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择命》第十二章 叛逃

烟寒笑 04-20 655 0

火影忍者

架空|其他

“如果没猜错,你并不是现在的漩涡鸣人,而是七代目火影大人吧。”语气非常肯定,眼前这个鸣人眉宇间少了那一份稚气,而这个时期的鸣人是具有那稚气的。“啊佐助你也…?”“没错,我也是死后重生于这个时期的……你怎么会死?!”他猛然反应过来,如果是死后才会有一定几率重生的话…鸣人究竟是怎么……身为七代目火影,又处在和平年代,佐助怎么也想不出鸣人的死因。

“哎呀,这种事情就不要在意了。”他笑着挠头,“话说佐助你这又重来一次……不会又要叛逃然后摧毁木叶吧?”鸣人突然又紧张起来,自从当上火影后他就一直呆在办公室里工作,身上都快长蘑菇了。而佐助天天在外历练,论敏捷能力他绝对不及当年。现在也不知道佐助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不过肯定比现在自己这具身体要强得多就是了。如果现在又要与佐助为敌…先不说他下不下得去手,就目前的实力对比…想要压制住他简直是天马行空。

“叛逃是绝对的,我并不喜欢待在木叶。”佐助回答,见鸣人有点激动又补充道:“但我也不会去摧毁它,它还不值得我动手。”

“呼,那就好。”鸣人松了口气,又问:“那为什么要叛逃?”

“你还记得当初我为什么要叛逃吗?”佐助反问,鸣人回想片刻,道:“为了在大蛇丸那里得到力量,不过现在的你还需要去大蛇丸那里才能得到力量?不是吧。”“呵,那我又是为了什么想得到力量?”他玩味地笑了一声。“为了追上鼬哥然后报…仇…你这回也不报仇啊!没什么理由叛逃。”

“我这次依然是为了鼬。待在木叶可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佐助摊手,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所以只是为了和鼬哥见面更方便?佐助怎么越来越……任性了…】

考生们的休息时间并不会太长,第二场考试很快就继续进行。

规则鸣人和佐助都很清楚,只要拿到两个卷轴顺利到达中央塔就算是过关了。

【不过……如果鸣人也过来了…是否意味着还会有人重生回来?或者说在我之前就已经有人先一步重生于此?】佐助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些问题,却久久找不到最终答案。

我爱罗露骨的目光让佐助不是很喜欢,那种充满敌意,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羔羊的视线,没有几个人会喜欢被人那样盯着。

走进森林,佐助就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鸣人显然也察觉到了,不过碍于佐助的示意,他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吹着口哨。

“你们俩先走,我待会儿会追上来。”佐助说着,自己往后面退。鸣人也知道他要干什么,有些无奈,“那佐助你快一点,我们尽量走慢一点等你。”

“好。”

等到那两个人渐渐消失在茂密的树林里,他才冷冷地说:“出来,我可不想浪费时间。”话音刚落,一个奇怪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身后。那男人皮肤苍白,瞳孔就像是蛇的眼睛,警惕而又危险,仿佛随时会向人发起攻击。

“还真是不简单啊,居然能发现我~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哦~”男子的腔调跟我爱罗一样让人不适应,但又比我爱罗多了一点说不出的感觉。“大蛇丸,我知道你想要的,也知道你将要做的。我可以跟你走,成为你的容器。”大蛇丸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佐助。不论这孩子是真的有能力,还是为了吓唬自己而夸下海口,他都对佐助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浓厚兴趣。

“但相对的,我也有条件。”佐助也没有管大蛇丸的想法,继续说着自己的条件。“第一,你不能干涉我的做法。”他看向大蛇丸,后者点点头。“第二,停止你的木叶崩溃计划,我用写轮眼的能力预见到了你的失败。”“写轮眼的特殊能力?”

没有回答他的疑问,佐助继续提出条件:“第三,我要草薙剑。”


“草薙剑?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了解到的,不过……为了人才还是可以接受~”大蛇丸抽出宝体,交给佐助。“至于木叶崩溃计划,就听佐助你的吧~不过在最后一轮考试我还是要引起混乱,方便你我离开木叶~”他眯起眼睛,又问:“跟我走了之后可就算是叛忍了~佐助你有准备好吗?”

“别那么多废话,我既然已答应了与你走,那之后的事情我当然自有打算。”

该说的都说了,大蛇丸还没有走,佐助问:“还有什么事?我写轮眼的能力可是能预料到你任何对我不利的举动。”“我想看看佐助的实力呐~我总不能在不知道实力的情况下就带人回音忍村呀~”

【啧,不就是担心带个**回去吗。】他很清楚大蛇丸的意思,如果他的实力不足,那么大蛇丸就有可能直接放弃带他逃离木叶。不过,上次没有达到三勾玉都被带走了,这一回更不用说。黑眸瞬间变得一片猩红,三枚勾玉围绕着眼珠转动,大蛇丸很惊喜,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宇智波末裔会有如此的天赋。

佐助不打算隐藏自己的实力,之前是为了避免木叶高层知道后猜疑,现在反正都要离开木叶了,在大蛇丸面前就不必继续隐藏。

“哎呀~我对你很满意~到时候我会来接你,如果有什么要带上的东西我帮你拿~”大蛇丸舔舔嘴巴。

“那就帮我把我家最里面那个房间里,桌上的小箱子带上。拜托了。”他早就准备好了外出时需要准备的东西放在那个箱子里。

为了准备带人离开木叶,大蛇丸想要事先做好一切准备,到时候就直接逃跑便可以了。所以,暂时告别佐助之后,他径直去往偏僻的宇智波大宅,按照佐助的描述,找到了最里面的房间。

这个房间的陈设很简洁,打扫得也很干净。像佐助这个年龄的男孩子很少会有那么整洁的房间,这一点也让大蛇丸感到越来越满意。如佐助说的,桌上有一个小箱子,箱子的盖是打开的,可以看见里面放的东西:一只丑萌的绿色恐龙玩具,几把苦无,两个番茄,还有……一大堆照片。全是佐助和鼬的合影或者鼬单独的照片。“……”大蛇丸有点懵了,不是说鼬灭了宇智波全族还弄晕了自己的弟弟吗?不是说鼬的弟弟很恨鼬吗?这是恨?他才不相信这是恨。哪有一个人在叛逃的时候还想着要带上仇人的照片?


大蛇丸满头问号,佐助这边也遇到了那三个挑事的音忍。

“把卷轴交出来!我们或许可以放过你们!”一个音忍带头说道。“谁放过谁还不一定呢!”小樱挥着拳头对他们说。“哎哟哟小妹妹还要修理我们呀?好怕哦!别打我!哈哈哈哈哈哈!”那三个人都一副轻蔑的样子,丝毫不把第七班放在眼里。

面对如此轻视,小樱根本就忍受不了,只是考虑到佐助还在场自己不好发作,强装出淡定的样子迫使自己不去管他们的挑衅。

另两位倒是对音忍的轻蔑满不在乎,站在那里聊起来:“我说佐助你的实力恢复的怎么样了?好烦哦实力全部清零的感觉真不怎么样。”

“我也只是恢复到了三勾玉罢了,这次怕是不会开万花筒。你呢?九尾那边怎么样?”

“现在我还在努力和九喇嘛沟通,以前的九喇嘛还真是不好说话,一脸唯我独尊的样子好欠揍。”

就像是一对相识多年的老友在感慨年轻时的事情,他们的谈话语气和氛围跟外表完全不符。

小樱和三个音忍表示他们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这样彻底地无视。“鸣人!佐助君…你们在聊什么啊?有敌人来了耶…”小樱弱弱地开口提醒他们。

“……喂,我来还是你来?”佐助看了看音忍,摇摇头对鸣人说。“一起吧,我看看现在这具身体有没有可取之处。”

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一起开始倒数:“三!二!一!上!”几乎同步的语速,他们同时向音忍攻过去。佐助抽出刚刚到手的草薙,熟悉的质感让他非常舒服,在对手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佐助一刀捅进他的腹部,一时间血液喷涌而出,溅到了剑上、草地上。鸣人可就比较心酸了,因为查克拉的量极度有限,螺旋丸都不能随便用。再加上他的武器就只有右腿上绑着的唯一一把苦无,只能硬着头皮用影分身拿起苦无纷纷冲向对手。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算比较轻松地战胜了对方。

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潇洒的背影,小樱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她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看着他们的动作,看着他们战斗、胜利。这种跟在别人身后的感觉并不是很好,至少对她来说不是很好。

拿到卷轴,现在就可以去中央塔报到了。这一轮的试炼在以前对第七班来说是一次成长蜕变的过程,现在可以说仅仅只是一场游戏而已。鸣人也知道佐助先前停下来的原因,在到达中央塔之后又与佐助进行单独对话。

“你打算干什么?叛逃之后。”鸣人

“找到鼬。”佐助

“然后呢?”

“我不会让他再次离开我。”


第三轮考试也很快来了,佐助马上就要开始叛逃生活。这一轮鸣人对战牙,毫无疑问,虽没了巅峰时期那样庞大的查克拉,但普通忍术和体术还是可以使用的,牙惨败。小樱对井野,依旧是平局,两人躺在擂台上,双手紧紧牵在一起。卡卡西把佐助带到后台准备检查他的咒印。说实话卡卡西也不太担心他会被咒印吞噬,甚至不担心佐助会被成功下了咒印。“遇到大蛇丸了吧。”“嗯。”“这次中招没?我猜你上次肯定中招了。”“上次中了,这次没有。”“那你快去比赛吧,记住别把人l弄l死。”


师徒两人的对话一般人可领回不到其中的意思。佐助上场,盯着站在对面的赤胴铠,来自宇智波的视线让他汗毛直立。“宇智波佐助vs赤胴铠,开始!”一声令下,佐助也没想多在这一轮纠缠不休,直接使用千鸟将对手击倒,也没等其他人有所反映就独自走下擂台。“佐助你还真是越来越凶残了啊。”鸣人调侃道。几个忍者认出了刚刚的忍术,都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卡卡西,卡卡西也对他们付之一笑。


待到最后,砂瀑我爱罗vs宇智波佐助,这场无法预测到结果的比拼。在要开始比赛时,大蛇丸出现在擂台中间,伸出长舌用沙哑的嗓音说:“很抱歉打扰了各位的考试,不过我现在必须得带走这位宇智波末裔了~”陌生男子的出现让全场都在一瞬间安静下来,大蛇丸拉住佐助的手就从观众席跳出考试场地。“快去追!”三代目火影阴沉着脸命令道,场上的我爱罗有些反常。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逃走的男人和宇智波末裔以及追上去的暗部身上,根本没有在意场上的一尾人柱力。只见他周身渐渐泛起属于一尾守鹤的查克拉,大笑:“哈哈哈!我的猎物!你们全都是我的猎物!”三代忙喊:“快带孩子们和村民离开现场,暗部,卡卡西和凯快去阻止人柱力爆发!”一时间考场内一片混乱,两位罪魁祸首正在逃离木叶的途中。


“站住!”后面追上来的暗部大喊,【傻子才会站住】佐助与大蛇丸默默地鄙视着后方暗部的智商。“大蛇丸大人,需要我拖住暗部吗?”埋伏在树丛里的药师兜突然出声,把佐助都吓了一跳。“去吧。”大蛇丸阴笑。


有了药师兜帮忙拖住暗部,逃去的过程就更加顺利。二人回到大蛇丸的基地,佐助轻车熟路地把大蛇丸帮忙拿的箱子放在自己房间内,“佐助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熟悉基地呢?这也是写轮眼的功劳?”他问。“嗯。”这种时候佐助很庆幸自己有写轮眼这么一个神秘的东西,反正别人也不了解它,佐助想怎么胡编乱造都可以。


木叶的情况可并不怎么好,宇智波家族最后一个孩子被前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带走,如今下落不明。一尾人柱力爆发也让他们花了好大力气才摆平。当然,感觉事态严峻的人里并不包括鸣人和卡卡西。“鸣人也是个几十岁的大叔来的吧?”卡卡西请客吃一乐拉面,在等面的过程中他问了一句。“是啊,我也三十岁了呢。佐助那家伙已经跟这边的老师说了啊。”鸣人笑笑,他没想到佐助会和卡卡西坦白重生这件事。毕竟木叶最怕麻烦的人除了鹿丸就是佐助了。

“能给老师讲讲你们长大后发生的事吗?以及……佐助现在想干些什么。”卡卡西说,他知道佐助被大蛇丸带走一事绝对是佐助自愿的。“这就说来话长了。”鸣人挠头,“当年佐助被下咒印,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投奔大蛇丸,我当然不会放任他在大蛇丸那儿待着,一直想把他带回来。但那时的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卡卡西打断道:“什么仇恨?”“灭族之仇啊,老师你忘了吗?”因为佐助在灭族后根本没有半点憎恨鼬的表现,导致卡卡西几乎忘了宇智波的灭族凶手是鼬。“佐助的确得到了力量,最后也亲手杀了鼬哥。”卡卡西瞪大眼睛,示意鸣人解释一下。“其实是鼬哥故意设计佐助,让他杀了自己的。灭族的真相也随着鼬的死亡揭开……”

鸣人给卡卡西详细讲述了真相以及后来的四战、秽土转生、断臂之战。“后来呀,我和雏田结了婚,而佐助也和小樱成家了。哈哈,我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呢,佐助也有个女儿。”他笑得那么幸福。“佐助和小樱?”卡卡西从未想过这种结局,有些惊奇。提到这个,鸣人突然沉默了一阵,又说:“其实,大家都知道佐助不爱小樱,小樱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可她还是和佐助结婚了。或许这就是她对佐助的爱吧,尽管没有回报。”卡卡西也意识到这个话题并不轻松,忙问:“那佐助现在想干些什么?”“他想救鼬哥,只有这一个目的。”

了解到了学生们所经历的未来,他又一次精神恍惚。因为依鸣人所说,第四次忍界大战就是围绕着鸣人和佐助进行的,第七班可以说是主力成员。也就是说,他所带领的这个小队在未来将会关系到整个忍界的安危。卡卡西感到了人生的渺小。

这才刚到基地,佐助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摸清了基地的构造,在基地里来去自如。“……写轮眼真是个方便的功能。”大蛇丸也接受了写轮眼的这个“特异功能”,感叹。

明白大蛇丸对自己的重视,佐助也毫不犹豫地开始提出要求。“平时我要外出或去干些什么事情,请不要多问原因,我也不会逃走。还有,饮食方面我并没有什么太大要求,只要给我一些番茄便可。至于什么强大的力量…你想教给我些什么都行。我比较想学习一些医疗知识。”考虑许久,他对大蛇丸说。“番茄没有问题,不过为什么想了解医疗知识……哦,我忘了,不多问~正巧我对医疗忍术颇有研究,佐助就放心吧~”实际上大蛇丸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对于佐助这么点小小的要求还是可以接受的。

大蛇丸也是个很体贴的人。早在佐助到来之前就准备好了整洁的房间给他。在看到他原来的房间后还专门回来改造了一下,尽量还原了佐助自己家的房间。按照记忆进到房间,佐助看到房间的摆设也是一愣,后又一笑。“还真是……多此一举。”虽这么说着多此一举,脸上的表情却满是笑意。以前他一心渴望力量,根本没有发现大蛇丸是这么细心体贴的人,现在就这一个小小的举动,温暖了他的心。佐助发现,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可爱的地方,而体会这温暖则是一种享受。

分享

收藏3

喜爱27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