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双龙

夜雨陈酒 02-15 687 0

阴阳师

荒目

1.清风拂过森林,吹的树叶沙沙作响。这高山之中,藏匿着一座小小的神社,人们眼中敬畏的神明,此刻正坐在阶梯上轻抚着肩上的风龙。

像是风龙低吟了句什么,神明抬头望向远处的一片草丛,枝叶窜动,看来是有人又落荒而逃了,神明嘴角勾起微笑。

山下,跌跌撞撞跑出森林的小男孩大口的喘息着。他是神明赐给村庄的孩子,当然并不是指山中的风神,村庄饱受海啸的侵袭,但全村人依海而生,不愿搬离海边。于是他们祈求神明,保佑他们平安,他知道一切即将发生的事情,从窗边何时会落下一只蝴蝶,到海啸何时会毁灭村庄,他都知道。他指导着村子中的人避开灾祸,而村子中的人们也都十分尊敬他,大家安安稳稳地生活着。

除了预知灾难,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跑到山上偷偷看那位温柔的神明。他是神明赐下的礼物,对神明抱有着特殊的情感,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可是能看到那位神明大人,自己就觉得很安心。

村民从田里务农回来,看着坐在村口发呆的小男孩,亲热的打着招呼,”荒大人,今晚去我家吃饭吧,今天刚从田里摘回来新鲜的蔬菜。“手里抱着颜色鲜艳的蔬菜,在小男孩眼里晃动着,”不知道神明大人喜不喜欢吃蔬菜呢,不对,神明大人可能都不用吃饭的吧。“小男孩心里这样想着,”荒大人?您没事吧?“村民有些担忧,小男孩回过神来,摆摆手道,“不用了,村长爷爷刚叫我回去呢。”

一路恍惚着回到家中,他从小吃百家饭长大,第一次展现预知能力的时候,村民眼里满是敬畏,岁数大的老人家激动到颤抖,嘴里满是神迹,于是他成了村民眼中的神明之子,也尊称为了大人。正是这样,他却缺少了他的童年,可能与能力有关,他懂事的早,可再怎么懂事,他终归是个孩子。

孩子的天性是贪玩的,他没有伙伴,便喜欢与飞鸟走兽为伍,直到他闯入了神社,看见了那位温柔的神明之后,生活逐渐变得有趣起来。可他也未曾和神明说过话,因为他,心里藏着不想被神明所看透的情绪。

2.海啸许久没有危害到村庄了,每次海啸来袭,荒都会感知到,从而指导着村民逃往安全的地方避难等洪水退去,海啸多发,庄稼多损,村民们也不会痛惜,反而当作是平息神明怒火的供品,只要没有人员伤亡,就是神明的恩赐。

睡梦中,荒睁开了眼,周围满是迷雾,让人不由恐慌,可远处似是有光,指引着他前行的光,他摸索着,追逐着光的源头。光的那头有一个人,像是等待荒穿过这片迷雾许久,那人模样逐渐模糊,荒伸手想要去抓住他,却早已消散,遗留在他心中的是那额上不同于人类的角。荒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什么了一样,心突然的揪痛。

“海啸来了!大家快点往山上避难啊!”村中早已乱成了一锅粥,突如其来的海啸,不,突如其来并不可怕,而是大家赖以习惯的荒大人这次为何没有预知到这次海啸的来临?骚动惊醒了荒,站在屋外的他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不可能的,如果有海啸,自己肯定会预知到的,这到底?

这时候不是想这些问题时候,避难才是要紧的,好在入夜不深,巡夜的村民发现的早,村民们全都安全的避了险。荒在人群中听到四周的窃窃私语,“怎么突然起了海啸了,荒大人呢,荒大人居然没有预知到吗?”“为什么荒大人没有预知到!差点就害我们都死在海啸里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一把把无形的刀在他身上来回划动。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这次海啸来的突然,荒大人一直在为我们预知灾害,近来想必也是身体劳累,这次没有出现伤亡就是万幸了,大家伙收拾一下,今晚就在这里等海水退去吧。”还是村长出来安抚了村民们,村民们心中想了想也觉得老村长说的有道理,闲言碎语也就此打住,大家恢复了往日对他的敬畏,嘴上挂着笑容庆幸着这次的余生。

3.荒耷拉着脑袋,村中的修复已经好了,也不需要的他帮忙,村民们又恢复往日的活力,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可那晚的低声细语,像刀子一样狠狠的扎在自己心里,责怪往往是最锋利的武器啊。

等他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像是撞到一片柔软之中,他抬头一看,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神社之中,而且还撞在风神大人的身上。他不由的腿就想往外跑,可面前那温柔的面容像是醉了心般,腿竟是迈不开步了。

风神伸出手轻抚着他的脑袋,温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我有那么恐怖吗,每次一见着我就跑。”原来还被人认出来了,荒的耳根子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嘴上辩解道:“才...才没有呢,神明大人....神明大人那...那么温柔。”风神披散的长发随风散动,听着荒的话不由的抿嘴一笑。

他随意的坐在台阶上,伸手拍了拍身边示意荒坐下,他看的出来他有心事,毕竟作为神明,山下发生的那些事他并非没有耳闻。荒的样子娇羞极了,低着头不敢挨着风神坐着。凉爽的风迎面温柔的扑来,扑灭了他心中的忧虑,惬意的阳光洒在身上,不由得让人放空心享受这般宁静。

荒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去看着风神的脸,低声问道:“神明大人,为什么,为什么我没能预知到这次的海啸?”风神愣了下,本以为他会向自己谴责村民,真的是个温柔的孩子,他轻抚上他的头,轻声地说道:“你还小,能力还没有完全的成长起来,一次的错误在所难免。”荒把头埋进了腿间,“可我...我想守护着大家的,为什么我会没有预知到这次的海啸,大家平安就算了,可是下次呢,如果下次,我也无法预知到呢。”稚嫩的声音里夹杂着哭声,终于还是忍不住宣泄了出来。

风神心中触动,一把将荒拥入怀中,“我告诉你呀,这世间存在着许许多多,连神明都会无能为力的事情,像我,我是风神,主掌风,海啸来临我就无法守护我的子民,可是你就可以带领他们躲避灾难,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就连我都会嫉妒的呢。”温柔的话语化作春风填补着荒心中的伤痕,一点一点的,最后,闭着眼在风神怀中,睡着了。

风神看着怀中熟睡的荒,伸手轻轻抹去他眼角的泪滴。

4.荒这几天都没有再去神社了,想到自己居然趴在神明大人的怀中睡着了,自己脸上就火辣辣的烧着,真是丢人。

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一样,村民们还是亲热的叫着他荒大人,热情的邀请他去家里吃饭,展示着今天刚摘的蔬菜是多么新鲜,务必要让他尝一尝。可终归有光找不到的地方,总有阴暗的滋长,犹如附骨之疽,黑暗侵袭的可怕,是它悄无声息。

是夜,悄然无声,从村边海岸望去,远处黑暗的可怕,那是一个大浪,是海啸,是荒所没有预知到的第二次灾害,他最怕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没有人发觉到危难的来临,直至浪水将村庄淹没...

到处都是哭喊声,村庄被浪水拍打的支离破碎,村民们在海水里挣扎着,荒抱着一块不知是哪被海浪击碎的木板漂浮着,他看着四周在海水挣扎的村民,听着充斥着耳朵的哭喊声,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这一刻他痛恨自己,他恨自己为什么无法预知到这两次的灾害,为什么不能够带着村民们安全的避难,痛恨自己为何这么弱小,就连灾难来临之后也是这般无助。

村里水性好的不断在水里穿梭,一个个落水的慢慢被救了起来,可还是有那么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消失了。

天亮了,海水也退去了,阳光倾洒在这片大地上,可让人感觉不到温暖,反正让被毁去的村庄在这阳光下看上去,更加的凄凉。

不知是谁先起的头,一颗颗石子直奔他的身子而去,“都是你!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没有预知到这次海啸,我们也不会失去我们的亲人,我们也不会没有家!”无数的责怪开始响起,“一定是他的错,一定是因为他的预知能力让神明大人不开心了,一定是他得罪了神明大人,所以他的预知能力被收回了,所以神明大人才来惩罚我们!我们一定是被连累的!”荒楞在人群中,他没有闪躲,他没想过,他没想过一心一意想保护大家的他,一直以为尽心尽力保护大家的他,在失去作用之后,竟然,会受到这样的待遇。

他浑身满是伤痕,额头上的鲜血止不住的流下。

一个声音响起了,“我早说过,上次我就觉得他已经不能预知了,还不如把他献给海神去平息海神的怒火,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献给海神!”周围的人沉默了,他似乎还看到了一丝希望,他把刚刚收到的伤害当做是他们失去亲人的痛苦,可是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多了,没有人,反对了。

5.到此为止了,真的是可笑的人类啊,他带着那颗支离破碎的心,在全村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的走向冰冷的浪潮中, 身后的谩骂并没有就此停下,哪怕一句劝阻,一句能让他原谅这一切的简单的话语都没有。

或许从最初就不应该温柔地对待人类,而是强硬地控制他们就好了,享受到一点点虚伪的善意就对人类产生了感情,而感情终究会影响判断,铸成大错,不对,我,从一开始就该相信任何人的,所有人都是虚伪的,所有的愚民都该死!这才是自己做错的事啊,这么冰冷的河水,自己,再也不想体会了,愚蠢的人类啊,你们以为亵渎神的恩惠不要付出代价吗?

惊天涛浪,在海水吞没荒的一瞬间形成,那是神明的怒火,是对愚民的惩罚,村民们终于发现了他们犯下了多大的错误,他们慌乱了,绝望的眼神望向了山上。是了!还有风神大人,风神大人一定会救他们的,他们呼唤着风神的名号,祈求的神明此刻的庇护。

他出现了,亦或者说他来迟了,那个小男孩的背影早已不在这人群之中,他看着底下惊慌失措的村民,第一次对自己的子民厌恶了。

他掌控的是风,对于水,他并不能对它发号施令,可他仍旧从这海水中嗅到一丝妖力,是了,有人作祟。以荒的能力,正常的灾害是不可能不被他所预知到的,这是大妖,掌握海水的大妖。

“荒川之主!!!!!!!”温柔的神明在咆哮,这是他第一次,第一次发火呢,不是为了底下生死存亡的子民,而是为了那已经被海水所吞没的身影。

踏浪而来,锦衣华丽,却面目凶残,这就是荒川之主,暴烈,性躁,更重要的是荒川之主行事从来只凭喜好,这次的海啸不过是他的一次游戏罢了,正是他主导的这次海啸,他的妖力所驱使的海水,高过荒的预知,才不被察觉。

“风神大人,何时你这掌管风的神明,也开始管起水来了?”荒川之主讥讽地看着风神,可风神并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他心中只挂念着那个曾经躲藏自己的身影,举手投足,强风来袭,招招致命。

这是妖与神的战争,有人说风神是为了拯救自己的子民,有人说是荒川之主性情无常主动挑衅,可没有人知道,一切都是为了一个小男孩。

6.浪潮没有落下,村民最后还是存活了下来了,这个代价,要去了风神的一只眼睛。

这不是最可笑的,可笑的是受到风神恩惠的村民们,没有去悔过没有去祭祀战后重伤的他,而是就此离去了。

失去了的信徒的神明,本该去寻找新的信徒,可他仍守着这破旧的神社,等待着一个人,一个比他继续作为神明更重要的人,他怕他归来的时候,找不到自己,他相信他会回来找自己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等着,直到路上的石阶长满青苔,神社里落满了灰尘。原本壮丽的神社,也只剩下这一根腐朽的柱子了。

他逐渐虚弱了,他失去了作为神明的资格。

他不愿意放弃,他堕落成妖,额上长出妖怪的长角,成为妖他才能继续存活,才能继续的等下去。

从这里能看到森林中有一根腐朽的柱子,对吧?那里以前有一座神社。供奉着风神的、十分壮丽的神社。

可如今,只有一只妖怪,一只等人的妖怪,他叫一目连。

他坐在曾经阶梯的位置,就这么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人来到自己面前的,一头蓝色的长发看上去那么的熟悉,就连身上的味道都是呢,他努力看清了这人的面容,嘴上终是挂起了这百年间都未再见到的笑容。

“终于等到你了啊。”

他变的那么高大了,肩上也盘着一只龙,是对我的想念吗。这次是他被拥入怀中呢,流泪的人也变成了自己了。

“这次,换我守护你了。”

分享

收藏8

喜爱3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