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胸针

天才小球 2017-10-22 1824 0

VOCALOID

心华

“谁动了我的胸针?”

心华发问,气氛一度沉默。窗外的小鸟不自知地婉转啼叫,柳絮轻悠悠拂过,天蓝得好像泼了纯蓝墨水一样。

言和一脸迷茫地歪着头。洛天依目光闪烁,不禁咽了口唾沫,攥紧了手中装着包子的袋子。

时间在沉默中堆积如麻。

“说,是不是你。”

心华斜眼盯着洛天依,洛天依一阵发虚,不过还是稍稍坐直了身子,义正言辞地辩解:“不是我,我不知道你有个胸针。”言和右手甩着装着包子的包装袋,左手叉腰站在洛天依身后盯着她。

“不是你心虚什么?”

言和一脸不屑,左手理了理头发。洛天依蓦然站起身来,吓得身后的言和差点蹦起来。心华环着手,等待着她的解释。

“我,我,我……”洛天依激动地挥舞着胳膊,像滑稽的小鸟想要飞起来一样。她想要解释什么,却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

“好了,别我了。你有不在场证明吗?”言和按住了洛天依的肩膀,避免她一个不小心跳起来。装包子的袋子贴到洛天依肩膀上,传来了凉飕飕的温度。洛天依心道一个不好,包子凉了。

“我,我,我……”洛天依更着急了,但就是说不出口。

“好了,不要辩解了,胸针在哪里,你告诉我就好了。”心华打断了她的话。不过洛天依的话也分不出打不打断。

“真的不是我拿的啊!”洛天依激动得很,小脸憋得通红。

言和还想说些什么。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声音清脆沉稳。窗外电线杆上的小鸟飞走了,落入耳中的是小鸟挥动翅膀的声音。

“谁?”心华侧过头。

“心华学姐,我是小竹。子书有东西让我交给你。”门外传来一个温和的女声。

小竹是比心华小一届的女孩子,为人温和柔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说她心眼不好。心华感觉小竹是一个文文静静的乖女孩啊。子书是小竹的同学,也是一个文弱的男孩子。

“噢,小竹啊,我给你开门。”心华闻声而去。

言和一听小竹这个名字愣了两秒,瞬间想到了什么,惊恐地伸出手就想要阻止心华,连包子被洛天依抢走了都感觉不到。

不过小竹已经走进来了,短短的黑发干爽利落,弯着眉目,看不清瞳孔。五官都很柔和,好像春天飘落的樱花,缓慢而绝美。

“言和学姐,洛天依学姐,你们都在啊。心华学姐,这个盒子里面是子书给你的东西,子书说要没人的时候再打开。”小竹眯了眯眼睛,像极了老谋深算的狐狸。继而双手给心华递上去了一个黑色磨砂的盒子。

言和急匆匆地就想离开,被小竹伸出手拦住了。

“心华学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看起来你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小竹问,顺手把想逃走的言和扯了回来。

“我的胸针丢了。”心华一边说,一边瞟了瞟洛天依。洛天依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包子,看见她的目光,转了个身子继续吃。

小竹露出可惜的表情。

“啊,那个蝴蝶胸针很好看的,怎么丢了呢?”

心华表示赞同地点点头,又一边惋惜地说:“对啊,我刚买下还没给任何人看过呢,就丢了,好不开心。”

心华此话一出,房间瞬间安静了。洛天依转过身抬起头,不顾嘴里还有包子,就直勾勾地看着小竹,嘴巴长得大大的,几乎没顾及到嘴巴里的包子。言和也忘记了逃跑,一脸惊愕。心华一脸懵,不知道为什么都不说话了。小竹脸上闪过转瞬即逝的尴尬,继而微微敛眸,唇角一勾,没有丝毫的窘迫。

“没给任何人看过,你是怎么知道是蝴蝶胸针的?”言和发问。洛天依咽下口中的包子,也盯着小竹。

“昨天学姐在买胸针的时候我见到了。”小竹气定云闲地回答。

虽说这么说,小竹的嫌疑还是没有洗清楚。心华觉得事件越来越棘手了。如果真的是小竹拿的,心华没有证据,也无法指证。只是她感觉难受,小竹明明是个好女孩,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而且那个胸针真的好好看,阳光下,就仿佛梦境中走出来的蝴蝶一样,晶莹剔透。

乐正绫听说了心华的胸针丢了以后,非常之气愤,扬言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偷胸针的人。心华差不多已经知道是谁拿走了,蔫蔫的没有想要找的动力。

再说了,证据哪里有这么好找的。

窗外悬浮着柳絮,慢悠悠地在空中游戏。心华的心却慢不下来,和天空中小鸟扇动翅膀的频率一样。烦,烦得很。啊,那个胸针真的很好看,她真的很想要。如果得不到,心就痒痒。

“心华,找到线索了!”

乐正绫踹开门,飞奔进来,手上拿了一个U盘。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啊?”心华听到后瞬间心轻松了,好像乘着航天火箭要飞上天的感觉。这个时候她多么想唱首歌,表达她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的心情。

“这是附近人的行车记录仪,刚好对着你家门口。”乐正绫迅速拿出了电脑,插上U盘。电脑屏幕亮了起来,乐正绫熟悉地打开视频。画面一打开就是心华家的平房门口。

“这个时候还没有人,要等一会儿。”

门口暂时没有什么动静,不到一分钟,洛天依出现在了画面里。

“是她?”心华的心跳蓦然快起来。屏幕中的洛天依拿出了花盆里的钥匙,左顾右盼看了看有没有人,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奇怪的是她并没有立即用钥匙打开门。

心华看见屏幕中的洛天依拿着钥匙在视线内消失了一会儿,不久后又出现了还拿了一个包子。她一边吃包子,一边躲到附近的墙边藏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包子吃完了,她把袋子扔到垃圾桶里面。

许是烦了,她左右看了一下就把钥匙扔到地毯下面了。钥匙扔了以后就离开了。心华瞬间明白了洛天依想干什么。她想把钥匙藏起来,然后看自己没有钥匙干着急的蠢样子。怪不得说不出口。

洛天依走后有个把分钟后,一旁的大树后走出了一个人。很显然那个人是再洛天依拿钥匙之前就在的人。那个人身材纤细,像是一个女孩子,穿着帽衫,有点中性风,帽子拉的低低的,看不见脸,只知道模样应该是较为柔和的。

心华屏住呼吸,她知道绝对是这个人了。那个人从地毯下拿走钥匙,打开了门,不到一分钟就走出来了,手上拿着蝴蝶胸针。

乐正绫暂停了视频,长舒了一口气。

“小竹一般这个时候在练钢琴,不会出现。”心华笃定地说。

“难道是言和吗?”乐正绫气冲冲地放下笔记本电脑,奔向门外。心华一把拉住了。视频中的人的确像极了言和,甚至穿衣风格也是几乎一模一样。心华几乎没有理由反驳。

“你要去干嘛?”

“我去找言和算账。”

“不会是她的。”

“视频都在这里,是不是一问就知道了。”

乐正绫甩开心华的手,摔门而去。

心华愣愣的,留在原地不知所措。突然她难过地哭了。她不想这样,导致朋友之间不愉快。而去,言和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乐正绫和言和吵了一架。心华已经不想去找胸针了,也不想知道是谁拿走了胸针。即使她真的很喜欢那个胸针。可她更加忍受不了,好好的朋友,因为一个胸针全部都变了。

小竹去劝了言和,心华也从别人那里听说了在很早以前她们两个关系就不一般。不过心华已经顾不过来思考到底是那样的不一般。

该怎么证明不是言和呢?心华想起来那个视频,乐正绫走了后忘记拿走了。心华点开继续播放,视频中的那个人拿了胸针以后,锁住了门,把钥匙扔到了花盆里,准备离开。

视频中也漂浮着一样的柳絮,一样地游弋在空着。电线杆上的小鸟被惊动了,扑棱了两下翅膀,飞向了天空。

倏地一只猫闯入了视线,那个人吓了一跳,身体条件反射地踢了那猫一脚。猫吓了一跳,抽痛地蜷缩在地上,那个人手足无措。猫叫声很大,附近估计有人看过来了,那个人匆匆地走了。

言和绝对不会这样。言和那么温柔的人,绝对不会踢猫。就算真的踢了,也不会逃逸。

心华迅速把这个线索告诉了乐正绫。

乐正绫向言和道了歉,可她们之间的关系显然大不如前。心华难过得心都要皱到一起了。她不想再去找谁拿走了胸针。

子书和心华都是音乐社团的,子书是社长。最近学校举办艺术节,音乐社团要出至少五个节目。心华也参加表演其中一个节目,节目准备表演一首原创歌曲,不少学生听说后,都期待得像是期待假期一样兴奋。一切都准备就绪,只是现在还没有决定下来歌词。

子书是会作词,每天和心华讨论到很晚。

艺术节还有一个月,子书和心华照旧在社团钻研。夜深了,也应该要回家了。子书便提出要送心华回家。心华和子书是顺路,也没有拒绝。

天上闪烁着两颗星星,若隐若现。路灯投下暖黄色的光晕,巨大的空旷感在小小的街道一下子溢满了心华的小心脏。夜晚充满了神秘和未知,还有一种隐秘的渺远,隐秘到了伟大。也许在无人诉说的时候,只有夜空可以听清心灵的哭泣,并且在沉默的辽远中给予安静的安慰。

心华想到最近的那个胸针,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身体轻松了一些。在纠结和烦恼之后,困扰还是在那里没有改变。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感到烦恼呢?

子书清瘦的影子拉的长长的,从背影看来像是个女孩子。他把自己裹在一件黑色风衣里面,口袋有些鼓鼓的,不知道装着什么。

“学姐,我给你的东西你看了吗?”子书问。

“东西?什么东西?”心华迷茫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了,“啊,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我还没有打开过呢,我回去就看。”

“这样啊,学姐一定要看哦。过几天我可能就转学了,那个可能是我最后给你的礼物了。”子书温和地笑笑,好像早晨飘过的柳絮一样恬淡柔美。

“啊?转学?为什么?”心华还没有转过弯来。

“我的父亲是刑警,仇家比较多。妈妈又比较多心,怕被报复,就经常搬家。”子书依旧笑得柔和。

心华看着他的笑,感觉不到什么悲伤。只是他的话,听起来格外有伤感的情绪。

“这样……啊!”

心华光顾着看着子书了,没料到前面有一块石头,险些摔倒。不顾被子书及时扶住了。子书口袋有些浅,水晶蝴蝶从他口袋里飞出,安静地落在一边的地上。

子书发觉胸针掉出来了,脸色僵硬,手足无措。

柳絮沉默地流过时光,寂静的夜里传来几声鸟的啼叫。

心华呆呆地看着她找了好几天的蝴蝶胸针,又看看子书仓皇的面容,眼泪不知不觉地流出了眼眶。

为什么会是子书?

不是洛天依,不是言和,不是小竹,原来是子书……

可是为什么啊?

她前面的那些怀疑,那些破裂的感情,又是为什么?

心华什么都没有说,转过身逃跑了。

子书果然转学了,到现在心华都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拿走她的胸针。艺术节的节目她准备得心不在焉。曲子已经谱好了,就差一份词了。

言和和小竹也准备了一个节目,是童话话剧。小竹饰演公主,言和是王子。乐正绫和言和似乎没有以前那么亲近了。洛天依因为怀疑事件很不好受,把自己扔到食物中,自暴自弃。

心华不明白,因为一个胸针,怎么变成这样了。

直到过了几天,她在报纸上看见一条新闻。新闻上明摆着她的那枚胸针的特写。新闻讲述了一个刑警在儿子的帮助下,找到了把赃物作为普通饰品出售的罪犯。并且揪出来罪犯背后的犯罪集团。赃物就是那个蝴蝶胸针。

她才明白了为什么子书要拿她的胸针了。可是这样会不会太逾矩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或许,所有的事情,在没有证据确凿以前,都不允许被妄下评论。

艺术节。

心华拿着麦克风站在台上,看着台下的观众。眼泪不争气地要流下。可她不能,不然表演就不完整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才让所有纸鹤,

溢满了酸楚的苦涩。”

低低的声音展开了这首歌的词。

“柳絮恬淡轻吻着窗,

早晨的鸟鸣声轻扬,

流到夜晚仰望月光,

莫名的泪溢出眼眶。”

沉默的柳絮扬手。雪白的绒毛如不寒之雪飘落。远处好像还传来几声鸟的啼啭。

“心痛在夜幕下流浪,

我为迷失蝴蝶张狂,

最后却丢失了方向,

没看清结局的真相。”

忧伤的歌词对于心华来说太伤了。言和在后台,心华的每一个表情都落入了她的眼睛。她感觉,心华好像难受得和怎么也拼不起来的碎片一样。

“只有结局让人成长,

让我看清我的善良,

如果你依旧在远方,

我的愧疚如何安放。”

洛天依吃包子的动作缓了缓,抬起头看着心华。心华的每一句歌词唱的都如人鱼投入泡沫里一样动情,她也忍不住被触动了几下心弦。

如果这是成长,我不喜欢你长大。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才让所有纸鹤,

溢满了酸楚的苦涩。”

颤抖的问声,有点害怕。

后台,心华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洛天依丢下包子,闯入后台,看见潸然泪下的心华,心也抽痛。

言和和小竹也围上来,乐正绫猛然踢开门走了进来。

泪光朦胧间,心华看见她们还站着自己身边。心里流过一股暖流,多天的难受终于在这一天倾泻而出。

心华发现,自己刚刚悲伤得太矫情了。

她笑了,笑容还是原来的心华。

每一个人都会有做错事情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有缺点。人与人之间的缺点相互碰撞,最后抖落一个世纪的包容。只有不断磨合,最后才会无懈可击。



歌曲的最后,应该还有一段词。

“黑暗无声延展朝阳,

多久后我看见曙光,

苦涩怀念昔年过往,

原来我站在星空上。”


分享

收藏3

喜爱2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