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九奸宄 第十二章

原创

古风

就这么,一直想着各种可能发生的东西,任何可能,想得入神了之后走路磕磕碰碰的,被绊倒数次也不曾褪去过这个话题。


徐长曳自己不知道,自己其实也是个倔脾气,还跟九溪的倔脾气不逞多让。


竹林间,风载着几分两意穿堂而过,簌簌作响的竹叶或远或近,重重叠叠。脚下落满竹叶,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响,格外有趣,徐长曳很喜欢这种清脆的声音,因为这种声音一下便贯进脑海,如同一块石子落水,能够马上让人心静下来,立竿见影。


可如今徐长曳是一点都体会不到心静的感觉了,她的脚步不再轻松,而是随着深思忽急忽缓,忽停,又忽地因为被石子一绊而踉跄几步。


若是她不去救的话,照九溪这种性格,难保不会不跟上来,说不定就是依两个人的偏激,他就真真无辜的死在刀剑之下。徐长曳终于从重重迷雾里思出了最后最准确最清晰的答案——她,必须去救九溪。


不管是站在什么角度,哪个立场,用什么态度,或者是九溪何等脸色,她都一定得带他回去,徐长曳落在心底里说的话尽管没有说出来,但她一直清清楚楚知道,这句话斩钉截铁,铿锵有力,更是坚决万分,不容置疑的。


思及此,做及始,徐长曳毫不犹豫回身就跑,心中沉重与焦急让她的身姿矫健了一分,如一道素色的风穿过这片竹林,留下的残影都很难让人捉到,只能闻到那踩在主页上声声渐远的咔咔声。


九溪是不敢相信徐长曳这个人,自然对她的话也是不怎么样,她走了之后就一只坐待在这间屋子,什么也不干。他虽身受重伤,但五感也未被破坏,敏锐察觉到一个人正疾步逼近,九溪无法判断来人是谁,也就不明此人是敌是友,但他知道此人直直往着这个地方来,毫无偏差,也就是说来人的目标就是九溪。多少徐长曳的话他也信了两三分,这会也猜着来的人是焚若派的那堆,伸手拔剑出鞘半寸,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曲附在门边听着外边的动静,等人一进来,就是一剑狠招刺过去!


九溪这样想着,人已经到了门边,没有犹疑的轻车熟路把挡在门前的门栓解开,伸手一推门便是迎面一道千钧剑风,一把利剑刺过来。


徐长曳想要躲开,但距离之近,又是自己匆忙大意之时,哪里还能出手格挡,只能略是生涩强迫的往后退,却发现自己避不开也是认命了,口中大喊一声:“九溪!”


那剑登时顿在了空中,凌厉的剑风一下子全泄了气,可剑还是在指着徐长曳。最后剑的主人手腕一转收剑入鞘啪的一声,转身回屋不去看徐长曳。


徐长曳感觉到那一股剑流离开后,目光留在九溪的背影上几秒,又是急迫地赶上去,“走!”


九溪的手肘被人拉住,被迫停在原地,九溪只好回头看她,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不复之前狡黠,也没有之前清冷的脸。那张脸带上了紧张与急切,额上渗出薄薄的汗,一看徐长曳就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乍听这一字“走”,九溪还是雾里看花,懵懵懂懂不知何意,看出九溪疑惑的徐长曳没有不耐烦,而是耐心地重复一遍,把意思说通彻。


“走。”


“我不放任你送死不管的,我不是那样的小人,况且一开始是我算计了你,我有错在先,跟我先走了好吗?焚若派的人一定会过来截杀的,我们得快点走。”


徐长曳唇口一张一合,一连串的话吐了出来,由于心里迫切,她语速也比往常快了好几倍,但还是清清晰晰地传入九溪耳里,不知心中什么感觉,莫名一涩。


九溪不明心中涩涩的感觉是什么意思,只觉胸口闷的紧,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到了徐长曳紧紧抓着他手肘的地方。


“你不是前些时候还撇下我一个人走了吗?”九溪笑着,有点像哭笑,这是他的最后一句挣扎了。


徐长曳抓紧九溪的手肘,依旧没有一丝松动,神色虽黯然几分可那双眼睛是前所未有的雪亮坚定,如同一盏灯,硬是让你挪不开眼睛,只能在那双眼睛射出的光里一再呆滞。


徐长曳好像在酝酿措辞,低了低头又抬起来注视着九溪,道:“是啊,可是我现在后悔了,难道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你还没有听清楚吗,我要带你走,这是绝对不会变的。”


九溪双目微微睁大,唇瓣微涨,好似要说出什么,但又停在嘴边,还是没有溢出一点音。良久,他嘴角抽了下,好像有点不知措辞,又有点焦躁地眼神到处飘,徐长曳猜他在思考,他最后也想不出什么解决焦躁的办法,只好两脚哒哒一跺,似敷衍一般的说:“嘚嘚嘚,跟你走,但你敢带我送死我绝对饶不了你!”毕竟是她先把他搅入着浑水的。


徐长曳闻言一喜,双眸射出欣喜的亮光,在她一双犹如黑宝石的熠熠发光,尤其好看。少女松开了九溪的手,脸上换下了凝重带上了笑容,笑语盈盈道:“走吧!”


九溪没什么行李,而徐长曳被焚若派驱逐,除了一个钱袋什么也没带, 轻装上阵轻松的很。


走了一路后九溪好像想到了什么,一直沉思着不与徐长曳说话。现在九溪的脑子里全部都是为什么要答应这个丫头,为什么傻乎乎地跟上了,明明自己拒绝的挺坚决的,怎么就反悔了呢,这不是打自己脸吗?自己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我又不是他她的狗。


真是,够荒谬的。


九溪已经深深沉浸在这种思想里做着无谓的斗争,一个小小的脑袋里好像有无数句这样的话在他脑子里回荡,再也装不下更多一点东西。


察觉到身边的人的心不在焉,徐长曳出声提醒:“喂,想什么呢,这里草多,林茂,你小心别摔着了。”好像是有点作用,九溪闻言抬头看了徐长曳一眼,低低应了一声,随后徐长曳又听到身后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徐长曳回身一看,九溪的脸庞上已经浮起红肿的一大片,看手印应该是他自个打的。再看九溪,站在那举着手,半懵半醒,不知道想什么,出神的很。


徐长曳蹙眉,抿了抿唇眸中流露出担心之色,嗔道:“怎么回事,无缘无故你扇自己巴掌干嘛,觉得自己丑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徐长曳摩挲着下巴,略带玩味地开了个玩笑,在那站着等着九溪的回话。


九溪道:“不关你的事,走走走。”说完脸上有点红,既恼又羞的,快步往前走去,着急的催促,就把徐长曳落在一边。徐长曳斜倚着一根竹子,眸中升起些许兴趣,悠哉悠哉地信步跟上九溪的步伐。


九溪为何会如此呢?那还不是徐长曳出声提醒他的时候他应了一句,他觉得自己自己不应该应的啊,他活了这么久,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怎么样怎么样了,九溪说不出来。不知道是憋屈还是纠结,心中悲愤失手给了自己一巴掌,他自己也觉得自己魔怔了。而现在,还在徐长曳这个后辈面前出了个这么大的丑,真的是,有损颜面,有损颜面!


本来一开始的设定是高冷的,然后越写越欢快...算了算了写文自己开心就好,怎么想就怎么写了。


分享

收藏0

喜爱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