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择命》第九章—再遇再不斩

烟寒笑 03-21 833 0

火影忍者

架空|其他

很快追上了卡卡西等人,他们到了一个处于火之国和波之国边境的小村庄。

这个村庄的村民基本没有忍者,全部都是靠经商或种地打工为生。看起来倒是比那些忍者的村庄普通很多。

第七班三人和达兹纳大叔一起草草吃了顿饭,接着卡卡西提议让他们一起去树林进行控制查克拉的训练。

“我不去。”冷漠地拒绝掉了卡卡西,卡卡西倒是不怎么意外,他早就料到佐助会拒绝的。毕竟以佐助现在的实力也不可能连这种训练都完成不了,让现在的他来做这种训练无非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喂,你在拽什么啊!卡卡西老师让我们一起去训练你凭什么不去?”鸣人又开始不服气了,老师提出的训练,佐助这家伙居然敢拒绝!嚣张的家伙,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双手交叉叠放在胸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坐在椅子上的佐助。

结果佐助突然朝他的小腿一脚踢过去,他惊叫一声:“啊!”翘起被踢到的左脚小腿,右腿支撑着整个身体的平衡一蹦一跳地嗷嗷大叫。“佐助君,你还是放过这白l痴吧…毕竟他这样犯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或许是觉得鸣人有些可怜,小樱出声说道。

卡卡西盯着天花板思考了片刻,“嗯,这个训练佐助可以不参与,佐助就到树林里面找个地方自己修炼吧。如果有什么问题就来找老师,老师会帮助你的,出了事也别自己应付,发出信号我们会去支援,”听到卡卡西像个保姆似的嘱咐安全问题,鸣人和小樱有点忍俊不禁。“噗嗤”小樱终于憋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一听到小樱笑了鸣人自然也不忍了,跟着小樱一起越笑越放肆。“噗哈哈哈哈!卡卡西老师你就跟佐助的保姆一样啰哩啰嗦的,哈哈哈哈!救命我要笑死了!”鸣人笑的前仰后合,佐助都担心他再这样下去待会儿会窒息而死。“有这么搞笑吗?我觉得我没什么问题啊。”卡卡西手里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本《亲热天堂》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边看边问小樱。


“嗯…呵,没什么问题…话说卡卡西老师,你倒是带我们去训练啊。”小樱尽力忍住笑声,想要转移话题。卡卡西关上书,眯着眼说:“好的,那么就跟我走吧。”他向门外走出去,后面的小樱鸣人赶忙跟上,眼里满是期待。

想到那个训练,佐助有些怀念。那时候小樱是第一个学会的,而他和鸣人就相互比拼,两不相让。他到现在还能想起鸣人当时那不服气的表情。独自找了个比较空的地方,慢慢结印,他的右手渐渐泛起一阵蓝色的电流,电流将他的手包裹住并发出鸟鸣般的声音。“千鸟!”朝一棵大树打去,那棵树轰然倒塌还牵连了周围的一小片树木。好在他所在的地方和卡卡西相隔甚远,不然如果这鸟鸣声被卡卡西听见他还真不好解释。

如果是那个与他相熟多年的卡卡西,告诉他一切也不是不可以,但现在这个卡卡西与自己的关系仅仅只是普通师生,他还没有完全对自己放下戒心,所以目前还不能在他面前暴露出来。

另一边的三人则开始了当年的爬树训练。“你们要做的就是调动查克拉聚集在自己的脚底,然后,踩着树干爬上去。”卡卡西靠在一棵树上翻阅手中的《亲热天堂》,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哈?直接上去吗?”小樱有点懵,她希望是自己理解错了老师的意思。

“没错,直接·踩着树干·走上去·”故意强调了重点,卡卡西露出恶劣的一笑。

两个孩子面面相觑,他趁机逃跑,只剩下那两人在那里不知所措。

有些苦恼地挠挠头,鸣人抱怨道:“卡卡西老师真是的,每次就知道欺负我们!”“就是说啊,这怎么可能上的去!混|蛋卡卡西!”小樱在鸣人面前也完全不注意自己的“淑女”形象,直接破口大骂。

抱怨归抱怨,训练还是得认真对待的。小樱用尽全力调动自身的查克拉,额头上也出现丝丝细汗,差不多之后就踩上树干。

她的脚掌紧紧贴着树干,整个人也渐渐里在上面,“成功了!”迫不及待地往上方爬,却刚刚走了两步就掉了下来。“小樱好厉害!”鸣人拍掌叫好。

两人在那两棵树下挣扎了小半天,累的满头都是汗。“喂,你们还没上去?”佐助突然站在他们身后说。“哇啊!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啊!”鸣人被吓的大喊。“走路都能被你这白|痴听见声音,那我还算个忍者?”白了他一眼,佐助的表情再次充满嫌弃。“好难哦,我只能爬到一半。”小樱故作娇羞。

“唉,吊车尾你还比不上小樱。”他叹了口气。这下鸣人就又不服了,“你这家伙!那你又有多厉害?你来试试?”反正佐助根本就没有练习过这个,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成功,正好灭灭他的气焰!

鸣人佐助君都没有参加我们的训练,你这是在故意为难!”听到这话,小樱立马站出来。“哦?试就试。”不去理会鸣人挑衅的目光和小樱的担心,他先把一只脚放在树干上,紧接着放上第二只。稳稳站在树干上横在那里,鸣人看到他泰然自若的样子也有些心虚,倘若佐助一次性就成功了那他的脸往哪放?

果不其然,佐助轻轻松松就爬上树干,站在树的顶端俯视他们。

“怎么样,吊车尾?”


“怎么样,吊车尾?”

仰望着站在树顶的少年,鸣人一脸呆滞。他没有想到佐助真的能做到一次成功,他想,就算佐助再怎么有天赋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学会。可事实证明他想错了,他低估了佐助的实力。鸣人早该想到的,那人早就遥遥领先自己不知道多远,而他呢?连最基本的控制查克拉都没有办法做好。不甘的情绪填满了他的内心,鸣人就在此时下定决心,他总有一天要与佐助并肩,他总有一天要追上他!

一周后……

斩首大刀又一次向三人狠狠劈过去。佐助拉着鸣人卡卡西拉着小樱各种往旁边避开。

上次那个戴面具的纤弱少年又出现了,鸣人一看到他便瞪大眼睛指着他说:“你!你不是上次那个处理再不斩‘尸体’的那个人吗!你怎么…”“还看不出来吗,他和再不斩是同伙。”目光转向白时,佐助的眼中添上了一丝怜悯,又很快被冷漠掩去。

他摘下面具,露出隐藏在下面的清秀脸庞,“我是白,很抱歉,为了再不斩大人,我必须……”

“别那么多废话,要杀就杀,要打就打。”佐助并没有心情和白多做纠缠,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白一看他一脸不耐的表情也识趣地讲一大串自我介绍咽下去,只说了一句“多有得罪!”,就展开了进攻。

再不斩当然也没有闲着,直接对卡卡西发起攻势,一个个水遁打向他,对付起来也算是游刃有余。

接下来的对决佐助可以说是兴味索然,因为战局和以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也知道,这一次的任务也就只有他和鸣人会受一点皮肉伤,现在他和鸣人待在一起如果有危险他也可以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救下鸣人。“有点没意思呢。”小声说着,佐助抬头对上白复杂的眼神。

而白之所以会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佐助,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被自己困在「魔镜冰晶」里还能如此处变不惊的人。虽说佩服于佐助的实力和心理能力,但为了再不斩,就算白再不情愿也必须对他们发动攻击。

穿梭在周围的镜子里,白迅速地朝他们丢出飞针。思考了一下,佐助敏锐地躲过了那些不足以伤害到他性命的飞针,顺便拉着鸣人也帮他躲了过去。白又丢出两根针刺向他们,佐助立刻挡在他面前承受了被针刺进肌肉的刺痛。白瞄准的地方跟之前刺再不斩的地方是一样的,只是会让人进入假死状态,并不会真正危害到生命。正是清楚这一点,佐助才毫不犹豫地选择自己挡在前面而不是将鸣人推开躲避。因为鸣人第一次爆发九尾查克拉就是由于佐助这次的“死亡”,感到愤怒、绝望。为了他能更快地掌握九尾查克拉,佐助只好受受这皮肉之苦,反正也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命,何乐而不为呢?

佐助!”鸣人大声嘶吼着,接住往后倒下的同伴。“你…你又是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了我挡下啊!”

“啧…白l痴…”佐助并没有说出上一次的台词,而是又骂了鸣人一句就闭眼倒在了他的怀里。


白呆呆看着佐助倒下,有些不解。他看得出来佐助是完全有实力让两人避过飞针的,可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看到同伴即将遭受攻击所以下意识地做出动作吗?或许是吧。

树梢上站着一只熟悉的赤眼乌鸦,乌鸦的双目直勾勾地盯着鸣人怀里抱着的那人,眼底涌出一点生气的意味。

佐助……佐助!佐助!”怀里的人闭上眼睛,鼻息也变得越来越微弱,到后面甚至完全感觉不到呼息。鸣人慌了,他真的慌了。在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中他慢慢把佐助视作自己的亲兄弟,虽然嘴上总说着讨厌,可他对于佐助根本就没有厌恶之情。现在,那个高傲的少年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自己怀里,也不说话。他很害怕从此以后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吊车尾”了,眼神从痛苦转为绝望,最后变成强烈的愤怒。赤红的查克拉把他包围起来,渐渐凝聚出两条尾巴。

释放出九尾查克拉,白自然也就不是他的对手,带着暴怒的嘶吼似乎要把白的耳朵贯穿。

理所当然的,他被打败了。在鸣人想要就这么杀死白时,躺在一边的佐助突然发声将他的理智拽回来:“吊车尾的,我没事。”这一声“吊车尾”让鸣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欣喜,血红色的兽瞳慢慢变回原来的水蓝,周围暴戾的查克拉也消失不见。冲向佐助不停地询问他的伤势,得知只是一些皮外伤以后才终于放下心来。

白呆呆看着佐助倒下,有些不解。他看得出来佐助是完全有实力让两人避过飞针的,可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看到同伴即将遭受攻击所以下意识地做出动作吗?或许是吧。

树梢上站着一只熟悉的赤眼乌鸦,乌鸦的双目直勾勾地盯着鸣人怀里抱着的那人,眼底涌出一点生气的意味。

佐助……佐助!佐助!”怀里的人闭上眼睛,鼻息也变得越来越微弱,到后面甚至完全感觉不到呼息。鸣人慌了,他真的慌了。在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中他慢慢把佐助视作自己的亲兄弟,虽然嘴上总说着讨厌,可他对于佐助根本就没有厌恶之情。现在,那个高傲的少年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自己怀里,也不说话。他很害怕从此以后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吊车尾”了,眼神从痛苦转为绝望,最后变成强烈的愤怒。赤红的查克拉把他包围起来,渐渐凝聚出两条尾巴。

释放出九尾查克拉,白自然也就不是他的对手,带着暴怒的嘶吼似乎要把白的耳朵贯穿。

理所当然的,他被打败了。在鸣人想要就这么杀死白时,躺在一边的佐助突然发声将他的理智拽回来:“吊车尾的,我没事。”这一声“吊车尾”让鸣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欣喜,血红色的兽瞳慢慢变回原来的水蓝,周围暴戾的查克拉也消失不见。冲向佐助不停地询问他的伤势,得知只是一些皮外伤

此时此刻的白感知到再不斩那边有危险,马上冲向那边的战局。

趁再不斩被忍犬们压制,卡卡西发动雷切向再不斩攻去。白一下子冲在再不斩面前,一只手迎上雷切。卡卡西也无法停止忍术,雷切径直冲向白,造成了致命的一击。

缓缓倒下,他的嘴里还在说着:“我是为再不斩先生而死的,真是太好了……”


鸣人佐助赶到时,白已经死了。佐助默默看着再不斩,眼神里带着一些埋怨。再不斩承认在白冲过来挡在他前面时,他很惊愕,他从没想到白会对自己那么忠诚,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

有些不解于白最后的举动,卡卡西挠头,“啊啦,第一次看到有人主动冲向雷切,真稀奇。”鸣人嘴遁蓄势待发,刚要开口,却看见站在自己旁边的佐助径直走向再不斩

再不斩一看到他往自己这边走,忙拿起斩首大刀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你体内的查克拉基本耗尽了,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对我出手。”他瞟了一眼大刀,一脸不屑,“哼,他永远对你那么忠心,你呢?你只把他当作工具罢了。还真是冷血啊,桃地再不斩,你对得起白吗。”看见再不斩的肩膀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佐助勾起一个小小的微笑继续他的冷嘲热讽,“现在好了,他死了,他为了你死了。呵,不过在你看来就是一个工具用坏了之后被丢进垃圾桶吧?”再不斩没有回答,这让鸣人更为火大。

“喂,你这混l蛋,什么态度?他死了耶,他为了保护你死了耶!你怎么能做到这样心安理得地站在那里!”鸣人有些激动地冲上去扯住再不斩的衣领往下拽,强迫再不斩看着自己的眼睛。再不斩没有反抗。“我在问你话呢混l蛋!你究竟是怎么做到那么心安理得地站在这里?”

……

事实证明『嘴遁』这个忍术终究是属于鸣人的,在经历了佐助的嘴遁之后,他又经历了鸣人的正宗嘴遁。最终他跪在地上,决定要做一次善人,为民除害,干掉卡多!

捡起地上散落的一把苦无,就往卡多的方向跑去。“他就这么去不会被揍l死吗?”“我觉得会。”这是来自鸣人卡卡西的对话,说话语气就像是聊聊天气一样的平淡。“跟上。”佐助撂下一句话就去追上再不斩,其余三人自然也跟着去帮助他。

“哟霍霍,再不斩,你失败了呢。”那个矮子这样说着,再不斩慢慢握紧了拳。“我杀了你!”因为和卡卡西的对战使他消耗了近百分之九十的查克拉,所以现在他只有拿着一把苦无向卡多冲过去。几个学过忍术的忍者保镖赶忙护住卡多,不让再不斩有接近卡多的机会。

分享

收藏2

喜爱2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