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园《My Rose》

·梵梦· 05-05 1.5万 0

My Rose

高高的礼帽,整齐的西装,以及腰间缀着玫瑰的手杖似乎都透露着一个消息——这是位来自伦敦的绅士,当然,如果没有脸上那张面具,效果会更完美。

Jack,这是他的名字,但并不是原名,至于这位优雅的绅士叫什么,大抵他自己也忘了吧,记忆古井的底部,也只是从庄园开始的罢了。

“开膛手杰克”这是他的绰号,Jack并不喜欢这个绰号,这怎么也不符合一位绅士的形象,但他快很准的攻击,以及雾气中一刀斩的几率,倒也确实不那么绅士。

Jack喜欢哼曲子,特别是在将逃生者送上狂欢椅的时候,隔着面具的欢快音调,是逃生者们的葬礼进行曲。

Jack会温柔的抱起美丽的小姐,但他的目的地仍然是带来死亡的狂欢椅,所以他并不是“温柔的Jack”,只是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举止温柔优雅,却不含感情。

所以,他是“从不失手的Jack”

Jack莫名的喜欢绿色,特别是那种清明澄澈的翡翠绿,这种绿色每天都会在他的梦中出现。

有了所喜欢,必然会有所顾忌,有了所顾忌,便会出错。

这不,“从不失手的Jack”这次失手了,他遇着了个带着草帽少女——她正在拆椅子。

Jack几乎可以清楚地听到这位小园丁的急促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

是一位迷糊的小姐啊,Jack举起了手:那就,对不起了。

银光落下的一瞬,少女转了身,凭借着纤瘦的身形身子向后一倾,躲了过去,草帽被利刃带起的风推开,落在地上。

Jack很清晰的在少女清澈的如同玻璃似的的瞳孔里看到惊讶,恐惧,以及不可置信。

栗色的刘海微微遮住了她碧绿的瞳孔,如同垂下了一道纱帘,呵护着那双翡翠色的宝石。

这是位很漂亮的小姐,Jack想,就算她白皙地鼻尖有着点点雀斑,她仍然很美,只是那一双眼睛,便足以让任何一位男士心动。

Emma小姐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忙不迭的从地上爬起,在Jack愣神的几秒,甩开了距离。

猎物跑了

作为狩猎者,不,更准确的说,他是捕食者,是坚决不会放过到手地羔羊。

Jack不紧不慢地追着,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大获全胜”,更何况他是久经沙场的老手,这只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罢了。

园丁的体力并不好,又提着工具箱,终是甩不开背后嗜血的修罗。

忽地,一只乌鸦在离Jack更近的地方飞了起来,聒噪的盘旋着。

Jack果断放弃距离较远的猎物,向乌鸦纷飞的地方敢去,是佣兵,Jack感觉自己似乎上了当,但想来回首也寻不到那位园丁了,便一心一意对付面前这位更为难缠的家伙。

与此同时,Emma小姐正被空军Marta牵着手,奔向密码机。

“佣兵先生不会有事吗?”园丁有些不放心地望了望远方飞着黑色小鸟的地方。

“放心吧,他早就习惯了枪林弹雨,溜个屠夫还是不在话下的。”Marta也没停下手上的动作,十指飞快地律动着。

“好,校准成功了,我们去下一个。”Marta在长期的空军生活中,养成了雷厉风行干净利落的做事风格。密码机已经解决了三个,队友慈善家在游戏刚开始的时候便被送上了狂欢椅,旋转着上了天。

Emma不放心地望了望队友标识,不好,奈布半血了!

“Marta...”Emma扯了扯Marta的袖子。

Marta略略垂了眸子,道:“这样,我去帮奈布,你去破译密码机。我体力比你好,还有枪在,倒也是不怕他的。”

“嗯。”Emma点了点头:“你小心。”

“好。”Marta点着头向奈布原来在的地方跑去,脚步声一下一下砸着地面的过程中,她看到,奈布已经被第二次击中了。

Jack,果真是个可怕的人啊...

“奈布!”Marta顺着鲜红的血迹找到了匍匐在地的佣兵。

“走...”奈布的瞳孔骤然缩小,他看见远方的红光正在靠近。

怪不得...怪不得他没有把我挂上气球,送去狂欢椅...

他竟然是以我为饵...

“啊!”利刃划破了空军的胳膊,空军反手一枪过去,击中了!奈布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光芒,却很快被恐惧替代。

“为什么...没反应....”Marta的声音已经在颤抖,又是一刀下去,Marta也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

Jack看着两个倒在地上的逃生者,隔着面具的脸看不出一点表情。

“你又要拿我们当诱饵吗?!.”奈布有些不耐烦了。

“不是。”Jack道:“这里的椅子都被园丁拆了,带你们去地下室路太远,你们也可以挣脱。”

“更何况,抓那位迷糊的园丁小姐,用不着诱饵。”Jack又补充道。

“所以,你是想看着我们的血流光了?”Marta愤愤道,小脸涨得通红。

“让美丽的小姐生气了啊。”Jack优雅地拿出一朵玫瑰花,把玩着:“但是,血色,岂不是更令人兴奋吗?”

突然,警戒声传了过来。Marta因愤怒而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哈,Emma破译完所有密码了,Jack先生的全胜战绩怕是要被破了哦!”

“是。吗?”Jack的停顿颇带有几分意味,Marta很熟悉这种语气,是强者燃气斗志的语气。

玫瑰花被揉碎了一地,来自伦敦的绅士隐进了雾气,晕染着点红光,那是伦敦的霓虹。

“呼....”Emma急促地喘着气,身后跟着一片红光。

Marta说:Jack会隐身,他隐身的地方有红光,现在心跳的这么厉害,一定是他来了吧。

左拐右拐,身后的红光依旧锲而不舍。

Jack不是佛系,他不会做什么杀三放一的事,他要的,是百分百的胜利。

脚下不合时宜地出现了块圆木,她不合时宜的踩了上去,更不合时宜地摔了下来。

手起刀落,Jack现了形:“您跑不掉的,Woods小姐。”

声音伴随着狂躁的心跳揉进耳朵,Emma碧色的眸子似乎在一瞬间被点亮。

“Jack先生....”

“嗯?”

“Jack先生,是你吗?”Emma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扬起了脑袋,Jack清晰地在她眼中看到了泪光,这使她眼睛里的翠绿更加清澈,也更加像那个日日夜夜缠绕着他的那个梦里的绿色,就像是玫瑰花的叶子。

该死,又走神了。

Jack拉回思绪,右手再次挥了起来。

气球系在Emma纤细的腰上——奈布把他的玫瑰手杖抢走了,只能用气球了。

Emma似乎并不难过,正絮絮叨叨地说着她记忆中的从前。

“Jack先生,你还记得吗?那年我们刚相遇的时候,你站在一片向日葵里,手中拿着我被风带走的草帽,温柔地放在我头上。”

“Jack先生,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二次相遇是在你家呢,您下了单子,说每天要一朵玫瑰花。我们就这样熟悉了起来。”

“Jack先生....”

“Jack先生.....”

说着说着Jack听见她的声音哽咽了,他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打湿了,回头一看,那双清如潭水的双眸蓄满了水。

“最后....最后,你错不及防地消失了....”

“像爸爸一样....”

Jack沉默了,如何安慰一位悲伤的小姐呢,这是个大问题,他想。

Jack突然停住了,气球收了下来,Emma稳稳地落在了地上,Emma抬起头,不解的望着他。

“你走吧。”他说:“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诶?”Emma瞪着碧色的眸子:“您不把我送上狂欢椅吗?”

“快走吧——在我反悔之前。”Jack转身就走:就当是给这位可怜的小姐的安慰吧。他想,这确实是为绅士该做的事。

他知道她从地窖走了,杀三放一,感觉似乎不错。

回庄园前,他莫名其妙的回到了那个被拆的椅子前,捡起了少女的草帽。

他感觉记忆的古井底部似乎被她破了个小洞,以至于总会想起零零散散的片段。

每一个片段都有那双翡翠色的瞳眸,也许他们真的见过吧,Jack想,但过去早已和他没关系了,不是吗?

后来Jack每天被清晨的阳光唤醒,窗前都会放一朵鲜艳的玫瑰,修剪地十分得当,柔嫩的花瓣上沾着几滴清新的气息。

他几乎可以猜到是谁送的,他会把玫瑰很好的收起来,看着远处的断垣间明媚的亚麻色消失,再将玫瑰花揉碎,丢进垃圾桶里。

不让女士伤心,这是绅士应当具备的品质,可是他并不喜欢她送来的玫瑰,也就没必要留着了。

Jack喜欢玫瑰,但不喜欢Emma送来的玫瑰,因为Emma送来的玫瑰上总是饱含着生命的活力。而Jack只是喜欢玫瑰花瓣死亡的颜色罢了。

有一天的Jack醒来的格外早,恰巧捕捉到正将玫瑰放在窗台上的娇小身影。

那孩子眸子染上了惶恐的色彩,白皙的双颊微微发红。

“谢谢Woods小姐的玫瑰了,我很喜欢。”Jack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些什么。

“不必勉强的...”Emma低了头。

“什么?”

“不必勉强的。”Jack撞上了他含着泪的眸子。

“我知道的。每天的鲜花最终都会睡在垃圾桶里,我一直知道的。”声音里的哭腔越来越明显,Jack感觉自己把事情办糟了,他用那只还是正常的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对不起。”

“哈,”Emma笑了:“您不必说对不起的,是我错了,从始至终都是我,以前也好,现在也罢。”

“以前的我是个孤儿,太缺爱,所以贪恋着您的温柔,希望我是那唯一一个,也一直幻想着我就是唯一一个,但我对您来说,也只是万花中的一点吧。”

“现在,我又把过去强加给您,利用您对女性的保护,满足自己可怜的那点得不到回应的爱。”

“我才是该说对不起的那个吧。”

Emma一次性把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她那双翡翠般的眸子至始至终都盯着Jack,但她错过了Jack眼中的一丝动摇,和不由自主淌下的几滴苦水——谁让他戴着面具呢?

话说完了,女孩放下手中的玫瑰逃之夭夭。Jack呆愣的站在原地,那口古井底部的洞,似乎更大了,过往的记忆如潮汐般汹涌而上。

他记起了沾着露水的玫瑰,和手执玫瑰笑靥如花的女孩,记起了被风送到他手中的草帽——和他这次捡回家的草帽一样。

头蓦然一痛,就像一个闸口,阻绝了奔涌而去的记忆。

脑海里响起的声音是庄园主的,他警告他不可越过红线,他也恭敬地承诺了。

只是连Jack自己都不知道,早在他第一眼看到那个翡翠瞳眸的女孩时,他就已经冲出了红线——因为,从遇见她开始,他真正拥有了感情。

如今,倒也只是一路狂奔,一去不回头了。

每天清晨他还是会在窗台发现一朵玫瑰,却未曾再看见Emma,但Jack知道她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甚至她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用那细微的声响复原出来。

Jack没有去给她打个招呼,他不知道如何面对Emma,正如Emma也不知如何去面对他一样。

他能做的,应该只有将玫瑰花收好,插在瓶里,每天为它们换一遍水。

“Jack先生,您知道吗,我昨天啊,遇见爸爸了。”女孩自言自语着。

“他满脸都是绷带,因该是大火烧的吧,我真的很想摸摸他的脸,问问他、疼不疼——可他不记得我了,一见到我就要抓我。”

Jack听得出声音里有这些哽咽,但她口中那个缠着绷带的“爸爸”,应该是Leo无疑了。

听说Leo是在火焰里重生的灰烬,Emma的爸爸,似乎也是被火烧死的——“啧...”一想到这,Jack的头又疼了起来,以至于窗台边的女孩发现他醒了。

头痛停止了,两人就这么在晨曦里互相倒映在对方的眸子里。

“能请Emma小姐帮我做一柄玫瑰手杖吗?”Jack拿出了她前些日子送来的花——刚好十三朵。十三啊,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呢。

Emma很高兴地看到它们被照料的这么好,语气也不由自主的变得轻快:“当然可以——十二朵就够了,最后一朵您先留着吧!”

说着她从花里拿出十二朵玫瑰,一蹦一跳的消失在太阳的方向。

“放在哪呢?”Jack犯了难,目光忽然触及那一顶小草帽,缀在这上面,再合适不过了吧——Jack也确实这么做了。

第二天Jack起了个大早,今天该是他去游戏了。

“Jack先生!”女孩的声音带着歉意,手里拿着朵白玫瑰:“红玫瑰的花期过了,只有白玫瑰了。”

“谢谢,我很喜欢。”Jack接过女孩带来的玫瑰,又想起那顶草帽来,他转身,将收藏的很好的草帽拿出,放在女孩柔软的发顶上:“剩下的那朵玫瑰做了这个。”

“我还以为帽子不见了呢...”Emma的脸颊红了:“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您也这么做过呢。”

“您,又不记得了吧...”她的眸子又暗淡了下去。

“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啊?”

“我们两个,从现在开始吧,无论过去怎么样。我愿意一直守护您,Emma小姐。”说着,他绅士的拿起Emma的手,揭开面具,落下一吻。

温柔的触感在手背上蔓延开来,一直传播到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喏,你的帽子。”Jack将她的草帽扣在她头上:“送给My Rose。”

Emma感觉面上的温度急剧升高:“Jack先生,下一场就要开始了,我先回去了。”

语毕,迅速地跑了出去。只留下一朵洁白的芬芳。

Jack的嘴角不自主的勾起,也许那天放了她是个很正确的决定。

Jack望着那多白玫瑰,感觉脑子有点昏沉

“再睡一会吧。”他说,刚躺倒床上,他便进入了睡眠。

“Emma,下一场的监管者是Jack先生啊。”医生有些颓丧,开膛手杰克的名字自然是每个逃生者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Jack先生啊...”Emma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玫瑰手杖已经略见了雏形。嘴角却似草帽帽檐的红玫瑰,展开了笑颜。

“你似乎,很高兴?”医生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望着她。

“Jack先生啊,是个温柔的人呢。”Emma缀上最后一朵玫瑰,甜甜的笑了,拿着手杖坐在长桌前。

倒计时结束,她被传送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地图——军工厂。

手杖被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她准备等见到Jack先生的时候还给他,Emma一想到Jack,嘴角不自觉上扬,摇椅子的动作也加快了。

一阵红雾从狂欢椅上冒起,椅子轰然倒地,Emma收拾好工具箱,正准备去下一个地方,心脏却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Jack先生吗?Emma惊喜地回头,只见一个体型臃肿的男人扭着脖子极速走了过来——是爸爸!

Emma眼中的喜字敛去,成了惊讶。她看见了他手中挥舞的鲨鱼,以及血红的双眸。她很明确的知道,她应该走,应该躲得远远地,越远越好。

可她感觉自己似乎被一根针定住了,挪不开半寸脚步,直到那鲨鱼拍在身上后,火辣辣的剧痛才让她恢复行动能力。

鲜血滴落在她逃亡的道路上,身后的监管者走得意外的快,距离渐渐缩短,,她听到了空气被鲨鱼切开的声音。

只能,背水一战了,Emma身子向后一仰,双手撑在地上,迅速翻到厂长身边,她想借助厂长攻击后的后摇来逃脱,可她低估了厂长的反应力。

就在她改变方向的一瞬间,厂长的鲨鱼也变了方向,几乎是贴着她玫瑰花瓣似的冰肌划过,挂在腰间的玫瑰手杖被鲨鱼掀飞,掉落在厂长身边,明媚的花瓣染了灰,变得有些暗淡。

Emma用最短的时间思索了一番,她知道她一旦逃跑,就有机会甩开厂长,可厂长就必然会踩坏玫瑰手杖。

红玫瑰的花期已经过了啊....

她双脚向后一蹬,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到厂长面前,抱起手杖,翻滚到另一边。

厂长挥舞着鲨鱼向Emma走来,缠满绷带的脸在昏沉的日光下显得十分可怖。

“爸爸...”Emma咬着唇。

她清晰地看到厂长的眼睛闪动了一下,身形也似乎顿了顿。

那就是说,她有机会唤回爸爸的心智!Emma的眸子亮了起来:“爸爸!您还记得吗?我七岁那年的生日,您送了我一个工具箱,啊,对了,就是这个!”说着,Emma挥了挥手中的工具箱:“您说,我可以自己种花了!您替我找了镇上最好的师父,给我选了最好的花种!我发誓,要给您种出最美的花!”

“可是花没开,您就走了...我一个人捧着开了花的花盆,站在家门口,等着,您说回来后要给我带最好吃的糕点,可是、您没回来,我对着天空喊,糕点不要了,只要您回来...”

“可是啊,您再也、再也没有出现过啊!”

“Em、Emma...”隔着绷带,Leo发出了残缺不整的音节。

如果在场有人,他一定会发现老Leo的眼睛变成了翡翠绿,和Emma的一样,白色的绷带被不知名的液体打湿。

Leo跪了下来,抱着头,鲨鱼跌落在一边,Emma走上前,拥抱着他,小手抚摸着他的脸。

“爸爸,我很高兴,能再遇见你....”两双翡翠色的眸子都蓄满了泪水。

“抹杀”Leo的身形突然一顿,双眸变得呆愣无神。

“Emma....我的、女儿.....”Leo用力的抱住头,脑海中仍然响着两个血红的字“抹杀”

“快跑!”Leo痛苦的发出咆哮。

那两个字就像在耳畔低声呓语,却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爸爸,您怎么了?”Emma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快跑啊!”Leo用力的将头磕在地上,却仍然甩不走那低低的生音。

鲨鱼被捡了起来,Leo也最终站了起来,接着昏沉的光,Emma清楚地看见,那双眸子,变得血红。

又是一击敲在身上,Emma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大不了,被送回庄园吧,只是清楚自己的记忆而已。

Emma静静地等待被气球带起来,但她的瞳孔在一瞬骤然收缩——老Leo又举起了手中的鲨鱼。

“抹杀...一切....”Leo机械地吐出这几个字。

“啪!”

Emma觉得血气全部都涌到头上去了,冲击的她头昏眼花,身上的伤口淌着血,随着她的生命力一起,消逝了。

眼前就像老电影的画面,四周泛着黑,又晕晕乎乎地看不清楚。

她看见血滴落在花朵上,污了那娇嫩的花瓣。

“我想再见他一面...”Emma心里有个声音说,那个声音没有告诉她,他是谁。

但她知道的。

就算是爬着,她也想去见他最后一面。

所幸老Leo不在追着她打了,一击伤,二击残,三击,就是死了吧。

他现在追与不追,都是一个结果,倒不如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

乌鸦在Emma头顶嘎嘎的叫着,鲜血铺满了她走过的路。

早在她和Leo僵持的时候,队友已经破译了密码,就差开大门了。

她很开心的看到队友的图标除了医生都慢慢变成了逃生。

也很开心的看到,大门,就在眼前了——旁边站着四下张望的医生,她知道她在等她。

“Emily”她叫她。

“你别说话,我来帮你包扎!”Emily皱着眉头跑到她身边来。

Emma推开了她的手:“没用的。”

“Emily,我的时间不多了。”Emma看了看自己已经快消失完的血条。

“帮我把玫瑰手杖送给他,好吗?”Emma虚弱的笑着。

“我啊,真想再看他一眼呢,可惜啊,我要死了、哈。”Emma笑着哭了:“本来以为来了庄园就是什么也不怕了,未曾想我到底还是个怕死的。”

Emily强忍着泪水,她不想再给那个姑娘带来多一份的悲伤。她能做的只是默默的听着。

“哦,对了,我这里还有包玫瑰花的种子。”Emma在工具箱里摸索着,拿出一个素布小袋子,手上的鲜血染红了它,倒也像开了朵玫瑰在上面。

“咚咚、咚咚”心跳声又响了起来。

Emma艰难的回头,看见了个黄色的身影。

“Emily,你快走,爸爸来了。”Emma用尽最后的力气将Emily推开。

Emily出了门,隔着快要合上上的石门,她看见Emma在对她笑。

——

Jack的腰间系着一根玫瑰手杖,花朵娇嫩的像少女的肌肤,颜色艳丽的像鲜血,它从不凋零,却没有香气。

Jack的窗外种着一大片白玫瑰——只是他说是白玫瑰,别人都不这么认为,因为哪有白玫瑰的花瓣上会有点点殷红呢?

Jack从来不会告诉他们为什么。

只有Emily知道,那是拿包染了血的花种种出来的。

—the end—

怎么写都感觉写不出中世纪的感觉w

依旧是虐文,不过这篇似乎并不是特别虐w

感觉最近失去了写文的信心,怎么看都觉得自己的文好渣啊啊,文风不定,错字贼多,剧情特渣

我都写了些啥...

甚至有些四不像?

封面太大,园丁小姐姐只能放半张脸了哭唧唧,这次的封面似乎有些恐怖

好的,封面也贼丑

失去梦想的咸鱼.jpg

【兔啊,你说我飞不起来了怎么办@喵汐°】


分享

收藏141

喜爱458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