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烛灭》第一章

相与破-退 2017-10-29 199 0

原创

古风

“长曳,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

一位女子在地哭的梨花带雨,美丽的容颜有些许的愀然,凄厉的话语中带着无数恳求,她伸手紧紧扯住长曳的衣袍,格外惹人怜惜。

徐长曳厌恶地想撇开她肮脏的手,可她力气大的吓人,索性不去理她,冷冷应声:“笑话,我徐长曳不是傻子,你做了什么,还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在给你机会,你不留情,我自当是无义。”

女子脸色瞬间变得青铁,又马上转为苍白,松开了徐长曳的衣袍,眼泪不再流,反而怔怔的呆着,不愿做一丝挣扎,整个人完全变成了灰白色,没有一点生机,许久,她嘶着嗓子,“我真的,好爱好爱他,我知道我做错了,你不原谅我也是应该。”

接着,便了了话语,沙哑的让人几乎听不清她的话,徐长曳听见了,怒极反笑,转身背对着她,“死太简单了,你不是喜欢那个男人吗,那我就,让他看看你真正丑陋的嘴脸。”

煦清立刻像是崩溃了的样子,双目无神,声色俱厉的大喊道:“不!就当看在我们十几年情谊的份上,给我死个痛快都不行吗!?”

她把她当朋友,当亲人,她是如何的,自私,贪婪,她一再包庇她,可她是怎样回报她的。

不去理煦清如何的喊叫,转身便走,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煦清从来不知道徐长曳的心思,她不知道徐长曳是怎么接受这个事实的。

接着,不知道是谁传出的消息,外界皆传徐长曳憎恨跟她十几年同门情谊的煦清,设计陷害煦清,煦清生死不定,而徐长曳就是蛇蝎心肠,徐长曳是焚若派人人皆知的掌门外甥女,是焚若派的继承人,以前的赞美啊,都可以溢出来,可现在,却是截然不同的场景,议论纷纷,全是斥责徐长曳,大家小户,啧啧叹。

这样的事也是理所应当,煦清在百姓眼里,简直就是仙女一样的人物,谁也会偏向那个仙女那,没人会站在一个整天插科打诨的纨绔子弟这。

人人都知,煦清与那铃山派掌门情投意合,到时候铃山派再给煦清推波助澜一下,这掌门之位,也不知道是谁的呢,说不定,是徐长曳嫉妒还是怎么的,就干出这样的是呢。

徐长曳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她别无选择,哪怕是失去掌门之位,但煦清,她也绝对不会放过。

此时徐长曳在焚若派主殿大门前,望着焚若这两字嘲讽的笑了笑,旁边走来一位男子,他疑惑的看看那站在门前的人,是,长曳师姐,见到师姐,他并没有行礼,而是一笑,走在长曳面前,双手环抱,上下打量了下徐长曳,扯扯嘴角。

“哟,师姐啊,现在您可是大名人啊,让我们整个焚若派都沾了你的光。”他的语气极其讥讽,抬高头颅看着徐长曳,那么使人厌恶。

徐长曳冷冷斜眼看着他,“干你何事。”说完便从腰间抽出一柄长剑,剑锋泛着幽寒的银光,指着那名男弟子。

勾唇一笑,“滚。”

一双如同千年寒潭的眼盯着那名男弟子稍有慌乱的眼,男弟子顿时就没有了刚刚的得意洋洋,手足无措地像个跳梁小丑,徐长曳把这尽收眼底。

男弟子迅速退后,不知为何还有点腿软,最后愤愤离开,不忘留下一句话,“你个毒女人,迟早万人唾弃,人人都以诛之。”

徐长曳收回剑,踏进大殿,向掌门行礼,接着眼神都没瞟一眼,就在那站着。

“长曳,你可知罪。”

“罪?何罪之有,我为焚若派除掉了一想残害同门的的人,怎是罪?”

“狂妄小儿,大言不惭,还不知悔改,现在反咬一口,真不配当我焚若派的子弟。”一位长老走出来,一开口便是难听的话语,说的慷慨激昂,却一下子就定了她的罪。

斯长老是煦清的师傅,

“干你事?”,徐长曳冷漠的一眼,“斯长老这么着急干什么?莫不是心虚,禀掌门,是煦清想要杀我,我反抗,侥幸躲过一劫。”

斯长老赶紧接上,“呸,狂妄小儿,掌门,勿要听她胡说!我徒儿性情善良温和,怎么可能是煦清想要杀徐长曳,定是徐长曳设计煦清,最后把煦清带走,想要杀人灭口!请掌门还我徒儿一个清白,把我徒儿从这恶毒女人手中救出来啊。”

“斯长老!”,掌门喝声,斯长老这样说,确实有些过来,沉思了一会,问徐长曳,“有何证据?”

徐长曳一笑,“无。”

周遭弟子长老哗然,没有证据,那她还如此自信指控是煦清陷害设计的她?若不是有恃无恐,她怎么能这般镇定地站在这里,众人充满了疑惑。

分享

收藏1

喜爱1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