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唇(二)

车田南子 02-02 610 0

原创

古风|连载

送亲的队伍分为三队,尚念心是根本没有机会和另两位姑娘相遇,更不用说一起联手逃回村子。

雯轩估计这辈子没受到这么大的委屈,一路哭着,抬轿的轿夫差点支撑不了这位雯家贵千金的重力。

“喂,你说这雯家的千金,也是够丰满的,我这老腰怕是要给折了。”

“别说了,要不是杜家的势力确实大,雯家这肥户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宝贝女儿送到暗林里。”

雯轩听到外面的轿夫你一言我一语的讥讽着她,就默不作声,不再哭泣,倒握紧了手里的帕子,帕子上,有她娘给她绣的昙花。雯夫人还是希望当归的圣花昙花能保佑她的女儿度过这一劫。雯轩不知道,这手帕,还是母亲请了道长开过了光、下了符的,低级的妖是绝对伤不了手帕的主人。

魏十月靠在马车的木窗上,

只是看着黑不见五指的外方。

三个马车分别到了目的地,这三位所谓的新娘下了车之后,看到的都是轿夫慌慌忙忙提着灯笼离开。撂下她们的地方,抬头往上只看,都能看见那略显腥红的圆月,月光也刚好照着她们的身上。

魏十月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傻瓜都能猜到他们把她们放在这的目的是为了让那只恶妖容易发现。她不慌不忙的从袖口里拿出刀子,往胳膊上狠狠一划,咬着牙把流出的血洒在地上,画成个圆的形状,她的娘说过,她这一脉所有女儿身的血都能防妖,可魏十月的心却不仅仅在防妖身上。

她本是巫族的后代,这次虽不是情意的被送到暗林里,但她倒是渴望和着林子里的妖会一会。她的手指甲,都提前涂上了公鸡的鲜血,妖是阴物,惧阳。魏十月布好阵,就直坐在月光下等着。

雯轩被轿夫抛下后自己捂着红红的眼眶哭起来,可怜这个没怎么出过家门的千金终于能痛痛快快哭一场。

虽说雯轩天生的千金小姐的娇生惯养,但脾气却没有那些千金小姐的火爆,雯轩是那种很善良又很胆小的姑娘。这种身份只养娇了她的身子,却没养娇她的性格,这也是家里的侍女什么的和她的关系都挺好的原因。

但毕竟还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愈哭愈凶。哭的唇再度裂开,又流了血,她也不觉得疼,只是自己一个劲的哭。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痛苦。

只有尚念心下轿的时候摔了一屁股,她既不是什么千金自然没有那种高贵的待遇,又不像魏十月那样是个巫女,她只是个普通人,只不过脸蛋漂亮些。但至少也是跟了医娘那么多年,怎么样也会耍点小聪明。

杜美卿说勾唇是为了把血滴到当归湖里沾染神气才能名当户对的嫁与山神,那么既然山神不过是给妖物蒙上的一层好看的面具,那么勾唇这个仪式也不过是冠冕堂皇的给她们撒上点作料。

医娘最后的一句不骄不躁是想让她别太伤心,说白了是不想她咧嘴哭。一哭,勾唇就裂开,唇一裂,血就流出来。血的腥味自然能极好的引诱妖,尚念心忙爬起来拍拍屁股离开这个月光能照的地方,跑到一棵树下咬紧唇。说这家伙自小是没爹娘没心肺,还真是咬着唇坐在树下睡着,尚念心蜷着身子,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这也不怪她,在挣扎中死去,倒不如在梦中悄无声息的被夺走生命的好。她打着这个念头,才慢慢睡下,毕竟她这一入暗林,就没有回到当归的可能了。

暗林深处静卧着一个俊美的男子,像是在打坐控制着自己,他的身后有一棵落杉树,他身上溢出的妖力让林子里的树木都躁动不安。男子的前面有一个小小的溪流,落杉树的叶子开始急速的向下落,男子再也忍不住身上的妖力,低吼一声。墨绿的眸子睁开,尖锐的瞳孔混着妖力发出逼人的光。四处的落杉叶也被溢出来的妖力撕碎,高挺的鼻子微微耸动,捕捉到鲜血的腥味后像野兽一样抖了抖尖尖的妖耳。

他踏着小溪的水珠寻找腥味的来源。

好在尚念心的因为在医娘的药寮久了,身上也沾上药草的气息,混在这林子里的草木里,和它们的气味大致相同。她离这只妖最近,那妖却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一是尚念心早就睡熟,没有什么动作,二是因为她盖着唇,捂住了微小的鲜血气,和周围的树木气味一样。才使这妖在圆月暴走之时没有发现尚念心。

魏十月已经察觉到妖的出现。

“兽妖?不对...应该是...草木化妖?”

锋利的的叶片划过她的身旁,叶片打到地上,砸出道不浅的土坑。魏十月一跳躲开,但却跳出来她之前用鲜血画成的保护圈。

“花妖吗?”

花妖从跳下树,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只不过尖牙和尖耳掩盖不住他是妖的现实,他笑着,接近着魏十月。魏十月从他额上已经变红的妖印判定这是一只失控了的妖。

花妖的相貌太俊俏,倒是让魏十月吃了一惊,按理说,灵物修炼成妖,只有通过强大是妖力才能改变自己的外貌,也就是说只有十分强的妖才能有这漂亮的样貌。这只花妖在失控的状态都能保持这种样貌,难不成……

魏十月握紧了手里的符咒。

花妖只不过在魏十月身边绕了绕圈子。然后迅速消失,只剩那几个残损的叶片。

雯轩还在哭着,悉不知花妖正在向她靠近。她唇上的血流了大片,都流在衣襟上,还有一些让她用手帕擦去。花妖出现,雯轩开始没看清,以为是人类,停止哭泣还小声问了句:“是谁?”等花妖移动到月光下时,雯轩看见他的妖耳妖牙还有贪婪的用舌头舔着嘴唇的动作,吓得哇哇大叫,竟是忘了这深山老林里哪有什么人能来救她。

她突然想起母亲和她说过看见妖就把帕子扔到它的身上,雯轩立刻攥紧帕子丢到花妖身上。花妖眯了眯眼,只是贪婪的嗅着上面的血腥味,然后接着朝她逼近。

(禁止转载)——《羌国录系列》


分享

收藏2

喜爱4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