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如青丝暮成雪》/沈绾青

黄少天 2017-07-23 3.3万 0

  《朝如青丝暮成雪》/沈绾青

  【先说好挂名纯阳宫哈哈哈哈哈x别打我】

  天下风云暗涌,皇权宝座更迭。长安繁华落尽,逍遥青山法外。

  ——前言

  第一章 神医暮雪

  长安东市。

  东市中来往的人群络绎不绝,在街道两旁的店铺中进进出出,而其中一家名为“说客”的茶馆犹为热闹。

  “来来来,今个儿,咱们就来讲讲上任帝后的故事。”一袭青衫的说书人唰一下打开了手中的折扇悠悠地摇着,不紧不慢地开口,“说起来,上任皇后也是个痴情种,跟着皇帝生死相随……”

  茶馆里一片人声鼎沸,时不时有人在下面附和几声,唯有西边最角落的一张木桌与这一派热闹格格不入——唯有一位气质出尘的白衣公子凝神注视着杯中的倒影。

  白衣公子始终含着淡淡的笑意,一双桃花眼摄人心魄。他倏地起身拿起面前的茶壶为自己添茶,随着动作的结束他已经移步到台前落了座。只不过相较说书人神气十足地百般重复那段风月情事,白衣公子显然有些兴致缺缺。

  这隔三差五说着的梗,在这些人眼中却出乎意料地受欢迎。

  只不过他听腻了。

  宋暮雪起身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随着几枚铜板清脆的撞击声潇洒地转身离去。

  或许是宋暮雪的行为太过张扬,导致路人打量的目光令他有些毛骨悚然。没走几步他便一改方才先前的姿态,迅速低下脑袋,缩着脖子,紧贴着门框尽可能地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哎呦!”

  宋暮雪被迎面而来的一道力撞倒在地,随着混着鸡叫和翅膀扑腾的声音,起身到一半的宋暮雪再一次倒地——一只鸡踩上了他的脸,然后借力飞走了。

  远处鸡叫声延绵不绝……

  此时此刻,宋暮雪也顾不得形象了,一脸凶神恶煞地不知冲着什么地方吼道:“那个害的大爷差点毁容的的不长眼睛的家伙快点出来赔钱!”

  身边围观的人群顿时鸦雀无声,宋暮雪咆哮的余音在四周回荡了一番然后渐渐消失。

  “快看他的腰坠!”不知是谁惊呼一声,群众的目光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块系着红绳的玉佩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宋暮雪身边,上面俨然刻着“暮雪”二字。

  宋暮雪心下一惊,伸手就去抓那玉佩,却不想有另一只手比他更快夺去了玉佩。

  宋暮雪起身拂去了身上沾染的尘土,横了一眼面前带着面纱的女子,开口索回玉佩:“把我的玉佩还给我。”

  却不想那人反而将玉佩在手中把玩着,好一会儿才笑吟吟地开口:“因为你出门低着头不看路,害得我本来要拿到集市去买了的鸡都飞了。现在可好,我现在算是没钱回家给家父治病了。你说我亏损这么大,而我只是让你赔我一块玉佩也不算过吧?”

  眼前女子的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宛若天籁。那面纱后眼睛中跳跃着狡黠的火焰。

  宋暮雪竟一时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她绕到坑里去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先开口说了句“话说回来,那人不是神医‘暮雪’吗?”

  江湖上人人皆知,神医“暮雪”有这一手医死人肉白骨的医术,不少人慕名想要找到他去拜师学艺,却鲜少有人能够找到他,更别说能在一名脾气古怪的神医的刁难下成功拜师。

  为何说宋暮雪脾气古怪?

  有次当今圣上最宠的六皇子病了,派人找到神医”暮雪“,许诺只要治好六皇子就给他数不清的金银财宝,而且要是想要当官也是可以的。

  从那些被派去的人的口中听说,他们刚说完这句话就被宋暮雪给轰出来了,顺带还替他们的六皇子捎回了一句“我想治就治,不想治就不治,要是真把我逼急了我就在给你们六皇子治病的时候投毒”。

  从此,神医“暮雪”性情古怪之名传遍江湖。

  宋暮雪盯着女子手上紧握着的玉佩,忽然想起女子方才提到“给父亲治病”的话,一个绝妙的主意出现在他的心中。

  “姑娘方才不是说要给令尊治病吗?在下不才,不巧会一些医术,不知可否瞧瞧令尊的病,没准可以治好不是吗?”宋暮雪一改之前不耐烦的模样,好声好气对着女子说道,仿佛真的是为了她好。

  只走一遭的事儿换回自己的贴身玉佩,不亏。

  “嗯……”女子低头想了想,似乎是在琢磨宋暮雪的可信度。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治好令尊的病,你先将我的玉佩还给我。”宋暮雪看着女子犹豫不定的样子,一下子急了,“你看我这么在意这玉佩我怎会骗你!”

  女子大约是觉得现下实在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才缓缓点了点头,也算是同意了宋暮雪的提议。

  “公子,我叫曲倚归,倚门望归的倚归。明日你只要穿过东市一直向西走会看到一个村子,你随便找个人问问‘曲家’是哪家就可以了。”她故意抛了抛手中的玉佩,面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不过玉佩嘛……等你治好再说”而后在人群中推搡而去。

  多年后,宋暮雪回想起自己和曲倚归初遇的时候总会调笑她说:“你是不是当时就喜欢我了?所以故意抢走我的玉佩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第二章 大展身手

  第二天,宋暮雪就带上行装前往曲倚归家。心里盘算着拿回玉佩后如何从曲倚归手上坑点钱回来补偿自己。

  宋暮雪一直走着,直到走出了长安的东市,向西方走了一会儿,也没有看见曲倚归所说的村子。他微微蹙眉,心想,是不是还要再往前走段路。

  大约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宋暮雪隐约看见远处有一个村子。他心中一喜,脚下的步伐渐渐加快,不一会儿便到了村子门口。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拦住一个正要出村的妇女,问:“请问一下曲家在哪儿吗?”

  妇女愣了一下,随即好心地指了指后方的一个房子,并且告诉宋暮雪:“老曲生病了,找的人没一个治得好的,倚归那丫头都快急死了。”宋暮雪向妇人道谢后便朝着曲家的房子走去,老大远嚷了一声曲倚归的名字。

  “谁啊?”

  “我,宋暮雪。”

  “哦……门没锁,你直接进来吧。”宋暮雪闻言轻轻一用力推开了门。哪知他脚下生胶似的站在原地。

  ——他见曲倚归坐在窗边,手中拿着杵,捣着一团又黑又臭的东西。

  宋暮雪下意识倒退一步,不断地挥着袖子扇着周围刺鼻的气味。“你这是在做什么啊!”素来有些洁癖的宋暮雪惊呼出声,语气中含有强烈的嫌弃和不满。

  “捣药。”曲倚归头也不抬地甩给了宋暮雪两个字,惊得宋暮雪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他稳住身子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拂袖将桌上的臼扫到了地上。

  随着陶瓷破碎的声音,宋暮雪气愤的声音响彻天际:“这种鬼东西能不医死人已经很好了!你还想着它能救你父亲?”

  曲倚归看着自己辛苦了半天的成品毁在了宋暮雪的手下,而且还被他连珠炮弹地进行了一番轰炸,眼眶瞬间就红了。她咬了咬唇片,不甘地反驳宋暮雪:“你既然把这药说的这么差,有本事你弄一个更好的来救我爹!”

  宋暮雪也是和曲倚归扛上了,二话不说将手中拎着的药箱往桌上一放,弯腰给躺在床上的老人把脉。

  片刻后,他松了口气,喜上眉梢地打开一旁药箱,在几十种药材里挑挑拣拣,最后拿出十几种药材一一摆在桌上。

  宋暮雪随手拿起其中一种药材,以飞快的速度剔除不需要的经脉,留下完整的叶片。后来十几种药材也是如此,看得曲倚归胆战心惊。

  这过分自信的家伙就不怕失误毁了整个药材吗?

  而相比曲倚归的担心,宋暮雪完全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模样。

  他拿过曲倚归原本放在桌角的药碾子,将药材分批放在里面磨成粉状物,然后倒入自备的杵和臼中,慢慢捣起药来。

  细碎的阳光透过窗子落在宋暮雪好看的侧颜上,本来就长得妖孽的宋暮雪再加之现在低头认真的神情,在曲倚归心中饶是九天之上的神灵也不过只能与他平分秋色罢了。

  在曲倚归为宋暮雪的美色而惊讶时,宋暮雪已经完成了一切。

  宋暮雪做出来的药是青色的,带有一股怡人的清香味。不论是成色还是味道都甩了曲倚归之前做的十万八千里。

  “你父亲连续服用这药一个月,他的病就能好了。我给你的药方上写的是一天的量,药材你自己上街去买吧。现在,可以还我玉佩了吗?”宋暮雪四处寻找笔和纸,淡淡开口的同时还不忘他心心念念的玉佩。

  曲倚归看了心系玉佩的宋暮雪一眼,方才的崇拜顷刻间消失地无影无踪。“神医大人,您可记得您当初是默认治好我父亲后我再把玉佩还您,现在可好,我父亲还病着您就要我还你了,这算不算不守信用?而且,因为您吓跑了我的鸡,我现在根本没有钱去买药材,你说……”

  宋暮雪听到曲倚归扯到昨天一事就头疼的厉害。

  他昨天怎么就那么闲呢?怎么就偏偏去了东市而不是西市呢?怎么偏偏就是去了那家茶馆呢?怎么就……

  现在的宋暮雪,脑海里不听地闪过数不清“怎么就”这三个字。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他再怎么追悔莫及也没有办法了,只有老老实实地给曲倚归的父亲治病才能拿回玉佩。

  宋暮雪再三强调了细节后才幽怨地离去,回了自己的小竹屋独享清净。

  第三章 当了玉佩

  宋暮雪确确实实没有欺骗曲倚归,一个月后她父亲果真痊愈了,甚至比病前更加精神。曲倚归欣喜若狂地看着家父的变化,打心底感谢宋暮雪的帮助。

  虽然是自己用了点小手段得来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结局的皆大欢喜。

  曲倚归从桌角挑起一根丝带看看将青丝束拢,顺起桌角的白玉佩推门而出。

  “爹!我还个东西,去去就回!”坐在门外晒太阳的老父亲闻声抬头只见自家不孝女匆匆远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拉着邻居叙旧。

  曲倚归拨弄着垂在耳畔的发丝,看着茶客换了一批又一批,心头浓浓的失落感逐渐加深。

  看来今天是等不到宋暮雪了。

  “哎我跟你说,皇上他这次可是真发飙了,连夜让人把那神医住的山给烧得一干二净。这下好端端的山给烧没了人还没找着,完了完了……”半只脚踏出门槛的曲倚归不动声色地挪到了两个八卦的人身边,一字一句尽落入她的耳中。

  嗯……神医,不出意外就是宋暮雪了。看样子那家伙是惹了皇帝还不算数,这下连家都给烧了,也难怪这半个月也没见他跟催命鬼似的来向自己讨债。

  曲倚归眼睛眯成缝,摸着下巴想着或许自己可以将玉佩给当了,反正宋暮雪现在生死不明。

  火上浇油这档子事,虽说是第一次,可曲倚归做起来却格外得心应手。

  曲老远远地看见自家闺女被落日拉得长长的影子,她怀中揣着什么向自己一路小跑来,笑得格外……没心没肺!

  “爹!”曲倚归一个没刹住手中的包裹顺势划出一道弧线被眼疾手快的曲老稳稳接住。曲倚归起身拂去身上沾染的尘土,娇嗔道:“爹,你快看看能不能过了这个冬天。”

  曲老眉毛微微一挑,饶有兴致地打开手中的包裹。自大病初愈以来,他的精神越来越好,现在跑跑跳跳都成了小事情,活得比二三十岁时还滋润。

  裹在外层的布层层褪去,露出里面料子较好的袄衣,曲老看向曲倚归的目光充满了诧异,他连说话都哆哆嗦嗦的:“你……你这是哪儿来的……”

  “爹,你快穿上试试。”曲倚归拉着曲老的手臂催促道,她可不想让自家父亲直到自己把他恩人的玉佩给当了,否则又要挨一顿臭骂。

  曲老耐不住女儿的撒娇,磨磨蹭蹭地套上了棉袄,在女儿满意的目光下再次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曲倚归实在拗不过曲老,只得老老实实将一切托盘而出。

  曲倚归交代完后默默地抬起头紧张地观察着父亲的神色,想着要是有什么不对劲先溜之大吉再说。

  瞧了好一阵曲倚归也没觉得父亲有什么不对劲。然而待她刚松懈下来时,曲老忽地捂住胸口满脸痛苦模样急得她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曲倚归面对现在的状况实在束手无策,父亲现在就好将几十年大大小小的疾病一并给犯了。先前的病已经让她很无奈了,现在……

  “倚归……”曲老气若游丝地躺在床上,仿佛再多用点力气就会一命呜呼。曲倚归忍住泪意一声声应着这个不知何时会离开自己的老人。

  “爹,倚归在呢……”

  “那位小郎中……他还能……还能再救我一命吗……”曲老一番无心话语点醒了梦中人。曲倚归忽然想起宋暮雪这神一样的存在,来不及考虑就将父亲托付给邻居,带着最后一丝希冀前往宋暮雪的居所——那片被烧焦的青山老林。

  第四章 行踪暴露

  长安一连几天阴云密布,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还在耳边……

  一缕天光穿过云层照射进东市角落一间不起眼的房间——阴暗潮湿简直不像人住的地方。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人估摸着是习惯了黑暗,突兀地对上刺眼的阳光一时间竟晃了神。

  曲倚归颤颤起身扶着冰冷的墙壁向床边挪去,然而没走几步的距离双腿猛的发软重新跌回了地上,肚子不适时的发出了叫声。无力迅速蔓延四肢百骸,她再也没有力气睁着沉重的眼皮,重新陷入黑暗。

  唰——

  一盆毫不留情的冷水将曲倚归从头淋到脚,风一吹过,凉彻心扉。她被迫睁开双眼面对阶下攒动的人头,心头一震便是觉得颜面无光。

  这长安东市自是热闹得很,或是朝廷上赫赫有名的文官武将,或是世家不景气的公子小姐,就连街边的乞儿也畏畏缩缩地躲在一旁看她的热闹。

  她被官兵钳住双臂,在众目睽睽下压着走上了邢台。

  “跪下!”

  曲倚归应声跪下,台下顿时响起了一片唏嘘声。可她目光如炬,脊背直挺得不像一个犯人,更像是一个赴死而归的烈士。她清楚地感受到一道狠毒的目光紧锁在她身上久久不散……

  狗皇帝,顾霄。

  就连涉世不深的曲倚归早已听闻顾霄的名号。

  上任皇帝的兄长,曾经谋杀太上皇不成,反被逼退,直到上任皇帝葬身火海后才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仗着一脉血液相传夺了这江山社稷。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力排众议割地给海国平息战火。

  是个小人。

  顾霄唤来身旁的人,吩咐下去加强邢台周边的巡视。他希望这个出现在宋暮雪故居中的姑娘能引出宋暮雪来,好报他丧子之仇。

  和顾淡然牵扯上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顾霄仿佛回到数年前的那一夜,他在冷剑的威慑下悻悻而去,唾手可得的江山一夕之间被二弟夺走。

  而宋暮雪正是他亲爱的二弟的师弟!

  倘若不是他儿子身患重病,普天之下庸医比比皆是,他早就在宋暮雪第一次拒绝他时令人取他首级。顾霄万万没想到自己对宋暮雪的宽容成了儿子的催命符。

  午时灼灼烈日的炙烤让顾晓最后一丝耐心散去,他皱着眉朝台上的刽子手做了个手势,眼看着曲倚归被推到刀下,颈上悬着银光闪闪的铡刀让曲倚归深切地感受什么叫做命悬一线,一滴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滚落到地上……

  “动手。”

  彼时一阵妖风刮过,忽如其来的寒意让顾霄抖上三抖。他定睛一看,台上健壮的刽子手赫然瘦削了几分,幽幽侧过身的人儿面含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那人弯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吐出的几个字眼轻易地激起顾霄的怒气:“狗皇帝。”

  “宋暮雪你毒害我儿不说,如今还有脸侮辱朕!”顾霄垂在身侧的手攥成拳,指甲嵌进肉的痛意方能让他保持清醒,不在百姓面前失了风范。

  宋暮雪一边向曲倚归靠近一边铿锵有力道:“您当年挑唆海国和亲,害得两国兵戎相见,令我师兄师妹丧生火海。近年您又多次放火烧山毁我清静生活,现今您又迫使无辜女子是我现身。如此看来您儿子的下场便是您的因果报应!”

  不堪入耳的封尘往事被宋暮雪血淋淋地摆在众人的面前,顾霄看着邢台上并肩而立的男女,心中滔天的怨恨和熊熊怒火交织在一起,如同恶魔般摧毁他的理智。

  “来人!给我把他们两个活捉!捉到的人重重有赏!”

  第五章 重重包围

  顾霄一声令下,躲在暗处的侍卫鱼贯而出,组成一堵人墙将宋暮雪和曲倚归围在之中,逐渐逼近。

  “怎么办?”被宋暮雪护在身后的曲倚归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大场面,一时有点心虚。

  顾霄有那么多人,若只有宋暮雪一人还好,瞧他这架势便知道身手定当不凡。可偏偏还带了个她,这下子想要逃跑就彻底成了无稽之谈。

  “见机行事。”

  宋暮雪不动声色地环顾四周,想从密密的人群中找出一条逃生的道路,却发现周围被百姓堵得水泄不通,无从下手。

  于此宋暮雪放弃了走陆地的方式,将目光投向了两旁延伸出的飞甍。长手一捞将曲倚归拉至面前,一股巧劲既不会伤到她也不会让她挣脱。宋暮雪扣住曲倚归的腰际,沉沉的男声带着三分认真七分笑意直击她的心灵。

  ——别乱动,待会儿掉下去连我都救不了你。

  语毕,宋暮雪长靴一蹬,怀着曲倚归借力旋身而起,衣袍如凛冬的雪携着不知名的风猎猎作响,那立于墨瓦之上的背影宛若临世的神祇。

  不过……

  一声“狗皇帝,我先走了”碎了多少少男少女心。

  顾霄闻言低下头,细碎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神。他起身踢碎身侧的木箱,拾起从中掉落的弓与箭,一手搭上弓弦……

  利器应着箭矢的破空声刺进血肉,妖冶的鲜血染了大片衣裳。

  白红分明,分外刺眼……

  望着远去踉跄的背影,顾霄的唇边勾起了一抹得逞的阴险笑容,他可是在箭矢上猝了毒,加之宋暮雪运用内力,那心脏附近的毒素不出一天就会蔓延他全身,届时……

  一命换一命,纵使是自己膝下最喜爱的六子换和顾淡然有关的人的性命,顾霄此时只觉得心情畅快,遣退了下人自顾自地跟疯子一样仰天长笑……

  宋暮雪带起的风如刀刃般,割得曲倚归脸颊生疼生疼,她索性厚着脸皮将脸埋在了宋暮雪的胸口,却发现有一股温热粘稠的液体沾在她的脸上,令人恶心的腥味缭绕在她的鼻尖。

  ——宋暮雪受伤了!

  曲倚归挣扎着想要脱离宋暮雪的控制瞧一瞧他的伤势,却不料这一动,牵扯到了宋暮雪的伤口,一声闷哼让她的心又揪紧了几分。

  “你……”

  “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

  宋暮雪不提不要紧,这一提就有一阵失重感就占据了曲倚归的大脑。她这才发现他们二人已经不是在飞檐走壁了!而是在天上飞啊……

  曲倚归这回涨教训了,小心地探出脑袋生怕给宋暮雪的伤口再撒上一把盐。看着脚下掠过的翠色青山潺潺溪水,曲倚归不禁叹道眼前美景许是老天爷挥墨绘的动人画卷。还未等曲倚归细细品味一番这山河人间,宋暮雪已经将她带到了村子里,稳稳地落在了小茅屋前。

  曲倚归落地后扭捏着转过身去,摸着后脑勺不知如何开口道谢。对上宋暮雪眼睛的一瞬,她蓦然发现眼前人的面色惨白如雪,昔日的纨绔风流从他身边散去,一丝丝虚弱无力将他塑成了一个“病美人”。

  宋暮雪难得从曲倚归的眼神中读出关切的意味来,他动了动唇片仿佛有喉中有千言万语,只是出口的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没事。

  看着宋暮雪明明虚弱的要死却偏偏逞强的模样,曲倚归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可还未及她破口大骂宋暮雪已经不争气地两眼一翻,晕厥过去了……

  尾声 倚门望归

  白驹苍狗,日月更迭。

  春风拂过之处,簌簌白雪化作雪水洗涤一切世俗杂念。

  “倚归姐姐,狗蛋儿他……他又被欺负了!”一群稚嫩的孩童老远跑来扯着曲倚归的袖子,围在她身边一鼻子一抽一抽地跟她哭诉些有的没的。

  无非是前些日子花三背着长辈偷吃了只鸡被罚,或是狗蛋儿被隔壁村子的二黄欺负了。

  嗯……二黄是条大黄狗。

  曲倚归灿灿一笑,不动声色地抽回了手,摸着脑袋挨个儿“哄”过去。

  如今距宋暮雪的遗体被人带走已有好些时日了。冬去春来,那袄衣父亲用得甚好,只不过那玉佩估计是再也换不回了。

  自那日纯阳宫的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找上门来,非要将宋暮雪的遗体要回去,说是什么在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

  面对一群穿着道袍傻兮兮的道长,尤其是他们正儿八经的模样害得曲倚归都不好意思开口说宋暮雪也不是生来就是纯阳宫的人。

  况且当时曲倚归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红着眼睛哭都来不及哪儿还有什么闲心去管那些胡言乱语。

  索性曲老大手一挥将宋暮雪的遗体交与道长断了她的痴妄念想。可后遗症便是曲倚归天天蹲在门口等着一个阴阳相隔不会出现的人。

  “倚归姐姐……”花三大口喘着粗气,“倚归姐姐”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下文。而曲倚归的心思早就飞到了九霄之外,垂着眼帘嗯了一声又一声。

  “外……外……哎哟!爹你打我干嘛……”花三给紧追而来的父亲狠狠地打了一记,捂着脑门眼泪汪汪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

  “你等等再带我走啊……倚归姐姐!村外有个好看的哥哥找你……爹我错了呜呜呜……”

  花三断断续续的声音夹杂着哭声从远处传来,可曲倚归却听的真切。她当即起身丢下一众顽童朝着村外奔去。

  她出了村,步子忽地慢下来,像是散心一样走在河道旁,听着潺潺水声撩起一根根嫩绿的新柳,就像一个单纯看风景的人儿。

  曲倚归在这条仿佛没有尽头的路上走着,不多时便被一阵温暖包围,熟悉的草药香霎时间笼罩在她的周身,她强忍下心头的泪意,可声音还是不住的颤抖:“你没死……”

  “嗯。”周围的场景不停地变换,她看到宋暮雪曾经被烧光的山犹如当年,跨越万水千山仿佛用了一辈子那么长。

  宋暮雪将曲倚归放在自己的小竹屋前,低着头温柔地替她整理凌乱的发丝,嘴角始终噙着一抹笑意,如画的眉眼含着浓浓的柔情。

  天地万物在曲倚归的面前的都失了色,这个医者眼中只有眼前的人儿。

  “好了,现在你可以唱一出戏了。”宋暮雪后退几步,在林间隐去了身形,待曲倚归倚在门边摆好姿势后缓缓步入她的视线。

  ——公子,我叫曲倚归。

  宋暮雪来到曲倚归身边将她拦腰抱起走进里屋,眼中浓得化不开的情意让曲倚归一震。

  “你当初不是中毒了吗?现在怎么……”曲倚归话还没问完就被宋暮雪堵住了喋喋不休的嘴。

  “嗯。不过我们难道不应该先解决眼前的事吗?”

  ——倚门望归的倚归。

  【全文7688字】

  番外 小月亮

  自从宋暮雪和曲倚归在一起,受益最多的就属曲老了。成日霸占着孩子不说,还将二人赶去纯阳宫,美名曰“二人世界”。

  这日曲老又抱着孙子走亲访友,一口一个“看我家孙女跟个瓷娃娃似的,再看看你家的”,不负众望地成为了小村子里仇恨值最高的人。

  曲老表示自己享受着邻里嫉妒的目光。

  “外祖父。”软软糯糯的声音在曲老的大腿边响起,曲老低头看着正扒着自己大腿的小孙女,眼神中充满了怜爱之情。

  “爹爹什么时候拎娘亲回来呀?”

  在宋玥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爹爹和娘亲只要一拌嘴爹爹就会拎着娘亲的领子飞到天上去,然后好几天都不回来。现在他们已经离开了快一个月了也不见个人影。

  “他们也许会给你带个弟弟回来。”曲老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忽悠着自己的孙女,丝毫没有愧疚感。

  宋玥刚想继续问下去,忽然瞥见天上飞过两个人影,心知是爹娘回来了。于是撒开曲老的大腿冲着天上招起手来:“爹爹!爹爹!”

  一双倩影自天边缓缓落下,宋玥已经彻底将注意力从曲老身上移走了。曲老看着宋玥喜新厌旧的模样只好故作伤心地叹了口气,然后双手负在身后跟上了前面屁颠屁颠的小粉娃娃。

  曲倚归远远听见自家闺女喊了好几声“爹爹”也没一句“娘亲”,她狠狠瞪了宋暮雪一眼,却见他冲着自己挑了下眉,仿佛在说“看,你还比不过我这个当爹的”。

  曲老弯下腰抱住挂在宋暮雪腿上的孙女,横了夫妻二人一眼:“你们回来做什么?”

  “爹,纯阳宫太冷了,倚归要养身子我怕她受不住,所以就带她回来了。”曲老身为过来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宋暮雪的话中话,将信将疑地扫过曲倚归平坦的小腹,带着疑惑的目光重新看向宋暮雪。只见他冲着自己点了点头,眼神中那股认真的的劲儿就像当年曲倚归十月怀胎的时候,曲老不禁感慨道:“年轻真好。”

  “是啊是啊年轻真好。来,小月亮,娘亲给你讲你外祖父以前干过的‘好事’。”曲倚归一脸坏笑,趁曲老一个不留神从他怀中抢过小宋玥,毫不客气地当着自家闺女面将曲老的底给揭得一干二净。

  “要是没我你们俩可不会在一起!”曲老气得鼓起了腮帮子,看着自家不孝女抢走了可爱的小孙女气得在原地跳脚。

  曲倚归闻言停下脚步,掂了掂怀中的宋玥,脸上富有深意的笑容让曲老有些后悔:“爹爹啊,要不是你没事装病我可就不回去找暮雪,我不找暮雪呢也就不会被抓,我要是不被抓暮雪他也不会受伤中毒,你看看你……”

  面对曲倚归句句穿心的数落,曲老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语。他故作痛心疾首的模样,捂着胸口时不时瞄几眼曲倚归,只希望自家闺女还有点良知。

  只可惜曲倚归偏不如他所愿。

  宋暮雪看着父女二人笑着摇了摇头,走上前去好心地拍了拍曲老的肩膀。面对曲老期待的目光,宋暮雪笑着补上了致命一刀:“倚归说的是。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吃了化毒散又打点好一切,不然小月亮可就……唉……”

  宋玥看着两辈人之间的互动表示一脸茫然,可当她看到外祖父一脸吃瘪的模样时,本能地扯着曲倚归的袖子咯咯地笑出了声。

  ……

  “我以后要和爹爹一样做大侠,然后保护小太阳!”

  “宋小月亮你别做梦了。”

  “宋夏阳你给我过来!”

分享

收藏34

喜爱16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