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永世,再无长临

慕容清泉 03-07 538 0

 长临

  那真是久远久远的光景了,久到我还是昆仑山上一只土山鸡,因着奇丑无比,被嚣张跋扈的同类啄的浑身是伤,奄奄一息时,便是长临救了我。“这么丑的山鸡,炖着吃委实小材大用,嗯?”长临有潋滟的双眼,如墨的三千青丝,灼人的笑容,如若不是他有炖了我吃的念头,我便委实觉得他是个又美心地又好的人。“美人别炖我,我真的不好吃。”我瑟缩着对他哀求。“原来还是只会说话的山鸡,这便有趣。”长临一双桃花眼光华流转:“看在你唤我‘美人’的份上,我便带你去那九重天。”他指指遥远的天边,潋滟一笑,那瞬间像个傲视苍生的神。

  “无殇:长乐无殇。这个名字可是极好?”长临眯着眼睛,捅了捅我脑袋上为数不多的几撮毛。我虽然委实觉得长临给我这只土山鸡起名字实在闲得慌,却也如啄米般直点头。

  长临是九重天上最随性的上仙,可那时我并不知,长临他醉酒三千,佳人无数,一颦一笑,全都只为一人。

  行清

  自从上了九重天,长临便将我养在仙邸后山青梧林里,我享受着上古神兽凤凰的待遇:饮醴泉,食练实,除了偶尔担忧长临“炖了我吃”的念头,每日也乐得自在。与平常一般,那日我睁开眼,却见一男子立于青梧林,与长临的潋滟不同,那人白衣霜华,眉头微蹙,琉璃眸子与我尴尬对视片刻,忽又错开。霎时一张青衣飞来牢牢将我裹住。我疑惑了半天,着实想不通九重天上除了长临每日闲的发慌肯与一只山鸡自言自语几个时辰,难道此刻这男子也如长临一样悠闲,有与山鸡对视的癖好?直到长临出现,探究的眼神盯着我看了许久,潋滟的目光灼的我浑身发烫时,长临才哈哈笑着说:“行清啊,你来的真是时候,我家的无殇刚好修成人形啊,不错不错,还是个水灵灵的姑娘。”

  后知后觉,我又惊又怒,那人盯我看许久,原得是我成了人形,想我无殇一世清白,就被那人玷染,我便气冲冲的跳起来,便要与那人拼个你死我活。长临却风轻云淡的笑着拦住我:“无殇,休得无礼,这位却是心如止水、步步生莲的行清上仙。”

  无解

  自从我修得人形,长临便把我安置在仙邸做贴身仙童,闲来他便时常戏谑调侃:“无殇,无殇,你若成长,便是这六界八荒最美的女仙。”那时我总会阴阳怪气的回那么一句:“可没有长临你美。”他便促狭的继续笑着逗我说:“到时等我家无殇成长,哥哥给你寻一个好看的男神仙如何?”我转了转脑袋便答:“长临,你如今已七千九百岁有余,无殇才不过五百岁,我不该唤你一声‘爷爷’?”言罢,长临的脸色便潋滟如桃花。那时,我总以为长临随性到不闻六界任何事,闲的只剩喝喝酒,赏赏歌舞,与我斗斗嘴,若没有那日。

  那日的情形,连九重天品阶极低的小仙娥提及都历历在目:仙魔交战,血流成河,殊死搏斗,眼见魔兵层层败退之时,魔君却是融汇最后力气一掌就要打在悲悯众生的行清上仙身上,却被长临上仙生生受了。魔君形神俱灭,魔族败落,可长临上仙便重伤阖眼不醒足足五百年。

  五百年的光景,少了长临的调侃,我着实难熬。此时长临一身月白长衫,仿若熟睡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床榻上。我便每日守在他身边,给他讲天庭的趣闻,六界八荒的怪谈,日夜不敢阖眼,生怕错过了他醒来的瞬间。行清每日来替长临疗伤,我见一次便恨一次,我着实想不通一向懒散的长临如何替行清受的这一掌。“无殇,你便这么恨我吗?”行清已然看出我对他的敌意。“我虽与长临要好,却也没料到,他会替我受了这一掌……如若时光倒流,我断然会自己受这一掌,还你一个完好的长临。”行清对着我说完这话,不知为何,我却在他眼里见到泪光。

  秘密

  又是几百年的光景,我没有细数。这几百年太久了,久到我与行清冰释前嫌,久到我已亭亭玉立,久到行清对我毫不避讳的说欢喜。

  长临终于醒了,彼时看到我和行清竟愣了愣,随后惨笑着吐出一句:“行清你什么时候娶了这么一个美神仙?”我看着长临的脸色,不知为何,他竟有些失血的惨白。“长临是我。”我哑着嗓子说。“无殇,你果真是六界八荒最美的女神仙。”顿了顿,长临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又补了一句:“我竟然没认出来你。”我差点没哭出来,眼泪一直在眼圈打转。

  “行清,你可还好?”长临的一瞥一笑,依旧美的惊为天人。

  “你没事便好。”行清宛然一笑,抿出如水弧度。

  自从长临醒后,便恢复之前的习性,依旧赏赏歌舞,闲来与我斗嘴,唯有饮酒,日渐增多。我不知为何,直到那日。

  那日长临喝酒喝得着实多了,竟缓缓舞动起来,三千青丝旋转,红衣妖娆,醉眼光华流转,笑容蛊惑人心。舞罢摇摇晃晃栽在我身上,随后死死地吻住了我,透过皎洁的月光,我看到了长临的眼泪,我听见他近乎无助的小声呓语:“无殇无殇,我究竟该怎样做,为何行清欢喜的人是你……而非我?”

  一瞬心死成灰。究竟怎么做,我们都快乐?

  :诛仙

  行清执意娶我,长临没有阻拦,我便点头应允。那一瞬间,行清的笑容,明媚的恍如初生的朝阳。

  这段时日,我寻不到长临,我猜他便又躲在青梧林独自饮酒了,直到我与行清大婚。那日我一身凤冠霞帔,当真是艳若桃李,我看着青镜中的自己,着实有长临说的:“六界八荒最美”的架势。

  可没有人知道,如若生命重来一次,我无殇宁愿一直在昆仑山做一只土山鸡。

  我缓缓走出仙邸,我见到六界前来祝贺的神仙眼中惊艳的目光,我扯着最明媚的笑,一步一步走近行清,他着一身红衫,不同长临的妖冶,却是如红莲般美好,他笑着向我伸出手,等我靠近。一如我所料,长临终是来了,依旧一身浴火红衣,潋滟的眼带醉意,如墨青丝飞舞,宛如天人。他在猝不及防之时降临,掳我御风飞行,直到诛仙台。

  我本以为,如若我与行清永结同心,便可断了长临‘断袖’的念头。‘断袖’:六界不容的罪名,无奈长临竟如此执着。我心知长临的仙力在六界其实数一数二,怎奈他再一次拼力使用,却是因由行清,掳我至此。

  “长临,为什么?”行清赶到时,便一直这样哀伤着问。

  “行清,我爱无殇,放过我们罢。”我听着长临的谎言,心如刀绞,他那么傻,竟到了最后,也要护行清周全。

  “长临,放过无殇,我陪你。”行清近乎疯狂的嘶吼。

  长临惨笑着摇头,步步后退,拽着我一同跳下了诛仙台。我知道,长临把生的机会留给了行清。我猜,长临一定很爱行清。

  …… ……

  “无殇,你恨我吧,但我长临就是这样的性格,得不到,不如毁掉。”

  “可是长临,我爱你。”

  …… ……

  这若是结局便好,即便长临爱的一直不是我,即便我们从此灰飞烟灭,六界八荒依然会流传着长临与我无殇相爱的传闻。

  后记: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奉奉萋萋,雍雍喈喈……”后来,我才得知,诛仙台不过是我成神前的劫难,原来我从不是土山鸡,而是六界八荒最后的凤凰。

  我有一个秘密,那便是久远久远的光景,久到我还是昆仑山上一只土山鸡,那人从天而降,一身浴火红衣,红的灼烧了我的眼,红的乱了我的心,诛仙一跳,他却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如今,我是六界之首上神无殇,可是长临,岁月漫长,从此心动永不降临。

  因为啊,永生永世,六界八荒,再无长临。


分享

收藏5

喜爱3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