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你终是我一人的道长了》

魔道祖师

薛晓|甜文

《道长,你终是我一人的道长了》

/沈公子庄虞

欲忘前世恩怨种种,不抵你的一声阿洋。

“公子,前头便是奈何桥,饮了这碗孟婆汤,便上桥罢。”孟婆轻轻执勺,勺划过如雪般的汤水,递了碗孟婆汤给薛洋。

薛洋听过人说,喝了孟婆汤便会忘了前尘万种。

“为何这汤色淡如于白霜?”薛洋颇为疑惑的开口问道。

孟婆微微笑着开口,“你看,这颜色是不是不仔细些是会瞧不见?”

“是。”薛洋点了点头。

“这便是无了,无便不会记得前世种种。”孟婆又道。

“竟是这般么?”薛洋正准启唇饮下这碗汤水。

“阿洋。”那人墨发微扬,白衣如雪,眸上覆绫,唇角噙笑,声如温玉,肩上霜华。

久未忆起那人,眼眶竟也微微发红。

随着那声清脆,碗从手中滑落,跌落于地上,碎成了一片又一片,汤水撒了一地,将地润湿。

不听孟婆的百般劝言,一意孤行的走上奈何桥。

“他就这般重要?重要到连恨也可放下?”孟婆轻叹一声,收回了视线。

你身在红尘染情事,我怎敢上前唤道长?

柳梢渐染白霜,月下映一对璧人。

薛洋一愣,那分明是道长啊!刻入骨中的容颜,怎能忘却?

薛洋的降灾已然出剑鞘,冷冷的剑光映出道长怀中佳人,纵是怒上心头,竟也为道长委婉。

左手手指握成拳,死死抠着掌心,血一滴滴落于地上,似极了怒放的梅。

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降灾收入剑鞘,负于肩上。

薛洋念恋的看了眼晓星尘,唇角上一抹讽刺自己自做多情。

是啊,晓星尘不再是自己的道长了,而自己却还是晓星尘他的阿洋,仅他晓星尘一人的阿洋。

我惧酒醒时会听闻,听见他人口中言你。

薛洋费力的饮下那樽烈酒,他薛洋一向不会饮酒。

酒烈的很,烈的连五脏六腑也要逐一被灼伤,灼的连灰也不剩下一点。

“咳。”薛洋忽然的被酒呛了一下。

那打湿了密长睫毛的泪,是为谁?是为他薛洋一人的道长啊!

是醉了罢。薛洋轻轻阖上眼帘,脚下的几坛酒随意散了一地。

一定是,一定是醉了!

“阿洋。”晓星尘挑唇,轻柔的揉了揉薛洋的头。

薛洋的泪盈了满眶,将晓星尘拥入怀中,想永不与晓星尘分离般。

晓星尘一愣,“阿洋?”

“道长…道长…道长…”薛洋似着了魔般,一遍又一遍的唤着晓星尘道长,似要将“道长”二字深深烙印在心上般。

“阿洋怎么了?阿洋莫哭啊,糖都给阿洋,不给阿箐,可好?”晓星尘轻轻拍着薛洋的背。

“好,那道长也是我一人的。”

梦已醒,深觉凉意更甚。

“听说了么?晓家长子晓星尘与文家嫡女正准定下婚约。”

“可不是吗?郎才女貌的。”

……

薛洋轻抚上心口,心脏怎的疼的这般利害?

泪如水堤,模糊了视线。

孤身一人执降灾远走,不愿知他与人花好月前。

轮回百转,辗转红尘,看破星尘情事万千,终得薛洋一人道长。

轮回了有千万次了罢?看他晓星尘与他人定下一次次情誓……

够了罢,天怎这般残忍于我?

那一身如雪的白衣,眸覆一条白绫。

薛洋猛的一追上前,唤了声“晓星尘。”

那人回过头,狐疑的看了薛洋一眼,“你认错人了。”

薛洋轻笑一声,“果真是无缘了。”

“公子可有事?”

温润如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薛洋猛一回头,“道长…”

晓星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薛洋拥入怀中,“还好还好,找到你了,道长…道长…道长!你终是我一人的道长了。”





分享

收藏79

喜爱28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