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妄想【全职黑化】【3】

毒心玄 2017-07-18 5074 0

  【五】

  苏沐橙漫步在街头,两边的路灯在薄雾中显得昏黄不清。

  街上没有什么人。现在已是四更时分,人们尚在睡梦之中,毕竟明天一早还要奔赴于市中心工作。

  苏沐橙有一丝恍惚。多久之前,自己也是这样漫步于街头,但自己的身边伴随着两个人。

  一个亲哥哥,一个亲似哥哥。

  当时的自己,就像一个什么也不用去想的小女孩。有身边的两个人,便一左一右撑起了自己头顶的一片天。

  可是呢?

  已经都死啦。

  长长的皮筒靴一直裹至膝盖,苏沐橙觉得自己寸步难行。

  熟悉的建筑映入眼帘。苏沐橙跌跌撞撞的走过去,瘫坐在台阶上。

  张开双手,一直握紧双拳,现在贸然张开,两只手不禁有些颤抖。袖口还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上臂肌肉酸痛的感觉,都在提醒着自己,这都不是梦。

  自己,下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决心啊。

  就在这座教堂前,在神的注目下,苏沐橙痛哭流涕。

  伙同孙翔,假意被劫持,再让孙翔通知叶修,用却邪来交换自己,迫使叶修偷得却邪,再将其约至高楼楼顶,一边用孙翔转移叶修的注意力,一边将一切都转嫁于轮回,最后自己再躲在暗处,模仿周泽楷的手笔,绝杀叶修,另一边,却邪也落在自己的手里。

  多么完美的计谋!多么完美的绝杀之计!在此之前,苏沐橙甚至不敢相信自己能设计出这样的阴谋诡计,在叶修和苏沐秋的双重羽翼的庇护下,无忧无虑,连脑筋都是不用动的。

  嘿嘿,若不是此时之景,恐怕自己这等排兵布阵的天赋恐怕会一直被“埋没”下去吧,苏沐橙笑了,何止是被埋没?就凭那两个人护犊子的样子看,自己恐怕能不谙世事,自由自在的活一辈子。

  然后呢?自己第一次展现出自己可怕的天赋的时候,就是实施在自己最亲的人的身上!

  苏沐橙咬着下唇,泪水顺着长发滚落。其实自己的计谋并不是十全十美,其中就有一个分明的漏洞。

  那就是叶修!

  如果叶修并不关心自己,或者自己根本抵不上偷却邪的凶险,那还谈什么绝杀之计。

  可惜啊,也许以叶修的头脑嗅到了诡计的气息,但他依然奋不顾身的跳了下去!向着这个完全为他准备的陷阱跳了下去!

  甚至就连孙翔提出要他独身赴会天台之约,叶修也爽快的答应了。饶是以孙翔的脑子,也瞠目结舌,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苏沐橙知道!完全是在自己“被抓”的前提下,叶修已经不想顾忌什么了!

  一场演出,自己导演,叶修配合的出演,终于随着那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一切,都落下了帷幕。

  苏沐橙痛苦的抱成一团,为自己亲哥哥报仇的滋味,怎么这么难受?

  背后身影一闪,却是莫凡背着却邪回来了。

  苏沐橙顿时停止了抽泣,但声音还是带着一丝鼻音:“都顺利?”

  莫凡面无表情,但看着眼前倔强的背影,眼神一软,轻“嗯”了一声。

  “你过来,坐我旁边。”苏沐橙没有回身,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莫凡照做,背后的却邪在路灯的照映下,闪着清冷的光。

  苏沐橙幽幽地轻叹了一声,便将头靠在了莫凡的肩头。

  莫凡一个激灵,瞬间坐得笔直。

  “你别想什么,我只是,我只是心里空得很。”苏沐橙语气冷淡的说,“只是想找个东西靠靠,显然你比墙要合适的多。”

  莫凡心里哭笑不得,也就由着她去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苏沐橙像倾诉,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只知道,我,我们,再也不能回头了……”

  莫凡聪明的选择什么也不说。

  钟声嗡鸣,惊起一群白鸽,身后的教堂中传出了颂歌。一首首赞美诗被童稚的歌声传颂,缥缈如幻,无论多么肮脏的灵魂,在这样的歌声中,都会被洗礼。

  【六】

  “什么?”江波涛忽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你和苏沐橙合作,把叶修杀了?”

  孙翔不敢回话,只能把头低的更低。

  “还被栽赃给我,是我指使的?是我让你劫持的苏沐橙,让你偷的却邪,让你设局杀的叶修?”江波涛颤抖着手,指着孙翔,已经是生气都顾不上,只是一阵阵无语。

  “自己敌对的对手来找你合作,你也不跟我们商量商量,就巴巴的答应了?”江波涛有点气恨了,“难道你真的欠六个核桃?”

  孙翔脸色一怒,把头低的更低。

  “砰”的一声,房间的门被人撞开。

  江波涛吃惊的看过去,竟然是周泽楷。

  一向冷静的老大居然撞门进来?

  本来就有些被气得头晕的江波涛更是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周泽楷只直直的盯着孙翔,冷冷的说:“……你杀了他?”眼中居然涌动着杀机。

  “嗯。”孙翔瓮声瓮气的哼了一声。

  周泽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杀机不加掩饰的外放。

  “老大!”江波涛惊呼一声。

  “在哪?”周泽楷紧紧的盯着孙翔。

  “临,临江大厦顶楼击,击落的。”孙翔被强大的气场压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周泽楷到底是遏制住了自己,但在离开时,狠狠的撞了江波涛的肩膀。

  周泽楷摔门而去。

  江波涛望着禁闭的房门,“这老大对叶修的态度,有点耐人寻味啊……”江波涛若有所思。

  孙翔呼的一声坐倒在凳子上,“哼,何止是耐人寻味啊,”孙翔有些愤愤的说,“不就是叶修身手好,惜——才——嘛——”

  江波涛背着手慢慢的跺到窗前,“不过你若杀了叶修,杀了,也便杀了,这锅,咱背了,也就背了。”江波涛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历来叶修都是我们头疼的对象,现在死了,未尝不是好事。就算兴欣那伙寻声来报复,相信没了叶修,他们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周泽楷站在大厦的天台边,鸟瞰滚滚东流的江水。迎面而来的信风吹得黑色风衣猎猎作响。身后,直升机的老板点头哈腰的跟着,他以为这位公子哥要乘坐飞机游玩。

  周泽楷一只脚踏在天台的边缘上,几星褐色的斑点就在他的脚边。几个小时前,它们应该还是猩红色,散发着血液的迷人芬芳。

  不错了,一切都吻合,就是这里。

  高空坠落,砸入江水,然后被翻滚的江水带走。

  周泽楷望着灰蓝色的天际,忽然也想从这里一跃而下,拥抱疾风。

  老板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位年轻人危险的举动。

  所幸,周泽楷什么也没做。他只是沉思了一会儿,便将一打钞票交给老板,要他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之后转身离开。

  就在擦肩的那一刹那,饱经世事的老板,嗅到了年轻人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

  沿着江边慢步行走,周泽楷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其实已经基本绝望了。

  此时的一切幻想,在现实面前,都是那么的廉价。

  远远的望见,自己的属下已经帮忙把自己的车开了过来。

  该结束了,周泽楷望着江水,迫使自己下定决心,忘了吧,一切努力只是可怜的徒劳。

  周泽楷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

  车内独立的封闭空间,可以让他更好的思考,也更能锁住悲伤。

  周泽楷自己也不太懂。明明是对手,是敌人,怎么会让一向冷血的自己这么难过?

  忽然,颈边一片冰冷的触感。

  借着后视镜,周泽楷看见自己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太刀。

  一个人巧妙的躲开自己的视线,半附在肩头,在耳边一边喘着热气一边小声说:“别动。”

  一听到这个声音,周泽楷明显一愣,接着像不敢相信一样,就想转过身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连眼角都绽开笑意。低头一看,那握着太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显然在强打精神。

  周泽楷反手一握,瞬间便将那人轻松制住,几乎没花什么力气。

  那人一看见周泽楷的脸,也是一愣,最后无奈的苦笑出来,“我这命,也是背——”眼皮一翻,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周泽楷忙不迭的一阵查看,还好,无大碍,只是腿部的枪伤感染了,导致他发着高烧。放松下来,倒是掉在一边的太刀引起了周泽楷的注意。说是太刀,倒是不伦不类的,看外形,怎么像把伞?

  【未完待续】

分享

收藏3

喜爱6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