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雷「Rose」

急栀糖浆 05-12 2913 0
私设病患pa√
安迷修生贺,四千多字,请耐心看完/
被认为是神经病的安x心思根本不在学医上的雷
cp安雷。轻微金柠以及瑞嘉,注意避雷。
「雷总自我介绍那段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x那样正经的言论大概是出于本职???」
有私设,非常多。
例如年龄操作,双安兄妹私设等。
——分割线——
1.
“五号,安迷修。”
医院那包含冰冷,没有温度的机械声传来,坐在椅子上的棕发少年便站了起来。
他有一双薄荷般绿的双眸,纯净,无暇。
嘴角并没有如期盼中那般上扬,薄荷绿的眼中也尽是淳朴,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笑意。
这样的场景令人忍不住驻足,少年清爽的面容让人们短时间内忘记了这是在什么地方。
啊。这里可是神经病科。
人们很快的觉悟过来,最多的不过是惋惜的叹了口气。
“多好的小伙子,居然是个神经病。”
绿眸有些黯然。
踏进充满了医药味道熟悉的医院,安迷修就有些烦躁了。
耐心再好的人被这样对待,终究是会崩溃。
主治医生的办公室极其另类——安迷修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烤串味。
虽说被清理过了,没有留下很大的味道。
安迷修异于常人——
他的听力,嗅觉,以及坚守的骑士道。
正是因为那在他人眼中「不正常」的骑士道,被多次送到了这里来。
显然,主治医生也有点不正经。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那人只是将名片递了过去,安迷修把这位主治医生的基本资料了解了个大概。
“...在下没有病。”
安迷修只是用绿眸直视着名为「雷狮」的主治医生。
“哈?”
雷狮挑了挑眉,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我治疗的每一个患者都那么说过。”
雷狮只是将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除非你用实际行动给我看。”
2.
不得不说,安迷修真的一度怀疑他的主治医生脑子可能有问题。
“在下真的没有病...”
雷狮听着他所谓的自称,更加确认这个名为「安迷修」的患者脑子有问题。
问题还挺大。
手臂上的绷带愣是不给解开,打扮活脱脱中二少年。雷狮一度怀疑这是哪家的孩子中二期延迟了。
哦。这患者貌似比他大。
据说是被撞过,脑子一片空白,失忆之后就开始以「在下」称呼自己,甚至还要坚守「骑士道」。
“啧。麻烦真多。”
雷狮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将手上的啤酒罐一扔,潇洒的离去。
..如果不是卡米尔善后的话。
那还真够潇洒。
3.
头带皇冠的小人儿模糊不清的身影映入眼帘。
“布伦达!”
模糊中,隐约看到棕发少年急促的模样。
小人儿开了开口。
“什么事?那么急促?”
场景快速的转换起来——
战场上,皇子站立于血色之中。
“活下来了啊...”
“你觉得这样是对的么?”
皇子扭头看向身侧的骑士。
“您做的都是对的。”
“在下无法妄下结论。”
“没有人可以。”
骑士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战场上。
气喘,惊醒。
这个梦在雷狮成年之后便频繁出现。
那位皇子是谁?骑士亦或是?
没有人可以得知。
只能够如平常一般上班,吃饭。
以掩饰这怪异的现象所给他带来的不便。
4.
薄荷绿的眼睛注视着他的医生。
这是他的医生在多次睡梦中突然惊醒了。
“...您有什么困扰么?如果在下可以帮到您的话。”
星辰般闪耀的蓝眸很快恢复了从前的模样。
“关你屁事?”
不过在一个月的治疗相处中,雷狮的本性便暴露的很是彻底。
轻狂的模样很是欠揍。
安迷修咬了咬牙,他非常想要明白这种“恶党”是怎么当上救死扶伤的医生的。
用雷狮的话来讲,大概就是“本大爷想做什么和你有屁关系。”
到了最后,安迷修再次将心中的疑惑道出。
“本大爷答应过他。”
“那个久久无法在我脑海中散去的身影。”
“他手持双剑。”
安迷修愣了愣,原来还有比他更加中二的少年吗。
安迷修永远不会知道,曾有人这样的在意他。
「你的眼中,有星辰大海」
5.
“在下绝对不会背叛您。”
棕发少年将双剑刺于地下,为自己所保护的皇子下跪。
“你不会的。”
年仅十五六岁的皇子笑了起来。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的骑士。
“殿下。”
“在下会一直守护您的。”
“至死。”
皇子微愣。
心中有不知名的情愫在萌生发芽。
樱花飘落,卷起千堆,偶然有几瓣掉落在骑士的棕发上。
“很美。”
皇子眼露笑意,睫毛忽闪。
“布伦达。”
皇子侧眸,余光瞥到现任的国王。
布伦达没有叛逆的心理,却有些厌恶这样的生活了。
这个皇宫的一切都是令他厌恶的——除了他的骑士。
“我累了。”
骑士很少看到过这样的皇子。
他从来热心,正直。
他从未过见过这样的皇子——
颓废。
他说他累了。
骑士许久未出声。
他的皇子在等待他的回答。
“我们逃吧。”
你会后悔的。
皇子盯着他的骑士。
在下不会。
骑士坚定的看着皇子。
他们看懂了对方的眼神。
「你再也不是皇子,我不是骑士。以平淡的身份活下去。每天要过得提心吊胆,避开皇室的搜索人员,被抓回去那么下场可想而知。」
「即便这样。」
皇子突然就笑了起来。
他们都会后悔的。
后悔当初的冲动。
「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6.
布伦达是谁?
雷狮再次惊醒。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梦到的情景愈来愈真实。
他甚至可以有些看清‘布伦达’的模样。
毕竟他的骑士是背对雷狮的——准确的说,是背对着雷狮的视角。
但是那所谓的布伦达,真是太熟悉了。
是他自己的模样。
如若不是‘布伦达’身上正直的气势,雷狮真的会以为‘布伦达’是他自己。
虽然他不相信小说里那些玛丽苏重生前世今生的故事。
皇子和骑士啊。
令人捧腹。
他要是再不感觉出来布伦达以及他的骑士之间微妙的气氛,那他就是傻了。
“笑话。”
雷狮嗤之以鼻。
“尊敬的雷医生,我能进来么?”
话是说的那么客气,但门外那人早已毫不客气的一脚踏进来。
“哟。我当谁呢,原来是我们的嘉德罗斯先生啊。”
雷狮挑了挑眉,戏谑的勾起嘴角。
名为嘉德罗斯的金发少年笑得轻狂。
“你最近有什么新的患者么。”
嘉德罗斯轻描淡写道。
“嘉德罗斯先生最近很闲?还有空了解我的事情?”
“安迷修。二十二岁,一个心里天天想着骑士道的妄想症患者。”
嘉德罗斯瞳孔一缩,但很快又恢复了从前的模样。
“那你真是摊上麻烦了啊。加油咯雷大医生,恕不奉陪?”
“随你。”
雷狮白了那轻狂的身影一眼,吐出二字。
终究还是碰上了。
金眸黯然。
7.
安迷修确乎是不像一个患者。
除了他那中二的自称以及热于助人,他同其他人无异。
哦,其实喊着那中二自称的时候真的是病入膏肓。
“在下一定会帮助您的。”
“在下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
以此举例,雷狮觉得想要治疗这个患者是非常困难的。
正思索着,门便被轻轻打开。
“今天的晚饭。”
安迷修将饭盒递了过去。
“恶党,不能天天对着手机,会近视的...”
‘恶党’这个称呼也是莫名中冒出的。
对此雷狮只能表示。
‘这是一患者,脑子不正常天天喊着在下以及骑士道,他那样称呼我是非常正常的,通常揍一顿就好。’
雷狮觉得安迷修不像是自己的患者,倒是更像是保姆。
挺好,免费的,还倒贴钱。
雷狮勾起嘴角,悠然坐在电脑前。
“恶党!!你又喝酒!!”
「如果像从前那样该多好」
多年后,雷狮站在墓前。
「其实,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了」
8.
「你很有胆量。」
金眸的王藐视着一切。
那个蓝眸的少年引起了他的注意——即便他从来不多事。
即便是衣衫褴褛,他身上正直的气势也绝不会被磨平。
「有意思。」
「您能帮助在下么」
棕发少年开口。
为了自己的傲气而逃走,现在却是这样的不堪模样么。
「我留下你们」
「我不需要别人施舍」
王勾起嘴角。
「不是白白吃喝,你们得帮助我」
嘉德罗斯收起了回忆,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布伦达为什么如今会变成这样。
但身上的傲气还是没有变。
「我不希望你们重覆从前」
「就像是我和他」
他要尽力阻断他们之前的联系。
「你们是得不到善果的」
9.
「嘉德罗斯。」
银发少年从黑暗中走出。
「紫罗兰很美。」
一片紫罗兰花田。
嘉德罗斯将手轻抚上去。
「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紫罗兰吗」
嘉德罗斯扭头看着那人。
因为你的眼睛也是这个颜色。
这句话,嘉德罗斯这辈子都没有说出口。
「格瑞。」
「你为什么这样做。」
王紧盯着他最信任的人。
「我必须亲手铲除你」
格瑞将烈斩架于嘉德罗斯的脖子。
「我恨你」
「这个理由可足够?」
嘉德罗斯瞳孔一缩。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所最信任的人为何会这样的厌恶他。
「他不会知道我为他做了什么的,永远不会」
将嘉德罗斯逼退后,格瑞难得的笑了。
他微微勾起嘴角。
远处的喊杀声越逼越近。
银发少年终究是支撑不住,倒地不起。
鲜血喷溅而出。
「因为身份悬殊吗」
「如果你再相信我一点该多好」
「只不过是」
「没有爱下去的勇气罢了」
10.
“早安。”
安迷修一如既往的笑着。
“早。”
“我今晚去应酬喝酒。”
“就不回来了。”
“好。”
安迷修的绿眸中含着笑意。
午夜。
“安迷修。”
“啊?不是应酬么?”
“是啊。”
“本大爷累了。”
安迷修瞪大了双眼。
他觉得这番话很熟悉——熟悉到他认为之前雷狮也对他说过。
怎么可能。毕竟是几个月前才认识的啊。
安迷修很好的沉默下来。
他选择安静的等待他的倾诉。
“我想逃离这里。”
“要和两个大哥竞争财产,要面对父亲的考验,要承担责任。”
“你知道本大爷为什么选择当医生吗。”
“想摆脱这个拖累人的身份。同时我还答应过一个人。”
“他说,让我做一个好人。”
安迷修静静倾听着。
从那之后,两人再未说过一句话。
11.
“怎么,这就找上门来了?亲爱的大哥?”
“藏着掖着做什么,有种公示于众?”
雷狮清楚的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无耻。”
“怎么,相比起你,我这算无耻?”
玩味的耍着枪支,按下扳机。
安迷修瞳孔一缩,雷狮并没有要躲的意思——他想白白挨下这一枪?
安迷修挡在雷狮身前将雷狮推开——但手臂还是与子弹擦过,血还是喷溅出来。
“你挡什么。”
“这是我欠他的。”
“...无趣,撤了。”
下次绝不放过你。
我等着。
无声的对视中,硝烟味弥漫。
“你挡干什么。”
雷狮一把扯过安迷修受伤的手臂。
好巧不巧,正好在安迷修旧伤的绷带旁。
“你怎么这个怎么受伤的?”
雷狮饶有兴致的看着安迷修。
“不记得了,应该是在下小时候太皮了的时候弄伤了,毕竟我七岁之前的记忆是一片空白。”
“绷带裹住的一些地方也被擦伤了,本大爷勉为其难帮你包扎一下。”
直觉告诉安迷修,不能够让他解开绷带。
但是他太迟了。
雷狮的脸色惨白。
安迷修疑惑的看向手臂上,愣住了。
混乱的记忆涌入脑海。
手臂上的刀伤,以及镌刻着的「雷狮」。
「雷狮,你长大后得当坏人」
「为什么?」
「这样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呀」
「好吧...」
「你还可以当医生,救死扶伤,就像正义的骑士一样」
稚嫩的孩童靠在树上,相互倾诉着。
童言无忌。可他们都成为了那个模样。
「我想要当恶人,这样我就有理由与你针锋相对」
12.
「结束吧」
“雷狮。”
“我喜欢你。前世至今生。”
雷狮瞳孔一缩。
何时想起的?
在他之前?亦或更早?
「原来我们都早已想起」
“安迷修!你干什么蠢事?!”
背后的深渊深不见底。
13.
「其实」
「想不起才是最好的结果吧」
「圣女会为您祈祷」
“金。”
安莉洁将手指轻抚上唇。
「善终有果」
“他们不像我们那样的顺利。”
「为他们祈祷吧」
「唯一的企望」
14.
晚安。
我所爱的人。


分享

收藏23

喜爱9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