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九奸宄 第六章

相与破-退 03-10 86 0

原创

古风

徐长曳奈何不了温知什么,温知武功深不可测,再加上自己如今法力尽失,一战之力尚且没有,再看看温知殿内只是一挥衣袖就将斯长老轻易打个重伤,可见其功法之强大,在他眼中自己不过蝼蚁,一眼就可抹杀的东西。自己若是不小心惹怒了他让他本性毕露说不定一气之下就杀了自己,那也不得好,索性不去理财全然当作空气一样的存在,但这不代表她不厌恶眼前这个男人。

脚下的剑已经开始剧烈摇晃,剑的主人失去了法力,意味着所持的剑一概沦为废铁,人剑为一,失去了对剑的牵,也就形同陌路,再不可操纵它。徐长曳身体逐渐虚弱下来,迫使她不得不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停下。

她曾经想过自己当了掌门,就是会生生世世守在焚若派的,不会踏出一步,如今这些念头皆化为尘土踩在脚下变为过去的路,走过去就不可回头,离了它也是一番天地。徐长曳甩甩填满挥之不去的牵绊执念,自己对这个门派寄放了太多,也许以后回不去了,那...就会不去吧...

徐长曳缓缓走向山间的小溪,手里拿着那柄以后都不会用到的剑,自己从来没有为这柄剑取过名字,因为觉得取名字是一个费时间又碍事的东西,现在...徐长曳抬头略惆怅地望向天,行云绵,此处风吹叶落花凋,倒是一方净土,山溪哗哗流淌,奏响一首悠扬的曲。徐长曳把剑轻轻放置水上,流淌的水不一会儿便带着剑一路下山远去,这把剑,就取名忘,忘了之前的一切,随着那把剑的离开一起葬送。

徐长曳拢了拢衣裳,她从未觉得自己有何多愁善感,就这么一次的难过,从开始到结束,皆是过去了。

她徐长曳,此后便是孤身一人了,行走于江湖,六亲不认,四方为敌。

她算是运气好,能在这荒山野岭里找到一个可以歇息的草屋,估计是被人搭建来小住后废弃不用的。徐长曳伸手推开草屋的木门,那木门脆弱,轻轻一推就嘎吱一声倒地,腾起灰尘惹得徐长曳连连咳嗽。屋内陈设上面蒙了厚厚的灰,还算完好,久未有人居住残壁上都有了蜘蛛网,老旧得让人心生厌烦。

不过这也算好了,至少不用落得无家可归的地步,徐长曳走进里屋,一一览过,最后拍了拍椅子上久积的灰坐下沉思,毕竟处理这些也是有些难度。

“哒,哒——”外头有骑马的声音,而且一直在往这里靠近,徐长曳警觉地躲起来在幕帘后面,屏息以待来人。

虽说自己失了法力,但也也好歹有基础武学打底,看看情况,随机应变。徐长曳思虑片刻,那人就已踏进草屋,能听见他的自言自语。

“欸,这门怎么开了,难不成是被大风给吹开了?”听声音是一个小孩子,徐长曳往后挪了点以防自己暴露,后又听得那小孩拖来一椅子端茶倒水的声响,轻抿一口又放下,“今天吓唬到了一个姑娘,不过那姑娘竟然被吓得连跑都忘记跑了,蠢。”小孩咯咯的笑起来。

“不过整天吓人也不是什么好玩的,玩得久了便腻了,是时候该找点乐子玩玩了。”那小孩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徐长曳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只觉胸膛一阵翻涌,身体好像被人控制似的自控不了往前摔去,倒是摔的惨。

徐长曳重重地摔在地上,仍能感觉到身旁那个孩子走近。那孩子走到徐长曳跟前便停住了,叉着腰桀骜不驯的哼了一声,好像并没有把徐长曳放在眼里。

徐长曳挣脱那股力量,一个翻身起身来警惕地看向那孩子,与他保持着距离,用戒备的目光扫视着他。

孩子看着徐长曳的动作倒是微微一惊,“你能看得到本大爷?”

徐长曳蹙眉,听到他的问话虽奇怪但还是实话实说了:“看得到。”

孩子笑了笑,道:“我这身躯唯有习过法之人才见得着,看你一身毫无仙气,竟也能看得到本大爷。”说完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哦,大概是被革了法的人吧,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罪过还是惹上了什么祸。”

徐长曳听得懂他的话,罪?祸?也都是了,虽说自己被革了法,但之前习法所获得的一双明眼也不会被收去,因此就能看得到他。不过令徐长曳好奇的是,这小孩异于常人,不但说话怪里怪气,懂的也颇多,而且未习法之人看不见他,真是让人感兴趣他的身份呀。

徐长曳摩挲着下巴推敲着那孩子的身份,那孩子好像是察觉到了,明白徐长曳的心思,气得一笑,微有怒气道:“哼,本大爷的身份说出来怕吓死你。”

“本大爷乃是当年拔过阎王胡子,篡改过月老姻缘薄,卖了嫦娥兔子的九晖座下三弟子九溪,如今算算也活了五百多年,不知道比你这小丫头大了多少岁,听见没,你喊太爷爷都不够的年龄。”孩子双手环胸,明晃晃桀骜的目光落在徐长曳身上,徐长曳莫名觉得好笑。

这个看起来不过垂髻之年的孩子,真如他所言是活力五百多年的老妖精?徐长曳半信半疑,又问道。

“那按理说,你若是真的这么大身份,为何会住在这破草屋里?”

九溪偏头轻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悦,端起茶喝了一口又带着点埋怨的说:“本大爷当年不过是被一个狡猾的人给下了套,才被封印于此的,那个臭小子,我定要他也尝尝在这儿被封印数百年的滋味。”九溪握紧了拳头,愤愤咬牙,显然是对那个封印他的人憎恶的紧。徐长曳在一旁笑笑,这个人说起来是活了五百年,却也是孩童心性嘛。

九溪气了有一会才回神,发觉徐长曳还在自己这地盘没有走,说起话来也绝对不是好态度,定然沉在对那封印他的人的仇恨之中,嚷道;“喂,你怎么还不走。”

“走什么呢,陪你说说话罢。”徐长曳浅笑,这样子在九溪眼里倒有些无耻。

“说罢,想知道什么,唠个嗑也可以,反正我无聊有个人说说话也好。”九溪好似有点无奈,正准备坐下却发现椅子不见了,转眼看向徐长曳,发现那椅子稳稳当当的被徐长曳坐着,一气,却也说不出什么,那是这屋子里唯一一个椅子啊喂。最后九溪还是选择坐在了桌子上,两只腿在空中晃啊晃,气鼓鼓的颇是可爱。

“那九溪大人现在是什么啊?为什么未习法之人看不到你呢?”九溪听她刻意的九溪大人心中也愉快了半分。

“鬼魂。”

“鬼魂?”徐长曳微惊,不过这也说得对了,只有习法之人才能看到的鬼魂,嗯,不过,当年被他说得那么厉害的人竟然被封印为了鬼魂。

“鬼魂怎么了?!”九溪炸毛,大声喊道:“本大爷不过一朝被个小人害了罢,有什么可惊讶的。”九溪切切磨牙。

分享

收藏0

喜爱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