几个审讯,及工具的使用办法。但不曾想,刑部的刑具比起大理寺来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的镣铐被解下,站上木架后被其上的枷锁再次束缚。李元芳身材矮小,这刑架对他来说要大那么些许。他现在整个人几乎是被吊在半空,手臂承重回血变得冰凉。


“李大人,你可认罪?”


语气中的嘲讽挡也挡不住,李元芳看着满脸横肉的狱头忍不住笑了起来。气急攻心,喉间毛细血管破裂返上股腥甜血味,让他的喉咙开始疼痛起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认?那咱慢慢来。看来李大人是渴了啊,来人,奉茶!”


李元芳自知他所说的奉茶是什么意思,连忙抿紧唇不让他们撬开自己的嘴。


所谓的奉茶,简单来说就是灌辣椒水。与一般的辣椒水不同,刑部特制的这辣椒水,则是用多种辛辣刺激性的物质熬煮炼成。光是闻了,就能让人退避三舍。


狱卒用力捏住李元芳的面颊,试图让他张开嘴。可惜几次争执无果,那狱头看得不耐烦直接过来将那辣椒水泼到李元芳的脸上。他没反应过来,等下意识闭上眼睛时还是有一滴流进了眼里。火烧般的灼痛感刺激神经,让他忍不住叫喊出声。见有机可乘,旁边端了碗辣椒水的狱卒迅速上前将那浑浊的汤倒进李元芳的嘴里。


好疼。


魔种的忍耐力很强,但这也让李元芳眼前发晕。喉咙又烫又疼,出血的地方更加痛了。辣椒水刺激泪腺让他不断地往下掉泪,双目通红布满了血丝。狱头瞧他这模样哈哈一笑,像是对他反应特别满意一般。


“这只是开胃菜,后面还有很多东西等着李大人呢。”


这几声李大人叫的李元芳胃里一阵翻涌,差点把肚子里那点辣椒水呕出来。皮鞭划破空气挥动的呼呼作响,浸透了辣椒水的鞭子抽在身上不止会留下伤痕,还有灼烧般火辣疼痛。


他想起自己曾经跟狄仁杰去刑讯室时开过两句玩笑说想试试这鞭子打在身上疼不疼,话音刚落就被治安官迅速用力地敲了两下头顶。


现在终于试到了。


李元芳咬紧了牙齿忍受着抽打带来的痛,他相信那个平日面上十分冷漠但心底柔软的治安官会来救他的。


就凭那句我信你。


--------------------------------------------------------


不知第几次被冷水泼醒。李元芳挣扎着睁开双眼,从口中吐出口血水来。身上的伤太多,已经麻木了。他动了动手指,眼皮被凝固的血粘连,看太不清楚。他刚要开口,就见刑讯室门口走进个人来。借着微弱烛光,李元芳努力睁大双眼望去,那身褐色衣袍他绝不会认错,一定是长安城的治安官。


狄仁杰站在门口跟狱头低声说着什么,而后又塞给他一个钱袋。狱头用手掂了掂,露出个丑陋的笑来。


“…那么大人,只能停留一个时辰。”


李元芳头脑发晕,听不清他们的对话,也只听见了这么一句。听着脚步声远去,他知道,现在这个刑讯室里只剩下他们二人了。狄仁杰慢慢走近,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了个干净的帕子蘸水轻轻擦拭着小狐狸脸上的血迹。李元芳一双耳朵垂了下来,多日刑讯难得放松。


“疼不疼啊。”


月光从旁边墙上的那扇窗户洒进屋内,照亮了狄仁杰的脸。李元芳听见他说话,抬起眼要作答时却顿住了。只见狄仁杰双瞳赤红似笑非笑,与平日的样子完全相异。李元芳心下一惊,亮出了尖牙。


“你不是狄大人,你是谁?”


狄仁杰一愣,嘴角扯出个笑来,而后温柔地去抚摸李元芳的脸。李元芳侧头躲开他的手,瞪向这个自称狄仁杰的人。见被识破了他也不慌,他将手上染了小狐狸的血的帕子扔到旁边桌子上去,转过头来接着跟李元芳对话。


“我怎么不是呢。”


“别装了。”


李元芳盯着面前这个狄仁杰的脸,想找出些伪装的端倪来,可惜无果。


“小耗子,听好了。”面前的人突然收敛了笑意,“我就是狄仁杰。”


“什么魔种杀人案,都是我做的。”


什么?


似乎是被太多信息打击到,李元芳怔愣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别紧张,我只不过是把这个家伙平日里不敢做的、他自己认为不能做的事情做出来罢了。”

“只是简单的伪装一下,这些人就觉得是魔种做的?真是愚蠢。”


浓重的杀气从狄仁杰身上漫开,李元芳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说的话。如果如这人所说,他就是狄仁杰的话,定是患了离魂症。


这厢李元芳还在想着,狄仁杰则是直接倾身过来解开了他身上的镣铐。手一伸将脱力倒下的李元芳接住抱起,往旁边的囚床走去。


“希望等会我要做的这事儿,你能好好受着。”


(有车。需要的加扣私发。号码详见个签。)


--------------------------------------------------------


不知是不是那天狄仁杰来时给的钱够多,之后李元芳在牢里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好饭好菜供着,时不时还能来盅小酒。清醒时的狄仁杰也来看过他几次,全被李元芳回绝了。


“认罪否?”


“认。”


李元芳接过了狱卒递来的罪状,在上面按下了手印,画押认罪。回到牢房,他坐在稻草堆作的床上看着沾染印泥发红的指腹,用力用大拇指蹭了蹭。蹭着蹭着,不知何处来的水落到手上和印泥一混顿时掉了不少红。


他抬头看向狭小的窗户,外面好像又下起雪来了。


那个雪人,怕是不能再堆完了吧。


李元芳回过神,站起身走到牢房门边唤过狱卒,在自己的包裹里翻找一番把最值钱的那只玉佩塞给了狱卒。


“能帮我个忙吗。”


……


另边狄府,狄仁杰接到监狱传来的李元芳认罪的消息时,他正在写保李元芳的折子准备递给女皇。下人来报,他手上一顿,放下笔望向庭院。院内树下的那两个还未成型的雪人静静站在原地。天空阴沉,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雪。


“下雪了。”


下人顺着狄仁杰的目光望向那两个准确来说该被叫做雪团的东西,低头行了个礼将狱卒带来的纸条放到桌上后,就默默退下了。半展不展的字条上,分明是李元芳的笔迹。


【怀英】


分享

收藏10

喜爱5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