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意义

清零· 04-30 686 0

VOCALOID

初音未来|洛天依

[开笔时间:2018.04.20

落笔时间:2018.04.24]

执笔/清零


文章内的所有歌词全部虚构,文章需要,关于朋友方面的曲子没有在初音的单曲、专辑中找到。

以后的VOCALOID可能都会是关于友谊的,或者自己感受到一些的人生感悟融入其中,可以支持一下。


我々がいつか友人になった


阳光屹立在山上,它很灿烂,它透过了上海中学鱼龙混杂的D班七彩玻璃窗。

七彩玻璃窗是后进生们闲着没事干,就用荧光笔涂在普通玻璃上,但是因为荧光笔不行,易擦,所以用了马克笔来画。

D班是整个高中部年级最差且师资力量最薄弱的一个班级。

很多人进入到了这个班上,都由衷的期盼不要有人欺负自己。

然而,D班的他们没那么有空。除了上课睡觉,就是下课去操场打打篮球,或者看看漫画去消遣时间。什么校园欺凌,根本不是事儿。

因为初音在日本整日整夜的唱歌以及创作歌曲,所以并没有时间来提高自己的中文,因此就去了D班。

初音也是很累,刚来几天便是睡觉。

同桌看着初音被太阳晒着,便拉上窗帘:“初音,你不热吗?”

同桌吵到了正在熟睡的初音,初音则眨眨眼,用着不流利的普通话:“洛天依……别挡太阳。”

洛天依听了,便拉下窗帘,随口一说“真是奇怪”。

初音不懂“奇怪”一词,便又沉沉入睡。

然后睡了十几分钟,下课了。

一到上课,音乐老师就来了。这位音乐老师是一位颜值高的老师,且能歌善舞。

这位老师很喜欢初音,因为她曾与初音合唱一首《福寿草》,因此对初音的歌声极其喜爱。音乐老师因为知道初音在D班,所以也就选择去担任D班的音乐老师了。

而初音是讨厌这个音乐老师的。

名门闺秀,却摆出架子,且还记仇。初音可以要多贬她就有多贬她,不过目前能用到的词,也就这么多。

她一上课就拿了一沓的海报。

因为市里最近在举办一场选拔赛。

上海市人口众多,大多数都是没兴趣,要不然就是不知道有这种选拔赛,所以也就只能通过高中校区来推荐一下。

这些选拔赛基本有点新意:用自己创作的曲子来唱歌,而且还可以组合唱。

音乐老师也是在快下课时说,也显然推荐初音去,不过初音也就面无表情地说“没兴趣”,也就就此别过了。

初音一向都是这样,音乐老师也没办法,发了海报后,就走了。

洛天依看着倚靠在走廊扶手的初音,初音也就摆出一副“世界有什么事,与我无关”的表情。

初音有着淡绿的眸,因为她的表情显露着一点冷清的情绪,所以她的眸也显得冷清;鼻子因为太阳光照着她而产生阴影,又因为阴影的作用,显得鼻子更加直挺小巧;她优雅白皙的脖子上戴着黑色的短项链,愈发显得脖子纤细。

洛天依有些意向这个选拔赛,所以就一直盯着这张老师发下来的海报。

参加选拔赛,需要面试,洛天依的结果,也就落选了。

就因为评委那里有个死对头,你说气不气。

洛天依回到学校一气,就把报名表随便一放,就放到了初音的桌子上。

初音开始犯困,从走廊走进了教室,无意间看到了这张报名表。

然后初音问洛天依,不过初音流利地说出了日语:“你想参加这次选拔?”

洛天依顿时懵了,她在说什么?

初音忘了,这是中国。

其后用着不熟练的普通话:“你……想参加……这次选拔?”

洛天依怔怔地,她这是在和我说话?

“没选上的原因。”初音又开始说话。

“歌声不行,加上他们出的考题太难。”洛天依有些悲,很难想象到那位评委是如何评价这位洛天依选手的。

初音又开始开口:“慢慢练习吧……截止时间还没……到。海报上……打印着‘落选还能重新报名’。”

“落选还能重新报名”,这就是选拔赛为什么这么多人参加的原因。

“其实不难。”

“既然落选了,也得重新。不要解释这么多废话。”

洛天依看着初音,初音还是一如既往,带着疏离的表情。

也许初音是因为和自己是同桌关系,所以才对我这么说的。

随后初音趴在桌子上,睡觉。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初音睡不着。

当洛天依再去面试了的时候,完成了评委的考题,而且还是极其满意的,不过,那个死对头当场说现在需要组合来演唱。

当时洛天依就慌张了,因为这个死对头这次选拔的投资人之一。

这时候怎么找嘛?

洛天依的眼睛里冒出了一团小火焰,然后又支支吾吾地。

“我来当她的组合!”评委后头毫无征兆地出现了一个声音。

之所以说毫无征兆,那是因为声音是日语。

评委们都往后看,发现是日本东京的初音。他们都被惊呆了。

“给我报名表!”初音用着普通话,语气坚定。

“不能临时报名!”那位刁难洛天依的评委道。

“现在还没到报名截止时间,所以我是有权可以现在报名的!”初音的普通话开始说得越来越利索起来,本来那位评委是可以反驳的,但没想到初音的普通话已经发展得如此好了,且还讲得得当,或许她曾私底下联系了普通话。

评委心底里暗暗地咒骂初音,大多都是脏话。刚刚是用一种无所事事的眼神打量着初音。现在的态度突然有了好转,背景是日本的首都,可不能惹她。

初音皱起眉来,用日语说话,这是有意的:“请不要用刚刚的眼神看着我,没礼貌!”

评委还是笑了笑,从初音的眼神里,这段日语肯定是不好的。然后还是递给了一张报名表。

一直看这次面试的一个组合,有点不喜欢这个初音了。

“初音,你可真是我的恩人!”洛天依一到达休息室里,连忙揽着初音的肩膀。

“不用,得回去了。”

“初音,我感觉你的中文大大的提升了!”洛天依换了个话题,且还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

“学了这么久,不然对不起中国!”初音拉开洛天依,“我得回去了,报名这事没跟监护人说。”

洛天依不高兴,高高地撅起嘴来。

初赛定为报名截止后的两个星期,所以很多被选入的人、组合都因为时间紧迫而拼命找灵感写原创歌曲。

而初音这一个组合很悠闲,上语文课和国学课时,睡意统统散去。

则洛天依一直在反复摩挲初音给的曲子,初音似乎早就会了,都已经开始设计服装了呢。

初音心情好的时候,随机哼几句。

听起来很棒!

等到服装做好了后,初音才叫洛天依去礼堂排练。穿着服装排练。

“已经和音效老师说好了,当是真的演出。”初音看着洛天依有点紧张,像是搞砸了会破坏初音的兴致,便安抚她。

整首歌大概地唱了一遍,不过两个人还是不够默契,因为是两人分唱,所以两人有时因默契而唱错了,不过唱起来,也算是过了初音的要求。

“音调需要调节,情绪也得悲伤点。”初音调整洛天依的不足,想一个从事于歌唱事业将近于元老的老歌手。

洛天依没说什么,比较着急也对这首歌曲很喜欢,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努力,也就是废人了。

现在已经是过了两个星期,也就是初赛了,初音是最想通过那关的,因为通过别人的原创歌曲,可以判断他们的风格,从而可以判断下一首的原创歌曲。

初赛的时候,初音和洛天依发展得很好,得到了第六名这个好位置。

复赛是在初赛后的半个月以后,那时候算起来,比之前更急迫。

然而初音还有另外一首原创歌曲,洛天依顿时好崇拜,洛天依或许知道,初音因为自己的努力,后台也就有了整个东京。

复赛过后,初音他们发展良好,这首歌用情较深,加入洛天依负责中文部分,初音负责日文部分,默契分加上歌曲的评分以及服装、情绪的分数可以让她们登上第三名的位置。

决赛是在复赛后的四个星期后,时间虽为不急,但是对于刚刚挤进来的人,都是一个时间太急了。

初音彻底没稿了,不过,通过这段时间,她想了好多,写了好多。则洛天依只是在旁边练钢琴,初音说,这首歌会用到钢琴和吉他,钢琴洛天依拿手,所以吉他由初音负责。

这些歌,初音像是想了很久,当洛天依问初音时,初音说是自己的脑袋一直作歌曲,脑子彻底空了。

挨了三个星期,就到了决赛。

初音未来和洛天依排名第三,所以第三位出场。

化妆室中空气非常尴尬。

第一名很悠闲,咀嚼着口香糖,哼着歌。

第二名看不惯在化妆室的各位,一直看着自己打印出来的歌词。

不知道为什么短短的几分钟这么快。

初音拉着洛天依,背上吉他,走向舞台。洛天依坐下钢琴椅,试音,看一下效果如何,确定没问题了,就向摄像头那头打了个手势。

没人找到这首歌的名字,评委们很有默契,心中怀着有趣的思想。

洛天依弹起来了乐曲的前奏,前奏弹完,就到初音唱几句:“每个星星都有月亮与黑暗为伴”

“每条小鱼都有种族与海水为伴”洛天依。

“你或许能发现/她的存在/都是那么快乐”初音。

初音开始弹吉他,配着洛天依优美动听弹琴声,一切都很安详。

初音见现在正是歌曲停顿,便转头看了看洛天依。

不过,她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洛天依头顶上的灯光设施开始晃动,像是下一秒就掉下来似的。

初音未来犹豫了几秒,最后,灯光设施掉了下来。初音赶紧把吉他扔在地下,去救洛天依。

因为她距离洛天依比较近,不过又因为灯光设施掉得太快了,所以,初音不能推开洛天依自己也能获救,只能用手臂护着洛天依,用身躯,来抵挡住这一设施的重力。

来得也快,去的也快。初音被砸了,就像被打了麻醉针一般,一动不动,当场休克。

洛天依震惊了,很多观众也震惊了。

他们都全体站起来,可洛天依站不起来,因为设施太重了,重得洛天依从蹲,到跪下。

洛天依哭不起来,洛天依的心疼了,好疼好疼。

初音的决赛歌曲写的都是什么?

都是她和洛天依的友谊。

洛天依勉强地站起来,推开灯光设施,抱起了初音,痛哭。

洛天依发现了很多人都是站着,一动不动,愤怒道:“就没人叫救护车吗!”

洛天依情绪很激动,在场的评委拿着手机,拨打120叫了救护车。

将近一个月,初音都在医院的病房里度过。她终究还是在休克,医生也是要观察的,因为初音跟我们不一样。

初音是HR阴型血。

初音醒来的时候,正是初夏。

监护人收到消息,连忙去看初音。

到初音的病房时,初音已经坐到床上,看着气氛不对,就叫了一声“初音”。

初音不理他,只是用冰冷的语气,说“出去”。

经纪人不敢惹,比较之前也这样,然后就从兜里拿出手机,打电话。

经纪人给洛天依打电话,洛天依就赶来了,她满头大汗,因为在体育课里,全班被体育老师罚跑三圈。还好只是跑了两圈,就接到了电话,不然就不行了。

洛天依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伸出头来,看向初音。初音此时看向窗户,看着比较孤独。

“初音?”洛天依。

初音转过头来,看向洛天依。

洛天依坐下来,不过初音久久不会出声,只是看着窗外。

窗外有几只鸟儿,正戏耍着,看来初音比较喜欢他们戏耍,或者,初音孤独到羡慕鸟儿?

“决赛的那首歌,是《朋友的意义》。”初音突然开口,搞得洛天依懵了。

“过几天我得回日本了,有什么话,现在在这儿说吧。”

洛天依也是重重地受到打击,热泪盈眶,强忍着眼泪,说:“没什么好说的!先走了!”然后就出去了,初音本能地想拉住洛天依,但是没有拉到她的手,就开门走。

初音曾经幻想着能和洛天依成为好朋友。

在机场上,广播时不时的播放一阵阵机械女音的提醒,初音提着行李箱,且还被人围着,表情也算是糟糕。

过了一会儿,自己要坐的飞机编码被机械音叫道,就站起来,拉着行李箱,让经纪人过来。

刚到安检门,初音有点犹豫,我去日本也是自己的临时决定。

“怎么了小音?”经纪人见到初音迟迟不过安检,一脸担心,用流利的日语道。

“我不想回日本了!”

“因为天依这个孩子吗?小音,你和她毕竟不是同类人,先回日本,别耽搁。”

初音有些理智。

毕竟,她和洛天依,不是同类人。

“初音!”

初音回头看,是洛天依!

“初音,我能成为你的好朋友吗?这句话我憋了好长时间呢!”洛天依笑着说,笑的好像一朵花正为自己的绽放,而庆祝。

END

分享

收藏9

喜爱4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