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择命》第十五章 一起生活

烟寒笑 05-04 561 0

火影忍者

架空|其他

#佐助重生#

#原著背景#

#HE#

#鼬佐#


————————————正文————————————


其实佐助刚刚离开基地几十公里的样子,很快就回到基地了。正在思索着如果大蛇丸也不确定晓组织现在的基地位置该怎么办,却又一次看到了鼬的身影。

不久前才上过一次当,这下佐助可没那么容易相信眼前这个是真的鼬。他反复确认这个鼬究竟是不是又一个幻术,后来得到的结果是,这是真的宇智波鼬。佐助立马高兴了起来,虽然不知道鼬是为什么会来到大蛇丸的基地,不过这样就可以省去找他的时间了,多好。

正要上前去和他打声招呼,大蛇丸和药师兜从基地里走了出来。“哦?请问宇智波鼬君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啊?”大蛇丸怪笑着。“明知故问,宇智波佐助是不是被你带走的?”他有些不耐烦,可以看得出他并不想多和大蛇丸客套。“啊,佐助可是自愿跟我走的哦,你可别误会些什么。”

“你是不是对他下了咒印?”

“鼬君觉得呢?是又怎么样?”大蛇丸故意说道。

看着鼬和大蛇丸马上就要打起来的架势,佐助从树干后走出来,说:“大蛇丸,我回来了。”大蛇丸早就察觉到佐助的存在,所以才故意激怒鼬,想看看他的反应。

听到佐助的声音,鼬的身体一僵,根本不敢转过身去。【光想着来找大蛇丸了,完全没有想过遇到佐助怎么办...现在呢?是走掉下次再来还是就这样继续对峙?】鼬的心情无比纠结。“哥哥你来这干什么?”佐助可不给他逃跑的机会。

鼬走到佐助身旁,抓起他的手就往树林里跑,剩下大蛇丸和药师兜两人在基地前吹着冷风。

“有什么事吗。”佐助停下脚步,鼬也没有继续拉着他前行,跟着停下。

突然,鼬把佐助的双手抵在树干上,不顾佐助已经通红的脸,认真说道:“你不可以和大蛇丸待在一起。”“这...这是我的自由。”被哥哥这么盯着佐助说话都有些不流畅。“我不管你的什么自由,跟大蛇丸待在一起是不行的。除非你想变得和我一样,陷身于黑暗之中。”

听到这话佐助就不是很开心了,什么叫做和他一样深陷黑暗之中?这一次,鼬才是他的光明。

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哥哥,“变得像你一样又怎么了?你做错什么了?”佐助问。一时间,鼬不知道如何回答。“我说过的吧,真相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你永远没有办法阻止我了解到真相。”他拽着鼬的袖口。

“那就让我听听,你口中的真相。”鼬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他很担心佐助真的知道了一切事情。“...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佐助一脸严肃,“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那个年仅十二岁的宇智波佐助。”“你不是佐助?”鼬疑惑,这查克拉明明就是佐助啊。

“你明白什么叫做‘重生’吗?”佐助说,鼬的表情变得有些惊异,“我并非那个只有十二岁的少年,我已经三十岁了。我什么都已经经历过一遍了,包括你的死亡,所有的真相,我全部都经历过。所以,不要想再继续骗我,我什么都知道。”看到鼬的表情慢慢从惊异转为质疑,最后到了然,他又说:“哥哥,不要再让我等‘下一次’了。”

“...好的,我会陪着你。”确定面前这个少年真的是佐助本人没错,鼬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弟弟。虽然他欺骗了佐助那么多次,但是,佐助永远不会欺骗他。


既然佐助都知道了一切,那么鼬就没有理由再继续保持冷漠的态度对待他了。毕竟他们曾经是那么亲密的一对兄弟,现在也没有一点变化。

“…你还要和大蛇丸待在一起吗?”鼬问佐助。

看到鼬那个样子佐助当然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要啊,大蛇丸那里什么都有,待在那里挺好的。”“什么?不行,你跟我走。”他马上出声反对。“为什么不行?”“你和漩涡鸣人经常待在一起已经是我忍耐的底线了。”

“噗,鸣人又怎么了?他挺好的啊。”佐助忍不住笑出声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初吻给了他。”

“…哥原来你是在气这个啊,我都没大在意你干嘛那么生气?”

“我弟弟初吻被一个小孩抢了我能不生气吗。”不知道为什么,鼬在意的并不是鸣人的性别问题。

……

“所以,你到底跟谁走?”他有点紧张,如果佐助选择大蛇丸的话他指不定会直接把佐助打晕扛走。“当然是跟你走,我怎么可能选择大蛇丸。”佐助笑了笑。

“那就好,我们走吧。”得到了满意的答复,鼬说着就要带佐助离开。“不和大蛇丸说一声吗……”佐助弱弱提醒道。鼬头也不回,一边向前走一边回答:“何必跟他说,走。”

佐助原以为鼬会带他回晓组织的基地,但鼬却把他带到了一个偏僻树林里的小木屋。“哥哥平时就住在这里吗?”好奇地环顾四周,佐助问。“嗯,组织里很多人都是在外面自己住的。”

简单参观了一下整个木屋,佐助发现个问题——卧室和床都只有一个。“嗯…哥哥,晚上我和你一起睡吗?”“当然,或者我睡地上。”鼬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个问题,已经考虑好了如何解决。如果佐助不想和他一起睡的话他就自己打地铺睡觉,愿意和他一起睡当然最好,他会很乐意的。

“睡地上容易着凉,还是一起睡吧。”想了一下觉得让哥哥睡地上不大好,佐助决定和鼬一起睡。【反正是哥哥,无所谓的吧。】佐助这样想着,默默走到厨房准备做晚饭。

“佐助,还是我来做吧。”看到佐助进了厨房鼬有点担心。“不用,就我来吧。平时都是自己做的也习惯了。”他摇摇手让鼬乖乖坐在沙发上等着吃饭。

听到厨房里不时传来一点声响,鼬真的很担心佐助不小心把手指切伤或者被油烫到。“需要我帮忙吗佐助?”“不,咳,不用,哥哥你就等着吧。”佐助被油烟呛到有点咳嗽。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佐助才慢慢地从厨房里把饭菜端出来。鼬看着一桌子的菜有些欣慰,他这个弟弟终于能够把自己喂饱了。

其实佐助做的也不算是什么难度大的大菜,就是一些普通的家常菜。比如味增汤,炸猪排,烤秋刀鱼,这些都是在餐桌上经常出现的菜品。还有最后一样东西佐助说作为甜点饭后再吃。

“…哥哥想要知道以前的那些事情吗?”他问。佐助现在已经把上一世的经历归为「以前的事」了,而不是「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嗯…佐助想说的话就说给我听听看吧。”鼬喝了一口味增汤笑答。

“以前的哥哥真的很讨厌。”在鼬的面前谈论这些事情,佐助的心情意外地不是那么沉重,“从灭族之后就一直骗我,到死都不肯告诉我真相。每次都只会说‘对不起,下一次吧’。自以为是地安排我的一切,从来不管我的想法。你以为,我杀了你之后就是英雄了吗?你的死并不会改变别人对我的看法,只会让我的痛苦更深而已。”他一边吃着饭一边用一种轻松的语气说着。

尽管他的语气毫不在意,但鼬也能想象得到当时佐助的内心有多绝望。杀了自己之后才知道所有的一切真相,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一个人痛苦着、绝望着。如果自己能够多想想佐助的感受而不是去考虑别人的看法,是不是佐助就不会那么痛苦了?他是不是就不会堕入那么绝望的黑洞之中?

凝视着餐桌上另一边的少年,鼬突然想要把那个自己关进月读空间里好好修理一顿。是曾经的他,让佐助的童年变得残缺,也是他让佐助有了那么黑暗的一段过往。现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着这个脆弱的孩子。这也算是为曾经的自己赎罪吧,替曾经的自己,为佐助赎罪。

“我马上把甜点拿出来。”看到鼬已经吃完坐在那里发呆了,佐助走进厨房又端出一盘食物。

正在沉思的鼬看到佐助又跑进厨房,停止了思考抬头看向佐助手里的盘子。

“给你的,要吃完哦。”佐助把盘子递给鼬,说。鼬对着佐助皱了下眉表示自己的疑惑,又看了下盘子里装的东西,立刻笑了——里面装着三串三色丸子。

“之前在甜品店里无聊,就学了一下怎么做。”佐助有些慌张地解释道。

“谢谢。”鼬拿起一串丸子,咬了一小口,又皱起了眉。“味道不对劲吗?果然是糖放多了吧?我重新做。”佐助一看鼬的表情,以为是自己做的味道不好。

“嗯……”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佐助很心慌。“逗你的,味道很好。”他一下子舒展开眉头,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什么啊你居然逗我!”佐助也跟着笑起来。

看着鼬慢慢把两串丸子吃完,剩下最后一串,鼬一下把丸子塞进佐助嘴里,佐助差点条件反射用千鸟把丸子烧成灰烬。“好吃吧?”看到佐助一副强忍着把嘴中食物吐出来的表情,鼬笑笑。“呜......呜...咳,太甜了。”好不容易把丸子吞下,他皱眉说道。

离睡觉时间还很早,鼬和佐助一起在木屋的屋顶上看着风景,聊着天。“为什么你会重生?”重生这种事可不是人人都能遇到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我死之后就重生了。”他托着下巴回答。“自然死亡的吗?”鼬继续问。

“......不,我是自杀的,就用这把草薙。”佐助把草薙剑抱在胸前说,“我自杀过很多次都没有成功,每次都被鸣人从地狱边缘拉回来。”他轻描淡写地概括着自己的死亡。“为什么自杀。”鼬的脸色并不好看,佐助转身拉住鼬的手,“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救了忍界,为你和宇智波正了名,我饿米有什么好留恋的了。活在只有一个人的世界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去见你”他抬眼看着鼬,眼中满是开心幸福。

“答应我,别再自杀。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只希望你好好活着。”揉揉佐助的头发,鼬嘱咐道。“好。”佐助点点头,心想【我也只希望你...好好活着。】

一切就像梦一般美好,现在哥哥就在身边,他们没了仇恨与隔阂,就这样坐在一起看着天空。如果他们不是忍者,没有出生在宇智波,会不会一开始就是这样平淡温馨地生活?如果佐助不是作为因陀罗的转世诞生,是不是就不用背负那么多了?这个世界对这对兄弟太过冷酷,对宇智波也太残忍了。上帝从来没有仁慈过,至少对晓组织的所有人和鸣人、宁次、我爱罗都不曾温柔。但这又有什么办法?他们只能一步一步地靠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生存,他们别无选择。

对比起他们,佐助算是最幸运的一个了。至少上天给了他挽救哥哥的机会,让他可以和鼬像这样一起生活。

佐助正感慨着自己的幸运,鼬想的可就多了,在知道佐助重生这件事之后他也知道了以前的很多事。而鼬现在正在思考着自己费尽心思保护佐助的原因。【为什么…听着佐助讲那些事情,我更觉得那是一对情侣凄惨的爱情故事而不是我与佐助的兄弟情?】在听了佐助的叙述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个爱情的悲惨结局。这让他很惊讶,那明明是自己和佐助啊,何来的爱情一说?【……可能是我把亲情和爱情混为一谈的缘故吧。】他很快找了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不知不觉间,佐助已经倚靠着鼬的肩膀浅睡过去,鼬正想把佐助带回房里睡,刚刚动了一下佐助便惊醒。“……是哥哥啊。”看到是他之后佐助又恢复了倦意,揉揉眼睛。“嗯,有我在。你好好睡吧。”他轻声在佐助耳边说道。“嗯……”慢慢瘫倒在鼬的怀里的,佐助闭上眼睛。

小心地把佐助抱回房间,和他一起躺在床上,看着他的睡颜鼬又想起了小时候佐助怕黑,抓着小恐龙玩具就来找自己一起睡的事情。鼓鼓的包子脸上有一些红晕,水汪汪的黑眸无辜地盯着自己,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每次想到佐助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他都想笑。


夜已深,兄弟俩已经睡去。在另一边的风之国,一个身穿鲜红铠甲的男人坐在树上吃着寿司。“啧,重生吗,怪不得不恨鼬。”吃下一块寿司,“嗯,正好,这样一来我也就省事多了。之前还担心怎么让他们重归于好,重生就方便了。”他笑起来,“不知道他见到我会是什么表情。”

......

第二天清晨,鼬醒来时佐助已经在做早餐了。闻到香味,鼬走到厨房,从背后把下巴放在佐助肩膀上。“佐助,你什么时候醒的?”“大概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就醒了。”他正在煎蛋,“那么多年我也习惯了,天还没亮就会醒。”一边回答他一边把煎蛋放进盘子里。虽然有鼬陪在身边,但佐助还是无法睡得很沉,可能是因为没有安全感久了吧。

坐上餐桌,两人安静地吃着饭。“今天没有任务吗。”佐助问,“组织里最近挺闲的,没什么。”“那我们今天...就修炼?”鼬没有立刻回答,想了一下说:“去找阿飞吧,也帮卡卡西一下,他好歹是你的导师。”

吃过早饭之后,鼬就带佐助到了阿飞的住所,敲了敲门,没反应,佐助便打开门直接进去。“啊呀啊呀,鼬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阿飞从房间里出来,看到佐助又补了一句:“还带上了弟弟呀,阿飞对宇智波可没什么兴趣哦。”他蹦蹦跳跳一惊一乍的样子让佐助实在无法和后来的带土联系在一起。“别装了。”鼬不是不喜欢带土这种性子,但看到宇智波家族里出了这么一个...活泼的人,他有些不习惯。“鼬前辈在说些什么啊,阿飞装什么了?”带土一脸无辜地回答。“宇智波带土。”佐助喊出阿飞的名字,这下带土就没法继续装傻了。“...你们怎么会知道。”一瞬间他的气场就转换成了标准宇智波,一脸严肃冷漠。

“你还是没有原谅卡卡西。”佐助冷冷说着,“不过没关系,继续你的计划吧。反正那是不会成功的。”“呵,你们也是来劝我的吗?宇智波什么时候这么团结了?”他不耐道。“什么团结,还有人劝过你?”这下轮到佐助懵了,听带土的口气,除了他和鼬以外还有宇智波的人来跟带土谈这件事,但宇智波...还有谁呢?“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他,既然知道我的事,那你一定也知道他。”“宇智波斑?”“呵,我就说你知道吧。”

三个人站在房里,整个房间的空气都显得有些压抑。【宇智波斑...为什么要劝带土?他的计划...】宇智波斑的做法让佐助不明所以“那之前的幻术,是你还是他?”他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什么幻术,我不知道。”带土摊开手表示疑问。【宇智波斑...】佐助陷入思考,斑又要干什么?为什么帮他开启万花筒?鼬拉拉他的手,问:“你之前中幻术了?没事吧?”闻言佐助挽住鼬的手臂,“不,有人下幻术帮我开了万花筒。”说着把自己的眼睛展示给鼬看。

“万花筒?”

“万花筒!”

带土和鼬同时叫起来。


分享

收藏2

喜爱2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