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壹折·诛杀九族

原创

古风|随笔|连载

执笔/零

——读之者安


《漫步潇潇·第壹折》


从襁褓的婴孩,成了白氏的贵女。这秀美的容貌,如同一朵盛开在荒野里的红梅一般。可,要它有何用?是要利用这容貌,来夺取宠爱之事?亦或是罢了。

桃花从窗棂掉了下来,往年并见不得桃花,现见了这粉嫩嫩的桃花,总感觉不对劲般。她看着院里头的百年桃树,若是被砍倒,可是使人唏嘘。

昏暗中,一只素白的纤手执起剪刀,干净利落地挑起灯芯,偌大的屋子顿时亮了几分。随后这纤手将剪刀,轻轻地放在一旁的桌子。

这已是几个春秋了?

白映曦常如此反问自己,但自己还是没有答案。

白映曦此时坐在软塌上,身子裹着紫色的薄衫,淡红的衣襟慢慢敞开,露出了一截白皙的锁骨。

十又五,此处白府已经被达官贵人、小厮,以及奴婢都为这白映曦这个贵女而出聘礼娶她。

白映曦的大名,在大燕京城,何人不知?

白映曦一岁便会言语,二岁半便跟着娘亲正经般道《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这些诗句从白映曦口中吐出来,她的娘亲得有多么开心。有时白映曦跟着爹爹见客人时,还时常调皮的夹起一旁的莲花糕来,放到娘亲的盘中。

白映曦并不喜欢她的爹爹,她曾目睹爹爹毒打娘亲的场景,其留下阴影,且烙印在心中最深刻的地方。

侍女素婉谨慎地梳理白映曦的青丝,生怕将白映曦这薄薄的头皮弄伤了。素婉将白映曦的青丝绾起,随后将朝阳五凤挂珠钗安在其中。

随后素婉又将怀中的空竹掏出,拨开封口的火漆,取出鹅黄的素笺道:“小姐,霍府来信了。”

白映曦看着那信笺,信笺隐隐约约露出黑墨。随后白映曦接过信笺,片刻,白映曦的修眉挑了挑,五指收拢将信笺揉成一团。

素婉看着白映曦脸色发青,怜悯她。这些年白映曦也算是沉郁。

白映曦抬起眼帘,看着面前的素婉,淡淡地开口:“外边如何?”

“回小姐,外边正接聘礼。”素婉将信笺握在手中。

“老爷说如何处置我?”白映曦看着窗外的桃花,突然想直起身来。

“想让小姐拜林青桑为师。”

白映曦直起身来,且示意着让素婉伸手拿起屏风的外袍让其披上。

素婉示意晓得了,便也按着白映曦的意思去做。

白映曦被素婉披上外袍后,便走到大厅之中。

大厅还是如那般,灯火通明。白映曦立在大厅的某个角落,素婉暗中看着白映曦,生怕白映曦突然撂倒。

众人见到白映曦,尽管并没有见过白映曦,但这位眼中带着雾气,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淡红外袍配着白皙的锁骨,红与白的呼应,显出了慵懒的妩媚。一看便是那白氏贵女白映曦。

他们一见到白映曦,对着白映曦的爹爹白尧东赞口不绝。自然,这也是达官贵人所言,小厮以及女奴便是直直地站在一旁,听着夸赞的词语。

其后,白尧东便打发他们走。

他们一走,白尧东看着白映曦,邹眉头。

“曦儿,你今日后便在昆仑山了。”白尧东无所谓地道。

明明是要将自家闺女送走,脸上出现了无忧愁般得表情?

“爹爹可是想使女儿学什么?”

这世上有何人不晓得青林桑是练武之人?这句话可是另有意思?

“素婉,待会送小姐去昆仑山。”白尧东很显然不想和白映曦继续交谈下去。

“是,老爷。”素婉赶忙过来,甚是担忧白映曦这身子。

就白映曦这身子,跟着青林桑不得累伤身子?何况白映曦有虚弱得很。白尧东这不是漠不关心着白映曦?

昆仑山,是一座有灵气的山峰,相传昆仑山一条蛟龙在里为心脏。

素婉搀扶着白映曦上山,虽然是坐着轿子走过来,但是到了昆仑山脚,轿子完全进不来,她们也只能徒步而行。

昆仑山的建筑并不多,也只有十几座罢了不过他们的面积都是大规模的。最高的建筑正是青林桑的住处,且还是接待各人的厅子。

此时青林桑坐在昆仑山的大堂内,他身穿素衣,发色墨黑。据说他之前是名扬天下的青家大公子,因腐败而进了昆仑山隐居。

“见过青大公子。”素婉道。

“搀扶的小姐可是白府贵女白映曦?明天就拜师,这里离你府邸远,先去你的住处休息,你的丫鬟会知道的。”

白映曦见到林青桑,总是感觉他这面孔很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后来,白映曦才晓得青林桑是怎么回事了。

三年后的夏风,似乎变得无比清凉,又似曾相识。凄凉。

“小姐,可以下山了。”素婉看着已经不再虚弱得白映曦。

白映曦自拜师后,白映曦不知为何,自身病疫十有八九得散去。

“那么,走吧。”

到了白府附近,白映曦很是觉得奇怪。最先在意的百年桃树不见身影,甚至白府大门被一把金锁锁住。

白映曦跳到屋顶,看见了院子里没有任何修饰的东西,地上有被数万滴殷红的血液渲染。这殷红额血液已经干枯了,而院子里的东西早早地被别人搬走。

谁能告诉白映曦白府发生了什么呢?

素婉是跟着白映曦的,但是白映曦在这里看院子的时候,余光便落到了金色的卷轴。

卷轴写道——

白氏因白尧东背叛大燕之国,其诛杀白氏九族。

另外上面还盖着玉玺的红印。

素婉惊,白尧东平时也不会做坏事啊,为何白尧东会背叛大燕国?难道是皇上莫须有?

素婉想着想着,手上握着的卷轴掉了下来,这让白府有了个响声。

白府现在阴森森的,很像小时候嬷嬷给白映曦讲得“鬼屋”的故事一般。白府一直徘徊着这响声。

白映曦拾起卷轴:“这简直莫须有,定个莫须有的罪名,到底有何用?”

“小姐,这不一定是指皇上啊!宣旨会把卷轴舍下来?”

“不用说了。”

“那我们该……”

“先去找小店。”

分享

收藏0

喜爱2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