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剑

盏茶々作酒 10-12 7605 0

哑舍

虐文

“忧是何物?”

“忧,不过庸人自扰而已。”

老板推开吱嘎作响的老旧木门,进入到一条光线极暗的甬道。身后跟着一个少年,看着老板将木门轻轻地推开,紧接着就是一股暗香涌入鼻翼之间。

在甬道的尽头,一支白色的火烛似有似无地燃烧着,火烛的旁边是一个剑台,上面置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剑,剑锋处有一点点磨损,剑柄由暗红和银色交织而成,悬挂着一丝红色的流苏,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此剑名曰忘忧,好生收拣着,这剑在这破地窖中搁置了不知多少年。如今,我将它赠你。”

少年微微躬身,双手接过这把名叫忘忧的剑,含着谢意地道:“谨遵先生的教诲。”

老板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将少年唤出甬道。

“飒”少年将剑归入剑鞘。


“但愿没有找错人。”少年走后,老板对着少年的背影叹息道。


一声“忘忧”将剑唤醒,看有人笼罩着自己,便不断地翻涌记忆的思潮,无妨,同曾经一样,他只搜索到一袭白衣、一支长剑、一缕抹额,心里不断询问,这是曾经与我许下约定的人吗?

一团青烟萦绕着忘忧,烟中一人猛地撕裂青烟,轻轻地渡步而出。

开颜一笑,唤了一声:“柳子彻,可是你?”男人看着少年清澈的眸子,心中欢喜。

少年恍若未闻,目光暗淡地看着从眼中走出的男人。

男人仰天苦笑,将腰间系着的竹笛,轻轻的敲了一下少年的头。

不知发生了何事,少年的泪顺着右边脸颊缓慢的滑落下来。

清澈的眸子中盈满了一种叫眼泪的液体。

“柳子彻,就是你吧。”

“我不知道。”

“也罢。”

男人褪去笑面,一种不可言说的感情在心头荡漾。

“你终究不是他。”

今生,败于沙场

老板从未想过自己会寻错人,桌上烛影微微摇动,映着一张惊诧的脸。

“你家可是有什么长辈?”

“有,有两位爷爷,只是有一位战死沙场了。”

“你可知他叫什么?”

“自然知道,他唤柳子彻。”

忘忧剑寒光一朔,似乎在暗示:“没错!就是他!”却无人发现。


在汉武帝国时期,驻扎西北处的一个霸王,赴战约携一百万军士前往西南处与虢国交战,却不想,虢国携虞国联合起来,反了霸王,正当霸王即将败下阵来时,一位女子从天而降,手持一柄长剑,以醉酒姿态舞了一曲,双方军队看得如痴如醉。一曲终了,女子将长剑从颈上划过,登时,鲜血飞溅。

一剑,断了自己的忧。

一剑,断了他的恶。

霸王将女子抱入帐中。

世人皆知,他是女人。

唯有他知道,他是自己深爱的男人。

后来,霸王将他与自己葬在了一起。

他不服输,将自己的原魂封入这剑中,后由霸王取名。

“忘忧”


“柳子彻,忧为何物?”他还是那个少年。

“忧?不过庸人自扰而已。”眼前是一个模糊的人影,时远时近,缥缈不清。

“你的模样,今生怕是见不到了。”

忘忧惨淡地闪了下寒光,一缕青烟尘封了往事。

“忧是何物?”

“若为别离,即是眉眼间一丝一毫的不舍。”

分享

收藏21

喜爱127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