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舍同人 青摇铃

哑舍

ooc同人,大爱的哑舍。比心心

叮铃叮铃,清脆的铃声回响在古老的胡同里。一个粉妆玉琢的女娃娃拿着手里的摇铃一蹦一跳的。嘴里喊着隔壁阿哥教给自己的童谣,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天上的飞机轰隆隆的响过,盖过了美妙的铃声和歌声。

走着走着,小女孩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从天上落了下来。

然后前方对着自己微笑着的母亲消失殆尽,化为碎片。

一时间人们的呐喊声咆哮声痛哭声充斥在女娃娃的耳朵里。

逃啊,快逃啊!日本人来了!

她还来不及哭,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被人流冲散了。

然后手里的摇铃脱落了。

滚在地上,被人们践踏。她想找回它。可奈何她小小的身子,已经跌落在了地上。

似乎有什么碎了,很清脆的一声。然后女孩,不见了。

……

又是这个梦…”季松子打开台灯,嘴里喘着粗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坐在床上

怎么会这么真实?这个梦自己已经做过好几遍了,每一次都一模一样。自己就像是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幕幕发生,想做什么却又不能做。

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季松子看了看闹钟,06:42

差不多该上班了,走吧

和往常不同,这次季松子并没有直接开车去上班,而是沿着寂静小道走着

真是热闹啊繁忙的一天将要开始,路上的人们偶尔驻足看看街道旁盛开的花儿,然后离开,奔向自己的目的地。或者在喧闹的早餐铺吃着油条喝着豆浆。

这就是人间烟火的味道。

忽然,季松子看见了一家与这条街格格不入的店铺。

季松子感觉这家店很沉重仿佛是有什么要述说的事却无人倾听。

这什么字啊?

……

季松子轻轻推开了大门,发现竟然没锁。

难道这家店的老板不怕偷东西吗?

什么人?。季松子听见房屋里传来沉沉的声音,警惕又似乎有些欣喜。

季松子这才意识到随意闯进别人家的店铺似乎不大妥当。这样,自己才像是偷东西的吧。

那个,我不是来偷东西的。等等,不大对啊。小偷不都说自己不偷东西吗?于是,季松子又改了口说,我只是想进来看看,一推,却发现门没锁,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可是这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眼神似乎有些诧异。然后,这个奇怪男人,笑了笑,说我知道。

欢迎光临哑舍,有什么需要吗?奇装异服的男人,眯着眼看着季松子。盯得他发毛。

那个老板,你这是什么店啊?其实季松子是准备溜了的,到这家店实在是太诡异了。非常完美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古董店。

古,古董店?季松子有些疑惑,古董店不锁门,你当小偷吃干饭的。

对,古董店。此店名曰哑舍。

哑舍?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季松子刚刚也看到了门口的牌匾上写着几个歪七扭八的字,看也看不懂。

哑舍里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自己的故事,承载了许多年无人倾听。所以,取名为哑舍。

好有深意啊完全不懂。

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季松子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要到八点了,要迟到了。

那个,老板,我下次再来。说完,季松子就准备开溜了。不知道这一迟到又要被老板扣多少工资。

本准备离开的季松子,却忽然瞥到了个东西。

那不是自己梦里的摇铃吗?怎么这里会有?

准备离开的季松子又停了下来,看着这个摇铃陷入了沉思。

老板,你这摇铃多少钱卖?季松子扭过头,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

季松子现在才发现,老板的衣服上有条红色的龙,蜿蜒曲折,龇牙咧嘴。仿佛有生命一般

年轻的男人笑了笑,说这是青摇铃……”

……

季松子一回家便躺在床上,拿起老板直接送给自己的青摇铃看了看。

据老板说,这是抗战年间的,还是木质的,能保存到现在实属不易。似乎只摇铃还有什么神奇的作用。高深莫测的老板却只告诉他自己慢慢发现。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以为是悬疑恐怖惊悚片吗?季松子道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抓起摇铃,使劲晃啊晃。

难道会有阿拉丁神灯出来?然后实现自己的三个愿望。

可季松子晃了老半天,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哎?神奇的事情呢?我的三个愿望呢?白高兴一场,算了算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随后,洗漱完毕的季松子。咕噜一下,躺在了床上。没有发现旁边隐隐发光的摇铃。

……

又是这个梦。季松子看着被人流冲散了的小女孩,听着旁边人们的呐喊声,竟然是漠然了。都已经习惯了。

自己还是什么都不能做,还是什么都拯救不了。

这样想着的他等待着这场梦境的消失。却发现眼前的景象似乎变了。

那是一个大院子,上世纪30年代的北京四合院。中庭里,有一男和一女。女的明显要小,男的显然是哥哥。

他听到女娃娃说,松子哥你在背什么啊。

说了你也不知道。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松子哥你就告诉我吧。

咳咳,好吧,那我就告诉你。

嗯嗯,松子哥告诉我,告诉我。

我在背,这是个秘密。

哎?啊?

松子哥你大坏蛋,松子哥你骗我。

唉唉唉,别打别打。我没有骗你呀,这真的是个秘密。

松子哥你大坏蛋,坏蛋!

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不骗你了。

哼哼,松子哥说话不算数,松子哥是大骗子。

我唱给你听,长亭外,古道边芳草……”

………

松子哥,你干嘛呢?女孩长大了,嘴里叼着一串糖葫芦,手里又拿着一串。

没,没什么…”男孩连忙把手里的东西藏在了身后。

没什么嘛?

没什么。

唔,好吧。给你的,松子哥。女孩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了男孩。

然后看着远方,说松子哥,我可能要走了。

走了?去哪?

我父亲要去上海做生意,可能几天后就走了。

那,那你走了还会回来吗?

我不知道啊,不过,应该会吧。

你走了,要往这写信啊。

当然了,我肯定会的。不过上海离北平有点远,或许我春天寄给你的信,你夏天才能收到呢。

我走了,拜拜。女孩站起了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准备离开了。

那个,你…”

怎么了?

没,没什么。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我知道了。再见

你走了别忘了我啊。

……

松子哥,我明天就要走了。以后只能寄信联系了。

嗯。

有点舍不得呢。

嗯。

那,我,我走了。

嗯。

等等,那个男孩从怀里掏出一个摇铃,递给女孩说,送给你。

你做的?

嗯。男孩有些腼腆的扭过头,应了声。

女孩笑了笑说,我到了上海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嗯。男孩也笑了,他的眼里是个傻傻的丫头。

……

松子哥,松子哥!你们放开,放开松子哥!放开啊!女孩想挣脱这枷锁,她看见,看见了

血肉模糊的松子哥,森森的白骨露在外面。

他们说松子哥是汉奸,是卖国贼。可是只有她知道愚笨的人们不过是听信谣言,听国名党们那义正言辞的话语。

她反抗过,证明过,给带来的结果是一鞭子又一鞭子打在松子哥的身上。

到后来她放弃了,放弃了反抗。她父母已经没了,不能没有松子哥了。他是这世上唯一陪我的人啊。

现在就连松子哥也要没了吗?

小丫头,别哭。李倩倩,你要好好活下去。

然后,一声枪响,人鸟尽。

……

好好活下去,李倩倩。

原来她叫李倩倩吗?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前世。真是子不语的东西。

自己是怎么了,是不是哭了。季松子抹了抹眼角,然后,去把摇铃还给了老板。

老板说,这摇铃的故事已经让人倾听完了,它的使命结束了。

那我的呢?我的使命又是什么?

季松子去吃了一下哑舍旁边店铺的豆浆油条,发现自己以前不怎么看得起的东西,竟格外好吃。

你好,人太多了。我可以坐这吗?季松子连头都没抬,就答应了说,好啊。

好久不见啊,松子哥

臭丫头,你让我好找。


分享

收藏4

喜爱3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