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者》龙言虐

抽风海绵 05-12 2150 0

VOCALOID

龙言

(最近因为新换的电脑因是借来的,更文不方便,本来文章想在劳动节更完,迟了,请见谅)
(文章可以说是虐文,可能有点繁琐,请见谅。)
(文章由歌曲《异物薄,夜行者》改编,这歌MV有点吓人,建议各位只听歌,不看MV)
——?视角
我是一个鬼,一个由神派来的鬼,专门杀戮人类。
我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我是怎么杀人,在白天的时候,我和平常人一样。但到夜幕降临之时,也就是日落之前,我会失去意识,在夜晚干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日升之时,我周围只有斑斑血迹和森森林白骨。
我听他人谈话时,经常会谈论到什么夜行者,是一个嗜血成性的鬼怪。我想他们说的可能是我,但杀人并不是我的本愿,我不想杀人,杀害那些无辜人。我只能选择逃避,疏远他人。
“这里好像有幸存者。幸存者,你感紧醒醒。”当我再次苏醒时,我听到有人对我喊叫。我怀疑他们把我当做“夜行者”杀戮中的幸存者,我并没有搭理他们,我害怕再有人受害,我选择离开。
现在的我,几乎没有几个朋友可以交往,这达到我所想要的需求,很少有人因为我而失去性命,可是,我却感到有点孤独。再加上因为疏远他人,我对一些事物的了解,如高科技之类的,根本就不知道。
又要日落了!昏迷对我来说,真的是太痛苦了。这不是简简单单的昏迷,这要承受常人以外的痛苦。那年大概是2013年9月。(这是言和正式推行的前一个月)
可是,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当我醒来的时候,周围还是和屠宰场一样,不过却多了一个女孩躺在我面前,嘴唇在颤动,看样子还活着。
女孩?怎么会这样?按道理在我每次苏醒的时候,没有人活下去。
我注视着这个女孩,不知道她的来历。
我很少有这么近距离观察一个人,这可能是因为孤独所造成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一股荒凉之感涌上我的心头。我只能唱一种被人们称为音乐的东西。
这是,那个女孩醒了过来,她好像已经听见我唱的歌。
“你喜欢唱歌吗?”那女孩回答道。
“不怎么喜欢,也就偶尔唱唱。”我回答道。
“不喜欢也没事,我是虚拟偶像洛天依,你想跟我一样,成为歌手吗?”
我本来是想拒绝,但我见自己在昏迷时没有伤害她,所以,我同意了。
10月,我正式出台,成为国产V家族成员之一。
我没有名字,别人都叫我小天使言和。
——言和视角:
为了防止洛天依受害,日落之前我都会躲在偏僻处,虽然每次晚上没有对洛天依的性命构成威胁,但,还是有不少无辜人被我波及。
又是夜幕降临之时,因昏迷而产生的痛苦越来越严重,疼痛到发喊。今晚又将是一个难熬的夜。
“这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一个女孩子躺在这?”等等,这是谁在说话。我无意中睁开了眼睛,周围一片黑暗,前面有个男人站立在我面前。
现在不是天黑吗,为什么我还能苏醒?这个人又是何人?
那个男人扶下身子。伸出手说道:”你没事吧,要我扶你起来吗?“
“不必了。”我谢绝道。我力图想让自己站起来,才发觉自己双腿已经发软,难以爬起来。
“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一个女孩走过来问道。
“没什么,一个女孩摔在了这个地方。”那男人回答道。
我好不容易开出了我那双几退化的鬼眼,从这个男子感受到一股力量,好像能压制住我的夜行者。
我感到一股再生的希望。
“请,请问,你能答应允,允许我一件事吗。”我结结巴巴地问道。
“什么事?”这个男人问道。
我害羞地回答道:“我可以 和你一起过夜吗?”
“什么!”
他突然慌乱起来,他妹妹则是幸灾乐祸地笑着。
“哥哥,你还真有本事,把一个女孩整到要跟你过夜了。”
“等等,没有的事。”
“怎么没有,不要迟疑了,都已经弄成这样了,你就答应吧。”
男子本来是想拒绝的,可经不住我的再三请求,他就同意了。
于是我度过了平安的一夜。
——乐正龙牙视角:
我是乐正龙牙,我本名为张(配音员的名字是张杰,故姓张),原非乐正家族之人,亲生父母被仇人杀害,被迫来到乐正家族。
我父母在死之前,告诉过我们是一个特殊的人类,可以防止夜行者异变。因此,祖祖辈辈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夜行者。但我对这句话没有多多考虑,我觉得太烦了。
昨天莫名其妙地有个女孩要和我过夜,还被乐正绫取笑了一顿,好烦啊!
第2天我醒来的时候,那个女孩不见了,估计已经离开了。
“哥哥,快起来了,马上要去见洛天依了,听说她带来了一个新的虚拟歌手。“一大早,乐正绫开始喊道。
“新的虚拟歌手,谁啊?”
“不知道,反正先与她们会和再说。”
之后,我们就来到会和的地点,但根本就没看见洛天依他们人影。直到下午,洛天依,和那个新的虚拟歌手才出现。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虚拟歌手有点眼熟。
我未发话,乐正绫已经开始抱怨起来:“洛天依,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到现在才来?”
“言和整个上午都不见人影,直到现在才找来。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在我声旁的男......哦不,女孩叫言和,是一个虚拟歌手。言和,这几位是乐正集团的成员,是一对兄妹,一个叫乐正龙牙,一个叫乐正绫。”洛天依回答道。
“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啊。”乐正绫一直注视着言和,端详了一阵,突然大喊一声:“等等,你不就是昨天和我哥哥......”
被妹妹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那个言和就是和我昨天过夜的人。
我赶忙捂住了乐正绫的嘴巴,防止乐正绫说出那件尴尬的事。
“怎么,你们认识?还有,言和,你脸怎么红了,难道......”洛天依质疑道。
我连忙回答道:“没有啦,你想太多了,我们就是单纯的友谊。”
言和淡淡地问道:“友谊,那是什么东西?”
言和这一问使我们非常惊讶,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乐正绫连忙扯开话题:“好了,既然各位都来了,我们不妨一起去吃顿饭如何?”
洛天依两眼放光:“好啊好啊,我肚子正好饿了。”
言和没有回话,只是注视着天空。
“要落日了......”言和喃喃地说道。她的声音极其细小,几乎难以听出。
“言和怎么了?”我问道。
“不知道,言和每次看到落日,都是这个样子。”洛天依的回答。使我更加疑惑。
但我没有多加思考,拍了下言和的肩膀,说道:“好了,言和,不要再往天上看了,现在我们准备去吃顿饭了。”
我话音刚落,言和就突然抱住我的手臂。我非常慌张:“等等,言和,你干什么?”
“不要离开我。”
“什么?”
“不要离开我!”
言和说完,眼泪莫名地从眼中流出。洛天依和乐正绫则在一旁议论着我们。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没有多加考虑,因为这事太复杂了,我就勉强应对吧。
最后我们还是吃了顿饭,不过言和没有吃多少,只是挨在我身边,不过心情倒是变得平缓了些。
我们离开的时候,言和没有和洛天依一起离开,还靠在我身旁。
我不由地恼火起来:“言和,你到底有完没完。”
“我必须待在你身旁,你不要离开我。”
“我跟你什么怨什么仇,你没事干跟着我干嘛?”
“我不管,我就跟着你。”
我生气了,将言和狠狠推开:“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烦躁,我有一堆事要做,特意抽了点时间出来,没想到会遇到你这个祸星。你现在离我越远越好。”
言和没有说话,眼泪涌出,眼里露出一丝绝望。之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双腿发抖,好像在恐惧着什么。之后,带着这个恐惧,离开了。
“哥,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乐正绫问道。
“她自己来烦我的,关我什么事。”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了,我们感紧回去吧。”
刚说完,我就听到有人惨叫。我和乐正绫连忙跑去。只见地面上躺着一具尸体,言和跪在一旁,身上一片血污。
”不,我不是什么夜行者,我不想再杀人了。“言和自言自语到,眼里露出了恐惧和绝望,眼泪还在不断涌出。
夜行者?言和是夜行者?
我突然回想起来,我父母曾经告诉我,夜行者是一个实力强大而内心脆弱的鬼,只有我们张家人体内的一股力量能压制他们的实力,从而使他们不再受苦。
现在一个夜行者就在我面前,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乐正绫被眼前的场景给下愣住了,我则慢慢地走了过去。我拭干了言和的眼泪,很亲和地说道:“对不起我向你发这么大火,现在别哭了,我们一起回去好吗。”
言和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抱住我。我也不顾她身上的血污,紧紧搂住她,让她心态平缓。
乐正绫还呆呆地站在那。
——言和视角: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总觉得,待在乐正龙牙身旁,很安全。
我是一个鬼,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何每次回有一种想依附在乐正龙牙的感觉?难道,这是爱?等等,为什么我一谈到他,就会心跳加快,脸部发红呢?
但不管怎么说,经过了了一些波折,我还是成功的和乐正龙牙待在一起,他应该不知道我是个夜行者。
随后的生活,我和他相处得很愉快,一起嬉戏,一起游玩,一起生活,还有——初吻。等等,我脸怎么又红了。
我喜欢乐正龙牙,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他人都说我们是一对cp,但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cp。
这一天,大约是4月30日,劳动节前一天,我向乐正龙牙问道:“龙牙,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结婚吗?”
“这个,应该是指一对恋爱的情侣结为夫妇吧,你问这个干吗?”
“我们是一对情侣吗。”
“等等,言和,你难道。”
“对,我想和你结婚,你同意吗?”
乐正龙牙显得异常惊讶,但他没有拒绝,只是说:“让我考虑一下。”随后,他说道:“对了,马上要劳动节了,我现在有空,要不要和我出去逛一逛。”
当然,我肯定是欣然同意。
我本以为接下来能跟乐正龙牙一起度过愉快的一天,但,我却发生了意外。
“不好了,楼上的标牌塌了,砸到人啦。”
这是我跟乐正龙牙出来时,被物体砸到后听到的话。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乐正龙牙喊叫到,他,看样子好像很担心。
后来,我昏迷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觉自己躺在一个叫病床的东西上,乐正龙牙则坐在一旁,低沉着脸。
“龙牙,你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我。这时,一个女子,好像叫护士的人,说道:“这位先生因为你发生意外,恼昏了,让她在这休息一下。“
“好吧。”我回答道。
乐正龙牙后来醒了过来,他很关切的问我:“怎么样,言和,没事吧。”
“没事。“我回答道。
乐正龙牙没说什么,只说道:“没事就好,我会在这陪着你。”
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肯定了他一下。外面有乌鸦在聒噪,我听别人说,乌鸦叫好像是什么不想之眺。
夜深了,乐正龙牙把灯打开。
“医院倒是变得奇怪了,夜深了连灯都不打开一下。”乐正龙牙自言自语道。
我没说什么,我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再晚些,差不多已经是入睡的时间,但我还是坐在床上。
“怎么了,睡不着吗?”乐正龙牙问道。
“龙牙,我怕......”
“没事,有我在这。”
乐正龙牙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让我安心不下。
突然,病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便衣男子人拿着手枪,对着我吼道:“夜行者你赶紧出来,失踪了这么多天,原来你跑这来了。”
“你们干嘛呐,这里还有病人。”乐正龙牙也吼道。他刚想上前制止,被那人一手推开。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他是谁:这个便衣男子是曾经把我当幸存者的人,好像是一个被称为警察的人。
可我没有多想,因为那个人已经对我开了一枪,肩膀上一阵刺痛。
当那人再准备开枪,乐正龙牙已经挡在我面前。
“这位先生,请你让一下,你面前的这个人可是夜行者,他会害了我们的命。“那个人说道。
“别胡说,言和才不会是什么夜行者。”
“你不信,这个病单可以作证。”
这时,我才明白,我的外表虽然和人差不多,但内部系统与正常人不一样。之前有人依靠某个东西检查了我的身体内部(X光),我的身份,已经被暴露了。
“你还在犹豫什么,既然别人都知道你是夜行者,那你就杀了你面前的人类。”
谁,谁在跟我说话?
“ 这是神的命令,你必须立即执行,杀了你面前这个叫乐正龙牙的人。”
杀了他!我做不到。但神的命令,又无法违抗。
“赶紧动手!”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的手在发抖,拿起一旁削苹果的刀,缓缓地逼向乐正龙牙。我已经没法控制自己。
乐正龙牙还在与那个警察争辩,突然,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将头转了过来,看见我拿着水果刀,惊讶地问道:“言和,你在干什么?”
我想要收住我的手,但有股力量在驱使我,手上的刀,刺向乐正龙牙的肩膀。
“啊”乐正龙牙尖叫了一声。
“夜行者,你赶紧停下手,不然我就开枪了。”那个警察喊道。
我感到绝望,我为什么要伤害乐正龙牙,但是自己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我没法,违抗神的旨意。
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很慌张。
“乐正龙牙,我......我......”
乐正龙牙好像看懂了我的心事,双手轻轻推开我发抖的手,很和蔼:“没事,不要害怕,有我在这。”然后突然抱住我,亲了我一口。
我怎么又脸红了?但我没想这么多,我感觉,好多了,头脑清醒了很多。
突然,我感到一阵剧痛——我被人踢了一脚。不知哪来的另一个警察踢了我一脚,将我踢昏在地。随后拉出手枪,朝我开了几枪。
警察不会单独形事,我怎么没想到会有一个警察从窗户那跳进来。
身中数枪,我感觉我离死亡,不远了。
乐正龙牙视角:
我居然会喜欢一个鬼?说实在,我自己都觉得很荒唐。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言和产生了感情,真的喜欢上了言和,甚至,献出了自己的初吻。喜欢一个夜行者,那又怎样?
言和出了事故,是被一个掉下来的广告牌砸晕了。但我觉得,这好像是人为的,因为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高楼大厦,怎么会有标牌砸下来?我怕那些人对言和有什么企图,在医院守在言和身边。
但我没想到,医院的护士无意中发现言和是夜行者,现在我看到的,是倒在血泊中的言和。
把言和弄成这样的人是两个警察,他们不顾我的反对,干出了这件事——此时的我已经瘫坐在地。
为头的那个说道:“现在赶紧离开这里,先生,夜行者我们会处理的。”
“不,不可以。”
他不容我分说,拖我离开。我想将他推开,但手上中了刀——言和无意中捅了我一下,我感觉她被什么控制住了。
“啊!”
我刚被拖出病房门,言和突然跳了起来,咬断了另一个警察的喉咙。此时的言和,已经变成了夜行者,因为我离开了他。
我想去制止言和,但那个为头的警察不解其意,将我推开,好像是防止我受到伤害。然后,自己奋不顾身地冲了过去。当然,他最后也死了。
言和不知道什么原因,跳出窗外,逃离了这里。她身上受了伤,我担心她会发生什么事。
顺着血迹,我跟了过去,找到了言和。此时的言和的样子是半人半鬼的,身上沾满了血迹,周围都是人的尸体。
“快跑啊,你想被夜行者吃了啊!”一个饶幸逃过来的人劝我到。我没有搭理他,继续向前走。
言和——也可以说是夜行者好像畏惧我,向后退了几步。我瞬间直冲过去,言和突然厮叫了一身,瘫倒在地,变成了原来的言和,身上还有几处伤口。
“我就是个夜行者,我就是个怪物,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龙牙。”言和喃喃地说道,眼里露出了恐惧。”求你离我远点,不要靠近我,我会伤害到你的。“
“不,不会的。”我说道。“有我在,你就不是什么夜行者。你是言和,是人们心目中的小天使,也是,我最亲近的人呢。”
言和没有回话,只是一直这样盯着我,像是请求我离开,怕我再受到伤害。
突然,我听见有人喊叫到:“夜行者,现在神命令你,杀了眼前的那个人。”
我转过头看去,看见了一个穿着基督教服的老人,走了过来。我感到异常惊讶,又异常恼火——这个人是害我父母的仇人,是邪教的教头,现世宝(现世宝在古代有丢人现眼的意思,以这个名字为姓名,有嘲讽意义)。
“张龙牙,不,应该说是乐正龙牙,好久不见啊。”
“你来这里干什么?现世宝。
“你也用不着知道。”
还未等我回话,言和突然朝我扑来,把我按倒在地,捅了我数刀。
“夜行者,你还真是听话。”
“原来言和变成这样,全是你干的。”
“是,那又怎样。”
“你为什么要对女孩子下这样的毒手,让她变成夜行者。”
现世宝突然哈哈大笑,眼里露出了杀意。
“我可是神,我要依靠夜行者统治世界,让那些反抗的人一个个死去。”
他突然把头转向言和,问道:“夜行者,你喜欢这个男的吗。”
“我...我...”
“喜欢是吧?现在面前的这个人阻碍了我的计划,我希望你能大义灭亲,杀了他。
“不...不要..."
“这是神的命令,你不能违抗。”
言和眼里露出了恐惧,她,感受到很大的压力。
突然,言和开始绝望地呻吟起来,昏倒在地。
“不敢动手,没办法,我得自己来了。”
现世宝走了过来,拿起刀朝我走来——我被言和砍了数刀,已经没有力量反抗。
突然,言和猛地一跃,再次变成了夜行者,咬断了现世宝的喉咙。现世宝感到异常惊讶,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死了。(作者:无耻老贼,你妄活十有八九。)
言和倒在地上,很平静地躺在地上,已经断了气。我用尽全力,爬到她身旁,扶着她的脸。
“言和,你快醒醒,我答应你我会娶你为妻子的,你快醒醒!”
我知道,再怎么喊叫,也是徒劳的,我的眼泪很快流了出来。
洛天依视角:
我曾经答应过夜行者,等她处在人的状态的时候,要好好对待她。但没想到,她居然去世了,给乐正龙牙的精神也有很大的打击。
“哥哥通常是沉着冷静,很少有浮躁过,现在的他在住院期间,脾气越来越差。”乐正绫叹息道。我也很无奈,言和的死,导致乐正龙牙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当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啃着我的馒头。
不一会,护士出来了,说道:“这位先生出现了心理阴影,请你们进去安抚下他,不然,他会很难康复。“
我们之后走进了病房,用尽了一切办法,乐正龙牙只回了一句:“不要烦我,赶紧给我离开。”
“可是......”
“什么可是,给我离开。”乐正龙牙再次吼道。
突然,一阵声音传来:“龙牙,怎么了,你现在不开心吗。”
“要你管。”乐正龙牙再次喊道。可当他看了那人一眼后,瞬间平静了下来:“言和,是你吗,你没事,太好了。”
来的人正是言和。
(妈呀,更个文章都要累死我了,写了5千多,希望各位喜欢。)
(因为最近听说《约会大作战》第三季不会出来,我已经对约会大作战失去是信心,《约会大作战》同人文决定弃坑,我要去看炮姐啦(《某科学的超电磁炮))


分享

收藏4

喜爱1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