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生贺——《少年》

方曲笙 03-10 606 0

王胖子一脸虚脱的躲在树荫底下吹着凉风,他已经到捉襟见肘的地步了,如果不好好宰吴邪一顿他就不回去了。胖子咬咬牙继续偷摸着从树底下爬走,怀里兜着的两瓶茅台撞的叮当响。

哎呦卧槽,你他妈别出声儿啊!搞这么响你们为爱鼓掌呢!早知道就只买一瓶了!他蹲树底下这行为被保安同志称为小偷小摸,践踏绿化带。对于放学从这儿过的小学生来说就是小草也是有生命的,它多么的娇弱!多么的美丽!它是我们友好的朋友……”

俗人的话那是什么?今天你踩我头上,明天我长你坟上!只是可惜了,你比胖爷我可要早死多了。他所爬之处皆留一道深印,寸草不生。

王胖子今天时运不转。他先是高高兴兴的从老丈人家里出来回了趟北京,买了两瓶假一赔百的茅台,打算美美的睡上一觉。他在北京的房子已经有些落了灰,简单收拾了下和老朋友吹了几瓶就一睡不起。到了第二天早上差点误了飞机,等到了杭州招呼了出租车,摸裤包时一拍头,哎呦!自己除了那两瓶茅台和机票啥都没带!

钱包估计还在像裹着两个大姑娘的被窝里,那个被吴邪和小哥几次当成冲锋枪用的诺基亚这会儿还放在洗手台上呢!失误啊失误,他不知道西泠印社怎么走啊。

他这几年在山里呆惯了天热就猫树下蹲着,结果忘了这在城里是有人管的,有进无出,猫进来了就难出去了。

等他历经千辛万苦终于爬进吴山居的时候,吴邪正坐在店门口的贵妃椅上喝着龙井,膝上还放着本拓本,穿的是白衬衫牛仔裤,整个人白白净净的,仔细一看居然还是像个二三十岁的小年轻。

胖子气的牙痒痒,看见这样子差点把手上那对酒给摔了。

吴老板听见动静撇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道:“哦呀,来了啊。恭喜恭喜,你是第一名。”

我第一个到的?

胖子朝屋里看了看找了找。发现确实没人后又喜滋滋的走出来,正碰着张起灵回来。这可让胖子差点一口血涌出,好哥们儿穿着老胡同里大爷们穿的大裤衩,套的T恤看起来像是吴邪的,一头发丝说不上乱,但也绝对是算不上整齐的。

“乖乖,这可了不得。”他走过去围着张起灵看了又看道:“这才几天没见,小哥就给你搞成这样了。”

“他自己干的好事自己解释。”吴邪收了东西进了里屋。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左右,发小解雨臣和霍秀秀,带着一个明显来蹭饭的黑眼镜也进了屋。

“吴佛爷,小小敬意。”瞎子倒是机灵得很,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只玛瑙杯,看品相和做工,大约是唐朝的,和这会儿博物馆里放着的镶金兽首玛瑙杯有异曲同工之处。

瞎子笑的可灿烂了。但吴掌柜的连个眼神都没给他,自踱着走向沙发。

“何足挂齿啊,师傅。”

瞎子突然不想笑了。

“咱儿今天不下馆子,胖爷我给你们露几手!”胖子风风火火的进了厨房,菜吴邪已经买好了,料也足。还有两个小伙子,黎簇和苏万,从不知道那个天南地北寄来了个手工蛋糕,做的样子隔着包装就知道不好,但胜在大,看起来也是费了不少心。

两个人在吴邪手下做事,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本来说好的今天回来却因为起晚误了点。这倒是和胖子有得一拼,但胖子还是爬过来了,他们却还连中国土地的影子都看不见。

胖子做的一手好广西菜,大概是呆久了学的,几杯热酒下肚,饭桌上瞬间活络起来。喝到最后才想起来那个小破蛋糕还扔茶几上,几个醉汉歪七扭八的趴在桌子上,到头了还是秀秀弄好,张起灵把他们提溜起来的。

“来来来!史诗级黑暗料理!”

“我靠,别看了扔了吧。”瞎子和胖子两个人一唱一和的,而其他人杵着腮帮子看着那个蛋糕许久。原因无他,太惨不忍睹了,当初看外壳知道大,结果打开后是这么个熊样吗?

蛋糕上十分潇洒的被番茄酱涂了个红,仔细一看尽然全是字画,想当初寄蛋糕来的时候还附赠了5000字的书信,居然还没完么?

从那堆鬼画符上移开眼,解雨臣从包里掏出蜡烛,正准备插上去,却看着那个刺目的数字有些怅然若失。

“怎么了?”

“没事,不然今晚就别用蜡烛了。我看着质量不太好,有股怪味儿,别把这本来就经不起折腾的面坨子给搞坏了,现在可订不到皇冠的蛋糕了。”

吴邪听罢笑笑,摆了摆手。

“不就是四十一了嘛,哎,我这小店还是惨淡啊。”原先的青葱模样大抵是胖子恍惚了,或许是那时候黄昏正美,连带着他也多了几分美好。今晚是个月夜,天空晴朗得很,现在在月光和灯光的映照下,他脸上那些沧桑的痕迹,也都一一显露出来了。他追寻某些东西太久,于是等他终于停下来休息时,才发觉自己已经老了。

方才活跃喜庆的范围一下子消失殆尽,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秀秀也一脸无措的摆弄着包里的小蜡烛。

张起灵坐在吴邪旁边,低着头看蛋糕,突然接过秀秀手上的蜡烛,一脸认真道:“二十八岁。”

吴邪怔了怔。

包里的蜡烛是苏万他们和蛋糕一道寄来的,是以前小孩子过生日用的那种又细又小的蜡烛,一共有五六十根,大概是这两个人抓错了。张起灵把他们接过,一根一根的插上。所有人就这么看着他。直至那个手工蛋糕被插成了马蜂窝才停手,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八根。他似乎有些脸红,像是不好意思了一样,但还是举起蛋糕,一脸认真道:“二十八岁,你今年二十八岁。”

以后每一年的二十八岁,我们都在。

千帆历尽后,你归来仍是少年

然后吴邪看着他们,笑了。

是的,2018年,我二十八岁。

————————————END——————————————

“所以说小哥到底怎么了?”

“他搞离家出走,所有东西落墓里头了。”

那他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分享

收藏3

喜爱69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