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九奸宄 第十一章

相与破-退 04-05 41 0

原创

古风

“啦啦啦,我回来了。”


九溪刚准备倒头一睡不醒的,就听见耳畔犹如玉铃轻响的声音,虽说不上嘈,但对于正受了伤的九溪来说,可是实实在在的魔音。况且通过那让他恨的声音,就可以联想到声音的主人是和等人也,一连勾起那天的事情九溪久久不能释怀,在一边揪着下唇目嗔。


徐长曳刚下山采了点野菜,用生泽令一探,发现九溪醒来也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怕他大病初愈饿了自是想好好款待他来稍微弥补下自己犯下的错误。


回来时发现九溪侧身躺着,明明没有睡着却闭着眼睛,装作一副安静睡颜。大概是累着了吧,徐长曳想。目光放在九溪身上几眼,把背上背着的一筐野菜解下来,放于木桌上。


她也没有做过饭,对厨艺一窍不通,虽然两人都已经辟谷,但受了伤不补充点吃食,也是十分难受的。原来对满汉全席有着幻想的徐长曳看见满筐的野菜登时手足无措,焉了又焉,在原地磨磨蹭蹭无从下手,最后总算知道该怎么做了。


先去把菜洗干净了再说。


徐长曳秉着,船到桥头自然直,能做好一步就做好一步,于是一扫阴霾,端着一筐菜走了出去。小步细碎轻快,都可以知道她心底的小小雀跃。


九溪打从徐长曳一进门就开始偷瞄她在干什么,是要搞什么妖魔鬼怪。见到她拿出一筐野菜却又苦恼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真的想一蹬被子吐槽她,长这么大连两个菜都不会烧。可最后还是按捺住了,继续一眼一眼的瞟过去,等到徐长曳走出去才一掀被子坐着床沿,撅着嘴有些不快的样子,左右思量了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徐长曳这个丫头。


要不试试上下思量吧。


最后,徐长曳总算做了一盘瞎搅弄的菜给九溪端来,九溪一见不由分说就拒绝了。笑话,他当年在九晖座下吃的虽清苦,可喝得是清雪泉的琼浆,吃得是天地灵气所酿的百年草药,哪一个不比徐长曳做的东西高了许多格。再说他离了九晖,何处皆是风光,所要之物招手即通通来,哪敢怠慢。


这怎么能够是徐长曳做出的这一坨东西所能够比拟的。


九溪不假思索一口回绝,拒绝的坚决,徐长曳这回倒是好脾气,一再地劝他,“吃一口,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再说了你难道不想快点好起来...”几乎是苦口婆心,可九溪就是一口咬死了不吃,任徐长曳使出浑身解数都没能撼动九溪这棵树一分,无奈只能一把把菜置在一边。心上劝了这么久也累了,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揉揉发疼的眉心,无奈道:


“那你这副破身体,不知道能不能撑住长途跋涉哦。”


徐长曳这悠悠飘出的话落在九溪耳中一听就是不对劲了,九溪很快抓住了那个字眼“长途跋涉”?意思是他和徐长曳?九溪皱了皱眉,问道:“长途跋涉?”


“是啊。”徐长曳约莫是饿了,拿起桌上那盘有些凉的饭菜,从竹子那削了两根大小不一的筷子开始扒拉起来,一口一口送:“你,和我,得走了。”


“为何?”


“还能为何。”徐长曳一句一口饭,“这里肯定已经暴露给焚若派了,虽说我已经用生泽令给他们做了屏障,但不出意料,他们明天一早就会破了这屏障找到这儿,一直在这怎么可能躲避。”徐长曳三两下就已经吃完一碗饭,扯出一块帕子抹了抹。


九溪心中犹疑,却已经信了大半,但自己为什么跟她走?毕竟徐长曳有过前科,也就是先前害他的那一次,虽说是被逼无奈,虽说后面也救了他,但到底这件事是因为她而发生的,自己也是因为她的算计而受了重伤,这件事始终在九溪心里留下疙瘩,她说的话,只能够让他信个五分,剩下的则是怀疑她接下来的阴谋诡计。


防人之心不可无,已有前车之鉴也断断不可信她。


九溪不说话,双手并在腿上,目光放在自己手上,久久没有应话。


似是看出九溪顾虑何其也,也猜出了他到底是何意愿,眉梢隐隐轻挑,看着他道:“你若不走我也没有任何办法,这种事情强迫不了别人。”徐长曳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九溪故意不去看徐长曳的眼神,不知道是嫌弃还是虚心,只是很难少见地坐在床沿一语不发。


徐长曳正在等他,手中提着适才出去砍出的一柄木剑,翘起一只腿,身体后倾靠在椅子上,下颚都是有意无意地太高,手指两个并排一下有一下没地敲击着木剑的剑锋,这是屋子里唯一的动静。因为剑的材质是木的,敲上去沉闷难听,给安静的空间多了份焦急,阵阵回音,如同鬼神的呢喃轻语,让人莫名心里发毛。


徐长曳的瞳色深了几分,面色清冷,唇轻抿,直白地盯着九溪,九溪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在一边坐着。是的,徐长曳是不耐烦了,她不会像祖宗一样伺候别人,好话已经说尽,剩下的恶果就看他担不担得起。


哒——哒——...


徐长曳一个挺起旋身就走,剑柄握在手上,匆而不躁,快而不火,这脚步渐响渐远,在九溪耳边听得格外清楚,一声一声,犹如重锤击在心上,每一声的心情,他都知晓。


徐长曳等不了这么久,他既然不相信她,不相信她的话,那她也无可奈何,她劝过了,没用就是没用。徐长曳心情十分的不好,有一种狗咬吕洞宾的感觉,又有一种自己是不是对那个半大的孩子太过了火。


但就是想着这件事,离去的步伐一点没慢,沿着小路进山,那白色鲜丽的身影消失在郁郁葱葱的密林里。徐长曳猜九溪会跟过来,他不像是会自己寻死的人,但也有可能九溪不会跟上了,因为他的心里执拗而傲娇,难免会为了自己坚持的歧途来放弃这条好道,徐长曳心中并没有底。


到最后心底一抽,突然想到,若是他真的不过来怎么办?他会不会死在焚若派手里,徐长曳脑子里已经想出来了九溪被焚若派的人屠斩于刀下的场景,想想下去又不敢想下去,所以没想到一个画面都得倒吸一口气。


九溪是如何重伤,九溪是怎么被打得七窍流血满地找牙,或是焚若派的小人如何去用刑罚逼迫他让他说出我的行踪,抑或是把他当为诱饵来诱引自己过去,布好陷阱一网打尽...任何可能徐长曳都想到了,每一种在她脑海里翻涌,最好的结果最坏的结果,哪一种可能都是自己心疼。


主角的变化挺大的2333


分享

收藏0

喜爱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