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鸟哨(一)

车田南子 02-07 710 0

原创

古风|连载

清晨,尚念心从萧忘忧的怀里探出头,打了个哈欠。

早上还是有点凉的嘛,她就像兔子窝在自己的小土洞里一样窝在萧忘忧的怀里,这里暖和,她窝在里面,哪都不想去。

她开始观察起萧忘忧的睡相。

比她优雅多了。

萧忘忧抿着眉毛,把下巴抵在尚念心的发心,双目紧闭,有平缓均匀的呼吸声。还有那么一点点笑的意思,看起来睡得很安稳。

尚念心还想睡个回笼觉,但睡之前还想看一眼萧忘忧的睡容,抬眼便对上他刚睁开的墨绿眸子。他看她的神态和以往不同,多了更多的温情,像燃了什么火,烧的尚念心有那么点心慌。

“醒了?”

他笑着看着她,让尚念心的全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啊..对呀。”她挠着头,刻意躲闪着他太过温柔的目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尚念心从他怀里钻出来,自始至终一直被萧忘忧说不清是什么的眼神看着。

萧忘忧又往她那边靠了靠,尚念心一脸黑线的掰自己的手指。

“念心,你昨天晚上用什么吹得曲子。”他问,

“还说呢,要不是我会吹鸟哨,你早就把我吃了。”尚念心边回答边从里衣里掏出那个小巧的青瓷鸟哨。

“我从来没见过我的爹娘,从小收养我的医娘告诉我这青瓷鸟哨是我娘特地留给我的,她还说,她告诉我,我还没有记事的时候,一哭闹我娘就吹这鸟哨,然后我就停止哭闹,傻愣的看着她手里的鸟哨,听她吹出的曲子。”

“那你的父亲母亲...”萧忘忧欲言又止,尚念心接过他的话,

“他们把我抛弃了。”

萧忘忧本想安慰她几句,但他自己本来也就是个木讷的妖,无从下口。

尚念心捋了捋自己的发丝,把鸟哨凑到嘴边,吹起来。

像鸟叫又像落叶声的声音响起。

萧忘忧喜欢这种声音,也喜欢吹鸟哨的主人。

一曲终,他看见她的眸子里分明有了水的湿润。

“真难听,”她低下头摸着鸟哨。萧忘忧不言语,只见一只大手伸过去夺了她的鸟哨。他凑到嘴边,憋足了气。

竹丝拉扯的声音响起,尚念心呆呆的看着鼓气鼓红了脸的萧忘忧。

萧忘忧把鸟哨放回到她的掌心,“你听,这才叫难听。”他笑着说。

尚念心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伸出手捏了捏他涨红的腮帮。

“我娘曾经是当归最美的人。”

“尚家世世代代靠制瓷器生活。”尚念心握着冰凉凉的鸟哨说,

尚念心的母亲叫尚媛,媛字本来就是美好和善良的寄托。尚媛真的应了媛一字,长的是个绝代的美人,性子也温顺。

在尚媛年轻的时候,上门提亲的人不知踏破了尚家几座门榄。尚媛正当年华时医娘孙迟暮还是个小丫头,整天整日的跟在尚媛的身后唤姐姐。

那时的在当归的尚家算是有势有力,是瞪大了眼的为尚媛找个如意郎君。尚媛看着一批一批的提亲者,尚媛躲在红账后,摇了不知多少次头。后来她就怀孕了,尚家上下没有一个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尚媛还是往日一样,做着自己的瓷器,不闻村子外面炸开锅的非议。

尚媛只对孙迟暮说过她的意中人的名字。尚媛死后,孙迟暮因为此事竟选择性的忘掉了她曾对她说的那个名字。

只模糊记得姓萧。

尚家的女子都是美人,

也天生的薄命。

孙迟暮在尚媛死后查了尚家的族谱,凡主脉的尚家女子没有一个能活过二十。尚媛便是在尚念心满月香消玉损。

这是尚家女子的命数。

也是孙迟暮为何学医的原因,她想改变尚念心的命数。

尚念心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好福气了。医娘给她勾唇的时候就知道尚念心这一生马上就到头了,估计阎王薄上也早划去她的名字。

可是所有人没有想到,尚念心能活到现在,哪怕是阴差阳错的和花妖交上了朋友。但她免不过那一劫。

尚媛喜欢的不是别人,是家里那个姓萧的家仆。他和她自幼相好,

当尚念心每次问医娘关于她父亲的事情医娘总是狠狠的转头,

“问他做什么?他根本不能算是个爹!”

那个姓萧的家仆真实身份不过是个侠客,医娘说是他害死了尚媛。

尚念心清楚的很,一个女子付出生命给一个男子,那这女子可爱苦了这男子。她觉得她娘的眼光不会差,并且她很高兴她娘能不顾生命的去爱她爹。

萧忘忧听尚念心说完后皱了皱眉,

“那我便不要姓萧了。”

“为何?”

“你父亲这样对你母亲,十分之八九的一个负心汉。”

尚念心阴险的笑笑,把鸟哨收起来:“你们男人不都这样嘛,朝三暮四,沾花惹草的。”

萧忘忧急的红了鼻尖:“你怎能拿我和那些人类男子去比。”

“难不成你见到好看的姑娘不会脸红?”尚念心把脸挪到他的唇下,用勾人的眼神看着他。

萧忘忧红了脸,

“你看吧。”她好笑的拍着萧忘忧的肩。

“尚念心。”

她突然被搂紧一个熟悉的怀里,上面有熟悉的温度。

“如果我说我中意你,你会答应成亲吗。”萧忘忧还是红着脸,但异常认真的看着尚念心的脸。

“怎么,你们妖怪也喜欢玩这一套?”她推开萧忘忧凑近的脸。

“我....”萧忘忧搂紧了她的身子,把鼻尖埋在她的后背。

“忘忧,你一个妖怪在这林子里这么多年,应该很少见到人类吧。”尚念心问。

“嗯。”他回答。

“那就不奇怪了,你成天闷在这暗林里,说中意我,是因为你还没出去见见世面啊。”尚念心看着他墨绿撩人的眸子。

萧忘忧不好反驳,总之作为一只活了这么久的妖,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离不开什么东西,他觉得他有了把柄。以前自己一个,虽然孤独,但过的无牵无挂,现在他觉得只要尚念心再不出现他这妖生也没必要再过了。

“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你就不会再心仪我了”



(禁止转载)——《羌国录系列》

【日常死皮赖脸求评论_(:з」∠)_】


分享

收藏1

喜爱6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