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归人

南有青栀 2017-07-22 6106 0

  ‘这是梦……’。

  男人忍不住伸出左手,散落的花瓣却悄然穿过,落在地上。

  强大的鬼神怔住了,看着不远处的一双人,脑袋似乎被酒精吞噬,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梦境。但是他知道,那是他的挚友,酒吞童子,以及那个女人。

  ‘在梦里,他们也是一起的……’

  茨木童子并不是很开心的冷哼一声,但是那两个人并没有分给他一个眼神。

  男人走过去,坐在酒吞童子旁边,这两个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前方的一个土堆,气氛有点奇怪,但是粗神经的茨木童子并没有察觉,只是略带好奇地看着土堆。

  “红叶,”酒吞童子低沉沙哑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我曾经跟他约定,要在修理晴明那个家伙之后,再一起到这里喝酒。”

  红叶忍不住以袖掩面,一声抽泣掷地有声,“酒吞童子,这不是你的错……”

  “可是我身为鬼族之王,却只能看着他……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将他埋葬此处,日日陪他饮酒……”酒吞童子将手中的酒壶里的神酒洒入地面,“喝吧,我的挚友,茨木童子。”

  撑着下巴听着他们的对话的茨木童子神色一僵,这个对待任何强大敌人都面不改色的男人震惊地看着土堆,‘我……死了?’

  “酒吞童子……谁也不会想到黑晴明居然会那么做,居然将阴阳逆转之术施加在全部人身上……茨木童子对你强大的执念让他第一个挣脱咒术,为了唤醒你,他才……这并不是你的错啊!”红叶哭道。

  “呵……”酒吞童子苦笑,茨木从未见过他的挚友露出如此苦涩的表情——为了他,而不是红叶。

  茨木看着土堆,头脑仍旧晕晕沉沉,这大概就是醉梦吧,梦到了未来的事情……虽然知道未来的自己死了,但是这个强大的男人却并不为此感到苦闷。他看向露出苦涩悔恨表情的酒吞童子,左手情不自禁的抚上他的眼睛,‘我的挚友啊,我并不想看到如此的你啊……’

  酒吞童子突然一怔,不知道是否是醉了,不然他怎么会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

  ‘酒吞啊,你是个强大的男人,不要露出如此软弱的表情,我只想看到你强者的一面!’茨木看向土堆,‘如果让你软弱的那个人是我,也绝不能原谅!’

  男人使出全力一击,奇异的能量击碎了土堆……在光线扭曲中,他的身影若隐若现。

  “茨木……?!”酒吞童子震惊地上前一步,不惧这恐怖的一击造成的强大冲击,双手想抓住面前的人,却穿身而过,“你……是……”

  ‘挚友啊,永别了!’茨木嘴角噙笑,眼前的世界逐渐扭曲,而他若隐若现的灵体在酒吞面前逐渐消失。

  “不——”酒吞抓不住的身体,逐渐消失,他第一次崩溃地大声哭喊,“你回来,混蛋茨木——!”

  ‘永别了……还有,对不起。’让你露出那样的表情。

  茨木恍惚的陷入黑暗,晕沉沉的大脑让他再也没法清醒过来。醒来的茨木被刺眼的光线刺的嘟囔了几声,迟钝的大脑晚了好几步才记起那个模糊的梦境,他突然惊起,捂着涨痛的脑袋叫道:“啧,好久没如此酣醉了……酒吞童子!喂!”

  男人不停骚扰着身边的男人,“喂,醒醒!”酒吞童子不耐烦地拍开茨木骚扰的手,“滚一边去,本大爷还没睡够!”

  茨木“啧”了一声,托着沉沉的脑袋,环视了身边的风景,‘啊……这就是他以后的坟墓之地吗,这么娘兮兮的地方,有点不爽!’

  “我做的梦,真的是梦吗?”

  茨木想着,转头看着睡着的酒吞,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就算是醉酒睡梦中,神色也依旧霸气。

  “不愧是我的挚友,我唯一认可的王……”茨木忽然叹了一口气,真是不符合他的性格啊,如此纠结。

  ‘如果未来的我会死亡,那我宁愿我们没有交集,你不会因为我露出那样的表情。’茨木起身,沉思了一会,转身离开,‘如果是因为黑晴明……那么果然还是要去找那个家伙!’

  他身后的酒吞童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着男人消失在花瓣飘舞的花林中,毫不在意地合上眼继续酣睡……反正很快他就会回来了。

  但是鬼族之王并不知道,在不远的未来,这差点就是永别……

  “我说,”穿着红色小裙子的小姑娘摆弄着手中的伞,看着赖在他们家晴明的庭院里不肯走的男人不满地吐槽道:“你不会是被你家挚友赶出来了吧,这么久都没去找酒吞童子?”

  茨木童子毫不在意高傲地冷哼一声,“我的事不用你管。”

  神乐气的鼓起脸颊,“可是你老是呆在晴明这里很碍事诶!”

  “神乐……”秀气的男人无可奈何地调解道,“茨木童子实力强劲,有他在,我们调查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你就不要老是挤兑他了。”

  神乐皱了皱鼻子,可是这个男人一直霸占晴明的视线,让她非常不开心!

  “茨木童子,虽然很感谢你的帮助,但是我也很好奇,”温和的阴阳师拍着扇子,目光犀利地看着这个强大的鬼神,“是什么让你居然置你的执念于不顾,一直留在我这里?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是发生了什么吗?”

  茨木童子左手抓着式神召唤的符纸,漫不经心地说着,“没发生什么啊,只是忽然觉得我挚友差不多也要厌烦我了,你们人类不是说要给彼此一点距离吗?”

  神乐无语了,“我是要吐槽‘厌烦’这个词,还是要吐槽后面那句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好友之间会用的啊……”

  “……”晴明跟八百比丘尼对视了一眼,点点头,“是不是跟黑晴明有关?”

  茨木童子挑眉,“哦,不亏是安倍晴明,没错!”茨木扔下手中被‘玩弄’的皱巴巴的符纸,“我日前做了一个预知梦。”

  八百比丘尼惊到:“竟然是预知梦,这可真是少见,只有灵力强大的人才能窥视的未来,居然出现在你的梦里。”

  茨木童子点头继续说道:“恩,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梦。在梦里,我因为黑晴明死在了我的挚友手中,我的挚友也因此一颓不振。”

  茨木想起那个梦,语气有点低落,“死亡并不会让我畏惧,只是黑晴明居然让我的挚友露出那样的表情,实在是让我无法原谅!”

  突然,茨木身体一僵,“我先离开一会。”然后从庭院中瞬间消失,如此强大的瞬移之术,也只有茨木这样强大的鬼神能瞬间释放出来。

  八百比丘尼掩嘴一笑,“这可真是,躲的彻底呢,这种似曾相识的画面,角色逆转过来还真是有趣呢。”

  神乐撇撇嘴,“这两个人真是别扭!”

  “喂,安倍晴明,那个家伙在哪里?”未见人,先闻声。酒吞童子那火红的头发一如既往的引人注目,但是现在他的脸上有着不容忽视的烦躁,“茨木童子那个家伙在哪里!我刚才明明还感受到他的气息了!”

  晴明一边悠哉的拍着扇子,一边盯着酒吞童子看,“哦,你在我这里找他?他不是最喜欢赖着你的吗?”充满戏谑意味的话语让这位昔日的鬼族之王十分不爽。

  酒吞烦躁地摆弄了几下葫芦,“没人陪本大爷喝酒!”

  八百比丘尼笑了,“可真不像是酒吞童子会说的话呢,要知道我们刚遇到你的时候,你可是一个人喝酒的呢。”

  酒吞童子充耳不闻,环视了几圈这间庭院,确实感受不到那个男人的气息了。

  “你们两个人真奇怪,明明一开始是茨木追着你跑,现在倒是你追着茨木跑。”神乐不解道,“你不是讨厌茨木,厌烦他一直跟着你吗?为什么他离开了你却来找他?”

  酒吞童子脚步一顿,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已经有数月没有见到那个男人了,酿好的神酒只有他一人品尝,他的脑海中一直出现那一幕——男人消失在花林里的那个背影。本来是不在意的,因为不管他离开多久,都一定会在不久之后回来他身边。

  可是这次不一样,数月了,他再也没看到那个一直追着他喊“挚友啊,来打败我吧”的男人。

  这让他不禁想着莫非是他陷入了黑晴明制造的麻烦之中?

  直到前不久他出来寻找茨木童子的时候听到那些低级妖怪窃窃私语,“茨木童子归顺于安倍晴明座下,成为他的最强式神。”听到这种谣言的时候,酒吞童子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茨木明明是他座下的第一位手下,不可能归顺于安倍晴明!

  怒气冲天的他遍寻不到这个男人,只好按捺内心的烦躁,来到安倍晴明的庭院,刚靠近感觉到那个男人的气息,那个男人就消失了,真是气死他了!

  “呵,本大爷只是需要一个酒伴,若无,就算了吧!”这个强大的男人忍着怒气走出晴明的庭院,晴明看着他倔强的背影暗自无奈地摇摇头。

  “啊,又被酒吞童子暗恨上了……”

  “晴明,没事吧?”神乐担忧地拉住晴明的袖子。

  “没事!我们现在主要的问题是黑晴明对我们了若指掌,而我们却不知道他的下一步计划,真是麻烦了啊……”晴明皱起眉头,暗自思索着。

  走出晴明庭院的酒吞童子冷哼一声,决定回去继续喝酒……以前一个人能喝,现在,也可以。

  茨木童子微不可查的叹了下气,转身隐去身影。

  前行的酒吞童子脚步顿了一下,回头怒视,却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禁怒吼出声:“混蛋!”

  ‘不要擅自缓解我的寂寞之后,又擅自离开啊!’。

分享

收藏5

喜爱9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