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乔·烟火/鱼梦°

·梵梦· 02-12 1614 0

王者荣耀

玻璃渣|大乔

亮乔·烟火


·壹·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诸葛亮皱了皱眉,望了望眼前身着条纹病服,痴痴地趴在窗边的少女。


“阿莹?”他推了推眼镜,走到她身边。


少女将修长的手指放在他的唇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又转回头,趴在窗台上,苍白的脸颊几乎快要贴到冰冷的玻璃上,弥朦的眸子里倒映着璀璨的星光。


“你这是?”诸葛亮走到窗台前,望了望,有些不解。


“他们说...今晚八点有烟火...”声音很微小,但是已经能够让诸葛亮听到。


诸葛亮没有再说话,静静地望着夜幕,这座医院临海,他依然可以清晰地望见浪花一遍遍的冲击着沙滩,他从一周前开始担任他身边这位小姐的老师,虽说是老师,其实他也没比她大多少。他还记得被她的父母带来这间病房,看到她的时候,她也是静静地坐在病床上,栗色的长发松散的扎了两个小辫,她将瘦弱的小手抬起,好让那阳光洒在手上,染上温暖的颜色。


她很安静,就像林间伫立着的小鹿一般。


夜色茫茫间,时间还是匆匆的,终于,那双眸子还是因为疲倦而染上了失落,她终于还是没能等到那一场烟火。


她回到床上,靠在枕头上,眸子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呐,老师,烟火是什么样的呢?”


“烟火啊,”诸葛亮还是第一次听到她主动问问题:“烟火很美呢,啪的一下冲到天空上,又啪地一下绽开,很绚烂,很耀眼,然后又消失不见,寻不到一点影子。”


“羡慕...”她的眸子亮了亮,口中呢喃着。


“嗯?”诸葛亮没有听清。


“没事,”大乔摇摇头:“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吧。”


“嗯,”诸葛亮拿出腋下夹着的书本,翻开,讲了起来。


大乔望了望他又望了望窗外:“烟火...”


星星从天的这边绕到了另一边,诸葛亮帮她掖了掖被子,关了灯,刚准备关门,却听见病弱的少女迷迷糊糊的念叨着烟火烟火。


病房的门还是关上了,病床上的少女却在不久后猛地睁开了眼睛,蓝色的眸子亮得像夜空中的星星,她撑着病床站了起来,拉了个椅子在窗边,跪在椅子上,手托着下巴倚着窗台,眸子里还是热切地盼望着,盼望着那“啪”地一声绽开在夜空中的火花。


“啪!”她笨拙的模拟着那没听过的声音,两只瘦弱的小手颤颤的举起,在空气中模拟了个花的模样,玻璃窗上,隐约呈现着的,是她嘴角的弧度。


当晨曦再次照到病房里,诸葛亮又轻轻地推开了门,那本该在病床上的身影却在窗台上趴着,睡得正熟,栗色的长发顺着身体柔和的曲线垂在椅子上,晨曦亲吻着她光洁的额头,光芒一直包裹住她的全身。


诸葛亮脱下外套,轻轻地放在少女身上吗,她却张开了双眼,见已是早上,慌忙想要站起,玉足刚触碰到地面,腿却没了力气,向前倒去,不偏不倚,刚好跌在诸葛亮身上,诸葛亮赶忙撑住她。


对于他,是意料之中的,她很轻,像片从羽毛似的。


而对于她,却是意料之外的,他很暖,就像她无数次拥抱的阳光。


她心中的弦似乎被一只小手轻轻拨动,漾出的音符让她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在砰砰砰地跳着,耳尖也有了不该属于她的温度,灼得一片通红。


“还站得稳吗?”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温暖的气息扑在耳朵上,她只觉得耳尖那温度更强烈了。


她试着将力气转移到腿上,可是蜷了一夜,早已麻木,又是一软,多亏诸葛亮还撑着她,才免了一顿摔,她红着脸摇了摇头。


然后她就感觉自己身体一下又轻了起来,诸葛亮把她轻轻地抱起来,放到病床上,盖好被子,又摸了摸她的额头,长舒一口气,所幸,她没发烧。


“你还在等烟火吗?”诸葛亮将椅子拉回床边坐下,眸子温柔的像一江春水。


“嗯..”她低下头,声如蚊蚋。


他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触感不错:“阿莹好好吃药,身体好了,我带你去看,好吗?”


“真的?”她猛地抬起头,声音少有的有了温度。


“真的,”诸葛亮背着光,微笑着:“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人一道念着这稚嫩的童谣,她突然凑近他,声音里含着笑:“变了是小狗!”


“好,变了是小狗。”诸葛亮有一瞬顿住了,又很快微笑着应着。


4月13日.今天,是看见她笑的最开心的一次。


·贰·喜欢你


—风吹乱了她手中的本子,最终停在一面,漂亮的字体赫然写着:“我喜欢你”—


有了所求的人是怀着想要活下去的心的,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她很配合治疗,不大的病房见证了他和她的约定,装满了他和她的欢声笑语。


他习惯了每天来到病房就能看见她一个人安静地等着他,也习惯了她的微笑只对他一人,他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那个夜晚他再次叩开病房的门时,看到了另一个人。


她和那个人很要好的样子,她对那个人的笑容,是她极少露出的,发自内心的,抑制不住的,他感觉她亲昵的叫那人“策”的声音很刺耳,而那人温柔的摸着她的头画面更是刺眼。


他开始怀疑自己这是怎么了,他没道理嫉妒那人,也没权利嫉妒,但心里就是不舒服,直到那人走了他才好受点。


今天的课他讲的很快,终于,还是在闲聊中问起了那个人:“那个黑衣服的男生是?”


“你是说策吗?”女孩眨巴着大眼睛:“我发小,用你教我的话,就是我的青梅竹马。”


“嗯..”诸葛亮感觉胸口似乎闷着了,很难受:“好了,今天的课也讲完了,你早点休息吧。”说完,逃也似的出去了。


她望了眼他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我惹他不高兴了吗...”眸子垂了垂,落在了椅子上一个浅蓝色的笔记本上。


她轻轻地拿了起来,翻开。


4月6日 今天我成为了她的老师,真的很开心,我又见到了她、


4月8日 今天她又晕倒了,医生正在抢救,希望她没事吧。


4月9日 感谢上天,她醒了


4月12日 她似乎对烟火很执着呢,如果有机会的话,夏天带她去看看吧。


4月13日 今天,是看见他笑得最开心的一次。


4月16日 医生说她今天体检的指标都还不错,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啊


4月19日 今天她又笑了,真好


4月24日 ......


心底的那根弦又被拨动,她感觉周身暖洋洋的,就像,第一次拥抱了阳光,就像,第一次被他抱住那样。


风吹乱了她手中的本子,最终停在一面,漂亮的字体赫然写着:


“我喜欢你”

她装作没有碰过的样子,将笔记本按原样放好,缩进被子里,盖住早已通红的脸颊,宁静的夜里,心跳声是如此清晰。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整整一夜,脑子都被这四个字霸占着,她揉了揉发烫的脸颊,嘴角勾着弧度。


Me too


笔记本静静地躺在椅子上,她没有看到的内容被夜幕所掩盖,溶进了一片墨蓝


6月28日 她的病情又恶化了,拜托了,不要就这样走掉好吗


7月6日 医生说她怕是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了...后面的字一片混沌,似乎被水浸湿了...


·叁·失约


—“我喜欢你...”她紧紧地趴在他背上,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我喜欢你啊!”—


又是一个夜晚,她安静地听着他讲课,白炽灯下,画面是如此温馨。


“咳咳...”她猛地咳嗽起来,诸葛亮赶忙放下书本,拍了拍她的背。


小手捂住嘴唇,一恍惚间,她看到了血色,她不动声色的握住,强忍着喉底的痒意:“我没事,老师你接着讲课吧。”


“嗯..”诸葛亮有些欲言又止,他突然道:“8月17”


“什么?”


“8月17,我带你去看烟火,看一场,只属于你的烟火...”他的眸子闪着光,炙热的温度几乎要将所有的阻碍都融化。


“好..”她笑了,笑得那么灿烂,纵然,脸色苍白如纸。


桌上静静地放着一册台历,8月17...七夕。


我会坚持到那一天的,她笑着,眼里却有什么东西泛着光。

-

17日,很快就到了,她的目光一直锁定着病房的门,期待着,眼神和她等待烟火的的那天晚上一模一样。


羲和的金车终于还是缓缓驶向在了群山之后,随着夜色渐浓,她的眸子黯淡得像没有星光的夜空...


良久,她猛地爬了起来,病瘦的手紧紧地抓着病床,一步一步挪动着。


“啊!”腿一软,她跌倒在地上,栗色的头发盖住了苍白的脸颊,盖住了眼角快要溢出来的苦涩:“他不会骗我的...不会的......”


手猛地一蜷,抓住门把手,右腿往后一顶,终还是站了起来:“不会的...不会的...”


“啪嗒”不知道是什么滴在了地上,被她地脚步甩在身后。


所幸,医院的墙上都有扶手,倒是方便了她不少。


然而,下楼梯便成了个大问题,一步...再一步...终究还是脚下一滑扑了下去。


所幸,在最后关头,右手护住了头,鲜血溢了出来,混着眼泪,蜿蜒在地上:“他不会骗我...一定不会的啊......”


任谁都无法想象她是如何再次站了起来,再一步步走了出去,直到见到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他。


诸葛亮看到她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连忙冲上去,把她背了起来:“我带你去找医生、去找医生...”


“不要...”她紧紧地攥住他的衣服:“你说的...带我....带我去看烟火啊!变了、变了是小狗...”


他顿住了,良久,眼角含着泪,缓缓道:“好...”


他背着她,一步步向山顶爬着,他能听得到,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乱。


“阿莹你等着,就要到了,要到了...”他真的慌了,这句话也不只是说给她听得,还是说给自己的。


“诸...诸葛亮...”这是她第一次叫他名字。


“我在..阿莹你别说话...就要到了,你要坚持住。坚持住!”声音就算强忍着,也还是带着哭腔。


“不...我要说...再不、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她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双眸紧紧地闭着。


“我喜欢你...”她紧紧地趴在他背上,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我喜欢你啊!”她几乎是吼出来的,她知道他哭了,轻轻地用手拭去他的泪,又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放开,她真的害怕她放开了,就再也...抓不到了...


终于,那颤抖着的手还是泄了力,缓缓垂了下来...


“喜欢你..”这是她最后的一句话。


诸葛亮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天空。

“啪!”地一下,夜幕变得五彩斑斓,变得美丽异常,却终还是没来得及映到那双弥朦地眸子里,烟火啊,你还是来迟了。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呐,阿莹,烟火来了,你睁开眼看看啊,你看,很灿烂很美对不对?你看看啊,阿莹,我求你,求你醒来好不好,你看啊,烟火来了啊,求求你,醒来啊,再看一眼,就一眼也好啊,求求你了啊!”


对不起,我失约了...

灰色的照片将她的一切定格在了18岁,墓碑上赫然刻着


吾妻乔莹


—The end—


分享

收藏22

喜爱11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