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肆·说书客

莲子糕 03-12 266 0

叁拾肆·说书客

by:莲子糕


“要说这王城,乃是整个大泱王朝最为安详和平的地方,有问灵楼的众多问灵术士,有神兵营的数万精兵强将,还有青衣国师,可谓是铜墙铁壁一般,等闲妖物皆靠近不得。”


“今儿个要和大家说道说道的就是那青衣国师和小郡主,还有珞王之间的故事,诸位可听好喽——!”


说书的白胡子老头儿站在高台上说的兴致高涨唾沫横飞,台下不知何时多了个身形纤细的少女,一身极不起眼的粗布衣裳,五官被黑面纱遮住,若隐若现一双漆黑的眼睛。


“要说当年,大泱王朝正是王权更迭之时,先王圣体抱恙,膝下只得一个嫡亲的儿子,也就是我们如今的小王君,身边还有两个正值青年的兄弟,一个是当今珞王,另一个则是已经被贬谪苦寒之地永不得回王都的易王,小王君当时不过是襁褓中的孩童,哪里能接下这天下重任?”


“是以易王就起了反心,在先王薨逝的第二天,就让自己的私军包围了整个王城。”


“那个夜晚,可是凶险万分!哇呀呀一片喊杀声,刀光血影,王城内外都弥漫着一股子腥气,反贼挥着武器呜哇乱叫气焰嚣张,小王君年幼被宫人护在怀中,眼看着那易王的利刃就到了眼前!”


“此时此刻,一直没出现的珞王殿下才带兵出现,原是前往问灵楼请出了青衣国师!问灵术士们轻而易举地将叛军拿下,青衣国师就站在那九层高塔的顶端,那气度,可是仙人一般!”


老头儿神色一凛,仿佛整个人都突然威严了几分——


“国之重宝,岂容乱贼觊觎?”


台下众人纷纷抽了口冷气,半晌才反应过来叫好,说书人笑眯眯地抚了抚胡子,微微一揖——


“珞王殿下在青衣国师的帮助下暂时代理了王权,等到小王君正式及冠的年纪就交还权利,算算年月,也正是今岁的九月十三。”


“九月十三,也将是小王君的封后大典,此次选后人选众多,不过,要小老儿看来,还是珞王府中的小郡主,胜算最大!”


“小郡主是珞王殿下的妹妹,自小长在问灵楼,得青衣国师亲自教授,容貌姣好,心性善良,声望极高,绝对是王朝贵女中数一数二的人选!”


“本是言传青衣国师与这位小郡主有过一段风流韵事,不过那都是空穴来风,国师大人何等风姿?神人一般,又怎会如此轻易地困于这些儿女情长?”


说书人还在说些什么,但那少女却已经是不想再听下去。


抿了口面前的茶水,漆黑的瞳眸中划过浅淡的弧光,似有某种起伏的情绪一闪而逝,她站起身子,缓步离开茶楼。


思绪回到前一日的夜晚。


大抵是回忆往事对于洛青川来说并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大概是没能复活他的那位故人对于他而言确然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总之,在一反常态地说了那许多话之后,他便独身离去,整整一日都未离开过自己的居所。


以冬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来思索自己目前所处的状态,无论如何去推演,最终得到的结论都只有一个——


离开。


尽管有着承诺,尽管他将话说到了那样的地步,但她看得清楚。


大抵她会被这些莫名其妙而又纷乱不已的事情牵扯进来,不过是因为那所谓的,在她身体内的魂魄。


不过如此而已。


弄清楚自己的立场之后,她的眼神便渐渐清明。


本不是如何愚钝的人,本不是长于计算的人,不过是因为事出突然,原本信任的突然对自己痛下杀手,原本敬畏的突然在自己的面前走下神坛,这才始终混混沌沌,不知该如何去应对。


但既然想的很明白,那么要做的就是目前最想要做到的罢了。


离开,远离这些本就和自己没关系的事情,活下去。


为什么要听从他人的摆布?如果事实已经知晓大半,如果已经确定想要回去的地方再也回不去。


那就离开。


她敲响了子鹤的房门。


那孩子显然没想到以冬会到他这里,整个人都愕然了一瞬间,旋即便嗤笑起来——


“喂!我可是想要杀你的,你就这么不设防地来到这里,不要命了?”


“介意做个交换么?”


以冬看着他,眼神中透露出久违的某种锋芒。


属于曾经身为暗卫,身为问灵四层掌事人的锋芒。


分享

收藏0

喜爱27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