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我的后备骑士绝对哪里搞错了

犬嗣 2017-12-06 2.5万 0

凹凸世界

雷狮|甜文|安雷

***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殿下,在下已经重复了三次……」


「我让你再说一遍有意见吗?」


王座之上的青年歪着脑袋,眉毛高高拧起,一副厌恶至极的模样,「这时候你要敢再气我,就等着给凝晶流焱收 | 尸去吧。」




  


1.0




王国的夜空燃起绚烂的烟花,乐手悠扬的琴音飘荡在王宫的每一个角落,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正是热闹,来来往往的王公贵族轻声交谈,即便是从来不苟言笑的国王,在此刻的面容不免也显出了几分欣慰。


在所有人的期待里,他们迎来了王国的三皇子十岁生日,今天他们最受宠爱的小皇子终于具备了角逐继承人之位的资格,将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骑士后备团。


「殿下,这些都是全国最优秀的男孩,你可以从他们里头选出最中意的那个。」


「我要怎么选,丹尼尔?」


「按殿下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




后备团的人选早已决定,小皇子需要做的是选择那唯一一个「专属骑士」,「专属骑士」与其他九名骑士接受相同的训练,背负共同的保护皇子责任,区别在于「专属骑士」将有特别配置的武器和房间,昭示荣耀的勋章,并与皇子签下死契,时时相伴,若有危难,共进同死。


才十岁的雷狮自然不懂那是怎样的概念,在他看来「专属骑士」意味着一个住在一块的玩伴,或者说一个不必再看大哥臭脸色的挡箭牌。


「哼。」雷狮趾高气扬地抱着胸在台阶上左右踱步,享受着众人艳羡的目光。他扬起下巴,看着下面那排齐刷刷站着的后备骑士团,「这里谁最大?」


这个问题惹得周围一阵轻笑声,国王挑挑眉,也准了他的童言无忌。


「是雷狮殿下!」骑士团的小骑士们齐刷刷地应声,雷狮满意地眯了眯眼,刚要再开口,便注意到站在十人最边上的棕发男孩,「最右边那个矮子。」


被指着的男孩错愕地眨了眨眼,确认了三皇子所指对象是自己后他颇为忐忑地站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一脸委屈地站在那干嘛?」


能被选中做皇子骑士是多么崇高的荣誉,偏偏这一排后备骑士里站了那么个满面阴云的小鬼,叫人不去注意都难。


「抱歉,殿下,在下是安迷修。」男孩闷着声朝他微微鞠躬致歉,「因为和师傅分开了……」


「这里哪个骑士不是和家人分别了的?」


「那不一样,师傅、师傅对我来说是和父母一样的人,今天早上师傅在把我送到王宫之后,说了再见……他说他要离开这个国家了。」


男孩有些踌躇着解释了苦衷,尽管听来情有可原,雷狮却露出一脸的不耐,「小鬼真是麻烦。」


明明自己也就只有十岁,雷狮却任性地抱怨道,「师傅啊家人啊什么的在这里都不需要,你来了只要跟着本皇子就好,那样就足够了。本皇子就是你唯一要追随的对象。」


他不讲理地向安迷修下了命令,又高高扬起了下巴,扭过头看向正在他身后面露微笑的辅佐官,「丹尼尔,我就选他。」


「您确定吗?虽说不是没有更换人选的机会,但在那之前您得和后备的专属骑士共同生活,一直到您成年。」


「无所谓。」王宫里闷得很,他早就苦于缺个玩伴,那样正好。雷狮垂下眼瞥过尚且茫然的男孩,既然对方还不明白来这儿意味着什么,那他也不介意来亲自教教他。「就是安迷修。」






2.0




雷狮在生日过了十六天后感到了后悔。至于为什么是十六天,自然全得怪到安迷修头上。


起初的半个月安迷修就如他所想的一般有趣,小小的个子,带着点傻气的单纯好骗。他嘴里那个师傅可能只教给了安迷修关于骑士的那一套,明明好玩的游戏那么多,他却老是缠着自己玩什么骑士游戏,整天拿着两把塑料剑在那对着空气比划不说,还从图书馆那抱来一堆骑士小说堆在桌上。


身为后备的专属骑士,安迷修被安排住进了皇子隔壁的卧房,虽说安迷修在他自己的房间做什么都是自由,但正对这个新玩伴满怀好奇的雷狮就不满了。安迷修头一天拿来两本骑士小说的时候他还觉得新鲜,姑且陪对方扮演了里头的几处夸张情节,但随着那张书桌上堆起小山,重复不断地游戏也变得惹人厌烦起来。


「你就没想过放点别的什么东西进来?」


「需要吗?」


安迷修天真的反问令他当即带着这个小自己两岁的后备骑士去了隔壁卧室,屋子里头亮堂堂的,堆满了雷狮多年的「收藏品」,这里头大部分又是他的「战利品」。果不其然地,他听到对方一声声由衷的赞叹,为此下巴几乎要抬到天上去。


「这个轮船模型上的轮盘可是纯金的。」雷狮炫耀道,「我从大哥那抢来的。」


「雷狮哥哥好厉害。」


他得承认,安迷修一开始对自己总是那么一副真诚的崇拜模样实在可爱,极大地满足了他年幼的虚荣心。带着安迷修一一显摆过自己那像个藏宝库的卧室,雷狮正要再去拿什么新玩具出来,斗篷的衣角却被拉住了。


「什么事?」


「雷狮哥哥,雷狮哥哥」安迷修眨着眼睛抬头望过来,晶莹的绿眼珠闪闪发亮,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雷狮哥哥有这么多宝物……」


雷狮本以为会听到「真是太棒了」或者「能给我一些吗」之类的话,他甚至提前做好了奖赏的准备,但安迷修满怀憧憬地看过来,「一定会有很多坏家伙想过来抢走他们,所以,我长大以后,要保护雷狮哥哥。」




怪只怪自己当时耳根子软,还为那句话被打动了几分,没看透安迷修到底本质上是个疯狂的骑士游戏爱好者。


「别来烦我!」拿着自己的新战利品——一个巨大的原木舵盘,雷狮大跨步甩开牢牢跟在自己身后的后备骑士。「我受够你的骑士游戏了!」


在见识过自己满屋子珍藏品后安迷修也没对他那糟糕的收藏品味有所改进,骑士小说的数量依然在增加,除了每天八小时的训练时间,回到室内的其他空闲他也都花在了练剑和缠着自己玩扮演游戏上。


他真是没见过哪个预备骑士对自己将来的身份如此憧憬。骑士团别的成员训练一结束就巴不得去集会闲逛,或是去其他王公贵族那讨来一些打赏,只有雷狮钦定的未来骑士长对那严苛的训练时间仍嫌不够,挂着一身伤痕还要每天在小花园里做挥剑训练。


「我想锻炼自己左手的力量。」右撇子的安迷修这么说着,从一开始就选定了「双剑」作为武器,对一个八岁的孩子而言这个目标过于困难,甚至出现了几次要让雷狮等他开饭的局面。


皇子等骑士到了才能享用晚餐——这恐怕前所未有。但可恶的丹尼尔说这是他们住在一起必须培养的默契,雷狮的耐性没那么好,等了两次后,便恶狠狠地提醒了安迷修一定要在晚餐前半小时之内提前出现。






起初对安迷修的那点兴趣被这些事败坏得七七八八,到了第十七天的时候,粘人程度愈发过分的安迷修身体里跟装了个「雷狮雷达」似的,力图占据他全部的零碎时间。有时他半夜蹑手蹑脚起来去厕所,那位小骑士都要跟着推开卧门,拎着他那愚蠢的粉色小马,揉揉惺忪的眼睛等在厕所门口,美其名曰「万一雷狮哥哥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真可恶,他是想找个玩伴没错,但他需要的明明是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识相玩伴,而不是这个24小时「雷狮哥哥」「雷狮哥哥」不断的口香糖小鬼。雷狮深刻地后悔起自己当初的决定来,他决定要让那个笨蛋骑士懂得什么叫私人空间。


「安迷修,你再这么烦我就没收你那只小马。」


「雷狮哥哥要是喜欢,我,我送给你!」委委屈屈的湿了眼眶,安迷修真把他的宝贝毛绒玩具递了过来,雷狮黑着线给推回去。


「我是说,你再缠着我的话,我就把你那堆骑士小说也丢掉。」


「诶?」这次的打击似乎比较大,但安迷修恍惚了几下,依然坚定道,「没事,骑士道已经刻在我心里了!」


这家伙是不是听不懂人话?雷狮倒抽口气,终于使出他的杀手锏来,「需要我重复这么多遍吗?我要把你的专属骑士身份撤掉,换其他人来当。」


「不!」安迷修这回倒是立刻应了声,「请别那么做,雷狮哥哥!如果……如果我太缠着你了的话,我会学乖一点的,我也会努力练剑,早日能当一个合格的骑士。」


「你这不是能明白得了吗?」雷狮叹了口气,扇着手示意他退开,「话说回来也不是你练剑不练剑的问题……你够努力了,努力过头了。」




自那以后安迷修真的学会了一点约束自我,或者对他而言只是某种程度上的知难而退,他至少学会了不在深更半夜跟着雷狮去厕所,雷狮对他的禁令借机越颁越多,禁止在晚饭之前粘着自己,禁止一周之内玩骑士游戏超过两次,禁止打扰雷狮做自己的事。安迷修好像也知道了自己在某些方面招了他讨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举止变得乖巧,甚至于在吃晚餐的时候会知分寸地把雷狮爱吃的烤翅让出来。


雷狮趁机又给安迷修下了不少根本就在骑士范畴之外的任务。譬如每周都要去打扫三皇子的卧房,承包他的城堡里的一切脏活累活,或许其他骑士不需要做那些事,但在雷狮那都成了「这点小事都办不到,还称得上是合格的骑士吗?」,安迷修对他的歪理一派接受,抽出自己所剩不多的那点空暇投身其中,从早到晚忙个没完。即便他偶尔也会困惑,但雷狮只要在事后随意夸上他几句,安迷修又会一脸乐意地接受他肆意的派遣。每每看到安迷修拖着训练一天的疲惫身体又去干活,躲在暗处的雷狮不免暗自得意,虽然安迷修烦是烦了点,使唤起来却是很方便。




「雷狮哥哥,雷狮哥哥。」


「嗯?」


有些日子不曾听到安迷修这特有的打招呼方式,雷狮正是清净有余,心情大好地从手里的冒险故事里抬起眼。


「我今天表现得很好哦,没有缠着你玩骑士游戏,打扫了你的藏宝库,也把晚餐的烤翅让给你了。」


「哦,所以呢?」


雷狮听着这宛如验收成果一般的汇报心情大好,他微微移开书本,目光还未来得及收回,脸上蓦地一下被偷袭了。


「想亲你一下!」


笑眯眯的骑士似乎只是单纯的想得到夸奖,得逞了之后却意外地收来雷狮皇子一个骤然阴森目光。


「加一条,给我禁止这种得寸进尺的身体接触!」






3.0




他果然还是后悔,后悔自己怎么没在十岁那年就换了安迷修。


一晃九年过去,雷狮的个子蹿得飞快,五官渐渐长开,在政事上的才能也渐渐展露,尽管这让他和大哥的关系越发僵化,却不意外地成了下至平民上至贵族万千少女最想嫁的皇子。


这九年他倒没少干坏事,「战利品」还在扩充,到了他有一个私人金库的地步,里头堆积的东西早已从「大哥的镀金轮船模型」变成「海上邮轮的所有权契约」。外人总在争吵他和大哥谁会是更适合的王位继承人,一时之间可谓势头无两。只是那份谈资里多少混了些奇怪的东西,除了指责他惯常的强取豪夺,某个神秘的后备骑士长也过于高调的频繁被人提及。


安迷修也跟着他长大了。是的,他原先只把对方当成是个比自己小上两岁的一根筋跟屁虫,但等他发觉时,安迷修已到了17岁,一张脸出落得眉目分明,身高甚至隐隐有追上他的势头,再过几个星期,这家伙又要晚自己一步地跨入成年礼。


小时候他就觉得安迷修是不是哪里有毛病,没想到长大之后这家伙的怪异不减反增,更往歪曲的路上肆意演变。在他不到还十岁的时候,那满怀尊敬的脆生生地「雷狮哥哥」不见了,转而是礼貌生硬的「殿下」。十二岁往后,安迷修一改以往对自己的盲目推崇,开始认真挑起刺来,这种该死的行径至此再未收敛,到十五岁演化成了巅峰。


无论他做点什么让自己开心的事,安迷修都能立刻出现,正义凛然地发言,「殿下,请你住手。」——他不知为此放过了多少只将到嘴的肥鸭子,前前后后的损失加起来起码得盖上第二座小金库,次次都把他气个半死。


自从那名骑士学会了把手里的剑朝着他应效忠的皇子,就毫不顾忌地往自己身上烫下了「忤逆」烙印。他指责雷狮恃强凌弱的做法,一次次地违背雷狮的命令,擅自救回被雷狮祸害的弱者,在平民间安迷修倒成了个神秘的正义传说,有时甚至要盖过雷狮的风头。


那家伙绝对是有毛病,小时候粘他,长大了气他,就没干过什么好事。




雷狮连着几星期都刻意躲着他那位后备骑士,虽说安迷修自带的「雷狮雷达」这么多年都过分地好使,他要认真躲起来的话安迷修多少也得吃点苦头。


他们早就不是必须得人齐了才能吃晚餐的小孩子,也有各自的私人生活,雷狮成年的时候安迷修就被安排住进了单独的别殿,雷狮却是更为自由地更换留宿地,他时常离开王宫,住到他在宫外收的那几个小弟那去。只有在这时候安迷修会拿他毫无办法,身为后备骑士,在得到国王的许可前,他都不具备离开王宫的资格。


而一旦他成为正式骑士,那份许可权就彻底落到了雷狮手上,只要他一声令下,即便安迷修再不听话,也不得不一辈子被困在王宫里头。


尽管前前后后,大大小小,安迷修违抗过他数不清的命令,王宫却关乎了他骑士身份的根本,未经许可的离开,也意味着失去成为骑士的可能性。雷狮拿捏着这像是把柄一样的东西,思索着如何物尽其用,一直到某个雨夜他才姗姗来迟地在空荡荡的王宫后厅出现。


「殿下,册封典礼差点因为您的迟到办不成了。」


「我这不是来了么?」


雷狮没把丹尼尔隐约的指责放在心上,扬起头看向正站在不远处的那人,笑道,「还不是某人成天找我麻烦,我回来自找苦吃做什么?」




被他意有所指的人对上他的视线,随即对上雷狮一张挑衅的笑脸。


「丹尼尔,你先下去。」


「可是……」


「那群人爱等就让他们多等等。」


「是。」


辅佐官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两人之后,身影消失在后厅大门的暗处。




「殿下。」


四下无人,站在那的人先开了口。


「安迷修。」雷狮出声打断他,迈开步子走到他眼前,「告诉你个好消息怎么样?」


「我知道你实在是看不惯我,对我指指点点个没完,但现在是机会了。」他高高地勾起嘴角,宣布了自己这几个星期思索出的决断,「你若是不想当我这个恶霸王子的专属骑士,现在我就可以放你自由。」








4.0




「抱歉。」他听到对方那一如既往冷静的声音,连一刻的犹疑都没有,「十年前进入王宫开始,我就答应了不会离开这里。」


「小孩子的话怎么能当真?」雷狮想也不想地回绝,而后补充道,「既然你今天就成年了,过去说的话也都可以一笔勾销。」


见安迷修沉默着,似乎并不赞同他的话,雷狮笑了笑,「再者,我今后可不会一直待在这个王宫。」


他不打算告诉安迷修他有什么计划,在安迷修露出一副要追问的样子之前,雷狮挥了挥手,「正厅那边吵死了,我们走吧。」






正厅里主教和九位后备骑士正翘首以待,国王和大皇子坐在偏椅上,在雷狮出现之后,大皇子立刻不满地出声。


「让我们所有人等你一个吗?架子不小啊。」


「不过是册封个骑士,大哥你要不愿意也可以不来。」


回应自己的是一声冷哼,雷狮在国王的眼神示意下坐上最中央的王座,一旁的侍卫弯腰为他披上红色的毛皮斗篷,佩戴上镶有宝石的金色王冠。


「册封典礼开始。」主教毫无起伏的声音响起,大厅内立刻陷入了寂静。这份寂静只是暂时的,不消片刻,外头的烟花绚烂燃起,提琴开始鸣奏,在管弦乐曲中,安迷修自门口出现。


一切都和十年前的那个宴会极其相似,只是在那时一切都是为了庆贺雷狮的生日,由他来选择自己的后备骑士。而此刻,正是那个选择经过十年沉淀的验收成果。




雷狮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迷修一步步走上来,直到在他面前停下。


「那么。」站在王座旁的主教走到雷狮身侧发话,安迷修依言单膝跪下。


主教举起手里的银色十字架,沉吟半刻,忽地大声念道,「强敌当前,无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耿正直言,宁死不诳。 保护弱者,无怪天理。 这是你的誓词,牢牢记住。将你册封为骑士!」


「是。」安迷修几乎想也不想地断然应声。


雷狮眯起眼,在对方要宣读骑士宣言之前抽出自己的随身佩剑,直直指着跪在他眼前之人的鼻尖。


「可别这么草率。」故意拖长了尾音,他微微笑起来,「这位骑士,你确定要和我签下死契,若有危难,共进同死?」


安迷修抬头对上他的视线,抿着唇没有说话。


雷狮笑意更深,他慢条斯理地收回剑,缓和了大厅内因他突发的举动而异常紧张的气氛,「我现在赐你放弃我的机会。身为三皇子,我大可凭本事抢想要的,还不需要逼一个人陪我去死。」


一时之间满座哗然,大皇子已愤怒地从座位上站起身,被国王拉住后才不甘不愿地坐回了原位,改用甚为警告的目光瞪着雷狮。


他并不在乎这点骚动,一味料想着安迷修必定会对自己如此潇洒地放弃他的自由权而大为感激,如果他准备客套地回上两句再应承下来,雷狮也会给足他面子。只是自始至终这位后备骑士都一言不发,仅仅是缄默地望着他。


「你想说什么?」


索性先开了口,等着安迷修去接下这份珍贵的自由许可。


「殿下。」安迷修缓缓站起身来,他向前一步,却是朝着另一边的随侍方向。在主教发话之前,他伸出手。随侍正举着铺着红色天鹅绒的托盘,里头摆着昭示册封仪式完成的金色勋章。安迷修取过它,规规整整地别到胸前,随后转过身正面着雷狮,露出一个隐约的笑容,「现在可是您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5.0




有时候雷狮会困惑于他身边那位骑士是从哪学来的胆子,从小到大就没见过他对自己哪怕有一点畏惧。


册封仪式以后安迷修像是再无顾虑,彻底撇掉了八岁那年雷狮时时挂在口边「把你换掉」的威胁之后,反倒是雷狮这一下像是丢了最后把柄一般,眼睁睁看着安迷修在他的职责范围内愈发肆意妄为。


以「皇子的专属骑士」名义行动的安迷修一上来就把各方给他塞过来的眼线大肃清,甚至不给国王面子,连带着国王派遣来的监视官也给轰了回去。这自然给雷狮带了不小的便利,可惜就可惜在安迷修这把利刃疯起来连主人都不客气。


还没过上几天,雷狮就小偷一般地频繁翻墙溜出王宫,以免又被那位「谏言的骑士」逮着一通话痨的废话。


说实话他不明白安迷修为什么那么不知好歹,他明明已经把话挑明,今后不会留在王宫,到那时候安迷修的骑士身份只会变成一个笑话。运气好点的话,或许他能被收入父王的骑士团,和皇子的骑士团长尊贵身份相比,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前几天安迷修还得到了为三皇子的专属骑士特别打造的武器——流火与冰冻并存的双剑,安迷修那个笨蛋还给它们取了个名字叫凝晶流焱。双剑是邻国某个传说中的铁匠打造,自然,那个铁匠现在被软禁在这个国家,为这里的王室服务。


弱小者为了生存总得学会示好,王宫里还收容了许许多多类似的变相俘虏,父亲与他在这点并不相同,他是强取,父亲则是安心接受着弱者的进贡,允其苟活。


雷狮对那属于王室的狡猾实则不满,就像是前几天,那个给他们送来过铁匠的小国,又眼巴巴要送来一个公主。联姻总是政权家爱玩的手段,通过两个年轻人简单的结合就获得一定疆土与财富,真是再划算不过。随着他这个三皇子的盛名远播,已经有不少流言蜚语说是要来的是他的未婚妻。


懒得对那种流言作何解释,雷狮在宫外一赖就是一个多星期,时不时考虑着正式骑士还有没有被开除的机会。


安迷修长大了以后就毫不可爱,打扫的任务也不做了,烤翅也不让了,连笑脸也变少了。最后一点需要纠正,安迷修在贵族少女间的名声倒是不错,她们都夸他待女士谦谦有礼,永远挂着笑容,他温柔的举止把骑士团其余九人衬托得黯淡无光。安迷修仅仅是在面对自己时,老是换上一张惹人发火的脸,不知道还以为他想打一架。




雷狮再度出现在王宫的时候,迎面就撞上了正巧走来的丹尼尔。


「有事?」


「殿下,你好歹是个皇子。」


「麻烦事大哥最乐意去做不是么?」


丹尼尔无言,看着他一派轻松地要走去自己的王殿,他忽然出声,「安迷修找了你一天。」


「嗯?」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也不至于特地向他通报一声。


「他离开了王宫。」




雷狮眨了几下眼,迟疑地轻笑,「你说他?他有那个胆子?」


「他刚回来不久,正在大厅找你。」


这倒有点意思了,雷狮轻笑起来,「既然这样,他总会找来这的。」




丹尼尔大概是偷偷去通风报信了,因为安迷修比他预想的提前了十五分钟出现在偏殿。


雷狮懒散地斜靠在自己的王座之上,不成体统地翘起腿大大摊开胳膊,「这么气喘吁吁的,你在找谁?」






6.0




他这话问的刻意又多余,为的只是给安迷修添添堵。


可惜死板的骑士对他话里的刺毫不在意,自顾自地朝他开口,「我找了殿下一整天,去过花园,走廊,所有的宫殿,甚至是您在宫外留宿的住处……这个地方我也来过好几次,到这回总算是见到了。」


「所以呢,你在向我抱怨?」雷狮冷哼一声,打量这人因为匆忙而乱糟糟的头发,甚至连领带都打得松松垮垮,完全没有个骑士长该有的领率样子。「安迷修你也太没用了吧,身为我的专属骑士连随时跟着皇子都做不到吗,你自诩的那个雷达是不是失效了?」


今天的安迷修像是搭错了筋,对他接二连三的挑衅置若罔闻,一开口又是全不着调的话,「我想问殿下,既然一开始就约好了共进同死,那如果有人食言,该受什么处罚?」


听到这话,雷狮倒是放下了翘着的脚,挺直后背细细朝他端详,他眯起的眼透露出些许危险的讯号,「你什么意思?」


「今天在下意外得知了殿下和公主的婚讯,殿下的这种做法,难道不是对死契的背叛吗?」


安迷修很是直接,说出的话却让他险些失笑。


「这还真是有趣。」晃了晃脑袋,雷狮比划了个手势又放下,甚至不知该如何和这位出言大胆的骑士正确地对话,「按你这说法,王室岂不是都不能娶妻生子了?安迷修,你到底知道什么叫骑士吗?」


合着这家伙,从十年前到现在根本就没弄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才会在现在在他面前如此疯言疯语。


「在殿下十年前选中了我的那一天,我就有了自己的骑士道。」


「你的骑士道里还包括了你主人的婚娶?」


「或许殿下会觉得我的骑士道过于幼稚……」安迷修垂下眼,坦然接受他的嘲笑,「但我准备将它一生贯彻。」


「所以说,安迷修。」雷狮不耐烦地打断他,眼下的感觉隐隐有些熟悉,他以前绝对也用这种忍无可忍的语气打断过安迷修,「这和我要娶公主有什么关系?和背叛死契又扯得上什么边……」


「是殿下自己说的。」话还没说完,安迷修蓦地打断他,「只要跟着殿下就好,那样就足够了。您就是我唯一要追随的对象。」


「那又如何?」


「所以我的骑士道里一直都包括了殿下您是我的!」安迷修高声朝他宣布,「十年前开始我就认准了这一点!」






7.0




「谁给你的胆子说那种话?」


雷狮愤怒地抽出腰间佩剑指向王座之下站着的人,那人不躲不闪,目光不曾松动分毫。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安迷修竟然,竟敢一直拿那种目光来看待自己?他不是傻了吧?


「安迷修,你最好收回刚刚的话,要是你还知道冒犯皇子的罪名有多大的话。」


「我不会收回的。」那双沉甸甸的绿眼睛直直看过来,在雷狮走下台阶,用剑指着他的喉咙时愈发专注。「我认为自己已经说的很明白,但还是有句话必须告诉殿下,即便您杀了我也无所谓。」


「遗言?」


「我喜欢殿下,喜欢了好久好久。」






8.0




雷狮又坐回了王座之上,不同的是,这次他显得暴躁异常,手里把玩着抢夺而来的骑士的双剑,他恶劣抵用手指弹了弹剑身,提高了音调发问。


「你说什么?」


「我喜欢殿下。」


「再说清楚点。」


「我从十年前开始就喜欢殿下。」


「你说什么来着?再说一遍。」


「殿下,在下已经重复了三次……」


「我让你再说一遍有意见吗?」


双剑撞在一起发出「砰」的巨大声响。


王座之上的青年歪着脑袋,眉毛高高拧起,一副厌恶至极的模样,「这时候你要敢再气我,就等着给凝晶流焱收尸去吧。」


这么一想他又不爽了起来,在安迷修再度开口前,雷狮一股脑把他积攒多年的怨气倒出来。「你这家伙开始叫我殿下以后,有说过什么好话?有半个字好听的没有?好不容易有句能叫我舒心点的,叫你多说几遍还有意见了?」


「是。」安迷修似乎微微叹了口气,「殿下想听的话我还可以说很多遍。」




「不必了。」没有再加为难,雷狮把骑士的武器甩手直接丢了回去,安迷修敏捷地接下它们。「安迷修,我之前也跟你说过的吧?我可不会一直待在这里,你这个骑士狂可别妄想阻拦我。」


「只要殿下不是要去做什么坏事。」


哼,被你说中了。


「在不在王宫对我而言没有区别,」出乎意料地,安迷修否决了他话里的意思,「只要殿下你在的话,我就是你的骑士。」


「这时候倒是和小时候一样。」


说话又变得顺耳的安迷修看起来也没讨厌了,雷狮轻哼一声别过脸去。


「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就证明给我看吧。」他暗自思考着自己又会在多少天之后后悔起现在这句话,但在那之前,他又如过往无数次一样,轻易许下了诺言,「你的骑士道。」




Fin

分享

收藏78

喜爱28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