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本命番挑战】愿你喜爱这个世界(下)

*王者荣耀番,cp信邦,我想了很久,也写了很久。花了很大心思,和身边的朋友学习了很久,我很爱这个世界,也算是有感而发。尽管多数时候,人们总是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那个时候请你去看看身边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与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在那些物是人非的景色中,你我如一。

注意:1.番名:王者荣耀 剧情关键词:愿你喜爱这个世界

2.主要人物:韩信 刘邦

3.cp信邦,男男向,失而复得,一见钟情。

4.梦想还是要有的,说不定就见鬼了呢。qwq本可以虐一虐的我总是把这写的小家子气。分几段写,因为走亲戚的原因真是抱歉了米娜桑(鞠躬)



【9】

刘邦仿佛得到了救赎,那是自他二十五岁定格生命之后出现的唯一救赎。

或许他会经历暴风雨的洗礼,但愿他不忘记彩虹出现时那般美丽的色彩,愿他记得黑暗过后总会出现的那抹光明。


【10】

韩信回到了城市开始了本该属于自己的生活,像是变了个人,他不再回避;他不再低下头;他学会了勇敢,也学会了努力,一步一步向着那个憧憬的地方走去。他听从了刘邦的话,选择了一条本不平坦的道路。

他开始遗忘自己的本性,毕竟这才是人性,韩信把幼时的那次经历仅仅当做南柯一梦。可笑,谁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鬼魂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呢?就算那样他也很想去看一眼那个地方,就算童言无忌。他从没想过,自那次之后,再去那个地方竟是过了整整十五年.....

他渐渐长大,上了高中那会儿简直就是过上了人生赢家的那般生活,他的家庭本就富裕,加上韩信本来生的好看,那双剑眉入鬓,星眸璀璨。可是勾走不少女孩儿的魂。

他大学毕业后很快就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很快就成为了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但,他比幼时多了一副面具,他每次带着不怀好意或者假惺惺的笑容时,他自己都觉得恶心。可那假惺惺的虚伪面具戴久了,就和血肉相融了,很难再摘取下来。

工作台的桌面上永远都摆着一个台历,上面圈圈叉叉划记了很多地方,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桌面排满了文件。他无助的趴在桌上,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这样的人啊。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变得索然无味。

要金钱,要权利,要人脉,随着时间的累积,索取的东西越来越多......

指尖触碰到冰冷的玻璃,落地窗外一片繁华美好的不夜城世界,多好啊。可为什么心底那一块却无比的空荡呢。

或许是一个人太久了,韩信不停地应酬,不停地精打细算,他到底少了些什么呢。少了那笔资金?还是说那家公司?那栋别墅还是跑车?还是说....终究缺了个陪伴呢。约定在他二十岁的年华里早已不存在了。

有人劝过他找个女伴,可韩信不需要,他总认为,没有爱情,女人再多都是累赘。


【11】

一个人的时候,思绪总是不由自主的飘啊飘啊,不知道落在哪里。

韩信这天是过二十五岁的生日的,不好好待在家里,也没有去饭店好好吃一顿大餐,反而坐在一辆大巴车上,忍着一路颠簸风尘仆仆就是因为公司里一个有些关系的员工过生日。没办法,为了拉拢人心嘛。韩信只能来这地方,他以前来过的乡间。

他二十五岁的生日,也是距离新年的最后一天。


【12】

聚餐过后,韩信闲来无事就混着那群人在那山上去溜达。

看到幼时爬上过的那棵树还立在那,不过倒是显得苍老极了。经历了十五年风雨,变得越发沧桑。

他坐到那个曾和刘邦侃侃而谈的崖边。开始出神发愣,仔细的想想,自己到底忘掉了谁呢,为什么自从离开这里心中就总感觉缺了一块一般。到底是为什么,这些问题韩信都不得而知了,大抵是内心那个埋藏已久的二字。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紧紧跟着的男人——本来也看不到他

“韩信!”

韩信没有反应,毕竟看不到也听不到他的呼唤。

“韩信是你吗?”刘邦像个傻子一般,明知道韩信早看不见他了,却还是冲着他喊,唯一那么点希望也被瞬间扑灭。

韩信不会假装看不见啊,他心里清楚,孩子的眼睛时最清澈的,最不染杂质的。所以那年他才能看见自己。但当那个孩子的眼睛被世俗蒙蔽,染上浑浊时。他就再也看不到鬼魂这些东西了。但他们依旧存在啊,从不曾离去啊。


【13】

我不在乎你是否遵循了儿时的诺言,可你为什么看起来.....并不快乐呢。

刘邦实在跟不上了,他双手撑着膝盖,低下头。

嘴里喃喃骂他混蛋。

韩信摸了摸那苍老的树干。

是这里吗,我曾来过这里。

他没想太多,掉头欲走,偏是脚底打滑,一溜顺着山上的软土翻了下去。

刘邦急了,扔了藤条,跳下山崖。

夜色渐渐铺洒在世间之上。月光不刺眼,照耀的正好。山底下的那条小溪依旧淌的欢快。

韩信揉了揉头,头发上还沾染上土屑。这地方安静的如死一般,手机又恰好没电。他暗想今年诸事不顺,不宜出门。一旁的刘邦也放弃了叫着他的名字。

“韩信,我知道你听不到我说的话了,我之前与你说的你都没听下去,你太让我失望了。十五年,整整十五年,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都这样了,还不叫有长进?”韩信撇过头看着溪水。

刘邦有些讶异,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看的到了?”

韩信点点头,还补充道“就在刚才。”

刘邦怔了怔,弯着眸子轻笑,眯着眸子看着他的脸颊,心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一开始的苦涩里加上现在的甜蜜,如同加了方糖的咖啡,变得醇厚,慢慢发酵。

“变了那么点吧,你长高了,还变帅了。”韩信嘴角漾起一丝不容易被发觉的微笑。

“自然。”

韩信是变了,可刘邦呢,十五年来都是一个样,连白衬衫都不带脏的,恰好证明他绝非人类。

“这些年你怎么样呢。”

“数不清的证书,有了钱和权势还有地位。从布满灰尘的底层,努力的向上爬,形形色色的人,碰了许许多多次钉子,但也赚取了前程。现在的我,被人仰望,这是以前的我触之不及的。”

太阳已经落下了,月亮把溪水照映的像银色的彩带。


【14】

“不说了?”

刘邦看着他手里紧紧拽着的草叶,又瞟了他一眼。

韩信低下头,没了动作,迟迟不打算开口。

“还有呢?”

韩信撇开头。

“说完了。”

刘邦摇摇头,挂在他耳垂上的耳环随着摆动,偶尔被月亮照到,反射出银灿灿的光。

“你没有。我问的是你现在怎么样。”

“啧,我现在很好啊,有钱有权有势,有车有房,什么都不缺了。”

刘邦颦眉,紫色的眸子在月光下被映射的像一片星空,带着闪烁的星星,带着溪水的流动,带着月光的皎洁,也被云彩遮盖,显得越发神秘。

“你是和朋友出来玩的吧,为什么不笑一笑呢?”

韩信愣在那,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这样,没错吧。”韩信看着刘邦好看的眸子,像是见过这一幕,刘邦侧着脸,风清扬的抚摸二人脸庞,也掩盖不去韩信泛红的脸颊和心脏的跳动节奏。

“我这样有错么?”韩信拿了颗石子投到溪水里。

刘邦挠挠紫发,笑了笑

“当然没错啊,我以前还活着的时候也这样呢,老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二人对视良久,刘邦嫣然一笑。韩信撇过头,用手捂了把脸。怎么这么热呢。

刘邦伸手捏着韩信下巴掰过他的脸“你小时候我就觉得你长得好看,长大了也这么俊,有对象没?”

韩信心里贼难受了,嘴上还是轻巧的说一句没有。

压根没人要我。

我这么好竟然没人要!

“噗嗤,那就好啦,可别祸害了人家姑娘。”刘邦这么说着,眼里晦涩不明,暗紫色的波澜泛得轻。“但是吧,也不能一个人孤单太久,该谈的时候也就谈吧。”

韩信托着腮,没说话,他此刻只想静静的听着刘邦对他诉说一言一语。

“你问我要钱要权有错没错,那我肯定得告诉你,没错,因为我们都是凡人,既然都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一尘不染。”

韩信看着他的眸子,想反驳一句。但他的眸子真的很吸引人,韩信始终没说出一句话。



“如果非要染点土儿,我也希望你身上的土是五颜六色的。”刘邦语气像是释然了,他指了指夜空,“你看,星星。”


“嗯。”韩信跟着仰起头,果然看到漫天星辰共舞,月亮的光都输给他们了。


“星辰深爱着夜空而拼命发出的光芒,谁都比不过啊。”刘邦叹口气,这个世界简直太让他留恋了,不敢轻易舍弃。


“刘邦,你在这山里等了我十五年对不对?”韩信忍不住了,他心里受不了,“你何必呢?我曾经说的,不过是小孩子的玩笑罢了……”


答应了十年,没有履行约定的是我,是什么理由让你在山里等我?


“我中途出去了……”刘邦低下头,语气似是带了些轻叹。


“别骗我。”韩信也不知道为何,心底那片空落落的地方越来越疼,


“这时候怕我等了?那你干嘛不早点守约定啊,小孩子说话就不用负责了?”刘邦生气地嘟囔着。


“我……”


我强迫自己忘了你,甚至嘲笑自己相信见到“鬼”。韩信闭了嘴,他知道这种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口。




“好在,也不晚。”刘邦笑了笑,突然贴近了韩信的脸,“我再最后和你说一次,韩信,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个世界。”


韩信不解,还是照做了。


璀璨的星光,那条昼夜不停的溪流被镀了层银一样,或者又像是流动的宝石。


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山间的清风徐来,伴着泥土特有的味道。


形状怪异的石头层层叠叠,在巨石的夹缝里,顽强地生出嫩芽。


“你敢说,你不爱他?”


韩信轻笑:“他很美,我爱他。”


“假如你真爱他,那我真要好好恭喜你,你学会了使用自己的感情。

不论你对这个世界的感情到底是为利所困还是如何,先说好我也是个唯利是图的人,我不相信永恒的朋友,但一定有永恒的利益。



假如你真的爱他,即使你为利所困,也不会迷惑,因为驱动你的不是金钱,是这个缓缓运转的世界。”


“你生前就这么想?”


“当然不是。然后我就后悔了啊。”刘邦咬了咬下唇还是勉强的笑起来。


【15】


刘邦还活着时,和韩信差不多。


他还没来得及风光呢,就死了。

但他没有虚度这些死去的时光,他去看了这整个世界,反正死人不需要钞票不去白不去。


刘邦看过大海、蓝天、草原、山峰、森林,别人看不到鬼,其实刘邦一直站在人群旁边。


人死之后,看起来是变成鬼魂留在世上“活着”,实则与这个世界无关了。


刘邦再也不能恭喜某个被聘用的新人,再也不能安慰某个失恋的朋友,再也不能教育亲戚家的孩子要乖乖的。


是不是人一辈子,死之后才知道后悔?


他后悔的不是把事业干这么大,后悔的不是玩手段耍机谋,他后悔的,是在还能参与到这个世界的运作时,没有好好留意些真正重要的东西。


说白了,是自己没本事,才期待韩信的。


人生弯弯绕绕,有些弯路,是必须要走的;有些事情,是肯定要留遗憾的。


“韩信,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别太当真了,就当咱俩一起,开了个限期十五年的玩笑吧。”


怎么不当真啊,都要当真死了,韩信心想。


两个人一直无言,天快亮了。


“韩信,天边泛白了。”刘邦看着天空上方,新年到了。真好


“嗯。”韩信此刻甚是觉得心口缺少的那一块被填满了。


“来。”刘邦伸出手指,“这次不许违约了,你要好好答应我,记住了。”


韩信不明白他要干什么,勾了勾他的手指。


刘邦笑了,笑得像要哭了:“我想过和你见面的样子,想过好多种。头一次想到你会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韩信觉得不对劲“你要干什么?”

刘邦真的哭了,眼泪顺着脸侧划过去,闪耀着第一缕晨曦的光。


“鬼能预感到自己的期限,我当时只剩下十年的期限了。”


“刘邦!”


韩信慌了。他勾着的刘邦的小手指,在晨曦的光芒闪耀的那一刻,消逝不见。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撑了十五年,现在我得走了。韩信,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想求你,我求你别再忘了昨晚那些话了。


我太自私了,我太想再看看这个世界了,可我没机会了。


好好活着,韩信,好好活着。”刘邦明白自己心底是多热爱这个世界,只至于痴迷。这个世界才是真正催使着自己行走下去的动力。


“刘邦……”


那个人要走了,彻底走了,消失在这个时空、消失在这个宇宙,消失在自己心底。


韩信不知所措了,他扑上去,想抱住那个幻影。


“再见!”刘邦挂着笑脸,没来得及回抱,就像星星隐匿于白昼般消匿在这个世界里。幻影碎了,变成泡沫飞散四处,找也找不回,这一切都像一场梦境般,虚与实的交错层层叠叠,让自己迷了神,失了方向。


韩信忽然想起来,他十岁那年在这座山里,第一次遇到刘邦。

那一年,韩信彻彻底底在心里烙印下这个男人的名字,自己却不曾察觉。

十五年后,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话。


并且,没有了下一个十五年。


再也没有了。


“再见”这个词,不是期待着再次见面才说的吗。


【16】


写字台前,电脑被关掉了,手机也屏蔽了所有生意的事情。


韩信拿着红笔,圈着日历。


怪不得那家伙不喜欢活着,活着太麻烦了,牵扯着千丝万缕,干净的、肮脏的。


他却喜欢这个世界。


一年了,那件事情,过去一年了。


这回可好,韩信叹了口气,起身合上日历本,拉起行李箱。


永生难忘了。


一年里,韩信还是老样子,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开朗了点。


有空了,不再窝在床上;闲得慌了,更多的是出去走走,到处看看。


通过旅行,还结交了朋友。


韩信给自己定了条规矩,每年生日,都去山里看看。


这不,二十六岁生日刚好到了,他得准备出发了。


夏风,乡间,小院。


还有冰镇西瓜。


韩信吐着瓜子,回忆自己这二十六年。


一晃就过去了,从那个被人欺负得团团转的小屁孩,到如今。


时间又是漫长的,经历了磕磕绊绊、沟沟坎坎,兴奋过、迷惘过、惆怅过,最后找回了点自我,勉勉强强苟活着。


人生本该是这个样子吧。


院中的草丛里,不知名的虫子在叫,比起去年,今年晚空月朗星稀。


韩信用一天的时间纠结,仍然没敢去那山里。


有个鬼在那里不见了,就算自己去,也找不到了。


这种事儿,自己需要时间来适应,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或者一辈子。


韩信幻想会不会和刘邦再见面,只是一想到十几年前刘邦也这么幻想和自己再聚,心里就发酸发疼。


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已经做过了,之后就要尽力去做好其他事情了。


“明天我得走了,明年再来。”


韩信冲着星星和刘邦说话,他开始叹息为什么天空上找不到紫色的星星,不然那和他的眼眸该有多像啊,经营小院儿的老板误会是和自己说,爽快地“诶”了声。


“等我。”

韩信看了眼天上闪得欢快的星星,冲着他挥了挥手,像是再次看到了某人一般。


“那……我明早就走了,再见。”韩信失了神一般冲着星星高兴的说了好多悄悄话。


“再晚点行不?”老板弯腰放下码满鸡蛋的筐,“吃个早点再走呗?”


“好。”韩信看了眼老板,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老板高高兴兴地把鸡蛋抱走,看来明天得早点做饭了。


韩信无奈地摇了摇头。


“刘邦……”


我该如何爱这个世界?


【17】


韩信做了个梦。


梦见和刘邦溜大马路。正好是新年,他穿着一件黑色长款棉袄,红围巾把他的脸裹起来,黑色的月夜越发美好,烟火在身后响起声。


擦,这么无聊的吗。


刘邦就在他旁边笑,笑得特别欠揍,但就因为颜值,竟然还看得过去。


哎,欠揍就欠揍吧,能见面儿就行啊。


“你看看你现在,我的人影都摸不着。”刘邦能感知人心思似的,伸手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他无名指上咋带了个戒指?

刘邦笑靥如花,那人生前圆滑世故,长袖善舞的度过了一世。这一世,自己也只想与他好好过了。


“咚咚咚。”敲门声急促的把正在做梦做的高兴的韩信硬生生拉了出来。


“别敲了……”韩信走上门口还不忘了感叹这个诡异的梦,韩信瞄了眼电子表,才五点多。是不是老板啊?


“送牛奶啦。”门外人声音怪怪的,不是老板。


莫不是送牛奶的送错屋了?


“老板不在这屋儿。”韩信烦躁的抓把头发,然后整个房间翻翻找找。就想找个橡皮筋把一大把长发好好绑起来。


“我又不给老板送。”门口的人语气明显带了很大的不满。


这谁啊,这声音有点耳熟。


“等下,马上……”


韩信套上上衣,在桌子上捡起个皮筋扎好头发,揉了揉眼睛推开门。


那个人背对着清晨的微光倚着门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奶渍,递给韩信一个只剩半瓶的牛奶。


“慢死啦。我看你这么高的个儿用不着牛奶,就自己喝了点,好让我长高点是吧。”


韩信以为自己在做梦。这个人,不是刘邦么。


紫发紫眸,浅笑盈盈,这些都不曾改变。他身上的白衬衫倒是有点皱了,袖口那里脏脏的。


但是,这是活的刘邦,有影子的那种。


“傻小子你哭什么啊。”刘邦看韩信眼睛红红的,死咬着嘴唇忍着不哭,“给我憋回去,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你哭什么。”


玻璃瓶碎了,牛奶撒了一地,老板吓了一跳,蹭的从床上窜起来,进院就瞧见韩信紧紧抱着个紫头发的小伙子。


刘邦拍了拍他的背,韩信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把头深深埋在刘邦颈窝里,鼻息喷洒在二人中间,简直就是暧昧。


“我以为你死了!”


“死什么死,都过年了讲点吉利的行吗,鬼能再死一次吗!”刘邦好笑的咳了两声,那人依旧没有放手的意思。


晨光照耀着繁茂的绿树,夏蝉的声音渐渐明了起来。世界在这个早晨才算真正苏醒。


“回来了就别走了。”韩信哽咽着,抵着刘邦的额头,闭上了眼睛,“你要教教我,怎么爱这个世界。”


刘邦搂着他的脖子蹭了蹭他“怎么教?”


“你先教我怎么去‘爱’吧。”韩信睁开眼,凑近他,把刘邦刚想出口的话全都堵在嘴里。


日出是一天的开始,就像相遇是离别的预兆,离别是重逢的始端。


失而复得,可要抓住了。

吻毕

刘邦点点头,说了句好。


此时此刻,缩在角落里偷听的老板偷笑了一下,韩信这小子,还真是好艳福,得了不打扰他们俩了。老板赶紧跑去了厨房。


【18】

穿着厚实的衣着逆行在欢笑的人流之中,孤独又冷清。那是以前的韩信,现在韩信不一样的是身边多跟了一个人,那人还死不要脸的把冰凉的手放到韩信大衣口袋里。

路边的橱窗一一亮起来,那些暖色的光衬得他更加的灰冷,年末时候的装饰带着红色,像是在迎接老人的礼物一般快乐。韩信盯着橱窗角落里用来装饰布景的礼物盒子,愣愣地就失了神。

那些盒子上包裹着闪光的纸,细碎的光让韩信的眼睛有些发涩,记忆摇摇晃晃,呜咽着拉着韩信回到了过去。

刘邦和韩信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因为过新年的原因,小孩走在街头,手里拿着闪耀光芒的烟花。

刘邦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亮闪闪的,分外好看。

“还有三分钟就过年了。”韩信看了眼手表,他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手表,貌似都是别人送来的名牌,但他手上戴的这个,是刘邦送的。不贵,甚至都没有上千块,但刘邦挑了很久。他开始还很嫌弃,但口嫌体正直的还是戴上了。

“刘邦,新年你不打算送我礼物吗?”

刘邦怔了怔,然后笑的没心没肺。

“说实话我还真没打算。”

韩信顿时感觉没爱了。

“不过你既然都问我要了,我还是送你一个吧。”

刘邦捧着韩信的脸颊,搂着他的脖子,对着他的嘴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韩信轻咬上他的唇瓣,舌试探性地拨开他鲜红的唇,刘邦默许般张口,韩信的吻满富侵略性,包含着一股浓厚的占有欲,咄咄逼人。他的动作过于狂热,该死的满足感与一种想把把自己证明给这个人看的迫切感驱使他将其继续进行下去。他的的确确可以算作沦陷了,即使对方的默许也能让他欣喜若狂。无论长短,至少此时此刻他完完全全是属于自己的,他能感受到对方略微急促的呼吸声,炙热的鼻息喷打在他的脖颈上,撩拨人心。韩信瞥见对方略微充满雾气的眸,亲吻逐渐变作柔缓,轻柔的。这是最舒适的,温暖口腔内包裹着彼此,柔软而又亲密的亲吻。缓慢划过他口腔,舔舐,他缓慢搂上人后背,对方突出骨骼的触感一清二楚,指尖穿过他柔软绛紫色发丝,向自己方向扣压。刘邦被动地接受着他过于温柔地吻,似是速溶咖啡倒入热水的瞬间,粉末与液体交融冲刷颜色不相类似却逐渐混为一体咕咕冒泡。他接受了,妥协了。这个吻太过舒适且舒畅了,顺理成章那般,只想吻,再吻,吻到失去理智,吻到窒息。

新年的烟花绽开在天空,绽放出比花朵更加灿烂的颜色,渲染开漆黑的天空。


——————————————————end

君恋有话说:我我我,对不住你们。7535个字送给你们,实在抱歉qwq。

那个光在绿茵的一片下更加显得生动,也许我一辈子都触及不到那个光芒,但是我想不到我还是动心了,我努力的一点一点把字数打出来,一遍又一遍修改我的措辞。

我想要ta我要拥有ta。

所以

有没有好心人愿意资助我拿个二等奖啥的。我想要ta照亮我的生命,我不知道什么荧草台灯,我只想触及到我生命中的光,qwq




分享

收藏10

喜爱49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