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志·无痕

墨色魍魉 01-06 233 0
单人向无CP
有使用传记和剧情及历史传说

祝食用愉快

只有部分ssr,请见谅


一目连


“原来我这百年的时光,不过这样一个简单的故事而已。”一目连合上了书,微微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找到的有关“风神”的记载却也只有被人为修改过后的寥寥数句,“即使是拜托晴明大人也只能找到这一点吗……”
“怎么,不满意吗?这可是博雅专门让他在图书寮的朋友帮你找的。”晴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旁边,脸上依旧是往常那副优雅的笑容。
“不,谢谢您,晴明大人。”一目连将书递还,回以同样优雅的笑容,“也帮我谢谢博雅大人。”
“我知道了,那就先不打扰你了。”
“好。”
偌大的庭院又是只剩一目连一人,他伸手掀起右边故意垂着的长发,指尖所到之处是暗淡无光的右眼,即使是堕妖之后他的这只眼睛也还是没有恢复视觉。强行抵御洪水那次给他留下了后遗症,直到现在每当阴雨天右眼也会隐隐作痛,似乎是在讽刺着什么。
“堕为妖的风神,无法再给他的子民带来福祉。但他仍然希望,用自己的力量,继续庇佑大家。即使是作为妖怪,他也会继续守护这里。”一目连坐在回廊上,轻轻念出了其中的一句。
目光一撇不远处的樱树,伸手打出一道风符接住了摔倒的小式神,看着其满脸奇怪地左看右看嘴里嘟囔着“竟然不疼”之类的句子才放心地长舒一口气。
“不过,即使是他,也无法保护所有人吧?”
“神明……也会累吧?他也是有私心的吧?”
他想起薄薄几页的风神生平和风神社仅剩的柱子,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原来只是这样一个故事而已。”


大天狗


“大天狗,还在为当初的事困惑吗?”
“晴明大人?”大天狗微微一愣,随即恢复平静,“您大可不必担心吾。”
“博雅大人今天应该是要过来找您,您先去忙吧。”
晴明张了张嘴似乎是要说些什么,但见其不愿多说最终还是放弃了,略微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大天狗随即转身离去。
“到底……何为大义……”大天狗抬头看了看天空,语气中显现出几分寂寥,晚风轻轻吹起他长长的袖子,金发微微遮住了眼睛,眼前的景象瞬间变得模糊。他本是怨灵所化的妖怪,以五部大乘经为誓成魔,世人皆尊他为“三大妖”之一,他本人却一直追求心中缥缈的大义。
当初他以大妖的身份独居于爱宕山,镇守一方水土,后来到了黑晴明手下,自诩为正义的一方,亲手抹杀了不少生灵,然,到了晴明大人这处,则是助其守护京都的安危,望着那些被拯救的人所流露出的笑颜,心中又何尝不是戳到了那一方柔软,与在黑晴明那时不同……那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受。
“大义……吗?”大天狗定定地望着天空,直至夕阳的余晖被点点星光所替代,妖寿千岁,他的时间观念向来是比较薄弱的,时常就是枯燥地呆坐一整天。
阴阳师安倍晴明寻齐草雉剑碎片,上古妖兽八岐大蛇不敌其威,惨败,后被封印,京都重归太平。
“这恐怕,就是吾追求的大义吧。”
他突然凝视着地上自己斑驳的影子,背上的黑翼比夜空还要深上几分。
“与怪物搏斗之人,必须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成为怪物,我,失格了吧。“



海边的村庄来了一位神子,传说他有预知的能力,他知道一切即将发生的事情。从窗边何时会落下一只蝴蝶,到海啸何时会毁灭村庄,他都知道。最后,留下一场天罚便不知所踪。
大内
“荒大人可是又预知到了什么?”阴阳师见荒从睡梦中转醒便急忙迎了上去,荒随意地摆了摆手让其退下。
“只是梦到以前的事罢了。”荒按了按酸痛的太阳穴,悄悄抹去了额头上并不明显的冷汗,脑海中浮现的还是当时的冰凉海水,他的眼神越发暗淡,不过这一切都被他好好的隐藏了起来。毕竟在众人面前他是那位高傲地不可一世的冷漠神明,是断然不能出现这种有些脆弱的神情的。
他不能,也没有权利当一个温柔的神明,感情终究是会影响判断,从一开始就强硬地控制他们就好了,温柔从来都是无用之物。
即使他选择与人类为伍,却再没想过将心底的温柔化为实质。
故,神一直注视,却不再垂怜。
“京都的樱花开了,大人您不妨去散散心?”阴阳师见荒并没预知到些什么随即神情有些失望,但下一秒就被他很好地掩藏起来了,顺便好心地提出了游玩的意见。
“现在还不是玩乐的时候。”荒已然收拾好那些不该有的情绪,眼神里全然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荒大人!……”
“罢了,你退下就好。”荒见其脸上闪过几分惊慌便不耐烦地挥手让其退下。那阴阳师见状也松了口气,行了行礼便快步走出了这间屋子。
“当做转换心情似乎也不错。”
“不过,那样冰冷的海水……我可是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了。”


花鸟卷


心中万象,眼前千景。幻境所遇种种不过心之所向也。
“要记得回来哦。”花鸟卷放出几只小鸟,颇为温柔地点了点它们的脑袋,接着就向空中一抛,鸟儿见状便扑棱一声展开双翼飞到了空中。
她是由画作化成的妖怪。虽是妖却周身围绕着一股出尘的气息,平日所在的画卷也是不可多得的墨宝,大到山河大川,小到亭台水榭,无不是精心绘制而成,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画卷中央那位被花鸟围绕,青丝如瀑的少女。
这幅画,即使是见多了圣上封赏的晴明也对其赞不绝口。想必,其画师也定是位极风雅之人。
“画中少女,青丝如瀑,花鸟环绕 ,点点樱唇,盈盈眼波,似有邀君入画之意……”
“……沿溪而寻,得见一山,遂越山,自画而下,复归人世……”
“画中之境,心中之景。心中有如此美景的人才能画出如此美景。”花鸟卷的指尖微微拂过画纸漫不经心地念出了这一句,“旁人只道我是迷惑心神的妖物,却不知画中之景皆源于心,若是心中并无杂念,单单一幅画怎能奈何人心?”
最终,她的目光胶着在落款之处,刚想伸手触碰却又像是怕惊扰了画境,只得放下手,静静地看着,目光虔诚又眷恋。直到耳畔响起晚归鸟儿清脆的叫声。
“这画还在,创作这幅画的人,却早已化为枯骨……”
“殊不知这画却还在苦苦等待着他的回归……”
“要记得回来啊……”


青行灯


“你说,你有故事?那就请讲给我吧。”
青行灯倚靠着灯杖,一双美腿优雅地搭在一起,脚踝上绑着一株莲花,她随手打了个响指,灯杖顶端坠着的青灯便透出了几分鬼火的幽暗气息。
百年以来,这是她的习惯,听故事前点上一盏灯,然后任凭其燃到天亮。
青行灯微微一笑,示意其可以开始。
来者开口讲出了自己带来的故事:
从前有个喜欢怪谈的妖怪,她收集这些怪谈并以此为乐。妖怪不断练习讲述这些故事,直到可以脱口而出……
妖怪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最喜欢怪谈了,无论是说给别人、还是听别人说,都很喜欢。”
“第九十九个故事了吗?”
“下一个就是「百物语」了,你还是不要再听故事了。”有个人劝道。
可妖怪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妖怪不以为然地笑笑,待人走后拿出一面镜子,对着镜中的自己开始练习新的故事……
「百物语」最终还是达成了,灯,不会熄灭了,妖怪,再没见过太阳,只能藏身于黑暗的角落,继续收集着各种怪谈……
来人讲完了他的故事。
青行灯换了个姿势倚着灯杖,为这个故事添了个结尾:
她收获了许多怪谈,自己却变成了潜伏在黑暗中的妖怪……这就是「青行灯」的怪谈。
她挥了挥手,来者随即化为一缕幽绿的烟尘汇入了垂着的青灯。
“要听听我的故事吗?要知道,所有人的灵魂里都藏着故事。”


妖刀姬


“我名妖刀姬,是刀化成的妖怪。”
妖刀姬在庭院中修行,明明只是女子却能轻松挥舞一人高的妖刀,一式,二式,三式。寒光凛凛的刀刃毫不留情地斩断了来不及躲开的樱花花瓣——都是完美的一斩为二,左右各不让分毫。
她是宫廷里的一把妖刀,不祥之刃。
少有人不会被她的戾气影响,那些大妖们多数性情古怪她也少有接触,于是小妖们瑟瑟发抖的面部表情她见得数不胜数,至于为何,只是因为随身背着的太刀而已。
不善言辞的她不知道该如何与旁人相处,不知道如何摆出友善的笑容,话到嘴边往往都会匆忙躲回大脑皮层,彻底隐藏在语言中枢之后再也无法找出,作为一把刀,伤害别人才是她的宿命,而不是微笑和交朋友。
“真弱。”妖刀姬挥舞手中的妖刃将面前的鬼魅斩杀,收刀前抬手抹去了刀上并不存在的血迹,指尖似乎感受到了一点湿润的触感,映着月光一看,刃上有着暗淡的小点,抬头一看果然是下雪了,但她却感受不到分毫冷意。
“我是一把刀,感受不到的。”妖刀姬自顾自地说道,将太刀收好转身踏上了回途,“不需要温度的。”
陪伴她的只有越发纯熟的刀法和日渐冰冷的内心。
“我好像说的太多了,下次再会。或许不再会对你来说,反而比较好。” “那么还是,后会无期吧。”


彼岸花


“兔子汤?”彼岸花讽刺一般盯着士兵手里那碗汤,又瞥了瞥不远处的角落,那里隐约可见一小堆白骨,混着似乎是内脏一样的物体,她笑着开口:“兔子的骨头竟和人类的腿骨形状无二。”
许是怜悯,怜悯这支日渐消亡的军队,怜悯它的将领,她的任务是收走亡灵,这支队伍不出意外最终她会照单全收,但,她迟疑了。
彼岸花出现在将领面前,如火般炽红的眼眸倒映着对方呆住的脸,她突然觉得对方的表情十分可笑,毫无预兆地开口道:“我住在黄泉的河岸,那里有一片彼岸花海。从春天到夏天,从秋天到冬天,四季盛开的花朵,就像火焰一样,染红了整个河川。那可真是十分壮观的景象呢……不过人们只有在死后,才能看到这盛况了。害怕吗?”
对方摇了摇头,接下来的话却让彼岸花大吃一惊。
“......你能不能帮个忙,让我的士兵们从这里活着逃出去?我可以把我的命送给你!“
“人类总是喜欢把誓言和承诺挂在嘴边。”彼岸花把玩着手中栩栩如生的仙鹤摆件,眸光一转,开口说道:“倘若真如同你起誓的一样,那就请先同我下黄泉吧。”
“好,只要你能救走我的士兵。”将领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我知道你不是人类,但无论如何,请救下我的士兵。”
这回惊愕的人反而是她。
“在我的花海吞没他前的那一刻,我问他害怕吗,他却还是告诉我一点也不怕。”
“我从未见过如此勇敢坚忍的人类,不过,他同其他见过我的人一样,都成了我的花泥罢了。”


辉夜姬


“从我有记忆起,我就待在竹筒里,一直沉睡着,偶尔会醒来听听周遭的动静。”
那笛声真美啊,很温暖,我不再是孤身一人了,至少有笛声陪伴着我,真想见见吹笛的人。
不过到底是什么人,会一直待在竹林里呢?难道竹林里有他的朋友吗?
还是说,他和我一样,也被困在这竹林中呢?
我有很多很多问题想问他,有很多很多话想和他说。
住在竹林附近的老爷爷发现了我,并把我带回了家,我把他和老婆婆当做我的父母,可每次在竹林里时我总能感受到些什么,他一定就在这竹林内。那熟悉的,温柔的氛围,他就在我的身边,一定是的。
后来,两位老人成了富翁,并请人给我取名为“辉夜姬”。
大家对我都很好,可我总觉得缺些什么,是笛声,我再没听过记忆里清冷又温暖的笛声。
我不被允许出房间,这样有失礼节,于是我拜托父亲替我打听附近村落里擅长吹笛子的人,前后寻找了很久也是毫无头绪,真想再听听那笛声,哪怕一次也好,我未曾听过传闻中来自唐土的名曲流泉,但我想即使是流泉也不如那人吹的曲子吧?
可是我到最后,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进来总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的我坐在一节大大的竹筒上,身形是六七岁的小姑娘,手里紧紧握着一节玉枝。漫无目的在竹林中游荡,在我醒来之前,总会隐隐约约听到那久违的笛声。
“吹笛的人啊,我可否见你一面?”
许是上天听到了我的愿望,梦中的我受着笛声的指引来到了竹林深处,薄雾中映着月光隐约可见一男子,正是吹笛之样,是他了。他似乎发现了我的到来,吹完一曲便朝我微微示意,走入了竹林的浓雾之中。
真想见到他,对他说一句,“谢谢”。还有,“你的笛声真好听”。


玉藻前


给葛叶:


见信如唔。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我就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还请你不要介意。
我想替你去看看那孩子,他一定会与我为敌吧?毁掉京都的人,毕竟是我,他那么单纯,一定会与我为敌吧。还是不要被他发现好了,我装成哪家大人府上的小姐藏匿在樱树后面,中间的距离只能供我远远地看上几眼罢了。你放心吧,那孩子过得很好,现已是京都有名的阴阳师。
见到他,就如同见到你,他与你真的很像,你一定会为他骄傲,我也为你骄傲。
为了她,我什么都干得出来,即使是故人之子的他,甚至是你本人都不能阻止我分毫,所以,这么说的话,还是让他与我为敌吧。

见他,我会以我原本的面貌,说到这里突然记起来前几日发生的一件事,新来的那位大人竟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伪装,他问我为什么要打扮成女人的模样。看来,这幅美貌并不能蒙蔽所有人呢。既然这位大人都肯屈尊与人类为伍,还住在人类的宫廷里,我也就帮帮你的孩子吧,但请原谅我,我不得不给他出了个难题,想必他一定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八岐那家伙,可是连“那位大人”都无法诛杀的存在,祝他好运。


玉藻前顿了顿笔,伸手摘下了自己的面具,展露在空气中的是一张俊美的男子的脸,很难想象这样一位美男子,一举一动竟全是女子的姿态。


我们如此相似,或许是因为都爱上了人类吧。
至于命运,我想战胜它,哪怕一次也好。即使我已在它面前输得一败涂地。
抱歉说了这么多无厘头的东西,那么,下次再会吧。


【简单的一篇文,急急忙忙只写了八位式神,还望大家喜欢(点一下心心嘛!)谢谢~】

分享

收藏0

喜爱49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