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奶油味儿的小姑娘

莲子糕 04-04 538 0

原创

现代言情

番外02:奶油味儿的小姑娘

by:莲子糕


老实说,高中刚开始的时候,许尧对苏棠基本没有印象。


成绩中游,长相中游,既不会成为各科老师夸奖的常客,也不会成为男生寝室夜谈的话题,就那么普普通通一姑娘,看一眼没什么印象,看两眼觉得勉强算个清秀,看三眼?


在那个学习大于天,作业赛神仙的高中时代,印象不深,又不常打交道的女孩子,多看两眼就是极致了,那会的心情也单纯的很,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不会随随便便去记住一个人。


只是隐约听说,那个姑娘画画十分漂亮,属于在网上随便贴张图就能被喊大神,某分享平台粉丝过万的水准,但也没亲眼见过,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真正开始打交道是在高二的辩论赛。


许尧他们班是理科班,在那个分数第一的重点高中,理科班的老师大多都不鼓励学生拿在校时间去准备什么课外活动,何况是辩论赛这种偏向文科的赛事,当时班里组队的时候大家也没多想,毕竟已经连续三四年决赛都是文科班之间的巅峰对决,理科班大多在决赛前打个酱油就结束,自然也不会太认真去准备。


甚至连参加者都没有几个。


四辩这种,发言时间长,还要做总结的辩手位,愿意来的就更少了。


就在许尧已经陷入绝望,准备破罐子破摔随便挑一个来凑数的时候,班里那个瘦瘦小小的姑娘慢悠悠举起了手——


“我可以参加么?”


因为声调太软绵了,当时的许尧,清晰地听到自己身边的二辩,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叹息。


本来嘛,也没报什么希望,都准备随便喊一个了,有人主动自然是要抓上来凑数的,一帮人就磕磕碰碰地开始了赛前的准备与磨合,但很快,许尧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个,叫做苏棠的姑娘,平时说话温声细语很是舒服,在提出论点,针砭时弊的时候,言辞的犀利程度,远远超过他们所有人,连说话的气势,都隐隐压制大家一大截,经常是队内的其他三个人被她压制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他们语言中的问题,她也经常是一针见血,站在辩论场上的时候,更是像变了个人一样,语速极快,吐字清晰,气势强大,声调高昂——


自由辩论的环节,经常是她反应极快地驳斥对方之后,对面三四秒都无人敢起来正面抗衡。


结论环节,更是一个一个地填补己方的漏洞,还能顺手向对方开开枪。


二十八场比赛,除了最开始的一场紧张而说话发抖,剩余二十七场每一场都是最佳辩手,本来他们完全没抱什么希望,到最后也跟着她打出了热情,一路有惊无险,居然杀到了决赛,成为三四年来第一个参与辩论决赛的理科班。


也就是从那段时间开始,许尧开始对苏棠感到意外与好奇。


最开始是交流辩论,到后来已经纯粹的只是他想找她说说话,就随便扯个话题。


他渐渐发现这小姑娘身上更多更多令他意外的地方,除了平时绵软温吞的形象,存在感低仿佛是刻意而为——


她在网上的粉丝远远比他想的要多,她对理化生极其不感冒,只是因为地理成绩差到不及格才选择理科,她的语文成绩优秀到不可思议,只是因为语文这门课本身存在感不强才不显山不露水。


辩论赛结束的那一天他们为了庆功去外面吃饭,吃完饭之后人手一根雪糕往学校走,苏棠又恢复到那种温和而毫无攻击性的感觉,轻言细语地和大家嬉笑交谈,五月的天气已经热得很,她手上的雪糕渐渐软化,滴落在手背上,许尧下意识就递给她一张纸巾。


十五六岁的少女,偏过头弯起眼睛明明朗朗的笑——


“谢谢呀!”


奶油味儿雪糕的甜香近在咫尺,他突然脸上有点发烧,低头去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那一根,含含糊糊地答应,冰凉绵软的雪糕滑过唇齿,路过胸腔,才稍稍平息滚烫的温度。


很可爱。


这个念头就像疯长的野草,一下子就虏获少年的心房。


无奈的是,辩论赛之后就一直没什么机会接触,苏棠在高中时候几乎是刻意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或许是天性使然?也有人说她脾气古怪,事实上只是喜欢独处,待人接物,她素来温和又疏离,加上平时繁重的学习任务,许尧倒渐渐习惯了这种宁静的和谐。


听成绩的时候竖起耳朵多听一个人,放学的时候先看看那个人走了没走,发作业本的时候悄悄多看某个人的本子几眼,在她偶尔加入班级话题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接一接话,少年的情感大抵也就是如此,他在现实中不是张扬的人,做不出那种高调的告白,也不确定自己的心情,何况还得维系自己的成绩。


当室友恶作剧一般挥着信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脑袋都空白了,傻不愣登握着粉红色的小信封站在原地半天都说不出话,上铺一边笑一边起哄——


“苏棠送来的哦!点名给你的,哎你说,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什么意思不意思?物理卷子做完了吗!?”


年少的许尧涨红着脸推开嬉笑的同学,对方果然发出一声惨嚎——


“糟糕糟糕糟糕我卷子没写啊啊啊晚自习要讲许尧许尧快快快借我抄抄江湖救急救急!”


“你自己写!”


许尧将信封塞进了桌膛。


室友都惨叫着写起试卷他倒心神不宁起来,心里头乱糟糟的半天都理不出个顺序,一道物理题能够相处四五种解法的大脑此刻连一种应对的方式都想不出来,好半天才想起来不管怎么处理最好都还是看看,拿出信封小心翼翼拆开。


手指都有点儿抖,老实说这不是第一次收到这类东西,但如此紧张却还真的是第一次,拆开信封看到内容之后脸上的温度才一点点地褪去,半晌他默默躺到床上,拿被子蒙住脑袋。


室友还在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吐槽变态的物理题目,许尧心里头就跟浇了盆冰水一样。


不是她写的。


不知道是什么情绪,悄悄地,像以前婉拒那些女孩子一样婉拒了情书的主人,路过苏棠的座位,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好像有股子无名火,好像有股子荒谬的恐惧,好像有种莫名的心虚,总之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孩,而女孩偏偏对此一无所知。


有室友起哄——


“不是送了情书吗?事成了没?能不能请哥儿几个一顿饭?”


“又不是人家送的!你们瞎起什么哄?”


他有种恼羞成怒的气愤与尴尬。


偏偏此刻她回过头来,眼神有点儿讶异,但好像也没放在心上,只是笑了笑。


这一笑倒让他更加难受。


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捅到了班主任那边,班主任天天忙上课也忙的焦头烂额,加上又快高三,正是紧张兮兮的时候,苏棠又因为画画和辩论的事情老早就在他那边扣上了“热衷于不务正业”的大帽子,知道事情之后竟也没有查证就直接将苏棠叫到了办公室,具体怎么样许尧不知道,他唯一记得的事情是——


班主任将他叫到办公室,还隐晦地告诉他,已经找苏棠谈过的时候,他脑袋都蒙了。


惯于学习的少年,面对这乱七八糟哭笑不得的事情除了手足无措便只有大脑空白,倒是另外的当事人,放学后日常若无其事,只是路过他座位的时候恨恨丢下来一句——


“可被你们坑惨了!请我吃雪糕!”


自是点头。


那会的高中生都没多少钱,五块钱一支的奶油甜筒就是很贵的东西,有什么矛盾都是一根甜筒能解决的,如果不能就两根,许尧买了甜筒塞到女孩手里,看她撕开包装纸,看她嘴角粘上的奶渍,看她微笑的侧脸,心里头突然就“嗡”地一声。


完蛋了。


他这样想。


彻彻底底,完蛋了。


分享

收藏4

喜爱4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