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九奸宄 第十章

原创

古风

九溪只学过杀人的术法,从未学过什么治疗的术法。也不是九晖没有教过他,不过他自小插科打诨得惯了,教他的那些治疗的术法基本上都没有学到多少,学到皮毛对他的伤也是治标不治本,还有可能会加重伤口的恶化...


果真,九溪自行运功纳气想要治疗,没一会就发现了不对,果然不能乱行医。可是现在停下也不行了,擅自中断还有说不定气血齐涌,筋皮骨爆裂的危险,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用着自己蹩脚的医术步步维艰地坚持下去。


不出意外,九溪只觉胸口一窒,喉里涌上腥甜,一口血喷出来落了一地的血花。九溪全身一崩,从椅子上跌倒在地,且不停地喘出一口又一口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沉浸在破解生泽令封印的徐长曳,之前尚未察觉九溪那愚蠢的行为,现在感觉到身后人的动作,回头便看到的是九溪跌地的样子,心中一紧快步上前,堪堪扶起九溪,蹙眉关切嗔道:


“九溪大人真是好兴致,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想怎样作践便怎样作践吗?”徐长曳语气中多了凌厉与不满,把九溪扶住,真的想一拳给他让他知道疼,才不会作自己。


九溪想还她几句,可自己现在的身体就算是呼吸也牵扯着伤口发作,困难的很,更别谈与徐长曳怼几句了。唯有不断从口中溢出的呻吟声宣泄他如今的感受。任徐长曳又一次把自己安在椅子上。


徐长曳见他不回话,以为他是默认了,她也着实生气,口上没好气的埋怨:“乱用功法死了都当不了人!”本来只需要多等一会,她就能将生泽令仅存的封印破开,如今倒好,他一乱用功法成功地把自己的身体弄得更糟了。


生泽令的能量本来就不稳定,这么一来对于救他就更没把握了,况且她要是用生泽令去救他的话,自己与他连牵一心,搞不好自己也要搭进去,活生生的不成功便成仁啊。徐长曳有些犹豫,比竟他俩毫不相识,素昧平生,万一把自己给送进了鬼门关,自己还怎么去报复焚若派那群人啊。


徐长曳有些纠结郁闷,又有些惋惜,最后还是一咬牙,鼓了鼓气罢了罢了,九溪的伤又不得她在这思考着一拖再拖,她根本不能够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在眼前死去,而且这个人还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徐长曳思及这里,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果然,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冷血。


手持生泽令,二话不说打坐吐息,嘴上念叨着什么繁杂的咒语,手头上也挥弄着令牌指指画画。九溪看得出来徐长曳是在救他,他不想让自己被一个算计他的人救,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奈何不了她什么,只能隐隐掀开一角眼皮子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九溪没有印象,因为自己的脑子好像一团被打溷浊的水,里头昏昏沉沉的看到的东西也是一片恍恍惚惚。只知道脚下莫名出现了一个阵法,闪着光,耳边是徐长曳念念不休的咒语,不过在已经重伤的他耳中是断断续续的唠叨,只觉聒噪。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床上了,睁眼是那熟悉残破的木屋房顶,身边的一切都是熟悉的,还是在这个简陋草屋里。九溪忽感胸闷,轻咳几下,伤口被牵连到也没有那么火燎般的疼痛了,反而身上多了些神清气爽,轻松许多。


看样子伤好了大半。


看来是徐长曳救他成功了,不知道人去哪了,九溪环视一圈没有看到她的人影,也不急,轻哼一声。她不在的话眼不见为净,是个好事。


分享

收藏0

喜爱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