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柠/紫

凹凸世界

OOC|甜文

安莉洁第一次见到那个棕褐色长发的女孩是在一个略微显得有点儿奇怪的地方,她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坐在一群算命大仙,巫婆和盲人风水先生之间,耳边回荡的始终是喋喋不休的算命和神乎其神的措辞,纯洁无辜的神情像是自己只是一个不小心卷进来的可怜小女孩儿。她看着那些走来走去的警务人员回荡漫步在群众之间,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看着热闹一般,丝毫不觉的惊恐,披肩的长发微微飘动,松散地披着的不规则倾斜的长罩衣在别的女学生身上只会显得别扭而古怪,却和她异样融洽,仿佛是某种天女的行头。
安莉洁不确定她是什么人,眉头微皱。
一个身披灰袍的老太太愁眉苦脸的奔过来紧攥她的衣角,连声凄苦道安莉洁印堂发黑,许是阴阳失调,体内阴气过重,要为她来看看面相,诊诊脉。她冷笑:“你这算命的大仙若有什么用,又怎么会被抓来?”“姑娘啊,这我可什么坏事也没干,只是替命在旦夕的人们驱赶背上的幽气,不让鬼留驻呐。别人看不到,我这双老眼却可看得清清楚楚......”
“那你又怎么看得见?”安莉洁不想再和他多纠缠,迈步离开了身后“我也不想可这就是命”的语气凄苦哀凉地话语声,眼睛在整个乌烟瘴气的——至少她这么认为,一切风水和算命都不符合科学——充满无稽之谈的话语的小房间里环绕了一圈,随后避无可避的又落在了那个女孩的身上。但也不能怪安莉洁了,在一群年逾八十须发花白的算命老人之间,这个抱着书包的女学生实在太过显眼。
公安局找自己来没什么提前的预兆,但也不在意料之外。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哪个国家重要人物脑子一抽心血来潮开始打着“打击封建迷信刻不容缓”的旗子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抽查某个城里人口密集的区域,抓捕各种靠着歪门邪道,鬼神,卜卦和伪科学来挣钱的人,严肃处理。安莉洁是硕士生,平常偶尔忙里偷闲写一些科普民众的文章,也和几个电视台做了些科普栏目的节目,再加上曾经也是学和这个有关的专业且导师还颇有名气,久而久之就在反伪科学的领域有了声望,公安局于是不时请她过来分析一些不容易定性的伪科学词句,也帮忙记录。
她有些心不在焉地坐在队长的办公桌前准备例行公事,始终没有再抬头去看那个女孩,她觉得用教育和痛心疾首的训斥目光盯着一个不比自己小多少的女孩显得奇怪和老成,抽出一张纸,用钢笔的一端习惯性地敲了敲桌子,然后一抬头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

凯莉用亮晶晶的瞳孔注视着她,看着那只笔的同时不知为何想着那儿经过长年累月会有一个极深的肉眼可见的凹陷,看到她抬起头时惊慌的面部表情和动作更是暗自好笑。她大概在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成为一群念叨都嚷着五行八卦周身气血的老头老太婆中的一员。于是她俯身撑着那张办公桌,笑眯眯地问:“你不信星相吧?”
“......那本是无稽之谈,小姑娘。”
“阴阳气息呢?”
“难道世界上真的会存在这种玄乎的东西吗?凡事都要讲究科学......”
“停停停我懂了,”凯莉貌似不耐烦的做着掩住脸颊的动作,眼神无奈中还带着些戏谑的意味,“看不见的东西你不信,不科学的东西你不信,若是某一天意味愚蠢的科学家满世界大嚷阴阳气息和鬼神都是存在的,万有引力都是无稽之谈,怕是你会又转去打压万有引力吧?”说到这里,她吐了吐舌头,像是想起来公安局还算是人家的地盘,坐在了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补充了一句,“你还真是一个喜欢教育人的小姑娘!”
反讽。
安莉洁叹了口气,开始翻找桌边的记录册查看这个大概算是叛逆少女的女生的以往记录,却发现自己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正寻思如何开口询问要带着怎样斥责又不显得尴尬的语气询问时,却发现那个女孩坐回了人群之中,充满好感的对着身边的老大爷笑着,开始聊起和星盘有关的事儿来,于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又这么办完了几样公事,安莉洁一抬头,却又是那个女孩,依旧是一副故弄虚玄的甜美笑容,但眼神却和之前相比严肃了不少。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语气如轻灵的山泉水敲打着泉面:“你觉不觉得这个世界已经无药可救?民众相信着鬼神啊风水啊卜卦的事情,骗子又满地作乱猖獗?”凯莉的声音严肃而认真,仿佛也带着和安莉洁同样的哀愁。
这话触动了她的心弦,她说得很正确,没有一点错误。小时候男孩子想着保卫世界,女孩儿自然想的就是什么魔法公主,轻轻巧巧挥挥魔杖就可以带走世间所有黑暗和尘埃,也相信这个世界的思想总都是纯洁无瑕的。长大后就发现现实的重担,看着这个早该进入认清现代科学的理性阶段的国家茫茫几百年来没有一点儿长进。小学初中里那些什么笔仙塔罗牌之类的也就算了,毕竟小孩子比较幼稚(但实际上她觉得哪怕是一个学龄前儿童都不应该会这样,虽然一个这样大的小小孩根本不会清楚关于这些),再大一点的像高中,大学,也还是能勉强原谅。至于那些老人,很多本身就出生在没有科学素养的年代,思想扳不正也还算情有可原,可那些硕士博士生呢?踏上社会的青年呢?甚至本身就是科学方面专业的毕业生都对此有兴趣。她看着觉得恨铁不成钢却手足无措,虽然若不是这些轻信和欺骗她很可能就会少很多可能的晋升机会,可是谋财害命,像他们这种自视富有正义之感的人又怎会放弃?又怎会紧紧地握住一丝希望地前行?
“对。”我无力的叹息,将脸庞埋进袖子里,吸取泪水,“你说的......对。”
她得意地冲我笑笑,脸上的温柔和哀愁就那样一扫而空:“这可不会是错的,是这位老伯用卜卦的方式从你的命盘上看来的。”
周围传来低低的笑声,安莉洁气恼的瞪了他一眼,继续开始工作,掏出记录卡想通过重新开始审问的方式扳回局势,于是严肃地叫凯莉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
“什么东西?”
“骗人的东西。”安莉洁回答道,脸上带着点得意洋洋的神色。
“你这是大不敬,要触犯神灵的!怎么能称呼如此神圣之物为‘东西’呢?!”凯莉连忙作惊慌状止住他的话头,眼底有一点狡诈,但又恢复了甜美的笑容,从怀中取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仔细看会发现上面用四种神灵语(反正如果你问珠子的主人,他一定会这么告诉你,但是天知道是不是)写了几句话,遥远了看就只是清澈的模样,像一滴水珠在阳光下发亮。凯莉开口,轻灵的声音柔美带着一点神秘,“这是神之泪,汇聚天地间的一种灵气,它们无影无形,肉眼无法捕捉,肉体无法感受,只要有人愿意相信并且祈祷,它便会庇佑那个人。它在我们的身边,一缕风中的灵气都会捕捉到你的气息,只要将手放在这里,它就会显出光彩,平安是依旧不变的透明,不平安是紫色的光霞,但你不用担心,这些紫色的灵气会进入你的身体,帮助你痊愈,只要你相信......”

后来安莉洁实在没有再听下去的兴趣了,直接没收了它,凯莉很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扬着头发走出了门外,走到门口时转过身来,对她一本正经的做了个鬼脸随后大步离开,安莉洁虽然生气,但想着人家的东西也被自己收走了,也就不打算和她计较。
——莫名感觉自己真是幼稚。
对了,顺便提一句那个珠子,安莉洁把它带回去检查了一下。放手的地方装有一片热敏电阻,敏感阈值是36摄氏度,如若超过了那个温度电路就会激发,在经过一系列的变化点亮珠子内底部的紫外线荧光管,变换呈紫色的过程很缓慢,看起来还真犹如迷雾飘散,神迹显灵了一般。
对了,再顺便提一句什么,安莉洁再一次课上忽然如遭雷击,发现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五六岁的凯莉小姐实际上是自己的学姐,做实验的时候来帮把手,和他目光相对,于是露出了一个莫名万分诡异的笑容,然后安莉洁突然就发现自己的材料缺好多。
对了,还得再提一句,然后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交往了。

分享

收藏1

喜爱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