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择命》第二章 忍者学校

烟寒笑 02-05 1072 0

火影忍者

架空|其他

#佐助重生#

#原著背景#

#结局大概HE#

#鼬佐#



(春节期间可能会断更很久很久,更新也偏慢,建议大家放养先别管我,多存一点再看O(∩_∩)O本文结局HE还是BE我还没想好,各位可以在评论区建议一下。并且本文没有存稿!全部都是现写现发,请各位谅解啊。)


———————————正文—————————————


鼬思考着自家弟弟突然之间的进步,坐在石块上一整夜没睡着。鬼鲛醒来发现他坐在石块上一动不动不免有些担心。


“鼬君?没事吧?从昨天下午开始就心不在焉的呢。”从昨天下午看到佐助的训练之后,鼬就非常担心,担心佐助因为被仇恨蒙蔽双眼而强迫自己承受过度的训练。要知道,他走了以后村子里就没什么和佐助亲密的人了,更不会有人会去关心他的身体状况。


他被迫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鲨鱼脸,站起身来向北边走去。“走吧。”鼬说道,鬼鲛无奈地摇摇头,也跟着走去。


......


“啊!”另一边的佐助则是被噩梦惊醒,他摸摸眼角,果然是湿的。梦里,他梦到了哥哥,鼬被他用草薙剑捅穿腹部倒了下去。他还是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自己最敬爱的哥哥眼神慢慢黯淡...


不过,他可不是曾经那个天天嚷着要杀了那个男人的幼稚小鬼了,他是佐助,宇智波佐助!他绝不会让鼬再次死去!他握紧拳,誓要改变那悲惨的命运。既然上苍给了他再一次选择的机会,那他就绝对会挽救这一切。


今天佐助就要去忍者学校了,麻木地穿着衣服,望着镜子。镜中的少年有着白皙的皮肤,大部分头发倔强地翘起,也有几缕头发乖乖搭在脖子上,本来合身的白色短裤因为消瘦显得有些宽松。这看起来的确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没错,但唯一和他这纯真年龄不符的...就是那双深邃的黑眸。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天真烂漫,佐助的眼神里是一种历经沧桑的平静,就像是什么也不在乎一般。当然还有被那平静掩盖住的一丝戾气,这些都显示了这个少年的与众不同。


轻轻抚摸头上的护额,他的眼里浮现出一丝怀念之情。脑海里,一个金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像一缕阳光照进他的世界...


“嘁,居然会有点期待见到那家伙。”佐助用一种略带嫌弃的语气说着,眼底却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走出宇智波大宅,路过的人们难免会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不过已经成熟的他当然不会在意,甚至不会抬眼看他们一眼。这些人都是这样,欺软怕硬。只要他们不主动上前招惹佐助,他就不会对他们出手。

“佐助君! ”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佐助有些疑惑地停下脚步。回头一望,是山中井野。


女孩长长的金色马尾在阳光照耀下变得更加耀眼,井野笑着向佐助跑过来,“佐助君!你是要去学校?我们一起走吧!”自顾自的说着话,拉起佐助的右臂就往前走。


佐助不禁有些无语,从上一世开始他就对井野、小樱的花痴行为感到非常无奈。面对众多女生的献殷勤,那时候的他却一心只想着追赶上哥哥的脚步,沉浸在仇恨与痛苦之中,根本没有想过儿女情长之类的东西。这一世,虽已没了那些恨与痛,但他也依旧没有意愿去思考这些。


他不知道现在该做出何种反应,只能任由井野拉着自己。“井野你在干什么!”此时,后面又传来一声更为熟悉的声音...“关你什么事啊宽额头!”身旁的井野一听到声音立马松开手向后面大吼。对面的粉发女孩自然也不甘示弱,快步走到井野面前冲她大骂:“井野猪!没看见佐助不愿意牵着你吗!”“你...”...两个女孩就这样站在街上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佐助叹了口气,加快步伐往学校出发。


......


到了忍者学校,盯着满教室略感亲切的面孔,佐助随便选了个靠后的座位便坐下了。注意到下面有一道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还带着一些敌意,他睁开眼看看...果然是那家伙。


鸣人从佐助进教室的那一刻开始,眼睛就没离开过佐助。“啊!小樱喜欢的就是这个混蛋吗!哼,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哪里比得上我的万分之一!”鸣人这样想着,傻笑起来。“白痴。”佐助看着他一如既往傻笑的模样忍不住喊了一声。


这一声“白痴”引来了全教室的突然安静,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鸣人愣了一下之后也暴跳如雷,三两步跳到佐助的桌上大骂着:“混蛋佐助!居然骂我白痴!你才是白痴呢混蛋!”“嘁。”佐助别过头去,并没有理会眼前的鸣人,尽管他上一世认可了鸣人的实力,可现在眼前的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而本来怒气冲天的鸣人一看佐助干脆无视他,更冒火了。“喂!我再跟你说话呢混蛋!你父母没教过你跟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能看其他地方吗!”忽然,佐助僵硬地扭过头来,被刘海挡住的眼眸看不清蕴含的情绪,“那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不能随便跳到桌子上吗?”


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僵持的两人身上,听到对方提及自己父母的鸣人也有几分失神,“我没有父母.....”他用一种凄凉的语气小声说着,佐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对啊,四代和玖辛奈在鸣人出生后不久就都牺牲了...真是,怎么会跟一个小孩子动气。“...没..没事的,我在不久前...也没有父母了。”从来不会安慰人的佐助结结巴巴,试图安慰一下上一世的挚友。


一听到“混蛋佐助”也没有父母,鸣人对眼前同龄的少年不由得生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火气也消了大半。“佐助你...”话未说完,一根粉笔直接砸到鸣人的头上。


“鸣人!不可以欺负宇智波同学!”伊鲁卡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站在门口,“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去招惹同学!更何况...”伊鲁卡的视线落到刚刚经历灭族的佐助身上。


“伊鲁卡老师我没有欺负他!”被粉笔砸了一下的鸣人愤愤说道,挥舞着拳头表示抗议。


佐助对伊鲁卡和鸣人的互动并没有多加关注,心里一直回忆着未来将要发生的种种悲剧,也一直想着自己牵挂了两辈子的那个人...


突然,嘴唇上感到一股温热,回过神来眼前便是鸣人小麦色的脸庞...他下意识地一拳打在眼前人的腹部,将人直接丢到第一排同学的桌子前。“糟了!居然忘了还有这种破事!”佐助使劲揉着自己的唇瓣,被丢下去的鸣人也没有管自己狼狈的样子一直干呕。


“本大爷的初吻啊!混蛋佐助你怎么不躲开!”


“白痴吊车尾谁知道你会突然之间贴上来啊!”


鸣人还想要反驳什么,却感到身后一阵寒意...回头望去,全教室女生都用一种带着浓浓杀气的眼神瞪着自己。要知道那时候佐助可是全班女生的梦想情人,他的初吻可是所有人的追求...而现在,却被一个男生给抢走了!能不让人生气吗?


皱眉揉了几下嘴唇之后,佐助也没有再去管鸣人和女生们的事情,坐在位置上继续想念着自家兄长。


......


忍者学校的课程并不难,甚至可以说是极其简单。下午放学后佐助依旧去往那个练习场练习查克拉和写轮眼,由于重生的关系,所以写轮眼还只是两勾玉,就连查克拉也少的可怜。所幸他还记得上一世看过的各种卷轴和忍术,不过还是要先把查克拉练好。


两个小时的时间,佐助从最基本的体术一直往上练习,到后来尝试了一下豪火球之术...果然,以现在这具身体连简单几个豪火球之术都支撑不了,更别说什么大型忍术..还是要从头慢慢练起啊,如果过度训练的话身体又会支撑不住那更麻烦。


他心情郁闷地坐在练习场边的草地上,就像是一个生闷气的小孩子。此时的表情倒是比较符合这具身体的年龄。此时的天空已经开始黑下来了,路上的行人也慢慢变少,佐助一个人孤单地走在街道上,来往的人们也对这个孩子带着一些怜悯,想要上去搭话,却被少年冷漠的神色给止住脚步。


回到宇智波大宅,空旷的房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母亲亲切的呼唤声在这个家里变成了一种奢望,在其他孩子扑进母亲的怀抱里取暖时, 佐助和鸣人都只能默默抱紧自己...在其他屋子里传出饭菜的香味时,他们俩也只能呆呆望着厨房,感受着寒风...


没有人想过这两个孩子有多么不易,对鸣人,只是嫌恶、恐惧罢了。对佐助,也只是远离、怜悯罢了。没有人愿意靠近他们两个异类,更没有人愿意亲近、照顾。这或许就是鸣人能如此坚强的原因吧?毕竟,他从小就站在世界的对立面,所有人都厌恶他,所以他会嫉妒、羡慕被女生仰慕着,高高在上的佐助。

分享

收藏3

喜爱3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