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信白cp(完结)

主腐这几对白信,诸葛子龙,邦良 张良:笔落,墨出,一笔笔一画画,勾勒出一个盛世王朝。 刘邦:你是我今生渡不过的劫,在彼岸守候三载浮生未歇。 前世今生& 原来寿命终究是有限的,,残缺不全的结局还没来得及补全。。 我们不信宿命,但为什么到最后都逃不过这个劫。。 还有太多的遗憾,太多的无奈,太多的不甘。。难道最后就只能用一个,英雄终究造不了时事概括吗? 韩信:爱恨痴狂,抵不过你沧海一笑,为何你总是如此洒脱,让我独自品味其间的苦。

李白:洒脱?!你试过千年的等待,千年的寂寞吗。。
刘邦:若有来生我定护你周全。
张良:你是君,我是臣,终究也只能这样。。
诸葛亮:不许去!我是军师,你若执意要去,必将军法处置!
赵云:亮,这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只希望你安好) 正文开始:长安学府
狄仁杰:唉~真不懂女帝到底在想什么,安排我们在这里。
李元芳:狄大人,你作业做了吗? 仁杰:。。。。。(不爽)
韩信:女帝说要我们先学习以便防止魔族暴乱。
狄仁杰:呦,韩信难得看你穿教庭特使。
李元芳:都多久没发生战争了,女帝多虑了吧。
韩信:走啦,去武馆。
李元芳:T^T又去武馆。
武馆内:
擂台上,粉红的发丝轻轻飞舞,地上盖着朵朵樱花。
花木兰(爽朗的一笑):我赢了你就把面具摘下了,再帮我抄一周的木兰辞!
兰陵王:。。。。无语,疯了吧,鬼知道你一个女生的东西会在男生帐里→_→
李白提着酒壶走向韩信,手一把攀上韩信的肩。
李白:走喝酒去。
韩信:→_→无语,上课哎,过会儿导师来了又要说。
李白把韩信微微压下来,对着他的耳朵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逃课有各种办法。
突然后面传来花木兰的声音:诶诶,李白哥哥,你不应该做个见证人吗?
李白赶紧拉着韩信朝外跑。
韩信掰开李白的手,问到:干嘛?怎么了?
咳咳,今天早上元芳没写先生布置的任务,(原因是:昨天李白拖着元芳去喝酒,结果李元芳醉的和烂泥一样,根本醒不来)我帮他想办法,正好花木兰要我帮她看看她的木兰辞,我因为李元芳的事情,没时间,就随便放在桌子上了。呃(⊙o⊙)…之,之后兰陵王以为是废纸就丢了。
韩信:→_→所以都怪李元芳不写作业?!
李白:咳咳,其实吧是我带他去喝酒,之后就这样,了。。
韩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o⊙)哦明白了,都怪你。
李白:呃呃,这个嘛。。。
韩信:所以说,现在他们打架就为了那张纸?
李白:刚才导师让他们自由比武,哎哎,搞错了吧,重点是现在怎么办?
韩信挑眉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李白(不爽):好歹我们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的吧,见死不救是不是?!
韩信笑的停不下来:什么破形容词,太白你好歹也是诗仙吧。
李白勾起诱惑的嘴角,贴在韩信耳边说:挺好的呀,你青梅,我竹马,两小无猜。
韩信耳朵有些发热,推开李白:滚滚你才青梅。
李白轻笑:好了,快想怎么办?
韩信白了他一眼:自己想办法去吧!
转身回武馆。
李白:。。。。。无语
回了武馆。里面的情景颇为喜感,花木兰到处追着兰陵王打,一套爆炸盖的到处都是樱花。
好啦好啦,导师说着。
花木兰还是气呼呼的说:导师他偷袭我!不然一定是我赢,我不服,他偷袭我!
兰陵王抽了抽嘴角,头冒黑线:大姐,我是个刺客。。。。。
花木兰睁着大大的眼睛瞪着兰陵王:你赔我木兰辞!
导师:好了好了,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兰陵王眼角一个猛抽:你那叫木兰辞,唧唧复唧唧,我不吃烧鸡。
李白(尴尬:咳咳,(花木兰也是)厉害了。
花木兰:你管我!姐写的辞就叫木兰辞!
兰陵王:。。。。。。无语。转身离开。
另一边的刘邦也过来了,
刘邦坐在椅子上端着茶直勾勾的看着李白道:跳跳,这位是?
李白蛮无语,懂不懂礼貌?!
韩信没过脑子直接说:我基友。
噗,刘邦一口茶喷了出来。表情很复杂的看着李白韩信。
李白嫌弃的看了看被水渍溅到的衣角,赏了刘邦一个大大的白眼。转身离开。
刘邦有些不明所以。
韩信开口道:他洁癖严重,洁癌晚期。
刘邦:。。。。无语。。 韩信:君主,那个人好像张良。
刘邦马上望去,远处一白发男子气质温润如玉,正和一个蓝发男子谈笑。
刘邦内心百感交集,却只是轻轻唤出了两个字:子房...........
韩信走上前去,
韩信:子房好久不见,过得怎么样?诶诶?卧龙先生也在。
诸葛亮点点头表示礼貌。
诸葛亮对着身后的男子说:子龙,我们走吧。
赵云:?为什么。
诸葛亮笑了笑挥着羽毛扇不语。
转身离开,赵云自然跟上。
张良:子房无碍,原来韩将军也来这里训练啊。
韩信怂怂肩表示无奈:女帝逼的,子房你和诸葛在干嘛?
张良:我和他在讨论军事,正好同为军师嘛。
韩信:对了,子房,君主他很,,,很想你。
张良顺着韩信的目光看到了刘邦,蓝色的水眸微微有些迷茫。
张良:君……君主?!原来他就是刘邦啊。
韩信:???什么叫原来他就是刘邦?
张良走到刘邦面前,伸出手。
张良:君主,初次见面,你好。
刘邦看着张良伸出的手,僵住了。
韩信:?!子房?!什么叫初次见面??我们不是早就认识…
张良淡淡的一笑:认识吗?…
子房不记得了。。。。
瞬间静默了。。。不记得了,就这样?!
刘邦苦笑着,伸出手:初次相见,你好。。。。 第二天,训练营。
狄仁杰:女帝都把我们困在峡谷练三年了,今天终于有点人性放我们出来了。π_π
扁鹊:只是出来训练罢了-_-||
李元芳:没事出来就好。
安吉拉:不过我在想这么多人,出来一起是不是。。。
孙尚香:没事,所有人的一日三餐你都包了*^_^*
安吉拉:…………我回去吧。。。
诸葛亮:好了别闹了,既然要出来训练就认真点啦。
赶了一天的路,暮色将近大家也有些累了。就找了一个地方扎营。
李白静静的做篝火旁望着夜空。
韩信走了过来,很自觉的在他傍边坐下。
李白:你干嘛?不去睡觉?
韩信:反正无聊,陪你守夜喽。
半响无话,李白的眉却紧缩着。韩信自然也看出来了。
韩信:你怎么了?
李白没回答,过了一会缓缓开口。
李白:为什么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感觉我们似乎丢掉了什么。
是现在的生活太过的安宁,让我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安吗?
韩信:-_-||你想太多了啦,现在的生活不也蛮好吗。说着拿去酒壶喝了起来。
李白:算了算了,可能真的想多了。也拿起酒壶喝了起来。 突然草丛里发出沙沙的声音。
李白韩信的心马上提了起来,提剑拿枪。突然出来一个黑影,李白提剑直指。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一个小女孩蜷缩着瑟瑟发抖,身上青紫一片伤口还在流血。不要杀我。
李白懵了,尴尬。韩信拍了一下他的肩,毒舌道:还不扶她,堂堂青莲剑仙欺负一个弱女子,啧啧传出去可就热闹了。
李白冷了他一眼,懒得计较。
扶着女孩去找扁鹊,扁鹊帮她疗伤。
好可爱的小妹妹,孙尚香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孙尚香捏了捏她的脸,哇!竟然和小乔一样软。
女孩突然变的很激动直接叫了起来,香香!哎哎??
孙尚香:你怎么知道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蔡文姬。
(果然他们全部都忘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好想你。)蔡文姬一直哭一直哭。
韩信拽了一下李白:看你把别个吓的。 李白(尴尬):这怪我?!
孙尚香帮蔡文姬擦着眼泪:别哭了。 帐内——
诸葛亮也没睡,望着夜空的星宿。
赵云拿了一个外衣披在诸葛身上,
军师还未寝,从星空里看出了什么吗?
诸葛亮轻轻扇着扇子,轻皱眉缓缓道:子龙,可能又要狼烟四起了。
子龙坐在椅子上擦着长枪,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
随机缓缓应道:无妨,这长枪也好久没用了,不必担心。
诸葛亮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但愿如此吧。。
战争,,鲜血飞溅,生灵涂炭,,乱世中,何处是归宿呢。。晚上李白坐在皇城的屋顶上喝着酒。
一抹火红的长发出现在眼前,韩信直接坐在李白身边,拿去李白的酒就喝了起来。
韩信:你将来打算怎么办?一直就这么潇洒的做你的剑仙?
李白不回答喝着桃花酒。
韩信:明天我就要走了。。
李白继续喝酒。韩信有点不爽了,(怎么不理我?!)从身后抓出两个超大的酒坛子都是桃花酿。
韩信:算了,不想那么多了,不醉不归?韩信伸出手望着李白。
李白在他手上拍了一下,:好,不醉不归!
皎洁的月光轻轻的洒落。
两人也喝的差不多了,迷迷糊糊的,韩信望着李白,干净栗色的短发衬着清秀的脸庞,长长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一只眼。淡蓝深邃的双眸中透着不羁的色彩。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片极薄红润的唇。脸因为喝酒的缘故有一层淡淡的红晕。
韩信突然伸手触碰李白的脸,李白刷的一下酒醒了一半。
韩信轻轻的说:和我一起去好不好?就当陪我。
李白楞了楞,这丫的是舍不得我?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反映过来的时候韩信已经靠在李白肩上睡着了。李白(无语):醉成这样。。不能喝就别喝啊。 次日——
韩信整装待发,轻点兵数打算前负战场,张扬的红发随风飘起,英姿飒爽,眉间却流露出一分焦虑。(他,到底来不来?)
将军,将军兵数齐了可以出发了。一个士兵报告。
韩信:再等等。过会儿。
李白坐在不远处的一颗树上,恰好能看见韩信的军队,望着那一抹红影,喝着酒,斟酌着到底去不去。
将军将军!该出发了!士兵又来报。
韩信的某暗了暗,终究还是不愿意来吗?
韩信:走吧。
回眸望了一眼长安,(一别不知何日再见,太白,如果我能回来,你还安在,定再与你一同畅饮于桃花树下,不醉,不归。。。不负如来,不负卿。。)
李白望着渐行渐远的军队,终还是动摇了,(也许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继续做潇洒的剑仙,大不了遇见一个魔族杀一个魔族,但是如果你前负战场回不来了,我可能会后悔,抱憾一辈子):唉~韩信啊,真的是欠你的,就当是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吧。
悄悄的跟在大军的后面。
韩信的军队到达时发现刘邦和张良已经到了。
韩信:参加君主大人。
刘邦:雏儿来啦,做吧。
刘邦向韩信身后看了看,?_?:你的好“基友”嘞?
韩信:→_→别烦我。
刘邦:噗,我的雏儿长大了。
韩信眼眸突然转冷:再叫一个试试。
张良坐在后面饮了口茶,并不说话。
韩信:良还是没记起来吗? 刘邦的脸还是一副轻松的笑意,眼眸却不经意的暗了。轻轻垂下眼帘,淡淡的说:还没呢。。
韩信望向张良,唉~真的不记得了吗? 子房报以一个淡淡的笑容,文质彬彬,温文儒雅。
晚上——
韩信回到书房,推开门,闻到一股熟悉的酒味并不刺鼻,伴随着淡淡的桃花香。
眉头挑起,这种味道的酒,称得上绝世佳酿了,能有这种酒的人,除了他还有谁呢?
太白来过!连忙门问守卫。韩信:你们有没有人看见有人进来?
一个守卫回答:没有啊?!
(也是哦,他如果要进来守卫怎么可以知道)韩信暗骂自己愚昧。
会藏在哪呢?对了!树。韩信跑到书房后的庭院里,里面种着一颗很大的桃树,花落翩翩,落下了嫣然一点静影沉香浅;数朵娇颜,映出了轻盈几分淡雅意绵绵。从桃花花瓣中依稀看得清一袭白衣,倚在桃树的枝干,果然,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脚尖朝地上轻轻一点,一个接力直接跃上枝头,做在李白旁边的树枝上。
看着李白双手枕在脑后,嘴里叼着根草,嘴角一个浅浅的弧度,躺在树枝上就直接这样睡了。
韩信也是蛮无语:不是有洁癖吗?有床不睡喜欢睡树上。。。
看着那个草,莫名有些恼火。直接用手把那个草从李白嘴里揪下来了。
不料一动李白就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抬眸看见了韩信,想都不想,套路性的抬手摸了摸韩信的头,来了一句:信,早哈。
韩信懵了?!(自己一个堂堂正正的大男人,竟然被摸头杀了?!) 随即脸就阴了,:早哈?!现在天都黑成这样,你跟我说早,眼瞎了吧?
诶,好像是的嘞,李白反映过来,口中依然潇洒的答到:情怀懂不懂?,看都没看韩信,转身打算下去。
被这么赤裸裸无视,韩信有些气,见他打算下去,挑了挑眉,打算伺机报复一下,于是伸手一推,打算让他直接摔下去,大名鼎鼎的青莲剑仙,的平沙落地式下树法(注:就指摔下去)还没见过嘞?
李白错不及防,条件反射反手拉住了韩信的手。?!什么情况,还不容韩信思索,就华丽丽的陪李白摔了下去。 “咚”的一声。尘土飞扬。。
呲,疼死我了,韩信你发神经啊,李白睁开眼,发现韩信的脸就在正上方,贴的很近,几乎要贴上来了。
手撑在李白的肩膀上方一点。
总而言之就是完美的地咚。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暧昧的味道~
李白的衣襟微微敞开,正好露出白皙的锁骨。
韩信眉头微挑,戏虐道:锁骨挺美,有料呐~
李白冷起剑眉:给我起来!
韩信:。。。。。。
李白脸黑了:你起不起?不介意赏你一套青莲剑歌。
韩信:咳咳,刚刚摔下来用手撑地,现在,手麻了。。。
李白:。。。。。。
把韩信一推,起身拍拍衣角。
韩信看着李白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悠悠道:剑仙,怎么有空跟我来这儿? 舍不得?
李白挑眉,心里暗骂,(明明是你先要我来的OK?可以啊,反将我一军,腹黑指数变高了嘛)淡蓝的水眸变得深邃,对答道:谁说我来这儿是为了找你的?我只是来这儿摘点桃花,供人酿酒。(言下之意就是说韩信还不如这桃花。)
韩信脸微微泛青,带着一些极怒反笑的声音,道:大老远来摘花,京城又不是没有?看来太白,你最近蛮闲?
李白见他有些薄怒,心情就舒畅了,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李某人最近是比较闲呢,京城的桃花哪有这里的艳,再说了这桃花与京城的品种不同,虽然样貌,香味都一样,但比较生长位置不同,还是有差别的。
韩信(就听你扯,这桃树的种子就是京城那边的,还品种不同。)
韩信:行了行了,都多晚了,就寝去了。韩信带着李白就走。 李白以为韩信会带他去一间客房。
没想到进来,韩信就自觉坐床上了。
李白:?_?干嘛?
韩信把发带拿下来,一头火红的长发如瀑布般洒下,在月光的映衬下美的妖娆,如绝美的画卷,不可方物。
不得不承认,李白有那么一瞬间是看呆了的。
韩信勾起邪魅的嘴角:没有客房,就这一件主卧。
李白:(⊙o⊙)哦,那我还是睡树上吧。
韩信:→_→都是男的,你怂什么?
李白:。。。。(内心独白:这货头发散下来太妖孽了,睡一起自己把持不住,就好玩了,有风险,需谨慎!)
最后还是,睡床上,两个人几乎都是倒头就睡,赶了几天几夜的路,也是累疯了。 蜀地帐内——
拜见主公。
刘备:亮和子龙回来啦。
诸葛亮:主公,如今形式如何?
刘备:还未正面开战,不过有些魔族开始有些伺机而动了。
子龙站在一边擦着长枪,不知在想些什么。
诸葛亮:如今兵力如何?
刘备:唉~
诸葛亮灵眸微转,缓缓道:去东吴吧,如今的形势需要东吴的兵力。
赵云: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外援,但是孙权会同意吗?
诸葛亮眼中带着一丝神秘莫测笑意,并不说话。
刘备:→_→小亮亮,你别装神秘了,讲明白点成不?
诸葛亮脸色变黑了,眼神悄悄示意赵云,赵云挑了一下眉,没说话,算是默许了吧。
突然赵云道:有刺客!保护主公!
诸葛亮和赵云就一起站在刘备前面,
诸葛亮的扇子朝后一甩,扇了刘备一耳光,刘备懵了,刺客?!
刘备(捂脸):哪有什么刺客?
赵云:刚刚被击退。
诸葛亮:主公无碍吧?微臣只是护主心切。
刘备:。。。。。甩袖离开。
噗,哈哈哈。诸葛亮笑出了声,拍着赵云的肩说道:子龙干的漂亮!
(哪有什么刺客,刚刚只是诸葛亮想要报复刘备一下,赵云挡在前面刘备根本看不见前面的情况。)
诸葛亮的手搭在赵云肩上,用扇子挠了挠赵云的下巴,悠悠道:果然还是和子龙配合的最默契。
赵云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不满诸葛亮拿扇子逗他,撇过脸避开诸葛亮的扇子,不语。
刘备帐内——
突然爆出一句,你开玩笑吧!
诸葛亮:没错啦,我认真的,这次去东吴你的任务就是泡妞。
刘备海蓝色的眸中充满了错愕。
刘备:孔明,你,是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诸葛亮的嘴角抽了抽,(第一次想打人)声音里抑制着怒火:你,到底,信不信我?
刘备:。。。。。
诸葛亮:可以的,你自个玩儿去吧,我回我的茅庐种田去! 刘备:哎哎,亮亮!没说不信你,成吧,成吧,钓妹子就钓妹子吧。
诸葛亮:-_-||不是要你随便找个妹子,有目标OK,我要你把孙权他妹妹,孙尚香钓到。
刘备:→_→钓到他妹他也不一定会出兵吧?而且那个孙尚香也没那么好钓吧。。。
诸葛亮:成了,成了,我保你娶到孙尚香,保证成功和东吴结盟行了吧。
刘备:唉~,明日启程吧。 第二天——
诸葛亮-_-||:主公你可以了稍微收拾收拾就可以出发了。
刘备:等等,等等,我还要准备给我的小肥揪的干粮。
诸葛亮脸阴沉沉的(哪天一定要把这胖鸟炖了mdzz)
好了好了出发。
分了两对,刘备去吴地探访一下民情了解了解,那为孙小姐。诸葛亮则去游说孙权。
诸葛亮踏上马车的木板,赵云走了过来帮诸葛披了一件白毛的衣裘,眼中波澜不惊,轻声道:天寒了,军师注意点。随即转身朝刘备的马车那走起。
子龙,诸葛亮拉住赵云的手轻声唤道。
赵云:?!怎么了?
诸葛亮:主公那边有关羽张飞陪着就好了,你瞎掺和个什么。

赵云:。。。。。。无语,(⊙o⊙)…
上了马车,诸葛亮:咳咳,我是怕,你如果去,那个孙小姐看上的,就不是我们主公了。
赵云:。。。(主公也没那么不堪吧→_→)
诸葛亮扇着扇子,尴尬道:我是在夸你,懂?
赵云内心(想让我陪就直说撒,你是军师我又不能不从→_→) 韩信军中——— ———
什么?!刘邦的声音传了出来。
李白:-_-||重言,你家君主又怎么了?!一大早上抽风。
韩信眉头轻轻一皱:说了n遍了,刘邦是我君主,但是!不是我家的,我家只养酒鬼。
李白勾起嘴角邪魅的一笑:小妹妹,胆肥啦?伸手掐韩信的脸。
韩信:→_→想干嘛→_→
李白轻笑:撩你。
韩信酸悠悠道:听说剑仙撩过的妹纸可多了嘞?什么,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随即脸色一变,脸阴沉沉道:怎么?撩妹套路也敢用我身上了?伶俐的目光扫向李白。
李白尴尬:咳咳,谁说片叶不沾身的,你这么大一个绿叶在这儿,明眼人都看得见啦。
韩信挑眉:哦?我是你是谁啊?
李白:朋友啊。
韩信脸彻底黑了,极怒反笑道:看来要教啊?
李白勾起嘴角,捏着韩信的脸揉了揉挑衅道:你是我青梅行了吧?
韩信刚准备反击,突然一个士兵来报。正好看见李白揉韩信的脸。。
尴尬——那个士兵自觉出去。
韩信:我去,老子的一世英明!
李白怂了怂肩,不怪我。
韩信:→_→
主帐——
韩信:君主何事?
刘邦:重言,此次战役魔族对面的首领是,项羽。。。
韩信:……
刘邦:当初与他决裂,后来分道扬镳,但如今为什么他会到魔族?
韩信拍了拍刘邦的肩:有些事情君主自己决定吧,该来的总会来
入夜——
刘邦坐在庭中,静静的思考着,有一丝丝的孤寂。
最近发生的事也该静下来想想了,突然一抹淡黄色映入眼帘,眼中微微泛起波澜,缓缓道:良,你怎么这儿。
张良端着甜品,抱着一本书,温文儒雅,淡漠的笑了笑:好巧,君主也在啊? 听到君主一词,眼眸微垂,隐去亮光,以前,都是叫季的。。
张良:君主看起来怎么感觉有些忧虑?
刘邦(苦涩的一笑):曾经的挚友,分道扬镳,如今却成为死敌。
张良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君主放心,我会助您的。
刘邦淡淡回应:嗯,但是我感觉羽不会加入魔族的,我了解他的为人,,即使已经再无瓜葛。 刘邦仍然记得,那个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少年,他的眸子是亮的,当时只有区区三户人家,却颠覆了整个大秦帝国,正是应了那句话: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坐在亭中回忆往事,张良把甜点放在桌上,转身离开。。
勾起一丝嘲讽的嘴角,淡蓝的眼眸中多了一分冷厉。(刘邦啊刘邦,真是虚伪。)心中冷笑道。脑海里又浮现出,那抹浅紫色的身影渐行渐远,连一个回头都没。我愿归隐山林,换你一世功名。呵呵,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
东吴——
诸葛亮和赵云准备觐见孙权,却先被带到了另一个大殿里,殿里有七个人坐在椅子上。
守卫:对不起,只能让孔明先生进去。赵云被守卫拦着,有些不爽。
诸葛亮露出一抹浅笑:子龙放心,亮去去就来。
赵云不说话,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擦长枪。
诸葛亮:→_→,-_-||(这丫的什么怪癖,个破枪宝贝成这样。)不爽。
——半小时后
赵云抬眸,起身。守卫表示不解,这是要干嘛?赵云找了个椅子,坐下,顺带沏了杯茶。
诸葛亮出来,自觉做椅子上抿了口茶:果然还是子龙懂我,聪明!
赵云难得一笑:哪里哪里,舌战群儒才是厉害,军师撕b功力难得一见,一喷七。
诸葛亮一口水差点噎着,(果然子龙还是不要说话的好,毒舌成这样):得了吧,我一个人和他们七个老头喷口水,累死了。 赵云:也不知道主公怎么样。
诸葛亮(和我一起还想别个)不爽:→_→,他就撩个妹子,能有多难?走了走了,还要见孙权呢!
赵云-_-||无语成吧成吧。
——另一边
刘备:亮亮太坑了,md让我撩妹好歹告诉我个方位吧,东吴穿绿衣服的女的多了去了。
关羽:据说孙权很宠他妹,所以孙尚香应该是个被宠在手心的千金大小姐。
张飞:千金大小姐?会不会很专横?
刘备自信摆摆手: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专横跋扈。
突然前面发生争吵,一群男人好像在围打一个妇人。关羽张飞打算前去救人,刘备深蓝的眼眸不动,拉住他们两个,淡淡道:静观其变。 突然一道嫩绿色的身影伴随着极嚣张的笑,从天而降:
“大小姐驾到,通通闪开!”
扎着双马尾,系着与身上衣服同色蝴蝶结的少女,手里正提着泛起冰冷金属光泽的巨大火炮。
刘备深邃的眼眸突然一亮,海蓝色中泛起一丝光泽:孙大小姐吗?和想象中有些不同呢。(在东吴可以这么嚣张,一个女子可以手提火炮自由出入的除了那位大小姐还有谁呢?)
孙尚香:东吴我罩的!敢在我这里欺负人?!
其中一个不识趣的大汉嚷道:你谁啊?就是你们东吴的霸主孙权,孙策我都不怂!
孙尚香脸黑:可以的!送你个轰轰烈烈的退场感谢本小姐的大恩大德吧。
随即就打起来了,关羽张飞想上去帮忙,刘备又拦了下来。
刘备心想(先看看她实力如何再说)
关羽:哎哎,三弟,大哥怎么这么喜欢看以大欺小啊??_?
张飞:。。。可能大哥有这个癖好吧。。。。。。
刘备被雷到了,他们怎么会这么想?_??思维太跳跃表示没跟上。 几个回合后,孙尚香将他们击垮,还差一个打算收割,一个前滚,却不知道被什么绊到了,重心不稳就要摔倒,刘备摸了摸头上的小肥揪,小鸟会意向孙尚香飞去,撞了一下她的背,有一个借力孙尚香马上就站稳,对着那个逃跑的人就是一炮。
谢谢姑娘,那个夫人起身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里有些甜品望姑娘收下。孙尚香向来都很率真,也不客气,掐起一个甜点打算吃。
甜点还未入口,突然手拍了一下,甜点掉在地上。孙尚香目光伶俐马上抬头,看见一对海蓝眸,如果说,东吴的铁血都督周瑜像十月的寒霜,那么眼前这个人就像三月的春风暖入人心,马上回过神,眉头皱起。
孙尚香:活腻了吧?本小姐也敢惹!
手提着泛起冰冷金属光泽的巨大火炮,对准了刘备。关羽张飞倒吸一口冷气。大哥! 刘备面不改色淡淡道:甜点有毒。
孙尚香惊讶:怎么可能?!
回头看那个妇人,发现人已经不在。
手里的火炮也慢慢放下。
刘备:孙小姐是不是应该感谢我救了你?
孙尚香:哼,本小姐早看出来了,不需要你说!甩甩双马尾转头就走了
刘备淡笑(很特别的一个女孩,可惜太天真。。) ——边塞
粉红的高马尾随风轻轻飘动,花木兰站在高台上:还有谁不服?!
下面的士兵们议论纷纷,一个女子怎么这么猛?哪有女子当将军的?传出去敌军估计会笑翻。虽然已经上去的十几个了都被打翻了,但女子当将军也是史无前例的,真不知道女帝怎么想的。
花木兰在高台上宣布:既然没人来,这里就归我管!谁再有议论,一律军法处置。
下面的声音静了下来,很好(看来震慑是做到了,累死我了。)花木兰揉揉眉心,找个地方歇歇。 ——刘邦主帐
突然一个士兵来报:君主不好了,有魔族军队偷袭我军边营。
什么?!刘邦刚准备喝茶被这个消息惊的茶杯落地。
刘邦:快!快吧韩信叫来。
韩信随士兵一起进入主帐,
韩信:君主急宣我来,有何事?
刘邦:重言,魔族突然偷袭我军营地,如今只好派你率军前往应敌了。
韩信:哦。对此并没有太多惊讶,早已习惯于战场。
出了主帐却下意识的回院中寻找那桃花树下的一袭白衣。
李白坐在树枝上吟诗,倒是自在的很。韩信看他悠悠的样,颇有些不爽,晃了晃树干:喂!酒鬼,我要走了?!李白翻身下树悠悠道:别晃了这树开几朵花不容易。韩信见他磨磨蹭蹭的下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李白付之一笑开口到:去哪?
韩信一脸无奈:魔族偷袭,派我当炮灰。
李白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随即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没事,哥们顶你,大不了一起当炮灰。
韩信被他逗乐了,想笑,但眼帘却轻轻垂了下来,淡淡道:这次你不能陪我去。。 李白目光中有一瞬间的诧异,但很快隐藏起来:为什么?你不会是怕我没办法自保吧?!韩信无语(就你还没法自保):你要留下来保护君主。
李白:刘邦?!没人要杀他吧,魔族又没攻到大营。
韩信:有备无患嘛。因为军中的变故太多了,经历过战场的险恶早就习惯性的给自己留条后路了,对李白自然是绝对的信任。
李白耸耸肩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那是你君主又不是我的君主,我干嘛护他。
韩信:你是我的人,我护谁你也要护谁。
李白一脸蒙逼:我什么时候成你的人了?!
韩信挑眉嘴角勾起诱人的弧度缓缓开口:现在!随即凑上前吻住李白的唇,眼眸中泛起一抹得逞的奸笑。
李白没想到韩信胆子这么肥,一把将其推开。浅蓝的水眸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异常灿烂,韩信看着却渗的慌,危险的气息在逼近,韩信认真的在心中默数李白会在什么时候秀出一套青莲剑歌。
李白声音变的低沉,带着一丝诱人的磁性:你在玩火!
韩信挑衅的挑了挑眉,不怕死的说道:我只是喜欢自焚。顷刻间刷出五个分身,却刷了个空,只削掉了一些衣角,韩信呼了口气,还好之前打了蓝buff,一路开着位移不知道闪哪去了。
李白脸黑了:(#‵′)靠,可以的!以后野区的蓝我都包了→_→ 有的时候离开挽留,反而会给两个人都带来牵绊,即使有太多的不舍,倒不如开心点,坦然的接受人生间的分聚。 勾起一抹浅浅的笑,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温柔:信,我会等你回来的。
桃花纷飞,树下一袭白衣舞着长剑,
在树干是刻下轮廓分明的几个字:一世长平一世休,一生相思一生酒。喝了一口桃花酿,倚在树干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闭目养神。

——东吴
什么?!突然爆出一个稚嫩却有不失蛮横的女孩的声音。
孙尚香:二哥,你有没有搞错!你要我嫁人?!还是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
孙权:刘备乃大仁大义之士,并不会亏待你的。
孙尚香有些急了直接吼出来:我不嫁!我才不要做联姻的牺牲品!
孙权有些薄怒:够了!这次必须嫁,大哥已经走了,你也该懂事点了,要以大局为重,为了东吴。
孙尚香有些想哭:哥,你不是最疼我的吗?为什么这次。。
孙权叹了口气手揉着头缓缓道:三妹,别任性了好吗?你闯的祸已经够多了次次都是我和周都督护你。
孙尚香的眼泪彪了出来:要嫁你自己嫁去!
孙权抬手扇了孙尚香一巴掌,稚嫩的脸颊是露出分明的红指印。
孙尚香难以置信的望着孙权,一气之下甩着双马尾就跑了。
孙权望着孙尚香的背影,转身叹了口气,想起孙策临死前的话,攻城略地,打天下你不如我,选闲举能,守东吴我不如你。
孙权:无论如何东吴的基业绝不能毁在我手里,大哥我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的。

孙尚香一路哭着,搭了一辆马车,跑到小乔那里去了。用力拍打着门扉。门缓缓的开了,一抹嫩粉色,小巧玲珑的身影映入眼帘,两个苞子头摇摇晃晃的,看着就让人感觉治愈。
小乔拿着把超级大的扇子,桃粉色的水眸看着孙尚香:香香?!怎么哭了?!小乔连忙带孙尚香进屋。
孙尚香擦擦鼻子坐下来,看着小乔就忍不住捏她的脸,(小乔真的超萌,超萝莉.)
小乔委屈的揉脸,(都掐红了):香香?到底肿么啦?
孙尚香:我哥要逼我嫁给一个陌生人?我真的不想做联姻的牺牲品,我还有自己的人生,不想就这样。。。
小乔:香香别气啦,唉~小乔也要嫁给一个陌生人T^T
孙尚香:周都督和别人能一样?周瑜是东吴出了名的铁血都督,美男子哎?!
小乔:我又不认识。。。和他不熟。
孙尚香:呃呃,信我啦,周都督真的超好,你会很幸福的。
小乔:那香香怎么知道和那个刘皇叔在一起就会不幸福呢?
孙尚香:。。。。。。
小乔:香香不是特别想上战场嘛?说不定和刘备一起就有机会上战场了。
孙尚香沉思中。
小乔:无论如何婉儿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们是闺蜜嘛。
孙尚香(超感动):乔婉,你是我孙尚香一辈子的闺蜜。(*¯︶¯*) ·

——东吴的客栈内
刘备:就孙尚香那个脾气会嫁?!
诸葛亮:你不是有绝代良谋嘛,小菜一碟啦。
刘备:你怎么说服孙权的?_?
诸葛亮:喷口水啊╮(╯▽╰)╭
刘备:。。成吧成吧三寸不烂之舌。
出了营帐,诸葛亮却轻轻皱了一下眉(奇怪了,子龙怎么没跟着我)

——
蔡文姬去深山找庄周,如果说大家都因为那次战役失忆了,那么庄周是唯一可能还记得的。
轻轻扣门扉,庄周哥哥?没人会应,蔡文姬用力一推门开了,庄周坐在床上,貌似睡着了。蔡文姬倍感无语。。。原来门都不用锁。。
蔡文姬:庄周哥哥?
庄周还是没回应就想睡着了一样。
蔡文姬:行啦行啦,你别装了。醒着的时候睡,睡着的时候醒,似真似假。
庄周轻笑,睁开碧绿的眼眸,看不清眼底,感觉眼眸中有一只淡蓝的蝴蝶,感觉有些不真实:小姑娘看的很透澈啊。
蔡文姬:嘻嘻,庄周哥哥,我想请你帮忙。
庄周:?什么事?
蔡文姬:我想依靠你的梦境帮他们恢复记忆,这样我也可以快点找到他。
庄周: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恢复记忆有能怎样?而且我的梦境也只能给他们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
蔡文姬:不试试怎么知道?而且我一定要找到他。
庄周:孙膑?他不可能回来了。。
蔡文姬的眼眸闪了一下,里面有了几颗晶莹的水珠:他会回来的!我不管你先帮我。
庄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何必去破坏呢?闭上眼眸。
蔡文姬有些急了:什么鬼定数,就是因为这样扁鹊才会走的。
庄周的眼睛猛的睁大,声音也变了:你给我走,离开,马上!
蔡文姬被吓到了,惊愕之后垂下眼帘叹息一声,缓缓道:庄周哥哥,逃避终只会重蹈覆辙,这一世扁鹊还在,你能不能有点勇气去改变?就这样吧,我先出去了让你静静。
庄周静静坐在床上,眼眸看向床头的黄粱枕,自言自语道:黄粱一梦,永远活在美梦里不好吗?
终究只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罢了,黄粱一梦,一场空。自己一直都是坐着睡,不就是不想睡在黄粱枕上,永远永远活在梦里吗?
抬手一挥,四周出现轻轻的波纹,黄粱枕直接就被震碎了。
走吧,不想呆在这深山老林了。 蔡文姬:嘻嘻就知道庄周哥哥不是那么没心没肺的人。
庄周无语:行吧行吧
蔡文姬:先去找李白哥哥吧,他机智些。 庄周(无语):你确定不是因为他帅些? 蔡文姬:嘻嘻。。
庄周和蔡文姬站在刘邦的主帐上。
庄周=_=(深表怀疑):你确定有用? 蔡文姬:信我啦,好歹也是前世的人,你们事我都懂的啦~
庄周:。。。。行吧,不磨了。
淡绿色的眼眸变深,淡蓝色的蝴蝶在眼眸中飞舞,漆黑的夜寂凭空出现了许多淡蓝色的蝴蝶,纤翩飞舞,带着荧色的流光。正好现在大家都在睡觉,这个时候梦蝶更容易进入他们的梦境。 蝴蝶一直飞着,来到一颗巨大的桃树,一袭白衣躺在枝头闭目。蝴蝶轻轻飞过去,停在他雪白的衣角上。
李白莫名的进入一个奇怪的梦境:
四周都是血,横尸遍地,为什么突然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看着一个个倒下去的人,在战乱中一抹银白色的身影脱颖而出,银色长发随风甩起,长枪及地。 追风雨,斗雷电,枪一动,白龙吟。 李白楞了一下,为什么这个声音如此熟悉,明明从未见过。经过银发男子身边的人几乎是瞬间见血,浓重的杀戮嗜血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上,李白微微皱眉,不知道是当时的气氛还是自己的心情,有一种沉重感,一种深沉到窒息的悲伤。 长枪轻轻的挑动这,看似轻巧,却枪枪见血毫不手软,看不清银发男子的脸,却听到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狐狸,对不起。。。
李白瞬间惊醒,大口大口的喘气,原本停在衣角的蝴蝶也动了一下飞走了,淡蓝的水眸有些疑惑,蝴蝶?
庄周睁开水眸:哎呀被发现了
蔡文姬:啊?。。赶紧换个地方,李白哥哥肯定马上就会过来,被抓到就尴尬了。 另一只蝴蝶飞到了刘邦帐内,飞到刘邦的袖口停了下来。
刘邦以一个第三人的视角观看着,霸业已成,天下已定,自己成功的称帝了,这不是三个人共同的志向吗?为什么成了反而笑不出来呢?
刘邦坐在案前看这一封封奏折,黄卷青灯。门被轻轻扣响。
刘邦微微皱眉:进来
张良端了碗粥进来:君主还在办公啊? 刘邦见张良来了瞬间心情好了不少,但又些许忧潜藏在心地:子房来啦。张良自然看得出刘邦的心思,了然于心:君主不必忧虑,良愿归隐山林,换你功名一世。
刘邦:子房……(到了君王这个位置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己去抉择,我只希望良能陪我度过漫长寂寞的帝王生涯,可是就连这一点要求都做不到)
四周的环境突然发生变化,刘邦亲眼看见,“自己”要杀韩信。刘邦瞬间错愕了?!韩信为自己征战沙场不知道多少年了,立下的战功更是数不胜数,三个人曾经约定过不离不弃的,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可能会杀雏儿?

就在韩信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的时候,一抹紫色的长发飘飘然的出现,手提长剑,紫眸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他的命是我的!只有我能取。
场景又变幻了,亲眼看见良死在自己面前,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自己,透过眼眸看到一个被伤碎了的心。大量的信息冲击着,刘邦感觉快崩溃了,最后听到了一个声音很淡,带着无奈悲伤,好像是那个“自己”的:
果然,还是最怀念当初我们三个一起打天下的日子呢,良,对不起,真的很想你。
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了下来,缓缓整开眼睛,发现一只蝴蝶轻轻的飞起来,但并没多想,专心思考自己做的那个奇怪的梦。
果然马上李白就找到了庄周和蔡文姬刚刚站的地方,人走了?,对马上,下来到刘邦帐里,答应韩信护刘邦的,那个一身基佬紫的出事我怎么和他交代。。
李白:你醒啦?
刘邦:没事,头疼,做了个噩梦。
李白:……
刘邦:我想找子房语闭,李白马上拽着一只熟睡的良抓了过来。(真是麻烦,睡觉还要找人陪)刘邦:……(这办事效率怎么和韩信一个样。。。)
刘邦抱着熟睡的良,看着他温婉的脸庞,(不管怎样都会好好护着你,不会在弄丢了)
李白会到桃花树下,继续喝酒,看着自己题的:一世长平一世休,一生相思一生酒。
李白:……(我不会真的要想韩信一辈子吧,怀疑人生→_→)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反正酒是戒不掉了,趁他没回来没人管多喝点。╮(╯▽╰)╭
——
庄周:事情办完了,该走了吧。
蔡文姬:嗯,先去找香香吧。
庄周:。。。。。
蜀地——
一片热闹的景象,处处张灯结彩,哎哎,听说刘皇叔要娶东吴的大小姐。
不错啊,孙家的千金,肯定是大家闺秀风范,郎才女貌。
什么大家闺秀,孙大小姐,人称东吴小霸王,彪悍的很。
议论纷纷的人群中,一袭蓝衣,轻轻的扇着扇子,悠然漫步于人群中。身后一男子手持长枪紧随其后。
诸葛亮:唉~子龙啊,你说我这样强行给主公牵红线,究竟是对是错?
赵云:……
诸葛亮:主公到没事,就是委屈孙小姐了,毕竟别个是女孩子。
赵云:啧啧~看来军师还是心中怀有愧疚,要不你娶?
诸葛亮:你……(莫名恼火)之前那几天莫名失踪,现在还来讽我。
头也不会,直接转身就走。
赵云:……尴尬,貌似玩笑开大了。
——白信,邦良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韩信那边最近却毫无音讯。
李白独自坐在桃花树下喝着酒,心情微微有些烦躁。突然听到守门的士兵在悄悄议论:我的天啊,韩将军败了。 怎么可能?韩将军一向都是必胜的,跟君主征战四方就没输过,这次竟然输了??
李白瞳孔微缩,目光中充满讶异,什么?韩信输了??站起身脚尖一个踮地,朱红色的流纹勾勒着雪白的衣角,微微扬起,轻轻的跃出庭院 向主帐奔去。
李白有些急了,提着长剑看见刘邦就直接提剑指着。
张良赶紧挡在刘邦身前,刘邦看见良义无反顾的挡在他身前,心中不由一暖,(内心独白:果然良还是在乎我的╮(╯▽╰)╭)
李白的蓝眸沉了下去,直接逼问:他这次战役败了为什么没人通知我?!
张良:李白你先冷静一下,把剑放下来。 李白缓了缓,皱了一下眉,自己刚刚是有些激动了,(不应该把情绪表现的这么明显)放下青莲剑。
李白:刚刚是太白失礼了。
张良缓缓退开,
刘邦:早上有个士兵来报,说重言在魔族必经的峡谷上伏击魔族,本应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凭空出现了一群魔族,导致腹背受敌伤亡惨重。
李白: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而且还是在峡谷上伏击,就算遇到魔族队伍偷袭,那必然也不可能是主军,我不信以他的能力会输!
刘邦:我也不信啊,重言随我征战沙场,几乎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破,战必胜,攻必取!可是事实就是失利了啊。。。
李白眯起淡蓝的眼眸,单手支着下巴倚在柱子旁,眼眸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简单,太简单了,看来魔族队伍不容小觑,既然硬杠韩信输不了,那无非就是有叛徒╮(╯▽╰)╭
站在一旁的张良眼眸微深。
刘邦:唉~看来重言是被阴了。
李白挑眉(不爽)一口一个重言重言是叫,你是他谁啊?!
李白:看来刘邦和我家信关系匪浅啊?
刘邦想都没想直接瞬接:是啊。
李白脸黑把青莲剑一扔,差点刺到刘邦的脚。
刘邦:我去,你干嘛?!
李白微笑:不好意思,手滑。红色的琉纹,雪白的衣角双手枕着后脑勺,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搞的刘邦一脸蒙逼。
张良看着李白离去,眼眸划过一丝深意(单凭分析就能推测出有卧底,此人太过危险,恐为后患。。)

——兰兰
边塞
一个士兵来报:将军,敌军向我方北面的防线发起进攻。
花木兰勾起一抹傲然的笑:哦?不错嘛,胆子这么肥,对了敌军主帅是谁?
士兵:……我们打探了很久,(尴尬)连个名字都没打探道,这个主帅藏的太深了。
花木兰:……无语。。
哎哎,你见过女子当将军吗? 女流之辈而已,不安守妇道,做什么将军。就是就是。
花木兰刚想出帐,就听见这番议论,抬起的手,停顿一下,还是垂了下去。(果然,还是有人私下异议吧,就因为我是女子?罢了,这样军有二心,在战场上必会出错。)
抬手抚了抚皱成川字的眉心:好想要一个良谋啊,想这些真的太累了还不如直接打一架→_→。
突然灵眸一闪,嘻嘻,有了。
(兰陵王啊,你要感谢姐,让你名扬天下。╮(╯▽╰)╭)
于是次日军中便传出:主将花木兰,将帅位让给“兰陵王”。
士兵一脸蒙逼,但马上就炸开了。我就说女子不适合当将军吧。
这个兰陵王是谁啊? 不是,随便换主帅到底行不行啊。。
一抹高扬的粉红色映入眼帘,短匕也换成了巨剑。一袭男装,可谓是“玉树临风”。花木兰勾起嚣张的嘴角(果然还是姐机智)。
花木兰: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新任主帅“兰陵王”,不服单挑,你们群挑也不介意,私下解决。
士兵甲:怎么这么狂,和之前那个什么花木兰一样。
乙:别个狂有资本,好像是把花木兰打败了才当上主帅的。
丙:这么6,还是放乖点吧。。
反观敌营,银白色的短发,青色长袍遮住眼眸,戴着面具看不清容貌。
侧卧在长椅上,手中的月光杯配着美酒,呈现出深浅不一的琉璃色。门外进来一个女子,习惯般的随意坐在靠边的一个椅子上,把玩着手里的水球。
甄姬:你这月光杯挺漂亮的啊,做工这么细看来是精品呢。 兰陵王:以前在学院的时候从李白那换来的。
甄姬:哦?那个号称十步杀一人的青莲剑仙。
兰陵王:嗯,用一坛珍藏好久的佳酿(心疼)
甄姬抬眸看似无意的问道:在训练营卧底和他们相处那么久,不会还留旧情吧?
兰陵王:……晃着手中的美酒刚刚入口,一个士兵突然来报:报告将军,对面主帅叫“兰陵王”。噗的一口酒就喷了出来。
what??! 甄姬看着兰陵王错愕的样子不由的婉儿一笑。
兰陵王:对面主帅叫兰陵王,那我是什么?=_=?
甄姬开玩笑道:说不定你叛变当对面主帅去了。
兰陵王:无语……我当对面主帅自己打自己啊……
甄姬:╮(╯▽╰)╭我也不知道。
兰陵王:→_→你不是万能的预言家吗?见鬼了,征战沙场这么久头会见这怪事。 云亮(诸葛子龙)——
因为刘备要娶东吴的大小姐孙尚香,所以宴会开始的时候更是热闹非凡,刘备坐在主席上,等待着花轿的到来,诸葛亮坐在侧席上,子龙也就诸葛亮附近的一个席子坐这。有将领提出,要歌姬跳舞助兴,于是便又一群衣着嫩绿色的长裙,淡黄边袖的女子一个接一个,滑出一条弧线,缓缓到达殿中,开始曼舞。
子龙未曾抬头,专心擦着长枪。诸葛亮与刘备整谈论着当前的局势和战术分析。
突然一片嫩绿中多了一抹浅浅的粉红
长袖拖着两朵粉红的莲花,伴着清脆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墨发轻轻的飘起,她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花朵,腰间的褶裙;用她细碎的舞步,繁响的铃声,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蹈出歌曲里的离合悲欢。 所到之处步步生莲。
刹那地下喧闹的声音停止了,被那绝世的舞步震慑。一时竟无人言语,只有诸葛亮和刘备讨论公事的声音。
赵云感觉到一股奇怪的视线,抬眸,
女子双眉微微颦蹙,带着无奈,又有些偏执的水眸望着赵云。
抬眸的瞬间,擦长枪的动作便停了下来。楞住了,嘴唇轻动却未发出声音:貂蝉??!
女子微微颦蹙着的双眉瞬间舒展,忽而笑颊粲然,却不知道这笑醉了多少人的芳心,泪水含在眼中:子龙哥哥,原来你还记得婵儿。。。
这回轮到赵云皱眉了,前尘往事千丝万缕,一点点的勾了起来,本想就这样忘记得。。。
下面瞬间爆发出一片赞扬,此舞真是天下无双。果然绝世歌姬。就是不知道这位姑娘的芳名。
诸葛亮抬眸看了一眼貂蝉,转眸一顾看向子龙,咦?!难得见子龙擦枪卡在一半。是因为这个歌姬吗 诸葛亮缓缓走到赵云的席边,试探性的问了下:子龙,这位姑娘你认识?
赵云不语,带着长枪出去了。
诸葛亮愣愣的呆在原地。
——白信 邦良
报,一个士兵闯入主帐内,报告君主,此次战役又败了。
刘邦脸黑眉头挑了挑:韩信你丫是想几连跪,不是派子房过去了吗?
另一边,韩信坐在主帅的位子上,悠悠的吃葡萄,张良一脸无语。。
张良:重言啊,我们不应该查内奸吗?你怎么这么悠哉悠哉的。
韩信:内奸一事不急,叫士兵下次报我和你被伏击,我生死未卜,你身受重伤,我就不信太白不来。
张良:(无语。。你这是假公济私吧。。。)
韩信:说不定刘季也会来,到时候更好查内奸啦。
张良面不改色,眼眸微深(刘邦来了最好。)
果然不出所料,刘邦听到消息马上赶了过来。看到完好无缺的两人脸黑了,一巴掌拍桌上:韩信!你这是假报军情,死罪!
韩信去没管刘邦,因为早就习惯了,刘邦只是吓唬吓唬,眼眸去寻找那抹白色的身影。
韩信眼眸有一丝寞落:太白没来?_?
刘邦:。。。。闹了半天你就为了见他?
韩信:不然咧╮(╯▽╰)╭
张良:。。。。
门外飘来一股酒香,接着传来狂荡不羁的笑声。但愿长醉不负醒。
韩信眼眸一亮,几个位移就闪出门外。李白正抱着酒狂饮,根本就没看见韩信。
你还喝!韩信一把抓下李白的酒壶。
李白半眯着醉眼:咦?重言?伸手一把扯住韩信的脸,唉呀,你说说你,几连跪了?啧啧~不是说国士无双吗,打脸了吧。哈哈哈把柄被我抓到了把。(以后就可以天天嘲讽你了)
韩信不爽了一把拍开李白捏在脸上的手:你要搞事情啊,胆肥了哈。(莫名生气,士兵报的应该是我下落不明,他丫竟然还喝的醉醺醺的)
韩信(不爽):把酒戒了→_→。
李白晃了晃头醒醒酒,淡蓝光,勾起一抹浅浅笑,挑衅道:哦? 你认为? 可能吗?
韩信自然挑衅回去:当然。
李白45°角的白式浅笑:这么笃定?
韩信打算回,刘邦的声音就来了:你们两够了,干正事OK? ——将军不好了,一个士兵急急慌慌的跑进来。
韩信:?_?
发现大波魔军集解在一起。韩信的眉头一皱,这是想一波推啊。(僵持了这么久,一直在打游击战,项羽估计也烦了)明显我没这边兵力不行,正面杠肯定打不过。。。
刘邦的脸色有些惨白,怎么办?
韩信为了调整气氛,故作轻松的吐了一口气:没事没事,正面杠就正面杠啦。刘邦(看智障的眼神):雏儿,不是正面打不是自寻死路吗?
韩信眼眸一利:你不信我?
刘邦:呃呃,事实如此我怎么信啊。
韩信:简单啊,不过要先揪出内鬼。
张良:还是先研究一下作战路线吧,摊开地图。
——几小时后。
刘邦:哇塞,良真是太棒了。这计策太妙了真的是有你们两个足以。
张良姗姗的笑了,韩信也有自信,相信这个计策完美无缺。
李白站在一旁,(这个计策是挺好的完美无缺,就是。。感觉差点什么)
深夜,一只白鸽悄悄飞出军营。。
次日,韩信带兵出征。
韩信骑在马上正在城门口点兵,一袭白衣在悄然倚在城门的石柱上,喝了一口酒,不羁的一笑。
李白:你确定这次还不让我陪?
韩信:嗯,你守着君主,等我回来。
李白(刘邦一大活人干嘛老要我守着→_→,又跑不了):呵,你别又传来个几连跪。
韩信(呃呃尴尬):那几次是假的啦,放心我会回来的。
李白:你说的?最好别死在半路。
韩信:好啦,就算只有一条腿,我也会趴回来的。
李白:→_→你要半残了就别回来了
韩信(可怜兮兮):嘤嘤,你不要我了T^T。。
李白(无语O__O"…)啧啧~难得一见。
韩信:好了该走了,等我回来。
李白:嗯。 ——白信
乌云在天际嘶鸣着划破雷电,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闹的废墟之上。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此刻,双方的余兵都已陨半,两边阵前对峙着的头领疲惫而决绝,楚和汉的对战,已是血流成河的惨烈,成为一场劫难。
韩信银色的铠甲染满了鲜血,早已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明明安排的那么妥当,韩信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战会打的这么艰难,看着尸横遍野的战场,头一阵眩晕,体力有些不支。
怎么办,第一次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人族与魔族终归不一样,人需要恢复体力,需要治疗伤口,而魔族根本感觉不到疼,伤口也能迅速的愈合。
回头看着自己的士兵,伤的伤残的残,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但眼中都望着这个他主帅,期望着他这个主帅带他们出去,因为在战士们的心目中,他们的主帅是不会失败的,是战必胜,攻必取的!
韩信的压力可能只有自己才能感觉到,那种背负着他人的性命,希望的感觉。可是如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夜间,战士们只能就地扎营,四面被包围的感觉,第一次这么无力呢。韩信的面色有些憔悴,明日,明日,若再冲不出去,就只能全军覆没在这里了。。
韩信坐在一块巨石上,望着明月,自嘲的笑了笑,这一战可真是一生的败笔呢。
太白。。对不起,答应你一定会回来的,可能回不去了。。。。
火红的长发在风中肆意的飞舞,淡淡的凄凉,硝烟弥漫。。不知,今夜多少战士的泪,相思,寄托在这轮明月中。韩信可能自己都没发现此时此刻自己才有一股刻骨铭心的不舍,思念,生死离别,可能真的就在一线间。满脑中装的都是那一袭白衣,舞剑时的潇洒,喝酒时的不羁,独卧在树上的放纵,时而戏谑时而清冷,时而 戏谑时而清冷,时而像一阵狂荡不羁的风,从身边掠过,带着一股淡淡的桃花香,让人情不自禁的去追随寻找,时而又像纯白的烟雾,悄然出现在身边,带着翩翩而落的竹叶,让人沉溺在其中。。。
太白,你到底要我怎样?无奈的抱怨,但心里却清晰的明白,舍不得,自己舍不得。。。。
韩信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眶已经微微湿润。。。 作者一点灵感都木有啦,完结吧 【最后李白救了韩信,信白幸福的在一起喽。欧尼酱也不容易的啦-o( ̄▽ ̄)d点赞关注欧尼酱。】

分享

收藏23

喜爱6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