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软眠 第十一

相与破-退 05-11 4 0

原创

古风

“呵。”身侧似乎传来一声女人的冷笑,也听不出是不是冷笑,似笑似哼,徐长曳不由得被吸引去了注意力,顿住脚步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蹑手蹑脚地走去。


即使好奇心害死猫,但徐长曳这么多年都能够从鬼门关回来,所以根本不信这一说,自己大胆地敢凑到门边偷听。


“那渣滓才用了几年,就用不了了,啧真是没用,还是当年花大代价买来的,不值啊。”


那女子身边好像还有一人,轻哼了一声:“事到如今你是这么想了,当年买他的时候你不是挺积极的吗,后悔也没用,现下是能压榨多少就压榨多少吧。”这人语气到了末尾平添一股无奈。


女子不置予否,就算看不见脸听着那语气也知道这女子神情该是何其矫揉高傲,“可惜了老娘花的钱哦,白花花的银子流水喽。”


徐长曳在门外隔着一道门的距离偷听着,仔仔细细揣摩着这些话的含义及所指。忽地里头就没声了,一片寂静,徐长曳一时惊疑,后面回神才是心中暗叫大不妙,一个打挺想溜,却又是被穿门而射出的三道飞镖给拦住了去路。


望着深深嵌在木墙上的三道飞镖,徐长曳知道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暴露了,也就等在原地待那门内人现身。


是两道脚步声,一道是是稳健的,另一道应是那女子的,一步一步轻踏响起富有节奏的动静,虽是频率不同,但却一直并肩行着。徐长曳冷着一双眼睛,轻抿唇角不语。


“原来是个小姑娘啊~”那女子娇声媚气,说出话来如莺莺语语,黄鹂出谷,扭着腰肢莲步轻移,本姣好的面容不知怎的总让人觉得有一股子风尘之气,胭脂俗粉盖了本该灵动的姑娘。


女子身边的男子出声冷哼,手上是几柄镖,刚刚拦住徐长曳去路的几只镖,怕就是他们飞出的。徐长曳看不清两人武功深浅,倒也能够知道他们武功定然比她高出一截,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冷眼看着他们越走越近,团团围住。


“不过,这姑娘运气不好,偏生撞了咱俩,也不必留个活口了。”女子长相明艳,好似骄阳,说出的话却活生生让人觉她是一位蛇蝎美人,徐长曳当即更添警惕。只见女子手腕一转,几根手指头一扬洒出一捧深绿色粉末,怕是有毒能够立即致命的那种。


若是旁人,定当马上中招倒地身亡了,可徐长曳不是寻常人,她足底一起,一个后跃,接着捂紧口鼻。


“哟,竟然是个会武功的。”女子眼前一亮,不过又很快黯了下去,转成轻蔑,冷说:“不过连一点法力也没有,不也照样是个废物?”确实,在这两个法力高深莫测的人面前,她若是拼死抵抗,也是蜉蝣撼树,根本就是一头撞死在这。


“别多废话,早点解决。”男子说罢转身,不再去看两人如何,怕是觉得徐长曳太弱了,也不在意,把她交给女子来对付了。


谁知,就在男子走了不久,突的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快要响遏天云的惨叫声,多年对同伴的熟悉让他知道,这就是那多年好友丽语的声音,回身狂冲,刚要踏进走廊却又被丽语急急喝住被迫停住步伐,只能一门之隔问:


“你怎么了?”


“你,你先别过来。”丽语语气了里带了慌忙。


襄皱眉,“到底怎么了?”


“那小丫头!跑了。”丽语切齿一番,“谁知道她哪来的下三滥武功龌龊至极,竟是趁我不注意上来把我衣服解的解,撕的撕,后面一溜烟逃了。”徐长曳当时的那句“姐姐不要害羞嘛。”仿佛还在耳边,丽语一边恼怒一边把衣服能穿的套上。


她竟然放松了警惕,真的以为她是一个略会武功皮毛的小丫头,结果刚刚她动手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绝非等闲之辈。动作狠毒刁钻一招致命,身形之快只能够看到了一缕残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就已经先一步把她衣服给扒了。虽丽语在心中这样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刚刚扒衣服那句,脑中又不知觉浮现了先前那令丽语吓得花容失色的场景,一瞬气得血色一上涌半张脸红了个透,嘴唇气得直打颤,难掩其中怒气。


这也不能说是丽语大惊小怪,虽说平素里穿得是比较少,但也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虽说浓妆艳抹轻佻得不得了,但遇到这种突然的事谁也不能理直气壮镇定冷静的当作没事发生。如是有的话...那恐怕是个男扮女装的??丽语是前者,待穿好衣裳,才让襄出来说话。


襄见了丽语满脸怒气,心中一缩,倒也没提起。丽语在一边磨了磨牙,一副要把自己牙磨得利了好把徐长曳碎尸万段的样子,愤道;“老娘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种屈辱,而且这屈辱还是一个五名的乳臭未干小丫头片子,能不让人火大吗?”丽语脾气大,受不了这种别人比她还轻佻下流还把这种轻佻下流用到她身上,然后自己对付不了她让她溜之大吉??传出去她丽语的脸往哪搁?


襄在一边低着头应着,看样子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大汉,这时候一见怕是会惊掉下巴,他双腿双手端端正正的并在当中,低着头,闻丽语说完一句话也就低低应一声,乖巧端正的不知道是哪来的三好呢。


丽语唧唧呱呱讲了一堆,襄在一边也应了久,最后丽语竟然把矛头转向了襄,凶斥:“都怪你,咱俩合力把她解决了哪会出这事,多打一会也不会也不会耽搁你多少时间,哼。”丽语说完就是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去看襄,双手环胸,胸口气得微微起伏。


襄这么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不明其含义:“这怎么能怪我呢,我说先离开的时候你不是也没阻止我吗?为什么现在就来说是我的不对了?”若是徐长曳在场肯定一眼就能看出这人是个榆木脑袋。不知道生气的女人不能惹吗?她在的话一定能预见襄的结局有多悲催。


分享

收藏0

喜爱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