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人在雨里

原创

微小说

(1.和微梦的联文。2.封面源网,侵删。3.百合预警。)

下雨了。

羽希的手抚上那扇窗户,看着雨滴附在玻璃上下了痕迹。不知怎的打开了窗户,让雨滴飘进了屋子里,扑打在她的脸上,带来丝丝寒意,也让她清醒了许多。

她在三年前从母胎单身到了热恋期,却又在一个星期前失恋了。

无疑是世界末日。

她将身子往前倾了些,高楼之下的人们打着伞,雨滴自云层落下,一瞬间,她竟有种想跳下去的感觉。

事实上,羽希的对象并不值得任何人都会因为和她分手而悲伤。她是个女生,并且有一双看不见东西的眼睛。

这样的人一定很渴望光明吧。或许正因为如此,她才叫虞光。

羽希无力地将胳膊搭在窗沿,闭上眼,在一片黑暗中,她突然想起来,她们遇见的那天,天上也下着雨。

——

那是三天两头就下一场雨的早春。羽希没有带伞,面对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她只好将外套搭在头上一路跑回去,然而就在一个转角,她听到了一声很细微的猫叫。

羽希慢下脚步,循着声音,她看到在箱子旁杂乱的野草间,有一只小奶猫,蜷缩着身子呆在纸箱里。她内心莫名升起一丝同情,也不顾天上还下着大雨,便蹲下去想将这只猫带走。

这时身边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向她走来的是个有着一头灰色长发的少女,她也没有带伞,但是手上有一根看起来已经腐朽了的木棍,她走路时有些踉踉跄跄的,每一步都迈得很小,还不时地用棍子敲打前面的地面。

是个盲人啊。

羽希没有向她打招呼,甚至连动作都控制了声音,尽量不惊扰那姑娘,想看看她会做些什么。

少女听到了那一声奶声奶气的猫叫声后有些发愣,顺着声音的源头摸索到了那只小猫身边。羽希惊得往后退了一步,踩在了一个树枝上,发出了干脆的声音——声音是不大的,很快被淹没在雨声中。

但可能是盲人的听力出众吧,那少女意识到这边有人,身子不由得抖了抖,往后退了一步,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糟糕,羽希心里暗骂,似乎吓到她了。

“你好,我叫羽希,只是个高中生,不是什么坏人,你不用害怕我。”羽希连忙出声安抚他。少女听到声音的主人听起来像是个温柔的女孩子,瑟瑟地点了点头,道:“我,我是虞光。”

雨还在哗啦啦地下,看着浑身都湿掉了的两人,羽希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开口说道:“要不,我带你去附近一家猫咖避避雨?顺便给这小家伙擦一下毛。”

虞光犹豫了一阵,耐不过对方话里诚恳,轻轻地点了点头。

两人落汤鸡的样子在整洁的咖啡馆里显得有些突兀,特别是虞光,她身上的衣服洗得发白,被雨淋湿后的头发湿哒哒地黏在脸上,微耸着肩膀,看起来低眉顺眼。

虞光似乎也感觉到了旁人试探的眼光,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退,羽希不动声色地将她拉回自己身旁,并且回敬那些人一个眼刀。

“来,坐在这。”羽希将虞光带到一个安静的角落,让她坐下,“你冷吗?我把外套借你……啊,但是已经湿了。”

虞光受宠若惊,但她还是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有些羞怯,“不,不用了,我不冷的。”

羽希点了点头,但马上又反应过来对方其实看不到自己的动作,便也轻声回答:“嗯,那你在这坐着,我去找毛巾,给小猫擦一下毛。”

羽希跟服务员要了一条毛巾,又点了两杯巧克力可可,才回到座位上,虞光还是用刚才低着头的姿势乖巧地坐在原位。

“喝点可可吧?”羽希将一杯往前推了推,看到虞光慌张的神情后忙解释道,“这个也不贵,就当我请你啦?”这么说着,即使虞光看不到,她也在温柔地微笑着。

“啊,太谢谢了……”虞光握住杯沿,将满满一杯可可拿到自己嘴边,羽希见况连忙说道:“你小心点,有点烫。”

虞光又说了一声谢谢,才抿了一小口可可,但或许是因为这甜而不腻的味道,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的表情。羽希看着虞光的神色,她无神的双眼里在刚刚似乎有了一丝神采,看到这羽希不禁又笑了。

“这只猫,你认识吗?”

虞光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它在那待很久了”后就又安静了下去。羽希还想找些话题来说,但是脚边传来的猫叫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那是一只肥fufu的橘猫——没办法避免的,毕竟十个橘猫九个月半,还有一个特别月半。

羽希惊喜地把它抱了起来,将它放在自己的腿上,熟练地用手指挑逗着猫咪,给它挠着下巴。这是她常来的猫咖,而这只橘猫每次都会和她很亲密。

虞光通过听觉感觉到了羽希抱起橘猫时吃力的惊呼,以及橘猫舒服得“呼噜呼噜”的叫声。

你喜欢吗?

“喜欢的啊,只是住的地方不让养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不过我回去求一求应该是可以的。”

住的地方,没细说是什么地方,虞光没多问,只当是高中宿舍,但还是有些疑惑羽希为何不直接说宿舍,也好奇她该怎么求宿舍阿姨养猫——她自然不知羽希是住在孤儿院的。

羽希抬眉看了看时间,惊呼出声道:“我得回去了!虞光你回家路上也小心!”她说着抱起了那只小奶猫待着的纸箱往店外跑去,临走时不忘给虞光买了把雨伞。

后来羽希不少以看猫的名义和虞光见面。

又是一场大雨。

全身被雨滴打湿的绿瞳姑娘顺从地仍由羽希用毛巾帮她换了衣服又给她擦了头发,还责怪她不该大雨天的跑到孤儿院。

这时候虞光已经知道羽希是孤儿的事情了。

羽希发现虞光一直在发愣,笑着开口道:“怎么了?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我怎么这么人妻想嫁给我?”

自然是开玩笑的。

谁能料到虞光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纠结地点了点头回答道:“嗯。”

虞光是认真的。

突然被表白了的羽希心里骂了一句卧槽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是不是该买个彩票。

“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怎么配得上你……”许久没等来回应的虞光有些慌张,她感觉自己冒犯了羽希,谁会想和自己这样自卑,又懦弱,还瞎了的人谈恋爱呢?更别说是结婚了。

“不……”羽希想解释。

“我突然想起了还有家务没做,对不起,我先走了……”虞光从椅子上站起来,摸出自己的盲人拐杖,也不顾外面还下着大雨,就要往大门走去。却毫无防备地被羽希拉住了。

羽希这才发觉眼前的姑娘已经哭了,浅绿色的眸子里泪光在打着转,但本人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很倔强的不让他们流下来。

“不是的!我也想让你嫁给我的……!”

羽希说完感觉自己都要尴尬死了,这是什么迷之告白手法,还把虞光弄哭了,她真想先打自己一巴掌再说。

虞光听后,怔在了原地,但过了几秒后她居然笑了。

虽然她的眼睛里依然没有神采,但她此刻一双绿眸弯弯,嘴角上扬的样子让世间所有美丽的东西都失去色彩,至少在羽希眼里,这是最美的笑颜。

她喜欢的姑娘,真好看啊。

不知什么时候,窗外的大雨停了,自一片乌云之中,太阳的一道光线洒下来,像来自上帝的恩赐。

——

羽希感觉到自己脸上有些湿热,伸手去摸——无疑是泪水,但她有她最后的骄傲,她宁可狡辩这不过是雨水拍打在她脸上,可是从眼角不断滑落的泪珠似乎在嘲笑她,嘲笑她根本就是个懦弱的废物。

她还是忍不住了,抱膝痛哭了起来,眼泪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般喷涌而出,不断地滴落到地板上。

她哭得喉咙都哑了,但是却没有人来告诉她,别哭了。

羽希木讷地站起了身,往外走去,甚至连钥匙都没带上,直接“嘭”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她的世界早已经迎来世界末日,又何必在意这一间屋子。

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只是在看到街道上放着一束白菊花时,水从她脸上滑落——那是19枝大朵的白色菊花和一朵小菊花,在大雨的洗刷下也有些焉了。

对你思念亦浓浓,对你挂念在心中,心中想你情难控。

她的心上人在雨里。

永远在雨里了。

分享

收藏1

喜爱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