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档手杰克

辰时_ 05-12 1918 0

第五人格

杰佣|园丁|医生

身旁机械师特蕾西修理傀偶的噪音让本就处在烦躁中的园丁艾玛心情更烦闷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检查自己护腕的奈布,低声问道:“奈布这几天你怎么回事啊?怎么开始就跪?”

奈布低眸扯了扯兜帽的帽檐,看着特蕾西已经可以自由活动的傀偶,从椅子上直起身子,到门前回头望了一眼艾玛道:“这有什么好问的,就是我最近没休息好。”

“……感觉奈布最近怪怪的。”艾玛略显烦躁的“啧”了一声,随后整理着自己的箱子低声朝着正在操控傀偶测试灵敏度的特蕾西说道。

特蕾西放下了手中的操控手柄,往艾玛身边凑了凑:“是啊我之前觉得奈布是那种外冷内热的性格,但是感觉他真正的情绪也不愿意在我们面前表露出来。”

闻言,医生艾米丽索性插了一句:“之前那监管者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直追着奈布,逼着他修机。”

机械师忍不住揶揄道:“我觉得奈布修一台机子的时间我可以修两台了。”

艾米丽收起了针管后接着道:“几天前的那个屠夫在他旁边看着修机,他从不爆米花。整整这样修了四台电脑,这个先不说,有一次进度条快满了那监管者给带了个失常,捶了几下。虽然最后奈布自己还是差点流血死掉跑大门了。”

特蕾西先是一怔,眉头似是因为努力憋笑的原因死死拧在了一块,半晌才吐出一口气,“我如果是奈布我就直接投降了。”

艾米丽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问道:“奈布也没有那么小心眼啊,怎么说到现在也应该释怀了啊?”

特蕾西叹了口气,“刚刚那局监管者杀三放一,不让奈布去找地窖,硬生生让他修了两台机子,监管者还在那踹机子捣乱。”

艾米丽正了正自己的帽子,低声道:“监管者好像是杰克那个老变态吧?而且杰克认识奈布吗?”

艾玛轻轻摇了摇头,走到门前,倚在门框上回头冲着艾米丽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笑道:“指不定明天你就是开局跪的那一个。”

“是啊艾米丽。”特蕾西附和道。

“……”

——

对于杰克来说,他对佣兵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总是有一种莫名熟悉感。

现在自己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谁知道他是不是在进入庄园前碰巧看见了那个佣兵呢。

记得上次没有带上玫瑰手杖,赛后被蜘蛛瓦尔莱塔给了差评。但还是维持着自己的绅士形象置之一笑。

对于求生者称呼自己为“老变态”和“开档手”这一点来说,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只要不当着他的面说就可以。

想起来昨天逼着那个佣兵修电机的时候那个佣兵眼里的无奈以及不情愿,面具下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杀三放一?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哼起来略显愉快的小调,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密码机走去,反正那个佣兵肯定很喜欢修机。

他拍了佣兵一爪子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后来遇见了几次空军玛尔塔给了几爪子也没有抱她去椅子上的意思。虽然几乎是没有见到他们,但需要破译的密码数量正在一条一条的减少着。

不来遛他吗。

还需要两台电机。

佣兵就在这附近了。

他能听到破译电机传来的声响,几乎是在咫尺距离的时候,那佣兵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撞进了他的怀里。他可以清楚的听到从佣兵身上传来的“怦怦”心跳声响。

等那佣兵刚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腾空抱起来了,唯一存活的队友玛尔塔也被放血死掉了。现在杰克只用放他去椅子上,这局就可以结束了。

杰克看着自己怀里的人没有动静,不像往常一样猛烈挣扎,而是安安静静地在他怀里紧紧咬着有些苍白的唇。

隐约记得些许,佣兵有战争后遗症,修机的速度会降低,而且还有着不可愈合的伤口。

这算牵动旧疾了?杰克轻笑。

怀里这人只是在努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口而已,抱着他来回晃了晃,才低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是个陈述句。

佣兵死死捂着自己的伤口,偏过头不去看他。

杰克用手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腰,怀里的人一阵轻颤,酥麻感正刺激着他的神经,紧闭着的嘴,好像快要合不上了。

“嗯啊……哈~唔嗯…”

“……”杰克先是一怔,慌忙放开了捏住他腰的那只手,低头看着狠狠捂着自己嘴的人,趁着疼痛感稍微减轻的时间瞪了他一眼。

杰克把他放下去,等他自愈完毕之后,又将那人抱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他额头上一层层细密的汗珠,“你叫什么名字。”

“奈布。”

杰克看着他苍白的脸色,随后看了一眼他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开口,怀中的奈布就已经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

“别动。”

奈布只是顿了顿,随后腿努力的往前蹬着,想离开这个怀抱。

别人都想要他抱,现在自己抱这个佣兵去地窖他倒是好好的挣扎个什么劲儿?自己路过这么多椅子和电机意图已经明显到不能再明显了。

任着那人跑远之后杰克哼着小调在红教堂里的红毯上踱步了几个来回,便朝着自己老家走去。

直觉告诉他,奈布应该就在那里。

杰克走到柜子前猛然顿住了脚步,似是故意在那里转了几圈,随后打开了那个柜子。

太明显了,他不知道奈布为什么还要在柜门上涂鸦,好像就是刻意提醒他自己在这里似的。

那人坐在在柜子的角落里,因剧烈的跑动而喘着粗气,看见杰克来了也没有丝毫要跑的意思。

“喂,开档手先生放我去椅子吧。”

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叫我‘开档手先生’?”

“你不是叫做开档手杰克吗?”

“……”杰克莫名觉得有些好笑,俯身离那人近了一些,低声道:“是开膛手杰克。”

奈布撇嘴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却还是可以听见“艾玛小姐”和“还说开档手”之类的话语。

杰克突然道:“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穿成一身紫色么。”

奈布果断回复道:“……我不是。”

杰克侧了侧面具,露出了自己的整张脸,瞳孔里流动着些许笑意,长臂一伸,将柜子角落里的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那这样算吗。”


END



智障后续:

赛后。

佣兵去找艾米丽疗伤的时候,就看见艾玛从房间里走出去,进了门之后看见了正在换针头的艾米丽,问道:“艾玛小姐怎么了?”

艾米丽抿了抿唇,“就刚刚那一局,被那个老变态拍了几爪子,伤口挺深的,还绅士呢。”顿了顿,“对啊你逃脱了,你受伤了吗?”

“不是。”奈布拉了拉帽檐,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低眸望着自己的脚尖,开口,“……出柜什么意思啊。”


分享

收藏17

喜爱6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