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萧荀 05-19 170 0

原创

古风

贰·

-----------------------------------------

月独酌心中嘀咕,温思凡怎么还没来?

“算了算了,睡觉去了,明儿还有事了。”月独酌放下茶杯,转身躺到床上,闭上双眸,就那样睡了。

绝情阁······

温思凡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一幕,鬼哭狼嚎,惨不忍睹,自己却依旧风度翩翩,根本融不进去。

“啊啊啊!”最后一个人倒下,整个绝情阁都安静了。

温思凡掏出锦囊,对着面前密密麻麻的蛊虫说道:“都进来吧!”话音未落,那些蛊虫边都乖乖进了锦囊内。

温思凡收好锦囊,不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抬头大喊:“回去睡觉去了!这儿我不伺候了!赶紧放我出来!

鱼断情手持一本书,面色如玉,挥手对一旁的黑衣男子和白衣男子道:“去吧!”二男子依依拱手,纷纷跳下楼台。

吧嗒!绝情阁大门缓缓打开。

温思凡起身,大步走出绝情阁,还扭头对黑衣男子道:“最好跟少主好好说说,若是少主不怜香惜玉,那我可是要怜香惜玉的了!”说完,大步流星而去。

白衣男子上前戳了戳黑衣男子,望着温思凡,淡淡道:“你说说,少主是真的要杀月独酌?”黑衣男子偏头,呵呵一笑,道:“不会的,毕竟咱两在沧溟水榭五百年了,这一届的少主是心中杂念和七情六欲最多的一位了,沧溟水榭的胜与败,全在他的手里了······”

白衣男子偏头,颦眉问道:“你说说老阁主说的沧溟水榭兴盛太久,定会就此陨落,说的是不是少主?

黑衣男子转过身去,缓缓将绝情阁大门关死,道:“孤掌难鸣。”

白衣男子眨巴着眼,并无多问。

······ ······

春宵帐暖,美人独歌。

琴声悠扬,陶醉人心。

“好!”一男子拍案叫绝,锦衣玉颜,玉脂红唇,生的国色天香。

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面色早已熏红。

弹琴之女子俏唇微扬,眉目传情,缓缓道:“殿下可否在听一首曲子?

男子微微眨巴着凤眸,道:“再来一首!”说完,又饮尽一杯酒水。

女子琴弦调好,微微拂动。

春音袅袅,只暖人心。

男子静静听着,头一晃一晃,面色熏红,还不忘拍手叫好。

又饮一杯酒,男子撑不住了。

呕了一地,扑通倒地。

女子依旧抚琴,面色平常。

木门缓缓推开,一位身穿蓝衣的侍卫缓缓走来,抱起男子,一脸无奈,道:“少爷可算是醉了。”

女子停下琴声,淡淡一笑,道:“能够在我这待上四个时辰,还一点都不曾碰我,硬生生让我弹了四个时辰的曲子。”

蓝衣男子无奈,微微拱手一礼,转身离去。

安静。

温思凡走回屋中,却发觉着月独酌早已睡下。

“酌姐姐,我就算拼尽全身心力气,也要让你活着······”温思凡淡淡说道,帮着月独酌盖了盖被子,独自离去。

月独酌攥紧被子,肚子咬着牙,但泪水还是缓缓而下。

原来,是有人在意自己的,倘若自己好好的活下来了,是不是自己身边的人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今夜,月色皎洁。

翌日。

月独酌早早起身,换好便装,拿起一旁的银剑。可眸光还是不自主的望向温思凡,“若是我还能活下来,你要好好的活着,若是我与你不能再见了,那你也要好好的活着······”

月独酌嘀咕,这也许是自己最后说的话语了。

不再停留,月独酌独自离去。

清晨微风乍起,缓缓吹过月独酌的青丝。

月独酌面无表情,一双桃眸看不清楚颜色。

跟昨夜一样原路返回,跳过瀑布,离开沧溟水榭,昨夜的红棕马还在。

一个箭步跨上马匹,手中马鞭微微一扬,“驾!”月独酌一声下来,马匹飞驰起来,渐渐隐匿于一片树林之中。

沧溟水榭。

鱼断情静静立于沧溟水榭最高的一处,不动声色的看着月独酌离去,面部带着个面具,人们根本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一旁的白衣男子问起:“少主这可是舍不得?

“呵呵,我倘若是说舍得,你们也不会信的······”说完,鱼断情离去。

白衣男子无奈,看着黑衣男子耸了耸肩。

······ ······

月独酌离去,温思凡当然知晓,可他阻拦不了,就算阻拦了,月独酌还是会去的。

“酌姐姐,我定会保住你。”温思凡暗中攥紧被子,但眸间还是不经意间悄然无声划过一滴泪水。

······ ······

月独酌骑着马匹飞驰,直往京城赶去。

“吁!”月独酌拉住马缰,侧身下马,将马栓在一旁的树木旁,缓缓走向前。

“哎哎哎!你这个人站住,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出入京城呢?立马的给老子出示令牌!”守城护卫阻拦到,一脸不削的看着月独酌。

月独酌心中咯噔一下,微微颦眉,但稍纵即逝:“守卫大哥,你看看我今早走的急,牌子都忘带了,您宽限宽限,让我进去吧,我可是有急事啊 !”月独酌赔着笑脸,像个百姓似的哀求道。

守城护卫不耐烦,挥了挥手,道:“你要有令牌就走,没令牌就赶紧的给老子滚,没看到我老子有多忙?赶紧滚!

月独酌咽了咽口水,她知道这样硬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总不能把京城百姓全全屠杀了吧。

“让她进来吧,我跟她熟悉,不会有什么幺蛾子的。”一声男子的声音响起,月独酌抬头。

男子玉颜清秀冷峻,一双凤眸似乎有点点淡淡的熟悉感。

守城护卫一看到男子,忙陪着笑脸拱手行礼,道:“都怪小人有眼无珠,不知此女子跟慕容公子认识,嘿嘿嘿······”

月独酌面色平淡,她心里暗自想着要赶紧甩开这个男子,不能让他误了自己的任务。

男子一脸嫌恶,拉起月独酌的手就走。

月独酌想挣脱开,但也是无奈,若是自己挣脱开了,那就说明自己与这个男子并不熟,那就还要纠结于令牌之上了。

男子领着月独酌走到一家酒楼前。

天字一号房,一壶酒,一桌菜。

月独酌不知此人想要干嘛,自己只想着赶紧找到丞相府嫡子,取其性命,号回沧溟水榭待命,可如今却被一个男子困住。

男子缓缓倒酒,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缓缓道:“在下慕容情,当今三皇子的幕僚,可否能询问姑娘姓甚?

月独酌微微寻思,道:“小女酌无华。”

慕容情淡淡斟酌,道:“倒是个好名字,灼灼其华。”

月独酌并不否认,可这个男子究竟想干嘛?

月独酌起身,拿起酒壶,缓缓给慕容情倒酒,道:“感谢公子破城门之围,无华必当重谢。”给慕容情倒完酒,又给自己缓缓倒上一杯。

“请!”月独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一滴不剩。

慕容情并无怀疑,拿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但放下酒杯后,面色开始熏红,视线也模糊了,扑通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月独酌眸光淡淡的看了看慕容情,自言自语道:“看在你城门的时候救了我一命,就先不取你性命了。”说完,跳上屋檐,款款隐匿于京城的亭台楼宇之间。

月独酌离去后,慕容情缓缓起身,淡淡的弹了弹自己的衣袖,不动声色的离去了。

······ ······

月独酌不再有停留,直直往丞相府跑去。

在一座屋檐上停下,往下望去,院内空无一人,寂静了人。

月独酌微微颦眉,当今纨绔不化,风流倜傥的阙评空之子阙壁竟如此安逸?

月独酌半信半疑的跳下屋檐,在院里打了个转,最后推开屋门。

屋内檀香环绕,安静的吓人,不出半点声响。

月独酌攥紧剑柄,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去。

一个躺着的身影渐渐清晰,此人锦衣玉颜,面色安逸,静静地躺在床上,面色还有点微红,估摸着是昨晚酒气还没消。

月独酌走上前去,抽出银剑,打量了一下阙壁,心中有一股淡淡的不舍,总觉得眼前的男子若是杀了,怪可惜的。

但自己是沧溟水榭的杀手,杀人这件事不应该有犹豫的。

想着想着,银剑缓缓直到阙壁的眉心处。

剑心冰凉,人心温暖。

月独酌刚要行刺,却剑身一顿。

阙壁醒了!

阙壁深蓝的眸子直对月独酌,一只玉手接住了月独酌的银剑。

“一大早起来就有美人跟我玩,心情大好啊!”阙壁手捏银剑缓缓起身,一身慵懒。

月独酌见势不妙,挥起银剑指望阙壁眉心处刺。

阙壁云淡风轻,都飘飘飘悠悠的躲过去了。

月独酌是不可能相信的,自己在沧溟水榭风云榜上可是名列第一的杀手,如今竟然对付不过一个纨绔子弟?

一个转身,银剑依旧刺来。

阙壁打了个哈欠,徒手接住了银剑,慵懒的说道:“美人啊,就别打了,你这种好胚子就适合在床上打闹啊!

月独酌气疯了,如今自己竟然被一个不知好歹的人戏弄,成何体统?

月独酌放开银剑,退后三步。

阙壁冷笑,道:“你真当你能够打倒我?笑话!”说着,一掌挥来,其势不可抵挡。

月独酌一个转身,躲过了这一掌,却没躲过下一掌。

“咝!”这一掌打在月独酌心胸处,月独酌的红唇渐渐有鲜血流淌。

阙壁歪着头看着,不禁心疼地说:“啧啧啧,美人都受伤了,你说说我还打不打呢??

月独酌冷笑,看来这个阙壁到也是个棘手的人物。

月独酌从腰间掏出暗器,出其不意的飞了出去。

阙壁并无动作,就那般静静地站着。

这人不要命了?

回旋转身,一脚踢一个,飞刀全全被踢回了月独酌处。

一手接一个,飞刀全全被月独酌接住。

阙壁笑笑,道:“怎样?美人你说说咱两还打不打?

月独酌并未话语,口吐一口鲜血。

飞刀并未全部接住,有一个漏了,直插月独酌心脏。

鲜血吐出,月独酌视线一黑,缓缓倒去。

阙壁上前一把抱住月独酌,细细打量了一下月独酌,把她抱上床去。

一切都安静了,阙壁缓缓喝了口清茶,对着门口道:“行了行了,进来吧,这儿没事了!

木门推开,一男子怀中抱着一只九尾火狐。

“死了?

--------------题外话--------------

emmmmmmmmm······阙壁才是正配啊。

吧唧吧唧,不跟你们乱扯了,我都快被通缉了。

嗯,我又挖了好多坑,慢慢找啊。

土豆白~


分享

收藏8

喜爱1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