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九奸宄 第十三章

原创

古风

这么久不更新是因为要把文修一下,但是放在首页也没法子,emmm


九溪不明心中涩涩的感觉是什么意思,只觉胸口闷的紧,深吸一口气,目光落到了徐长曳紧紧抓着他手肘的地方。


“你不是前些时候还撇下我一个人走了吗?”九溪笑着,有点像哭笑,这是他的最后一句挣扎了。


徐长曳抓紧九溪的手肘,依旧没有一丝松动,神色虽黯然几分可那双眼睛是前所未有的雪亮坚定,如同一盏灯,硬是让你挪不开眼睛,只能在那双眼睛射出的光里一再呆滞。


徐长曳好像在酝酿措辞,低了低头又抬起来注视着九溪,道:“是啊,可是我现在后悔了,难道刚刚我说的那些话你还没有听清楚吗,我要带你走,这是绝对不会变的。”


九溪双目微微睁大,唇瓣微涨,好似要说出什么,但又停在嘴边,还是没有溢出一点音。良久,他嘴角抽了下,好像有点不知措辞,又有点焦躁地眼神到处飘,徐长曳猜他在思考,他最后也想不出什么解决焦躁的办法,只好两脚哒哒一跺,似敷衍一般的说:“嘚嘚嘚,跟你走,但你敢带我送死我绝对饶不了你!”毕竟是她先把他搅入着浑水的。


徐长曳闻言一喜,双眸射出欣喜的亮光,在她一双犹如黑宝石的熠熠发光,尤其好看。少女松开了九溪的手,脸上换下了凝重带上了笑容,笑语盈盈道:“走吧!”


九溪没什么行李,而徐长曳被焚若派驱逐,除了一个钱袋什么也没带, 轻装上阵轻松的很。


走了一路后九溪好像想到了什么,一直沉思着不与徐长曳说话。现在九溪的脑子里全部都是为什么要答应这个丫头,为什么傻乎乎地跟上了,明明自己拒绝的挺坚决的,怎么就反悔了呢,这不是打自己脸吗?自己为什么要听她的话,我又不是他她的狗。


真是,够荒谬的。


九溪已经深深沉浸在这种思想里做着无谓的斗争,一个小小的脑袋里好像有无数句这样的话在他脑子里回荡,再也装不下更多一点东西。


察觉到身边的人的心不在焉,徐长曳出声提醒:“喂,想什么呢,这里草多,林茂,你小心别摔着了。”好像是有点作用,九溪闻言抬头看了徐长曳一眼,低低应了一声,随后徐长曳又听到身后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徐长曳回身一看,九溪的脸庞上已经浮起红肿的一大片,看手印应该是他自个打的。再看九溪,站在那举着手,半懵半醒,不知道想什么,出神的很。


徐长曳蹙眉,抿了抿唇眸中流露出担心之色,嗔道:“怎么回事,无缘无故你扇自己巴掌干嘛,觉得自己丑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徐长曳摩挲着下巴,略带玩味地开了个玩笑,在那站着等着九溪的回话。


九溪道:“不关你的事,走走走。”说完脸上有点红,既恼又羞的,快步往前走去,着急的催促,就把徐长曳落在一边。徐长曳斜倚着一根竹子,眸中升起些许兴趣,悠哉悠哉地信步跟上九溪的步伐。


九溪为何会如此呢?那还不是徐长曳出声提醒他的时候他应了一句,他觉得自己自己不应该应的啊,他活了这么久,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怎么样怎么样了,九溪说不出来。不知道是憋屈还是纠结,心中悲愤失手给了自己一巴掌,他自己也觉得自己魔怔了。而现在,还在徐长曳这个后辈面前出了个这么大的丑,真的是,有损颜面,有损颜面!


本来一开始的设定是高冷的,然后越写越欢快...算了算了写文自己开心就好,怎么想就怎么写了。


“接下来去哪?”九溪闻道,他对此时并不在意,反正自己能活到封印解开的时候就好了。


徐长曳并肩走在一边,不紧不慢,斜他一眼,不语,向远方张望两眼,远远瞧见一客栈的轮廓,小有惊喜道:“前面客栈,歇脚几天,不急。”


荒山野岭里,随着一路远行,树木少了许多,只剩一片延绵的荒芜在眼前织起一张硕大的布匹,很难想象这地方竟然有间客栈,也不怕人烟稀少,生意惨淡。


徐长曳加紧了步伐赶去,掂量了自己钱袋子里的钱够用多少,颇有多少欢喜。九溪没有徐长曳的欢喜,而是一直风轻云淡目无波澜,整一个看淡浮生,闲庭散步的人。


尚未入点,不知从哪钻出来的小二满脸堆笑跑过来一迎,笑着邀着把徐长曳请进这客栈。走得离这间客栈近了,便会闻得耳畔一阵又一阵声涛,有孩童的,有女人男人的,大小不同谈论不同,如同一堆混杂的词汇一同涌入脑海,一阵发眩。


正疑惑这荒郊野岭中哪来的这么多客人,就已经踏入客栈,入目着实让徐长曳吃了一惊,一间客栈,有十来进房子那么大,摆满桌凳,人声鼎沸沸沸扬扬,无不是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来往人也多,几乎快没了落脚的地方。


徐长曳用生泽令的法术让九溪不管是凡人还是有修行过的人都能够看到了,这样方便得多。


徐长曳来得早,角落里正好有空着的一张桌子,徐长曳一个箭步上前占了,点了两万素面,小二去招九溪过来。


九溪似是对这里的喧闹不太适应,入门就皱了眉头一刻未怂,入座也是那副不耐烦的样子。


“要不要来杯水?”


“不了。”


徐长曳真心觉得仙人的清冷融不惯这市井之徒的氛围,光是这般听着,他就已经感到难耐。徐长曳叹了口气,掂起一盏茶轻轻抿了一口,温热的茶水漫过唇齿,在口腔辗转后流入胸膛,腹部一片暖洋之意,齿仍有留香。


毕竟是好几天没吃过什么好东西的了,那有什么苛求,如今就算只给徐长曳一盏温热的茶,她也能高兴个好会。回想这几天跟逃亡般的日子,自己与九溪虎落平阳被犬欺,是怎么样跌跌撞撞出了这深山的,又是怎么在那猛兽与恶劣环境里与死亡做着殊死搏斗的,啧啧。


想当初她徐长曳还是焚若派人人艳羡的掌门继承人,他九溪还是九天之外的仙人,如今皆降为尘土饱受这人间疾苦,怎知他们心中何等辛酸啊?脑海中又是不自觉想起焚若派那些东西,现如今关系是撇得一干二净,但自己手头还握着生泽令,那群人绝对会穷追不舍,不放过她。


想着想着,小二已经端上了两碗热腾腾的素面,谄媚的笑了笑就去招呼其它的客人了。徐长曳接过来正准备大快朵颐,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九溪看着那碗面却不动筷的冷漠样子。


分享

收藏0

喜爱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